零点看书 > 大魏宫廷 > 第562章:施粥

第562章:施粥


        “你……你是肃王赵润?”

        吕挚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瞅着赵弘润,一副白日见鬼般的表情,指着赵弘润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不得不说,似他这般手指着赵弘润且对后者指名道姓,这对贵族是非常无礼的一种行为,好在赵弘润与宗卫们均不会为这个与吕挚计较。

        “是。”赵弘润微微笑了笑,点了下头。

        见此,周围的人群嗡地一声变得嘈杂起来,那些难民们纷纷用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恳请赵弘润帮助他们,为他们做主。

        由于场面实在太混乱,好似耳边有千万只蜜蜂嗡嗡直叫,让赵弘润耳朵发震,他连忙说道:“好好好,诸位,诸位,稍安勿躁,本王保证,定会解决诸位的居宿。”

        听赵弘润这般信誓旦旦地保证,附近的众难民们这才满心欢喜地收了声,不过却并未离开,依旧围在赵弘润身边。

        也难怪,毕竟赵弘润在这些原鄢陵为主的难民中还是享有极高威望的,因为两年前正是他与浚水军一同击溃了楚暘城君熊拓的军队。

        至于为何他比整个浚水军都出名,那就要提到他那尊贵的皇子身份了。

        “肃王殿下,请恕在下方才多有得罪……”

        吕挚讪讪地向赵弘润表达歉意。

        因为方才他在与赵弘润的闲聊中,曾不止一次对鄢陵如今归属那四十余万楚人居住一事而感到极其的不满,其中难免也涉及到一些对赵弘润不恭敬的抱怨与牢骚。

        不过话说回来,赵弘润又岂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动怒呢?

        “无妨,吕兄不知者无罪。”

        赵弘润笑着摆了摆手,不过待他的目光望见那些眼下更加畏惧的县兵时,他的面色还是逐渐沉了下来。

        此时,宗卫穆青来到了赵弘润身边,抱拳说道:“殿下,受伤的民众卑职都看过了,创口处卑职也给敷了药,余者皆是些皮外伤,但是有三人伤势颇重,恐怕……”

        赵弘润皱皱眉,跟着穆青迈步走向那三名伤势颇重的难民身边,他这才注意到,这三人皆是胸腹部被捅了一刀,以当今的医术而言,躯体被刀刃所捅,这几乎是无法治愈的。

        ……

        赵弘润蹲了下来,握住那三人中其中一人的手,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平心而论,他方才的反应是极快的,一见那些县兵拔出利刃,心知不妙,便迅速叫晏墨召来那五百名鄢陵兵,但就算如此,还是慢了一步。

        归根到底,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那些县兵居然会真的动刀刃,他们居然会真的将刀刃对准平民。

        若只是棍棒,赵弘润还能理解,可是,他们居然动刀刃!

        三名重伤者,皆被宗卫穆青带着十几名鄢陵兵抬往安陵县内,寻找医馆救治去了,但是是否能痊愈,说实话赵弘润并不看好,只能衷心祝愿他们能够活下来。

        见赵弘润面色不佳,宗卫周朴会意地遣散了周围的难民,因为他知道,此刻自家殿下正在发作边缘。

        而那些难民,显然也看出了赵弘润那强忍着怒意的阴沉表情,纷纷顺从地退散开来,不过他们却并未离开很远,毕竟他们也看亲眼目睹赵弘润怒斥安陵县县令的那一幕,以此宣泄己方长久以来的憋屈。

        大约一炷香工夫,安陵县县令终于露面了,只见那位身穿官服的县令,骑着马飞奔到赵弘润面前,翻身下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口呼:“下官安陵县县抚严庸,叩见肃王殿下。”

        居然骑马来……

        赵弘润略有些意外地瞅了一眼跪倒在面前的那位安陵县县令。

        要知道,一炷香的工夫转眼即逝,而他之所以提出这样苛刻的要求,正是准备待这名县令迟到时借此发作,没想到这家伙倒是有些聪明,知道自己无法在一炷香内从城内府衙跑到城外,居然不知从何处弄了一匹坐骑,也顾不得等待县兵衙役,孤身一人,生生在一炷香工夫内赶到了,这还真让赵弘润无从发作。

        瞥了一眼那坐骑,赵弘润发现马背上仍套着套索,显然,这原是一匹拉马车的马。

        “安陵县县抚严庸……”赵弘润重复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安陵县县令的名字,问道:“严庸,你是如何入的仕途?”

        严庸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说道:“下官,是洪德三年科举入仕,名列甲榜一十七。”

        居然不是被推荐的官,还是自己考出来的?

        赵弘润心中暗暗冷笑,问道:“呵,居然是一个饱读诗书之人……本王来问你,县抚的抚字,如何注解?”注:县抚,即县令。

        严庸沉默了片刻,老老实实回道:“回殿下话,抚者,安也。”

        “很好。”赵弘润点点头,吩咐道:“你抬起头来仔细瞧瞧四周,看看你是否做到了这个安字!”

        然而严庸并不敢抬手,依旧低着头跪在原地。

        见此,赵弘润怒喝道:“抬头!”

        “是……”严庸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抬起头,依言望向四周。

        入眼处,是附近地上的斑斑血迹,是那一干已被鄢陵兵收缴了兵刃的县兵们惶恐不安的眼神,是远处那一群难民愤恨的目光,以及眼前这位肃王殿下,那冰冷刺骨、杀气腾腾的眼神。

        “你何来的胆子,命县兵将刀刃朝向民众?你比本王能耐啊!”

        “下……下官知罪……”严庸连连磕头。

        赵弘润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沉声说道:“你起来罢,你是一县之长,本王不好治你的罪。这件事,本王随后会上报朝廷御史监,让御史来定夺你的罪状。……起来罢!”

        严庸依言站了起来,眼神明显有些呆滞僵直。

        要知道被告到御史监,这就意味着他这辈子的仕途已经完蛋了,甚至于,待他被御史监解除官职后,还会被刑部问罪,十有*会被充军,发配到成皋关、汾陉塞去修关塞,或者发配到南燕去修栈道。

        忽然,严庸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哀声求道:“肃王,此事不关下官的事啊……”

        赵弘润当然猜得到这整件事十有*并非严庸的主意,想想也知道,一个经科举入仕的县令,又没有什么后台,岂敢做出这种民怨载道的事来?不要命了?

        很显然,真正的幕后之人,另有他人。

        严庸这安陵县县令,十有*只是听命于某人而已。

        因此,就像对待那名县兵头头那样,赵弘润并未太过难为严庸,毕竟这只是一些小人物而已,一些随时都会被某些人推出来当替罪羊的可怜虫而已,为难他们做什么?赵弘润想要教训的,是那些藏起来的、会吃人的虎。

        想到这里,赵弘润也懒得听严庸的哀求,淡淡说道:“开仓放粮,或可减少几分你造下的孽。”

        “放粮……”

        严庸愣了愣,额头冷汗淋漓。

        见此,赵弘润凝眉瞪视道:“有什么异议么?”

        “不,下官不敢……”严庸连连摇头。

        而此时,刚才那名被赵弘润用棍棒敲破了头的县兵头头,又带着十几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城外。

        因为不敢抽空包扎额头的伤口,此时那名县兵头头满脸都是鲜血,看得怪渗人的。

        见他们到来,严庸连忙吩咐他们道:“李力,速速准备开仓放粮,在此开设粥铺……”

        那县兵头头李力跑地前气不接后气,气喘吁吁地说道:“卑……卑职遵命。”

        说罢,他偷偷瞧了一眼赵弘润,颇有些为难地说道:“大人,恐人手不足……”

        县衙内的人手哪去了?

        喏,这不是在那边抱着脑袋跪着呢么?

        听闻此言,县令严庸转头望向赵弘润。

        见此,赵弘润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唤道:“晏墨?”

        “末将明白。”

        晏墨会意,朝着麾下那些鄢陵兵做了一个手势,顿时,鄢陵兵退到了一侧,解除了对那数百名县兵的拘禁。

        而此时,赵弘润冷冷对严庸说道:“一个时辰内,本王要亲眼看到这些民众领到米粥。”

        “是、是……”

        严庸连连点头,随即呼喝那些县兵到县内准备开设铺施粥所需要的工具。

        不得不说,在性命攸关的情况下,无论是严庸、李力,还是那一干县兵,都爆发出了远超平日里的干劲,不到半个时辰,就在城外放置好了炊具,将米倒入炊具内,开始熬粥。

        当然,剩下的半个时辰用来熬粥,显然是不足够的,但这一点,赵弘润并没有与严庸这等计较,毕竟他也看得出来,严庸等人这回倒真是尽力了。

        大约过了将近大半个时辰,米粥那喷香的气味传遍了城外,让围观在附近的难民们大咽唾沫。

        也难怪,毕竟他们有多少日子未曾吃过米了?

        而就在严庸指挥着县兵发放米粥的时候,从东南方的道路上驰来一队骑士。

        从衣装打扮判断,像是一些贵族子弟出城狩猎的队伍。

        在队伍的前后,有一位论衣饰打扮并不逊色赵弘润的年轻人,骑着马远远靠了过来,只见他目视着那些排着长队正在领粥的难民,眼中露出几许不悦。

        “谁?是谁在此设粥厂施粥?”

        ……

        此时赵弘润正站在难民之中,目视着那些难民安安静静地领粥,冷不防听到这一声呼喝,遂转头看了过去。

        哼!是正主么?

        赵弘润分开人群,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https://www.lingdianksw.com/0/391/2085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