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魏宫廷 > 第905章:商会模式

第905章:商会模式


        ————以下正文————

        过了两日,宫内便传出了消息,言魏天子龙体欠安,需歇养一阵,朝中政务,暂使雍王监国。

        这个消息一传出,雍王弘誉在大梁的声势再次高涨,许多曾经攀附东宫的贵族世家们,纷纷改换门庭,削尖脑袋希望能投入雍王这边的阵营。

        虽然雍王弘誉目前仍没有坐上东宫太子这个位置,但他辅佐,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是无名有实的储君。

        对于那些改换门庭投奔自己的贵族世家,雍王弘誉相当大度地决定既往不咎,这使得雍王党的势力,一下子就取代了曾经东宫党的势力规模。

        当然,在这段东宫太子赵弘礼倒台的日子里,其实并非只有雍王弘誉在收买人心,事实上,襄王党、庆王党都在不遗余力地拉拢那些原本依附东宫的权贵与世族,甚至于,包括肃王党。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肃王党,指的是肃王赵弘润的三叔公赵来峪,而不是赵弘润自身。

        三叔公赵来峪向赵弘润毛遂自荐,擅做主张也好、自说自话也罢,总之就是接过了这个任务。

        不得不说,东宫太子赵弘礼这回栽了个大跟头,一蹶不振。

        趁着这个良机,雍王、襄王、庆王、肃王都可以说是分了一杯羹。

        其余三位皇子暂且不提,就连在国民中名声最好但在贵族圈子里名声最差的肃王赵弘润,他身背后亦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支持他的贵族势力。

        这个贵族势力,可不是指商水郡的羊舌氏、南门氏、贡氏这些外来户,而是指魏国本土的贵族。

        记得前两年的时候,赵弘润的身背后就只有沈淑妃的娘家,一个谈不上有多兴旺的中层贵族,而如今,赵弘润的身背后已陆续出现一股以为纽带的贵族势力,在国内贵族圈子里好歹也有些影响力了。

        但说实话,赵弘润对此并不高兴,因为他很清楚那些贵族世家为何会支持他,原因只有一个:利益!

        的确,肃王是一座冷灶,因为他不争皇位,但是,他掌握着与,前者是的重要城池,而后者,则是的中转站。

        说其实不妥,毕竟魏楚两国才刚刚打过一场仗,并且无论是魏国还是楚国,都不承认有两国贸易这回事。

        因此,所谓的,其实就是与两地的走私,是肃王赵弘润与楚暘城君熊拓私底下的贸易往来,无法摆上台面来明说。但不可否认的是,走私的份额极大,若是有人知道其中的利润,相信必定会眼红。

        其实想想也知道,商水县的楚国特产,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商水县之所以发展迅速,那是因为魏国国内有许多的商队在这里收购楚国的特产,比如青铜器、漆器、珍珠等等。商人们收购了这些东西,或运回国内售卖,或运往三川郡,楚国的珍珠,在三川郡卖地最好,早已成为羱族少女们喜爱的物什。

        可问题是,商水县哪来这么多楚国的特产?

        道理很简单,走私!

        平舆君熊琥,就是负责这趟走私路线的负责人。

        他负责将楚国的特产以及矿石运到商水县,从商水县手中换取粮食以及魏国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武装暘城君熊拓的军队,使得暘城君熊拓在楚国的实力大增,并不亚于固陵君熊吾与溧阳君熊盛等几位楚国公子。

        相信此刻楚王熊胥也是蛮头疼的,毕竟三个儿子的势力都很庞大,而且都与外邦有所联系——暘城君熊拓因为芈姜的关系搭上了魏国的肃王赵弘润,固陵君熊吾据说是与宋地的南宫垚有书信来往,而溧阳君熊盛,据说齐国内部也在偷偷地贩卖旧兵器给他。

        再加上被流放到固陵邑的屈氏,在肃王赵弘润的授意下,商水县也偷偷运输一些违禁物给屈氏,听说屈氏已秘密组建了一支军队。

        总之,楚国的内部问题还是挺严重的。

        当然,这一切与赵弘润无关,他自然是希望楚国越乱越好,除非暘城君熊拓已经稳当当可以坐上楚王的位置,否则,他会不遗余力地暗中支持暘城君熊拓与其那几个兄弟内争,通过诸楚国公子的内争,内耗楚国的底蕴,为魏国争取强盛的时间。

        话说回来,赵弘润如今手中的渠道的确蛮多的,也容易遭人眼红。

        、、、,以及工部正在修建的,不可否认,肃王赵弘润尽管在朝廷暂时还未形成势力,但是他却掌握着这些贸易渠道,而这也正是户部为何默许他赊欠庞大债务的原因。

        眼下还只是三川与楚国,而待等修成,到时候的贸易圈子更是不得了,东边的鲁国与齐国也将加入到魏国的贸易对象行列。

        川雒联盟,臣服的是肃王赵弘润。

        商水郡,那是肃王赵弘润的封邑。

        博浪沙河港,那是冶造局修建的。

        祥符港,亦是冶造局修的。

        梁鲁渠,是肃王赵弘润提议,并且由工部与鲁国负责合力修建的,而工部与冶造局的关系,好到合穿一条裤子。

        只要从这几点入手,赵弘润那位三叔公赵来峪,要说服一些贵族世家投奔肃王一党,实在不是什么问题,毕竟这几个地方所组成的水运贸易,其背后的利润实在是太庞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那些贵族世家前来投靠,也就意味着赵弘润最起码也得分人家一点汤头,不能再像之前三川贸易最初时那样不留情面,暗中使坏。否则,凭什么让对方来投靠?

        七月初九的那一日,赵弘润被自荐当做说客的赵来峪说了半日,最终应下了这件事。

        倒不是赵弘润被赵来峪说服了,而是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初他在中大力支持平民商人,可平民商人为何会失败?

        不得不说,赵弘润一直以来都希望能壮大魏国本土的民间商人力量,但让他感到失望的是,民间商人能壮大的,真的没几个。

        记得想当初,他有意让成皋关的大将军朱亥拒绝国内的贵族商人前往三川,给了民间商人快一年的发展机会,甚至于又说服户部倒贴钱来支持哪些民间商人,可截止到如今,已成规模的民间商人有几个?

        没几个。

        针对这方面的事,赵弘润曾派青鸦众打探过,这才得知,最初那批获利的商人,坚持到如今的寥寥无几:有一个,如今已成为定陶县的巨富,还有一个安陵魏人,也成为了安陵县的巨富。

        可除此以外呢?

        大浪淘沙,剩下的寥寥无几,更多的仍然是各地方的名门望族。

        这个局面,等同于是失败了,而且还是惨败。

        其实事实上,赵弘润当初也考虑过这个可能性。毕竟那些民间商人,大多是曾经家境不佳,当这些以往苦惯了的人忽然得到一笔庞大的钱财,他们自然会迷失,膨胀、自大,贪图享乐,用本来可以继续当做本金作为壮大财力的钱财,购买豪邸、添置侍女,热衷于享受,可当他们回头再看一眼雒城时,雒城已没有了他们存在的空间。

        不得不说,当初那批人,几乎有九成绊倒在这一步,自认为赚到了庞大的钱财,却不知,这所谓的庞大钱财,对于真正的巨富来说,仍是九牛一毛而已;他们本来有机会成为富甲一方、富可敌国的巨富,但是一时的迷失,则让他们错失了这个良机。

        说实话,这让赵弘润很失望。

        因为他的偏袒,只是让极小一部分平民变得富裕,但却无法改变平民商人在魏国的总体局势。

        这件事,让赵弘润意识到了曾经一个疏忽:他让那些平民商人赚钱赚得太容易了,以至于这些人反而忘记了本心,迷失在安图享乐当中;而待等到这些人享受了一番后,他们才发现,三川贸易已经没有了他们的位置。

        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平民商人中很少有真正眼界开阔的人,以至于有大部分人只是单纯想着,却根本不懂得在赚到了巨大的财富后,该如何去充分的利用,最大化地以钱赚钱。

        简单地说,平民商人需要一个引导他们前进发展的路标。

        而那些投奔肃王党的贵族势力,赵弘润觉得也应该给这些人一个能制约他们、掣肘他们的规章。

        忽然,一个念头浮现在赵弘润心底。

        七月中旬,就在大梁朝野仍在感慨东宫的倒台,或者猜测于雍王、襄王、庆王三者间的角力的同时,赵弘润悄无声息地在大梁的城西购了三间不小的临街店铺,在请工部营建司的工匠们粉刷装饰之后,挂上了一块匾额,。

        附近许多街坊都不知这所谓的商会究竟是干什么的,纷纷做出猜测。

        而就在他们暗自猜测的时候,肃王党背后的贵族势力,黄邑沈氏、安陵赵氏、商水羊舌氏、鄢陵贡氏等等,迅速拧成一股,合资请冶造局的营造司打造了几十艘商船,建成后将其投入于的稳固商贸路线。

        同时,雍王党在各地吸收当地贵族与平民商人加入肃氏商会,在当地开设店铺。

        这一条条线,逐渐形成一张巨大的运输贸易网,仿佛要覆盖整个魏国。


  https://www.lingdianksw.com/0/391/4489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