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魏宫廷 > 第1017章:两军备战

第1017章:两军备战


        最终,继马奢的后,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与庄公韩庚在考虑到种种因素后,决定再召两支边防驻军,即与二人的军队。

        在决定了此事之后,与当日返回各自的驻县——毕竟在上谷军与渔阳军皆被调到邯郸的情况下,韩国在北疆的防务将全部落到他俩的头上,也就是说,这两位北原十豪得肩负起、、、四郡的联防,时刻警惕楼烦与东胡趁虚而入。

        而话说回来,虽然以外寇作为借口拒绝了釐侯韩武请调雁门军一事,但雁门守李睦却留了下来,希望以之职,以个人的方式参与这场战事。

        看得出来,雁门守李睦其实亦心忧被魏军所夺的邯郸,但是,为了维持正统,防止韩王然的王权被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庄公韩庚三人窃取,他只能在上谷军已出战的情况下,昧心地以种种借口保全雁门军的实力,让釐侯韩武等人不敢窃取王权。

        而对于李睦提出的恳求,釐侯韩武颇为大度地同意了。

        不得不说,这位韩王然的堂兄或者义兄,他本心并不坏,同样也是希望韩国能日益强盛。

        只不过,明明本应该属于他的王位,他的叔父或从父韩王起最后并没有按照其当初的承诺那样,将王位,这让釐侯韩武有些难以接受而已——本可成为韩王,如今却要屈居韩王之下,他自然难以接受。

        在釐侯韩武的授意下,雁门守李睦被临时封为,协助准备亲自担任主帅与魏军交战的釐侯韩武本人——釐侯韩武虽然也曾有过诸多征战经验,但此番碰到先后挫败楚、秦、韩三方军队的魏公子润,他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因此当李睦提出随军的恳请后,釐侯韩武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此后,釐侯韩武一边命上谷守马奢随时监控着邯郸魏军的一举一动,一边静等援军。

        而期间,李睦开始履行他作为的职责,通过暴鸢、冯颋、靳黈、马奢、荡阴侯韩阳等人对肃王军所使用战术的描述,开始制定战术。

        李睦认为,应当尽快终止对齐地巨鹿武城的进攻,因为麾下的军队,是韩国唯一一支配备有战船、专门负责与齐军交火的军队。

        在李睦看来,在魏公子润用战术侵占了邯郸的战术中,魏国那些运输物料的船只,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无论是魏兵在邯郸城西北筑造高墙的砖石、泥沙,还是魏军用来抵御他们韩国骑兵的武罡车,都是通过那些魏国船只走水路输运而来。

        因此,让尽快结束与齐国的战争,率领水军扼守大河、卫河、漳河,这能够有效地延缓魏国将种种战略物资运至邯郸的时间,变相地拖延魏公子润的备战,而接下来的大战做好准备。

        听了李睦的建议,釐侯韩武深以为然,但让他下令使终止对齐国的进攻,他又感觉甚是可惜。

        毕竟在齐王吕僖尚且在世的时候,韩国的人强马壮并不敌齐国的船坚弩利,以至于韩国唯有通过放弃沿河(大河)城县的措施,尽可能地减少齐国水军给他们带来的损失。

        而如今齐王吕僖过世,齐国因为王位之争发生诸公子的内乱,这在釐侯韩武看来,正是报复齐国的最佳时机。

        甚至于,他韩国很有可能在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中,打下整个巨鹿,使他韩国国土扩展到大河以南,控制山东(泰山以东)的富饶土地,完成穷尽一生都没能达成的夙愿。

        见此,李睦劝釐侯韩武道:“齐国此番因其诸公子内争王位而乱,国力必定严重受损,不复齐王吕僖在世时的强盛。齐国愈弱、而我大韩愈强,日后哪怕没有机会夺取齐地么?……相比之下,魏国近年来愈发强盛,隐隐有崛起之势,若不能扼杀于襁褓,日后我大韩恐被其所制。……因此,我建议釐侯终止对齐国的进攻,撤掉两国之间的驻扎军队。齐国见我国撤走兵马,或会将巨鹿军召到临淄,参与齐诸公子争位之战,如此,我国不费一兵一卒,却消耗了齐国巨鹿水军,何乐而不为?”

        他这一番条理分明的论据,听得釐侯韩武暗暗点头,遂当即派人传令,命其终止对齐国的进攻,率领战船扼守大河、卫河与漳河,切断魏军的水路运输。

        五月二十四日,刚刚回到的巨鹿守燕绉,在即将准备赶赴前线,继续进攻齐城时,收到了釐侯韩武派遣前来传达的命令。

        虽然很可惜不能攻克,但燕绉很认可李睦的判断,当即下令从武城一带撤兵,率领麾下船队,沿大河西支流逆流而上,随即经卫河、漳河,准备进攻漳河与卫河交汇之处——即。

        因为在临漳县,数路魏军当中的山阳军,在攻克此地后修建了临时河港——姑且称之为,肃王军在邯郸城西北建筑高墙的一切所需物料,皆由魏国船队运输至此,再由山阳军或肃王军运送至邯郸。

        五月二十六日,天蒙蒙亮,巨鹿守燕绉率领战船沿水路抵达临漳县,趁天色尚未大亮,趁机进攻,驻守在此的山阳军措不及防,被巨鹿韩军杀了一阵,烧掉港口。

        这个惊变,第一时间传到了山阳军军主、燕王赵弘疆的耳中。

        此时,燕王赵弘疆正挥军攻打邯郸东边的城池,忽然听说己方军队把守的遭到韩军的偷袭,大惊失色,慌忙带着五百山阳兵返回临漳县。

        到了临漳河港一瞧,燕王赵弘疆这才发现河港早已被毁之一炬,这让他心中暗恨。

        毕竟正如韩将雁门守李睦所判断的那样,肃王赵弘润的战略意图中,包括临漳河港在内的水路运输路线,乃是魏军非常紧要的一环——唯有在确保水路畅通的情况下,前线的肃王军才有充足的资源建筑高墙,积极备战。

        无奈之下,燕王赵弘疆只好作罢进攻肥乡的打算,一边派人将这件事告知身在邯郸的王弟赵弘润,一边命令山阳军重新修建临漳河港。

        而此时,巨鹿守燕绉的船队,已顺着卫河逆流而上,进攻卫河与大河的交汇——。

        在这块县地,有魏军的另外一座河港——姑且称之为。

        驻守在此的,乃是赵弘润的弟弟桓王赵弘宣麾下北一军的士卒,驻守将军则是赵弘宣的宗卫。

        很幸运地,当日上午方朔出于近段时间的习惯,带着几名护卫来到大河西岸,眺望河对岸。

        因为在河对岸,也就是大河的东岸,桓王赵弘宣正在军师参将周昪的辅佐下,率领北一军攻打,方朔心忧自家殿下的安危,因此每日得空时就到河边眺望对岸,没想到突然发现了从下游逆流而上的燕绉军。

        在一番恶战后,方朔拼死保全了黄城河港,逼退了燕绉军,但这座河港,也因为战火而遭到不轻的损毁。

        而在此之后,燕绉军便驱战船抵达大河一分为二的地点,以战船封锁了河面。

        期间,有一支大概由二十几艘运输战船组成的魏国运输船队来到了这里,碰到了封锁河面的燕绉军,在一番拼杀之后,两艘魏船当场被燕绉军击沉,其余魏船则退回,迅速向距离最近的南燕魏军求援。

        南燕魏军的大将军卫穆在听闻此事后,一边派人将此事通禀身在邯郸的肃王赵弘润,一边立刻率兵赶到,在河畔攻击燕绉军。

        但因为卫穆麾下的南燕魏军并没有战船,因此无法真正对燕绉军造成威胁,哪怕使用火矢,也只是暂时将燕绉军逼退而已。

        在五月二十七日到五月二十八日之间,,赵弘润先后收到燕王赵弘疆、桓王赵弘宣以及南燕大将军卫穆三方派人送来的消息,得知一事,当即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在他制定的战略中,这条水路运输路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堪称举足轻重,若是这条水运路线被韩军切断,这对于魏军而言,那是极其不利的。

        然而,就在赵弘润尚寻思着用什么办法来驱逐韩将燕绉的水军时,魏国大梁的冶造局,已想出了相应的对策。

        冶造局先是将于祥符港新造的二十艘大船做了一番改造,效仿齐国巨鹿水军的,将连弩搬上那二十艘船只,将其改造为。

        随后,冶造总署署长王甫上奏垂拱殿,请此时闲在大梁的临洮君魏忌率领这支护卫船队前往汲县河港,击退燕绉军,疏通这条水运路线。

        当日,魏天子便同意了此事,拜临洮君魏忌为主将,又调浚水军的弓将宫渊为副将,率领一千名操船水手,两千余名弓弩手,驱二十艘护卫船前往汲县。


  https://www.lingdianksw.com/0/391/6630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