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魏宫廷 > 第1069章:思定

第1069章:思定


        在秉烛夜谈了约一个时辰后,成陵王赵燊这才起身离开,只留下赵弘润独自一人在静虑室内。

        没过多久,宗卫长卫骄抱着一条羊毛毯走了进来,将其披在赵弘润身上,口中轻笑着说道:“殿下,你与成陵王聊得如何?”

        “还成。”赵弘润点了点头,随即反问卫骄道:“宗府可是罚你等了?”

        宗卫长卫骄闻言笑着说道:“无非就是被训了一通,另外罚了一些俸禄而已。”

        “唔。”赵弘润点点头,并不意外。

        毕竟,宗卫的地位素来超然,有时候,其效忠的皇子需要受罚,但宗卫却不必。至于今日罚了些俸禄,这对此番肇事的几位皇子而言,都只不过是不痛不痒的事而已——他们,都早已过了依靠俸禄才能生活的年龄段。

        裹上了羊皮毯,赵弘润躺在褥垫上,闭着眼睛静静地回忆着方才他与成陵王赵燊的对话。

        此番与成陵王赵燊取得了默契,这还真是有些出乎赵弘润的预料,但不可否认,成陵王赵燊的有些观点的确是一语中的,猜到了他赵弘润的心思。

        对于国内的贵族,赵弘润大致将其大致分为三类人。

        首先第一类,是洁身自好、但因为过于老实、正值,使得家境并不殷富、其家族亦并不兴旺的贵族,比如圉县何之荣的、尚县尚勋的,包括沈淑妃的娘家等等,这一类贵族有着良好的品德,但因为种种原因,无缘魏国的权柄,是赵弘润一力希望扶持的。

        第二类,则是出于自身能力限制或者财力限制,无法步入魏国真正贵族圈子里的小贵族,比如三叔公赵来峪在那份名单中推荐的南席侯赵咨、陈曹侯赵宓、南曹侯赵咎等等。

        这个档次的贵族最是鱼龙混杂,既有像第一类贵族那样家教颇严、洁身自好的贵族,也有一些其实并不老实的家伙——这帮人之所以暂时没有做出贪赃枉法的事,并非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的地位或者势力,暂时还不足以让他们与地方上的官府或商贾势力勾结。

        而第三类,就是家产殷富的大贵族。

        不夸张地说,但凡是家产殷富的大贵族,手底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底子并不干净的赚钱渠道,就拿成陵王赵燊来说,朝廷不是不知道他私下偷偷开采矿山,甚至于,成陵王赵燊名下还有一些不算小的作坊,专门打造一些铜器、铁器之类的,流向市场。

        甚至于,成陵王赵燊在宋郡也有产业,他在宋郡开设了十几个烧制瓷器的作坊,用低廉的工钱招募宋郡人给他干活,却将其烧制出来的瓷器高价出售到三川。

        更有小道消息称,由于成陵王赵燊给予宋郡雇工的过于苛刻,使得那些宋郡雇工曾几次发起反抗,但最终都被成陵王赵燊的家兵镇压了下来。

        从这一点看,成陵王赵燊仿佛与楚国那些倾轧平民的贵族一般无二,然而在前一阵子,当魏国与韩国开战的时候,这位大贵族却毅然投入巨资,筹建了一支五千人的义军,将其移驻到酸枣。

        这支义军,可不是那种衣不遮体的农民兵,而是兵器、甲胄齐全的军队,甚至于,据说还配置了手弩,赵弘润久掌军队,很清楚从无到有打造这样一支军队需要花费多少钱粮。

        而更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是,在此之前,成陵王赵燊还用赊欠的方式,用溢市价一成的价格,向朝廷出售一批该年刚刚收上来的粮食。

        莫以为溢市价一成的价格很高,事实上,算上成陵王赵燊雇佣数千名民夫自行运输那批粮食的花费,他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盈利,甚至于,反而还要亏损。

        而这,就是似成陵王赵燊等这类大贵族的普遍特征:平时他该占国家便宜还是要占,该倾轧平民还是要倾轧,但是当国家蒙难的时候,这帮人会毅然站出来支持国家。

        在这一点上,不能保证这帮人一个个都忠于国家,只能说,这类大贵族很聪明,他们很明白的道理——倘若魏国都灭亡了,他们如何还能继续享有现今的大贵族待遇?

        正因为这样,赵弘润此番才会举荐成陵王赵燊,他觉得,对于这类大贵族,他适时地敲打敲打就成了,犯不着将其逼上绝路。

        毕竟正如成陵王赵燊所说的那样,一支军队单靠士卒是撑不起来的,而单靠平民,也无法支撑起一个国家,正所谓存在即是理,既然大贵族势力难以根除,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岂非证明这股势力是维持一个国家的必须?

        赵弘润真正想要铲除的大贵族,是那种平日里不遗余力钻国家空子、损公肥私,拿着侵占国家利益的财富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可等到国家蒙难的时候,这帮人却又一个个藏头缩尾,不见踪影,就好比楚国的巨阳君熊鲤——对付这类国家的蛀虫,赵弘润更倾向于先崩后问。

        不得不说,似这种蛀虫,在魏国也并不少,只不过以往大贵族阵营抱团联合,使得朝廷、魏天子以及赵弘润逮不住机会。

        而如今,成陵王赵燊的易帜,却是给了朝廷一个惩治国内贵族的机会——毕竟随着成陵王赵燊的易帜,魏国国内的大贵族阵营,可以说是已濒临瓦解,不复曾经的团结与强大。

        再次回想起成陵王赵燊,赵弘润在心中暗暗想道。

        他不由地回想起成陵王赵燊方才那句笑谈,他说:他投庆王,庆王未见得能稳胜肃王,而他投肃王,则肃王却能掌握主动。更巧妙的是,肃王赵润在大贵族圈子里甚少人脉,因此他的举动无异于雪中送炭,纵使肃王赵润日后对他成陵王一支有何不满,多少亦会顾念今日的恩情,对其网开一面。

        不得不说,当成陵王赵燊说出这番话时,赵弘润还真有些意外。

        不过对此赵弘润也有些纳闷,明明成陵王赵燊如此高瞻远瞩,为何此人还会顾虑日后呢?

        后来赵弘润这才明白原因,原来,成陵王赵燊这一支,上有两个兄弟、下有一个弟弟,而他自己,亦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

        于是,赵弘润就懂了——成陵王赵燊自己能做出明智的选择,未见得他的兄弟、子侄,日后也能一直做出明智的判断。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赵弘润一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而次日大清早,他就被一名宗卫羽林郎唤醒,那名宗卫羽林郎告诉他,垂拱殿已下旨,将肇事的四位皇子押至垂拱殿。

        听到这话,赵弘润不禁有些哑然。

        因为在以往,似这等宗族子弟内部的矛盾,都是在宗府解决,何曾会让他父皇来裁决?

        似如此,宗府存在的意义又何在?

        不得不说,在怡王赵元俼担任宗令,架空了宗正赵元俨执掌宗府权柄之后,非但宗府对皇权的约束力已形同虚设,甚至于,皇权已反过来控制了宗府——在赵弘润眼里,他的六王叔、怡王赵元俼,实际上就是魏天子在宗府的代言人。

        不过话说回来,赵弘润并不认为这样是一件坏事,毕竟在他眼里,他老爹魏天子纵使年轻时犯下了不少错误,但仍不失是一位贤明、睿智的明君,似这等明君,是不需要宗府在掣肘的,相信姬赵氏先祖最初创立宗府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不肖子孙在登上王位后胡作非为,而不是给赵弘润他老爹这等明君制造阻碍。

        片刻之后,六王叔赵元俼将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以及赵弘润四个侄子塞上一辆宗府的马车,点了二十名宗卫羽林郎,一起前往皇宫。

        在马车上,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神态明显颇为疲倦,显然是各自在静虑室内熬了一宿,而赵弘润,亦是哈欠连连。

        区别在于,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是确实面壁思过了一宿,而赵弘润嘛,则是因为在考虑成陵王赵燊这类大贵族的事,因此耽误了睡眠而已。

        可能是因为彼此已撕破脸皮的关系,在马车上,庆王弘信用愤怒的眼神瞪着雍王弘誉与赵弘润二人,在旁,襄王弘璟一脸无辜地眨着眼睛。

        “昨日之事,他日必有厚报!”庆王弘信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于这位五王兄的威胁,赵弘润掏了掏耳朵,权当没听见——既然彼此已撕破脸皮,他又何必与这个赵五再虚与委蛇呢?

        此时赵弘润所考虑的,是更深层的事。

        在他看来,经过昨日那场筵席后,国内大贵族阵营可以说是瓦解了,成陵王赵燊会带着一部分贵族投奔他,而被他针对的,相信必定会说服另外一批人投奔庆王弘信,这是毋庸置疑的。

        既然如此,那些以苑陵侯酆叔为首,投奔庆王弘信的大贵族,就成为了赵弘润策略中第一批要打压的对象。

        至于庆王弘信嘛……

        瞥了一眼对面那位仍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五王兄,赵弘润暗自阴测测地笑了两声。

        据他所知,庆王弘信有一批军备的订单在兵铸局,用于替换其麾下北二军以及北三军的武器装备。

        而如今兵铸局虽仍挂名在兵部辖下,但实则,兵铸局锻造武器铠甲所需的铁胚、模具,皆出自冶造局。

        赵弘润暗暗想道。

        既然庆王弘信选择与他为敌,那他赵弘润就不会再让由庆王弘信入主的兵部,继续管辖兵铸局这个魏国目前最大的军工机构,哪怕是代军工机构。


  https://www.lingdianksw.com/0/391/7858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