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魏宫廷 > 第1167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四)

第1167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四)


        在卢氏往西大概二十里处,万余乌须部落的族人们正沿着雒水北岸徐徐向西迁移。

        他们迁移的方向,是西面的,因为熊耳山、雒南、丹县一带,皆是强大的羯部落的居住地。

        只要能进入羯部落的势力范围,乌须部落便可寻求前者的保护。

        不过话说回来,乌须部落迁移的速度实在是缓慢。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乌须部落在迁移过程中,还驱赶着十几万只羊群,再加上那些步行的老人与妇孺,速度能快那才叫奇怪。

        对此,乌达穆齐忧心忡忡。

        虽然他已派出骑士前往羯部落,并且他也相信羯部落的族长巴图鲁会看在唇亡齿寒这件事上出兵支援他们,但他心中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安。

        乌达穆齐皱着眉头想到。

        面对着执掌有五万余骑兵的魏将司马安,乌达穆齐不敢奢求那数万奴隶就挡住后者许久,毕竟只要司马安舍得牺牲,事实上,五千骑兵就足以将那数万奴隶击溃。

        正因为明知这一点,他派出了整整五百骑炎角军骑兵,让他们监视着后方的动静。

        而这支炎角骑兵的指挥,乌达穆齐派出了炎角军中颇有勇武名望的猛将,乌鲁巴图,即前几日保护着巴布赫前往函谷秦军连营求援的炎角军千夫长。

        带领着约两百余骑,千夫长乌鲁巴图时而转头看向西边,看着在广阔草原上犹如长蛇般正在迁移的本部落族人们,时而又警惕地看向卢氏方向,时刻警惕着或即将露面的魏方骑兵。

        不过从本心出发,他并不认为魏军能这么快就赶上来——魏军固然迟早能击溃那数万奴隶,但这数万奴隶最起码也能为乌须部落争取到一两日的时间。

        抬头看了一眼正挂在天空的烈阳,乌鲁巴图与附近的两百余骑坐在草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战马啃食着地上的青草。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觉坐在屁股底下的大地,隐隐传来一种颤动。

        而就在这时,一名炎角军骑兵指着卢氏方向大喊道:“千夫长!”

        乌鲁巴图心下一惊,下意识地望向卢氏方向,却惊愕地看到,从卢氏方向,涌来一片黑潮——人头涌动的黑色潮水。

        仔细一看,乌鲁巴图就意识到,这个黑潮,正是他们乌须部落留下殿后的数万奴隶。

        忍着心中的震惊,乌鲁巴图当即命令麾下骑兵上马戒备,神色凝重地看着远方的黑潮。

        正如他所料,只见在那数万奴隶形成的黑潮身后,乌达穆齐看到了一匹匹骑兵。

        乌鲁巴图的眼神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已认出了那些骑兵的装束,正是如今魏人的走狗之二——“叛徒”博西勒所率领的羯角骑兵。

        “这些该死的奴隶,这么快就被魏骑击溃了么?”一名炎角军的百夫长恨声骂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其余炎角军的骑士们面色亦是难看,因为他们都清楚,他们乌须部落的族人,至今都还未踏足羯部落的领地,这个时候倘若魏军杀到,对于他们乌须部落而言简直就是灭顶的灾难。

        乌鲁巴图心中亦是失望,当即派人向乌达穆齐禀告此事。

        忽然,他面色微变。

        乌鲁巴图仔细看了看,随即震惊地发现,那一匹匹魏骑,并未衔咬屠杀那些奴隶,只是在那数万奴隶身后跟着而已。

        就仿佛,带着猎犬外出狩猎一般。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乌鲁巴图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而就在这时,远方那数万奴隶已飞奔过来,只见这些人在看到乌鲁巴图等两百余骑炎角骑兵后,不像平日里那样恭顺,竟然直接冲了过来。

        一边冲锋,这些奴隶们还一边喊着诸如之类的口号。

        此时,有十几骑炎角军骑兵策马上前,朝着那些奴隶们呵斥怒骂,企图让这些奴隶们回身去对付身后的魏军。

        但让其余炎角军骑兵感到震撼的是,以往丝毫不敢忤逆他们的那些奴隶,面对着他们十几名同伴的呵斥与怒骂,丝毫没有减缓冲锋奔跑的意思,以至于那十几名炎角军骑兵,转眼之间就被那看似无尽的黑潮吞没。

        与附近其余的炎角军骑兵一样,乌鲁巴图面色顿变,当即拨马就走:“撤!快撤!”

        当然,作为炎角军的勇士,乌鲁巴图倒不是想要逃命,他只是觉得,单单他两百余骑兵,在这数万奴隶面前根本就是送死而已。

        想要挡住这海量的奴隶,最起码得召集他炎角军的所有战士。

        大约一刻辰之后,正在前方徐徐赶路的乌达穆齐,收到了来自炎角骑兵的警讯。

        当听说留下断后的数万奴隶竟然被魏军策反,仿佛成为了魏军追击他们的猎犬时,乌达穆齐简直难以置信。

        不过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千夫长乌鲁巴图绝不敢在这种问题上开玩笑。

        也就是说,那数万奴隶不知什么原因,果真已被魏军说动,背叛了乌须部落。

        纵使是自诩才能不逊色父亲乌须王的乌达穆齐,这会儿亦不禁有些失神,而他身旁的诸头领们,他们难以置信的眼眸中,更是充斥着一股名为绝望的情绪。

        这时,阿尔哈图勇敢地站了出来,沉声说道:“我带炎角军留下断后!”

        要是换做以往,乌达穆齐恐怕巴不得阿尔哈图这么做,甚至于,他还更希望阿尔哈图战死在这里,免得这个兄弟与他争夺大族长的位置。

        但是此时此刻,乌达穆齐却丝毫没有这种自私的想法,因为他也明白,若阿尔哈图与炎角军失败了,那么,他乌须部落也就完蛋了。

        看着弟弟阿尔哈图毅然拨马离开,乌达穆齐沉默了半响,忽而怒声喊道:“羯部落的接应援军还没有赶到么?!”

        而在乌达穆齐一边咒骂、一边希望羯部落的接应援军尽快赶到时,乌须部落的勇士阿尔哈图,已召集了数千炎角骑兵,在大队伍的后头列队整齐,严正以待。

        片刻之后,阿尔哈图便看到了那股黑潮。

        阿尔哈图心中暗骂。

        不过他也明白,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已无济于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率领炎角骑兵挡住那些奴隶,挡住那些魏军,尽可能地为本族的族人争取时间。

        “准备——!”

        随着阿尔哈图一声令下,数千列队整齐的炎角军骑兵纷纷抽出了兵器——青铜所制的弯刀。

        “进攻!”

        刹那间,数千炎角骑兵跃马而出,朝着那数万奴隶直冲而去。

        不得不说,炎角骑兵在那些奴隶们的心中的确有着不俗的地位,以至于当这数千炎角骑兵对他们展开冲锋时,那数万奴隶的队伍顿时大乱,其中有一部分被驯服的奴隶下意识地转身后逃,不敢与炎角骑兵战斗。

        而事实上,这些已被乌须部落驯服的奴隶们,其实也并没有与炎角骑兵或乌须部落为敌的意思,他们只是盲目地云从大队伍而来罢了,可能他们根本不清楚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面对着阵型发生混乱的奴隶们,炎角骑兵们猛然冲入前者的队伍中,毫不留情地屠杀这些奴隶。

        事实上证明,拥有战马与兵器的炎角骑兵,的确不是那些手持竹竿、木棍的奴隶可比,别看这些奴隶的人数多达数万人,但只是在转眼的工夫内,就被炎角骑兵势如破竹地杀到行伍中央。

        若在平时,搞不好这数万奴隶,会被这数千炎角骑兵杀个几进几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响起了魏军的号角,越来越多的魏方骑兵出现在战场的边缘,大致一数,怕是有万余骑。

        这个变故,让炎角骑兵们心中一惊,士气为之一挫,而反观那些奴隶们,却变得精神抖擞,愈发凶狠起来。

        而此时,随着魏将司马安一声令下,这万余魏骑亦加入了战场,对炎角骑兵展开了进攻。

        于是,这片战场上出现了一幕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那数万原本属于乌须部落的奴隶,竟然配合魏军,对乌须部落的炎角军展开了疯狂且悍不畏死的进攻。

        魏方骑兵的参战,使得本来在这数万奴隶面前占尽上风的炎角骑兵们顿时落入了下风。

        一时间,无数炎角骑兵或被魏骑杀死,或被奴隶们乱枪刺死,战况岌岌可危。

        面对着这极其不利的局面,阿尔哈图拒绝了护卫骑提出的逃离的建议,一咬牙对魏军的本阵展开的冲锋。

        但很可惜,他希望能单骑讨杀的魏骑主将司马安,论武艺那可是还在他之上。

        于是乎,阿尔哈图最终不可避免地死了在司马安的刀下。

        阿尔哈图的战死,使得炎角骑兵的士气更为低落,但为了保护族人、为了争取时间,这些炎角骑兵们仍勇敢地作战,最终,约六千余炎角骑兵几乎全军覆没,仅只有寥寥数骑,带着这个或将会让所有乌须人绝望的消息,回到大队伍。

        “不错的军队……”

        看着满地炎角军的尸体,司马安难得夸赞了一句,随即,抬头望向西方。

        “博西勒,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多谢司马大将军。”

        博西勒以及他麾下的羯角骑兵们,眼眸中闪烁着名为兴奋的情绪。

        因为在他们眼中,乌须部落已毫无抵抗之力。


  https://www.lingdianksw.com/0/391/9264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