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三十六章 姐妹相逢

第三十六章 姐妹相逢


  有人在耳边焦急的呼喊,是甜美又熟悉的声音。

  “梨,梨?婉婉,婉婉!”

  是她,是茉!

  勉强睁开了眼,她奋力眨了眨,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了。

  她白衣胜雪,发似泼墨,眸如秋水,那么美,也那么想念。

  “茉。我终于,见到你了。”

  她笑了,坐起身一把就抱住了她,“你还好吗?你瘦了。对了,你的毒,你的毒怎么样了?”

  看着她又哭又笑,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大堆,花茉染噘着嘴给她擦着眼泪,“你就这么爱我呀,为了我,你看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了。”眼泪刚擦干净了,眼睛一眨又掉了下来,花茉染只好做鬼脸逗她,“你看,我很好。我几日一直天昊家解毒,除了痕迹消不掉了,我都好啦,能吃能睡的,像小猪罗一般。”

  拉开袖子,给她看手腕上的血线,有些无奈,这些都是慕渐云给她留下的印记,一辈子都抹不掉了。花梨染看着那鲜红的血线,心尖疼的厉害,慕渐云,慕渐霄,整个慕家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眼中红光乍现,吓的花茉染低叫了一声,将屋外的人都引了进来。

  君无望和醉心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是该将所有事情都说清楚的时候了。

  窗外开始下雨,一点一滴的敲打着屋檐,像一曲哀伤的长歌。

  “花凌夫妇,并非你二人的亲生父母。”

  二十年前,一批年轻有为的少年涌现江湖。

  其中有两人,一人名叫花凌,出生农户,天资聪颖,肯吃苦。跟着一个隐居在村庄的老人修习武功,根据自己平日里干农活的经验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刀法。另一个叫花儒轩,名门世家,风度翩翩,家中宠爱,自幼便请了许多名师教授。

  两人因一次路见不平而结识,花这个姓氏本就少,两人还因为辈分的大小还争论过许久。那个时候,英雄年少,最是不知道愁滋味。

  而叶颂如便是那次路见不平救下来的少女,她本是武林盟主之女,自己偷偷溜出家来,却因涉世不深险些被人拐骗至青楼,幸亏被花凌二人救了下来,也因此对花凌一见钟情。

  雀娘,就像一个意外一样闯到了三人的身边。她像孩童般天真烂漫,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又像长姐般细心体贴,照顾着三人的日常生活,她还像仙女,不靠任何媒介便能召唤百鸟,围绕在她身边。

  四人结伴闯荡江湖三年有余,雀娘也同花儒轩日久生情了。

  在那一年的冬天,雀娘有了身孕,花儒轩便高兴的说要带雀娘回家,然后娶她。花凌也说要去拜访叶颂如的父亲。那个时候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惨剧。

  叶颂如的盟主父亲自是瞧不上农户出生的花凌,连门都没让他进,可叶颂如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她认定了花凌,便是什么都不要的于当夜离家出走,跟随花凌而去。

  而花儒轩那边更甚,雀娘来路不明,还未婚先孕,花母说她不检点,勾引了花儒轩,花儒轩又碍于母亲的情面,没有帮她说一句话。雀娘当即便与他割发断义,从此消失在江湖之中了。

  就在一年后,一个神秘的帮派出现了,他们为首的是以笛音便能驭百兽而战的男子,他们在江湖中到处张贴寻人的告示,虽不惹事,但一路行来,强大的令人害怕。

  画像中的女子,正是雀娘。

  突然间,江湖中就多了许多传说,说他们是什么消失了快一百多年的魔教啦。说雀娘是魔教的圣女啦,还说雀娘身负魔教的武功秘笈啦,很多很多。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寻找那个消失了一年的女子。

  不知道是谁说的,说有人在三火城见过她,她大着肚子,快要临盆了。

  那几日,一向炎热少雨的三火城连着下了好多天的雨。等到花凌夫妻接到消息赶去的时候,那处偏僻的山林中已经横尸遍野,有人的,还有许多飞禽的。

  一个女子跪在中心的位置,怀抱一双婴儿,遍体鳞伤。

  彼时,雀娘临盆不过两天,身子极其虚弱,却还是遭到了一大群所谓正义之士的人的围剿,为了一双孩子,她耗尽了心神。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将自己体内的功力传给了两个孩子,只是婴儿稚嫩,害怕她们承受不了这般蛮横的功力,雀娘才将功力分为至纯至净的两种分别送入了两个孩子体内的事。

  那个时候,许多还没死去的正义之士们才知道,雀娘没有什么武功秘笈,她的功力才是至高的宝物。

  再之后,花凌创建了半花山庄,当年参与过那场围剿而活下来的人都在猜疑那对幼女是不是就是当年雀娘的孩子。但那个时候的江湖,已经损失了许多的高手,再也经不起第二次围剿了。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终于在他们及笄之后,有人忍不住了。

  花茉染偏着头,觉得那个从未谋面的亲娘有点可怜,就因为一些没有确凿证据的事,而丢了性命。

  “这些事你们怎会知道?”花梨染靠在花茉染的身上,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曾放开,当年的他们还都是小孩子吧,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除非他们的家人曾经就参与了那次围剿。

  醉心敲打着桌面,“你们小时候因那功力强横,被夺过一次心智。你们的养父花凌便带你们去找了他的师父也就是那位隐居的老人。那老人为你二人打造了一对玉镯,玉镯不碎,便可帮你们压制它。”说着,他又笑了,“那老人也是我们的师傅,说来,你们该叫我们一声师叔的。”

  二女面面相觑,好半天花茉染才说:“不管不管,各论各的。谁要平白无故小一辈啊。”

  “梨,你的血玉镯已经有碎裂的迹象,你需得控制自己的心神,不能被功力掌控,不然你不是会爆体而亡,就是会不停的杀人。”

  提到杀人两个字,花梨染身子一抖,看着醉心,“如果,杀了我们,是不是一切就结束了。”

  “你们娘亲当年千辛万苦的生下你们,半花山庄的人因你们而死,花凌夫妇还有枫清笛更是拼死也要护你们周全。你们现在却想就这样放弃自己?”君无望回头看着她,“没有人可以随便决定你们的生死。”

  是的,每个人的命都是一样的,没有谁可以决定该用谁的命还谁的命。

  就像,谢楼儿。

  她本来只是想教训她以下的,最多也就是吓吓她,能将君无望引来就行了。可是,一看到她的血,她就失控了,她想要看着她朝着疯狂求饶的样子,那让她很享受。

  花茉染继续问着醉心关于却雀娘的事,只是他知道的也并不多。只知道好像雀娘死后,那个魔教突然又消失了。

  花梨染抬头看向君无望,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摆,“抱歉,无望,关于谢楼儿······”

  她知道如果不是醉心出现及时,她或许就真的被控制了。

  她能叫他的名字,让他很高兴,这说明她已经开始慢慢的相信他们了。

  揉了揉她的发顶,“无需自责,她的身子,本就撑不了多久了。”

  青楼女子的身子,早已残破不堪,还日日用着有毒性的香粉胭脂,就算是花梨染不出手,不到十日也会暴毙而亡的。

  三天后,王府传出消息,谢楼儿妄图加害翠屏姑娘,被王爷给当场正法了,给了凝芳楼一大笔银子善后。

  王府的人,特别是伺候过谢楼儿的下人们,各个拍手称快。有的还想感谢一下那位翠屏姑娘呢,终于不再受人无端打骂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20485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