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三十五章 本非善类

第三十五章 本非善类


  这一夜,君无望宿在了谢楼儿的房里。

  花梨染则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锦书,北月和翠屏三人,把玩着手腕上的血玉镯,好笑的看着她们。

  “都起来吧。给我个解释。”

  三人中阅历最长的无疑是北月了,她没有起身,垂着头回答道:“主人就是乐安王爷,君门本就隶属于当今陛下。主人设局,以谢楼儿花魁之名,借用翠屏的身份将姑娘安全带入王府。”

  翠屏本是碧影卫的人,这次是以落罪官员的家眷之名进入凝芳楼的,因是新的清倌,每次出场还都带着面纱,真正见过她面容的人很少。

  花梨染揉按着眉心,笑了,“谁问你们这些了。我是问你们为什么跪着。特别是书儿你,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动不动就朝我跪下。”

  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看着三个正当妙龄的女子,北月温柔可人,锦书天真可爱,翠屏也楚楚动人,不得不说君无望好福气啊。

  而暗刀门在今夜大乱。

  慕励辰直接掌毙了几个看管相思轩的暗卫,还将慕渐云一通大骂,斥责他为何偷偷换了花茉染的药,若不是因为这样,花茉染早已是他们手中的一个傀儡了。

  咬牙受了慕励辰一巴掌,慕渐云心中苦涩。

  就算不换药又能如何,她每次都是当着自己的面把饭菜吃掉,等着他一走,哪怕是用手抠的,也要吐出来。她宁可饿着,或者摘那树上的果子吃,都不愿意直接跟他说,她已经不相信他了。

  慕励辰见慕渐云不说话,恨铁不成钢,气的抓起一旁的砚台就砸了过去,被慕渐霄挥手挡开了,“此事怪不了大哥,她们姐妹都是戏台子上的角儿,恐怕从一开始就是在跟我们演戏呢。”

  慕励辰这才深吸了两口气,“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此事,跟君门脱不开关系。”

  他说的咬牙切齿,手心紧握,腰间还挂着那柄她曾经伤过他的短匕。

  花梨染,不管你逃到哪里,他都会亲手把你抓出来的。

  一只素白的羊脂玉钗斜插在如墨的发丝上,杏仁般的淡褐色眸子若有所思的的看着荷塘。

  此时正值盛夏,满池的荷花开得正艳。

  ······

  “二小姐,你在看什么?”青衣如竹,飘然而至,带着雨后清爽的气味。

  “那是唯一的一朵荷花了,我想要。”入秋后,荷塘颓败,塘中只有最后一朵荷花孤独的开放着,她想要这最后一朵荷花,做成香囊,或者糕点都行,想要品尝一下夏末的味道。

  “好。”他应了,只要她想要的,上天入地,都会给她找来。

  点着枯萎的荷叶跃到池中,摘了花便折了回来,将花放进她的手中。

  那一刻,心都被那淡淡的荷香装满了。

  ······

  他的音容仿佛还在,一朵小小的花苞突然出现在眼前,一不小心就酸了鼻尖,一滴泪落到了青色的衣衫上,浸染出一朵小小的花。

  “姑娘,你怎么了?”锦书和翠屏都不便在王府露面,现在伺候她的是王府的一名普通丫鬟落霜,小丫头看她一直盯着池塘,便叫人摘了花苞,本想逗她开心的,结果反倒是弄巧成拙,将她惹哭了。

  “没事。”她揩掉眼泪,笑着接过了花苞,“听说谢楼儿最近猖狂的很呐。”

  刚开始知道自己伺候的是凝芳楼的清倌时,心中有些看不起还有些害怕,都说那妓子无情,自己过得不好,便见不得别人好,打骂起伺候她们的下人来是又狠又辣。可是没想到自己伺候的这位姑娘性子好得很,不用为她梳洗,不用为她穿衣,不用一天换着法的弄吃食,更不用跪。简直轻松极了。

  比起伺候楼儿姑娘的丫鬟们,简直不要太幸福。

  “那个楼儿姑娘嚣张极了,从早到晚要吃七顿,顿顿不能重复还都要捡极品食材吃。”落霜撇嘴,说起八卦来喋喋不休的,“听说上次有个丫头为她梳发时,不小心弄疼了她,手都差点被踩废了。”

  关键是王爷也不管管,还夜夜都去那宿着,也不知道王爷是不是疯了。这话小丫头也只敢在心里念叨,死也不敢说出来的。

  花梨染摇了摇花苞,朝着北月笑,“北月,我最近好生无趣。他躲着我,不敢见我,我只能想法子惹他来见我了。”

  君无望不敢见她,估计就是怕她问花茉染的事吧。

  北月倚在栏杆上,洒着鱼食,看着一群锦鲤抢食吃,“爷疼你,你做什么,爷都会喜欢。”

  落霜不明白,哪里看出来王爷疼姑娘了,都进府五日了,一日都没来过姑娘的院子,怎么北月姑娘就说王爷疼姑娘呢。

  当天晚上,王府一点也不消停。

  先是说谢楼儿中了毒,在院子里上蹿下跳的,又是骂人又是打人的。王爷正跟北月姑娘下着棋呢,一听消息就急忙赶去谢楼儿的院子,谁知道刚走到院子门口,说是翠屏姑娘着了凉,却耍脾气不肯看大夫,也不肯吃饭。王爷直接就调转头去了翠屏的院子,还叫人把谢楼儿打晕捆起来便是。

  这一波三折的剧情,还真是够热闹的。

  王府里的下人们都在偷偷说,看样子还是翠屏姑娘得宠些,为了翠屏姑娘,王爷压根看都没看楼儿姑娘一眼。而且一个中毒,一个着凉,孰轻孰重一眼就能看明白,可是他们的王爷还是选择着了凉的那个,其在王爷心中的位置可见一斑。

  醉心隐在角落,无奈的摇摇头,无望真的是关心则乱了,也不想想暗处有他和锦书、翠屏三人保护,怎么可能让她出事。

  君无望的大长腿很久没迈过这么大的步子,身后的下人们差点没跟上,好不容易走到了花梨染的院子门口吧,王爷却说不用他们进去,在外面远远的守着就行。

  一众仆人见他一个人走了进去,同时的大喘了一口气,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腿长了不起啊。

  推开门的一瞬间,君无望既无奈,又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没事就好。

  房里,花梨染,锦书,翠屏,北月围坐在一起,手里拿着特制的竹牌,玩的正开心。

  醉心也从暗道走了出来,饶有兴趣的坐在了花梨染的身侧,几个人就好像没有看见他进来一般。

  “你们在做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锦书三人就要站起来行礼,被花梨染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她刚拿到特制的扑克牌,玩了没两把了,兴致正浓呢。

  “别动,别动,我好不容易抓到把好牌,君无望你别坏我好事。”她抓着一把牌,高兴的眉飞色舞。

  君无望只好站在了她的另一侧,“呵,我不打扰你,难道你就能嬴。”

  花梨染晃晃脑袋,“要是赢了就跟你没关系,输了就全是你的错。”

  “哈?”君无望被噎的,只能说出四个字,“无理取闹。”

  “哼!”

  一局过后,花梨染果然又输了。有些人对于有些事,天生没有天赋。

  君无望看着气急败坏直抓脑袋的花梨染,“有这么难吗?”

  “你来试试啊。”花梨染气的想摔牌,“要是输了可别摆架子啊。王爷大人。”

  可笑,他怎么会耍赖,又怎会输。

  锦书和翠屏都让了位置,君无望和醉心都坐下了,不过是个游戏而已,岂会那么难。

  一个时辰后。

  花梨染捂着肚子,趴在了桌子上,鼻子眼睛挤到了一起,笑的差点拿不住笔。

  “花小梨,你还画不画了。”醉心也笑的双肩直颤,看向君无望时,直接没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

  只见君无望还是板着一张冷脸,眉毛成了一字眉,脸颊上点着对称的媒婆痣。还涂了红红的一坨胭脂,花梨染的手里还拿着一只点口脂用的笔,笑的肝颤。

  为他点好口脂,花梨染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君无望也无奈啊,自以为掌握了游戏的规则就能轻松取胜,谁知道光掌握游戏规则是没有用的,他也是没有牌运的人,被醉心和北月联手打的一张牌都出不了。看着花梨染,她与他有什么差别,脸上不是乌龟就是唇印,还有醉心在上面题的一个醉字,和他画的一个面具。

  “彼此彼此。”他还是不甘心,推了牌“再来。”

  君无望在她的院子足足呆了一夜,第二日天亮了才走,走之前还吩咐下人不要吵醒姑娘,但是厨房的吃食得备着,以防姑娘随时醒了。

  众人弯着腰,应着是,还偷偷的交换了眼神。这个翠屏姑娘倒是个有手段的,也不见着争风吃醋啊,一出手就直接将王爷从谢楼儿身边抢了过来。

  一觉醒来,自己不仅被绑了个严严实实,听说王爷本来都走到自己门口了,一听翠屏生病了,居然掉头就走了。

  一被松了绑,谢楼儿就直接踹翻了上前来给她松绑的丫头,“贱人。”还拔下了一只簪子扎在了小丫头的背上,小丫头疼的惨叫一声,捂着背急急的往后退了一步,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

  “谁都敢跟我争了。走,都跟我去看看那个小贱人的病好了没有。”

  看着背上沁出血迹的同伴,其余两个丫鬟瑟瑟发抖,不敢多话,抖抖索索的领着她往名义上翠屏,实际上花梨染居住的院子走去。

  看着气势汹汹的谢楼儿,躲在暗处的翠屏轻叫一声不好,梨姑娘有危险。

  醉心将她拦了下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暴露。”她只好作罢。

  几巴掌将守在院子里的落霜等人扇到了一边,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去,还从里面关上了门闩,我看,这下谁能救得了你。

  只是落霜好歹是个聪明的,拍了几下门,就咬了咬牙,转身提着裙角一溜烟的朝着书房跑去,王爷,王爷一定能救姑娘的。

  谢楼儿怎么也没想到,坐在内屋梳妆的人,居然,居然是那个梨姑娘。

  手持着木梳梳理着自己的这一头乌丝,看着铜镜倒映出谢楼儿吃惊的脸,她嗤笑,“我是真的可怜你。”

  “你说什么?”谢楼儿几步走到她面前,“你怎么在这?”

  花梨染轻笑,放下了木梳,转身看向了她,“你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呵,怪不得被无望作为了废弃的棋子。”

  谢楼儿被震惊了,上前一把扣住她的脖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她依旧面不改色,“你的王爷和你的主人,是一个人。”

  谢楼儿震惊了,松开她,倒退了几步,“怎,怎么可能?”

  “不然我为什么在这呢。”花梨染站了起来,“你太过爱慕虚荣,无望可以收买你。其他人自然也可以。知道我为什么现在告诉你吗?”

  “因为你,注定出不了王府的门了。”

  “不,不会的。主人他,不是,王爷他说过很喜欢我的。”她跪坐到地,咽了一口口水,“主人夜夜与我,与我同床共枕啊。”

  “噗,那又说明什么?他身边缺女人了吗?北月红芳卫副卫长,翠屏碧影卫调过来的新人,这些你都不知道吧。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锦书。轮也轮不到你吧。”

  谢楼儿扶着凳子准备站起来,刚说一句,“我可是头牌,我·····”

  她话没说完,花梨染就捂着嘴笑了,“头牌,那是昨天的事了。你可还记得你在凝芳楼时那个任你打骂的小丫头嘛。凤娘已经将她打造成新的头牌了。可是比你当年还要风光呢。”

  “咚”。

  她又重重的摔回了地上,面无血色。

  花梨染拿过她一直攥在手里的簪子,“你手上沾过那么多无辜女孩子的血,那你怕流血吗?”

  簪子划过,血流如注。谢楼儿放声大叫,原来被簪子划过,这么疼啊。

  惨叫一声高过一声,屋外的小丫鬟们一个个哭的嗓子都哑了,又偏偏敲不开门,只能趴在门上,喊着,“姑娘,姑娘。”

  这里面无论伤了哪一个,她们都逃不了责罚。

  一听到暗卫禀告说谢楼儿闯进了她的院子,君无望立马就扔下了一帮子准备汇报事情的下属,急急的往那边赶去。半路上还遇到了脸颊红肿的落霜,还没等她跪下,就被君无望拽着一起往院子跑去。

  “待会,你就守住院门,谁都不许靠近。”君无望吩咐,落霜就乖乖的答应。

  一脚踹开了门,听守在这里的丫鬟们说,惨叫声不久之前就停了,屋内没有一丝声音,谢楼儿也没有出来。

  君无望自然清楚花梨染不可能出事,可心中还是担忧。

  看着眼前的景象,却傻了。

  谢楼儿满脸是血,双目圆睁,瞳孔涣散,早已死去多少了。而花梨染却躺在了床上,醉心正在为她施针,翠屏咬着牙站在一旁。

  “无望。”醉心见他进来,眉头也没有松开,随手一扯将一床锦被掀了起来盖在了谢楼儿的尸体上。“小梨体内的力量本是被师父所造的血玉镯压制住了。但是,你看,这血玉镯有了裂痕。”

  他执起花梨染的手,将那玉镯露了出来,上面果然有了丝丝裂痕。

  “她如今举庄被灭,姐姐又被下了毒。心绪一直不宁,纵然她心志再坚定,也在今日见到血的时候失了控。”醉心心疼她,十五岁的姑娘,该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如今却要孤身面对江湖的险恶人心。

  入夜之时,冷天昊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乐安王府。

  巷角有人微微蹙眉。

  自那夜之后,慕渐霄始终觉得事情太过于巧合。司徒无望接走了凝芳楼的三个妓子,无面公子就彻底消失了,连同花梨染也一并失去了消息。倒是醉心又常驻了药居。

  就好像有人敲锣打鼓的在他面前演了一出戏,只为演给他一个人看。

  看来得找机会混进王府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2198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