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三十一章 灵双医与忘川君

第三十一章 灵双医与忘川君


  素手抚琴,容貌倾城。

  花茉染坐在相思轩中,心中不安,弹琴的手就乱了,弹错了好几个调子。

  前几日慕渐霄也回来了,说是花梨染没有危险,目前也在落云城之中,只是为什么不能把她一起带回来呢。

  “哟,还有兴致弹琴啊,就是弹得太差了一点吧。”

  一个陌生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她立马拔出短匕刺了过去,然后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眼前,惊得她都忘记了大声呼救。

  一把捂住她的嘴,男子撇嘴,“长得也就一般吧,还以为真像江湖传言那般,天仙下凡呢。”

  花茉染抿紧了嘴,一汪翦翦双瞳,掩下所有疑惑,平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见她没有呼救的打算,美男子这才放开了她,像是桃花染过的唇瓣微微上挑,弧度完美的刚刚好,“看来慕家的人很放心你啊,丫鬟都不配一个。”

  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她抬手亲自为他斟茶,袖摆因这个动作下滑,露出一小截皓腕。

  “红丝傀儡?”美男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站了起来,“他们居然有红丝傀儡的毒?”

  毒?

  看着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红色血线,她眉心一皱,这血线如蛛丝般细,绕了她的手腕三圈。瞳孔一下子放大,“这是什么东西?”

  美男子看了她一眼,原来还会说话啊。

  将一颗药丸趁她因吃惊而长大了嘴的时候塞了进去,以内力催化,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将药吞了下去。“这颗解毒丸,最多缓解这七日的红丝傀儡。七日后,我再来接你。”

  说完,也不等花茉染开口问些什么,人就不见了。

  武功这么好,怎么不干脆直接今天就将她带走。

  还有红丝傀儡是个什么玩意?致命不?效果是啥?总得告诉她一下吧。

  看着手腕上那三圈细细的血线,她轻蔑的笑,果然都对她没安好心啊。

  正呆坐在清雅苑内的花梨染被推门而入的人吓了一跳,那人好似一路飞奔而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见她这边有茶水,直接跑了过来,抓起茶壶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

  花梨染打量了他一番之后,将手从武器上移开了。

  “你就是二小姐?”那人好似总算解了渴,抹了一把嘴就问,“无望和醉呢?”

  果然是熟人。

  指了指一个方向,她托着腮坐了回去,“出去了,不过应该快回来了。”

  临近午时,他们应该快回来同她一起吃午饭了。

  “哦,那你帮我一下吧。”那人将背转向她,她这才看到他背上的衣服全被血染红了,从肩胛骨到腰间好长一条伤口,像是被长刀这样的武器砍伤的。

  那么深的伤口,他居然还使着轻功回来的,不得不佩服啊。

  “你去醉的房间,拿一个榆木药箱出来,里面有止血药和药纱,你帮我上药吧。这位置太难受了,我自己弄不了。”

  她咽了下口水,急忙跑到醉心的房间,翻找出一个药箱来,还顺带拿了一坛酒,想着可以消消毒什么的。

  他因一直封着自己的几处大穴止血,现在终于有些体力不支,趴在了石桌上,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

  “你和醉是什么关系?”她怕他真的睡着,只好跟他聊天。

  “嗯。”男子眯着眼笑了,比醉心多了几分妖冶,“我们是亲兄弟。我叫倾尽。”

  “倾尽?”

  “倾尽。”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除了花梨染自己便是刚回来的君无望二人。

  为了给倾尽上药,她将他后背的衣服直接给撕烂了,半弯着腰与他贴得极近。看的君无望和醉心神色各异。

  “倾,你回来了?暗刀门情况怎样?”君无望到底是冷静下来,他刚才是有些生气,还有一些担心,若这个人不是倾尽,是派来抓她或者杀她的人,怎么办?她为什么不能再谨慎一些,锦书就在不远,她大叫一声,定是能马上赶到的。

  可她却什么都没做。

  倾尽摇了摇头,“不太好。天昊回来了吗?我有事问他。”

  听到暗刀门三个字,花梨染就知道事关花茉染,一把就按住了倾尽裸露的肩膀,“你见过茉了吗?她怎么样了?”

  她的头发落到了他的伤口上,又疼又痒。

  君无望以前没有跟她接触过,不知道她以前是个什么性子,只是觉得她现在似乎没有什么男女之别,与人触碰很是自然。他不太喜欢,姑娘家还是的有个姑娘家的样子。

  拉着她衣服的一角将她从倾尽身边来开,让醉心去给倾尽上药包扎。

  倾尽脸色已经苍白了,说话也有气无力,“我说的便是她,她中了红丝傀儡。”

  他话一说完,花梨染就朝门外走去,口中一字一顿的说着:“慕,渐,宵。”

  “小梨。先别急。红丝傀儡,并不致命。”醉心连忙截断她的去路,出声安抚,“中了红丝傀儡前期会让人浑浑噩噩记不住事,后期则会让人神志不清,任人摆布,形同傀儡。”

  人心最是难测,她以为他多少是有点真心喜欢她3的,没想到还是自己太单纯了。她不知道红丝傀儡是什么,但傀儡二字从来不是她喜欢的。

  这是她到这个世界的第几十个不眠夜了,这次没有人陪着她了。

  皓月当空,她却没有一点赏月的兴致。

  笑笑,原本以为来到这个世界,会有人疼爱,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可偏偏让她们拥有了什么狗屁力量,被人搞的家破人亡。

  你说咱们上辈子是不是干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老天爷要故意整咱们呢。

  靠在窗户上,两只脚来回的摇晃着,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竹影斑驳,青衣潇潇,月光下,她的身影,娇小的惹人怜爱。

  不远处,摘掉了面具的君无望,静静的看着她。

  暗刀门不是任人来去的地方,凝芳楼自然也不是。

  慕渐霄还没有见到那个疯子的一点影子,便惊动了潜伏在暗处的红芳卫,还有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男子。他身中一掌,侥幸逃脱,心中暗暗将这笔账记下了。

  君门,好一个君门啊。

  或许是昨夜睡得太晚,日上三竿了花梨染才醒来,梳洗完毕之后,却发现苑中又多了一个人,正和倾尽高来高去的比划着。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杀手来着,可是看看一边抱着双臂看戏似的君无望和醉心,她也就大概猜到此人是谁了。

  锦书站在她的房门前叫着好,一回头看她起来了,忙叫到,“梨姑娘。”

  那几人便都看向了她,多出来的那个人更是直接越过了倾尽朝着她过来,“阿梨,你们真的还活着啊。”

  眼前的少年,桃花眼,小虎牙,有点眼熟。

  “天昊?”她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突然眼睛一亮,“冷天昊?”

  那个帮她抓贼,还带走了苏婉的少年。

  原来他们一直说的天昊,便是他。

  花梨染对他多了一丝亲热,毕竟这是在所有事情发生前,就认识的旧人。

  见她真的没事,心里压着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双手扶着她的肩,呵呵直笑。

  君无望只好用玉笛拨开冷天昊的手,隔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梨,你可知红丝傀儡这毒,极难炼制,天下间我所知道对此毒感兴趣且炼制出来,仅有一人。”

  听到红丝傀儡四个字,冷天昊知道大事不妙,转身就要逃。却被花梨染一眼看穿,揪住了他的发髻,“那毒是你炼制的。”

  他被揪住了发髻,不敢用力挣扎,只好可怜兮兮的哀求。对于他,花梨染是比较有好感的,毕竟是之前茉肯信任的人。

  而且,他好像是真心的在担心她们。

  所以,她松开了手,让他解释。

  冷天昊巴巴的解释,“阿茉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师兄就是灵双医。我带苏婉回来就是让他们医治的。灵双医就是醉心和倾尽啦,而我,你知道嘛?我,江湖人称忘川君。忘川一过,便是地府。我就是送人入地府的人。”他话极多,说的又快又絮叨。

  总结来说就是,他善毒,也就喜欢专研毒药,三年前翻阅古籍找到一个名叫红丝傀儡的毒,闲着没事,就炼制了起来,没想到还真的给炼成了,炼成了之后,便没了兴趣,丢在了隐在市中的药居。结果药居去年失火了,很多东西都被烧毁了。

  他可怜兮兮的望着她,试图博取同情。

  花梨染气的眉心一跳,扬起拳头就要揍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三年前?三年前你才多大,玩什么毒,玩点其他的不好嘛?还有,你的药居怎么失火的?得罪人了,被人家报复。”

  冷天昊哭笑不得,当初师傅只教了他炼毒啊,他能有什么办法。

  醉心也是第一次见她这副模样,就像在教训自家弟弟,心中开怀了些就好。冷天昊年纪与她们相仿,又活泼开朗,叫他回来。也是想着让她不至于太闷。

  “小梨。天昊所说的药居,是我以君门名义在城中开的一所医馆,本是用于我和倾尽平日里行医的。之前我们一直以为那是一场意外,如今想来,或许是有人早有预谋。”

  看他们都那么真切,花梨染只好看向了冷天昊,“这些我们以后都可以查。今日,我只问你,冷天昊,你可能解?”

  冷天昊拍着胸脯保证,他炼制的毒,他自然能解。

  听到了他的保证,花梨染这才笑了,露出一对小小的梨涡,多了少女的天真。

  她之所以对他们心怀好感,是因为他们与慕渐霄他们不同。

  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什么,只要她问的,他们都会回答,暂且先不论真假,至少是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的。

  而且相对于慕渐霄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对她的莫名其妙的占有欲,跟这群人在一起,大部分时间是自由的。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2383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