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十九章 及笄

第十九章 及笄


  今日立夏,也是她们的生辰。

  为了这一天,叶颂如准备了整整一年,是比年节还要重要的日子。

  两件从落云城最好的秀坊订制的衣裙,一件白色飘逸,用银线绣着小朵小朵的茉莉花,阳光下五彩斑斓,好似从霞光中走出来;一件红衣飒爽,束手束腿,只在袖口上绣了一圈梨花,简单方便。

  还有上好的玉钏花簪,项链手串,耳坠配饰。

  还有,枫清笛送来的贺礼,一对特别打造的短匕,匕首上加了一护手,不至于被人轻易打落,柄上也还是各自雕刻了那两种小花,匕首鞘上是枫清笛亲手雕上的两人的名字。

  茉,梨。

  莫相离,长相守。

  唯不负初心。

  临近午时,半花山庄人声鼎沸,茉梨苑外,守候了许多观礼的人,叶颂如亲手为二人挽了好看的发髻,一左一右的牵着二人走出了茉梨苑,站在最前面的是花凌和几个叔伯,身后是江湖上同花凌交好的一些侠义之士,再后就是以枫清笛为首的师兄弟们。

  看见枫清笛,花梨染轻轻的朝他点了点头,师兄弟们看见了,便笑作一团打趣着害羞的枫清笛。

  从茉梨苑到设宴的前院两边的道路上都站满了人,到处都充斥着或真或假的赞美声。叶颂如牵着两个女儿,满心自豪,在心里絮语着,雀娘,你看到了吗?我把你的女儿养的很好,你可放心了?

  从漫天花雨中,载着众人的目光迤逦而行,今日的姐妹二人,就是最万众瞩目的那颗星星。

  仪式过去后,两姐妹被带到了花凌面前,花茉染扑进了他的怀里撒娇,“爹,女儿今天美嘛?”

  花凌无奈的冲其他几位侠士摇了摇头,宠溺的揉按着她的发顶,“今日起,你就是大姑娘了,怎能如此胡闹。”

  她却不依不饶,“说嘛,爹,我今日是不是比娘还美。”

  “哈哈哈。”那几位侠士统统笑出了声,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皆都看着花凌如何收场。显然叶颂如也是没打算帮他的,还弯着一双笑眼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这可难为死花凌了,怎么说好像都不对吧。

  幸好花茉染最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乖巧的倒在了叶颂如怀里,“我知道了,在爹心中,娘亲啊永远都是最美的那一个。”

  “你啊。”叶颂如点了点她的鼻尖,“快见过慕伯伯,沈叔叔,陶婶婶。”

  两姐妹这才乖巧的朝着众人行礼,一一叫道。

  明明是相亲相爱的画面,在有的人却看起来像根刺一样扎进了心里。

  “渐尘听说花叔叔,叶婶婶武艺高操,想必两位姐姐肯定也得到了真传。渐尘很想领教一二呢。”

  一个束发,做男子装扮的少女突然开口,引得众人注意,她的嘴角这才满意的向上勾起,所有的人目光本就应该在她的身上才对。

  姐妹二人也看向了她,都在心里默默思量,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这样一个人物,过生日的时候想着揍自己一顿呢。

  那少女身边还有个男子,本来是被花茉染倾城的容颜牢牢吸引着目光,听到身侧传来自家妹妹的声音,不由的眉头一簇,厉声呵斥,“渐尘不得无礼。”

  他们是暗刀门门主慕励辰的子女,男子名叫慕渐云,少女名唤慕渐尘,也就是所谓的云泥之别吧,明明已经这么清楚的差别,偏偏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一般。

  慕励辰介绍自己的子女,花茉染挽着花梨染的手臂,眼睛带着笑,嘴型微动,说着,丫头,你嫉妒我啊。

  她一下子咬住了下唇,上前一步行了拱手礼,“渐云真心请教,请姐姐赏脸。”

  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怎的这般没礼数。

  花茉染掩着嘴笑道,“好啊,你说吧,是我们两打你一个,还是你挑战我们姐妹两个。”

  “你。”她就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不要脸的人,还想二打一。

  还没等慕渐尘再开口,花茉染抽出了腰间的短匕,“算了,我妹妹天赋高又勤奋,打起来怕是伤了你。我天赋比妹妹差那么一点,但是我懒啊。说不定我也能赢呢。”

  她嘻嘻笑着,一众少年侠士也都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还有的相互低声耳语着,“好精灵的丫头。若是赢了,便是慕家小姐天赋不如她,若是输了便是她不自己够勤奋,与半花山庄武功没有一丝关系。”

  这些话自然慕渐尘都是听在耳里的,气的小小的胸膛剧烈起伏,低声说了句,“奸诈。”

  而花茉染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还夸着她的鞭子好看。

  她却连礼都懒得行了,长鞭一甩,直冲花茉染那张好看的脸。脚尖一点,往后一退,堪堪躲过,“渐尘妹妹这般没耐性,怎的不行礼就打起来了?你家是这么教的嘛?”

  短匕往身前一扫,挡住她的第二次攻击,虎口处被震得发疼,这丫头,居然玩真的。

  眼眸一凛,抬脚踢开长鞭,短匕在手掌上转了个圈,该竖握为横握,压低身形,躲过鞭影闪身来到慕渐尘身前,对于长鞭这种武器她的短匕本就吃亏,若是近不了身,下一招那鞭子就真的要落到她身上。

  眼看短匕就要划伤慕渐尘的肩膀,她终究不忍,急忙换刀刃为刀柄,可就是这迟疑的一瞬间,慕渐尘抬脚踢向了她的小腹,眉心一皱,想着这一下怕是躲不过了,下一面就有人拽着她的手往后一拉,将她推到了赶过来的花梨染怀里。她定睛一看,场中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将自己拉出来的枫清笛。一个是慕渐云,他一手挡住了慕渐云的攻势,一手当众扇了她一巴掌,“比武应当点到为止,茉小姐为了不伤你,将刀刃换为了刀柄才给你喘息的机会。你却想要伤她,爹爹与我就是这般教你的嘛。”

  这一巴掌力气不小,直将她打的偏向了一侧,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让她这么丢脸。慕渐尘眼眶都红了,恨恨的看向了花茉染。

  “茉小姐,小妹无礼,渐云替小妹向小姐说声抱歉。”他弯腰拱手,彬彬有礼。

  可就算是花茉染可以接受,花梨染却不是那般好说话的,眼睛一横,“从小爹娘便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她伤的人,需要你来道歉?”

  慕渐云便回身看向了慕渐尘,慕渐尘的脸火辣辣的疼,不是慕渐云打的疼,而是那些看笑话的眼光落在身上的疼,疼到了骨子里。

  “拳脚无眼,难免收不了手,何须小题大做。”她越是难受,口中越是没得遮拦。

  花梨染气极反笑,把玩着手中短匕,“慕小姐小小年纪,招招朝着茉的脸上而去。你也是姑娘家,可知容貌对一个女子来说有多重要。若单单只是比试,慕小姐不觉得自己太过狠毒了些吗?”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年轻过来,刚才的确看见慕渐云招式狠辣,皆都朝向花茉染那张倾城的容颜,皆都心下透亮,年轻少女,哪个不爱美,看到比自己漂亮的同龄人,自然是会嫉妒的。

  有人窃窃私语她的狠毒,慕渐尘气血翻涌,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若不是她爹一声,“渐尘还不快给茉小姐赔礼道歉。”她真想就这样晕过去,也比给那个人低声下气的道歉的好。

  “茉小姐,是我得罪了,对不起!”

  “没事,我知道你是嫉妒我。”

  “你!”

  慕渐尘上前一步,想要指着她的鼻尖骂,却被慕渐云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只好又退了回去。

  花茉染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跑到了花凌身边,撒娇道,“爹,茉儿以后再也不偷懒了。”

  花凌用力的捏住她的脸颊,“不许再胡闹了。”

  “好。”她乖巧的应声,转身跑向了花梨染。

  这样的父慈女孝,看的慕渐尘险些把手心掐出血来。

  凭什么,她想要的,她都有。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3055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