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十八章 危机感

第十八章 危机感


  树枝上挂着形状各异的花灯,花梨染踮着脚摸了一下,旁边立马有人上来制止了,今夜人多,灯也多,府衙安排了许多人手沿街巡逻,以防失火。

  她吐了吐舌头,说着抱歉,枫清笛以拳抵着鼻尖笑,“你若喜欢,我们去买。”

  花梨染连忙摇头,“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枫清笛还是执意要去,让她在原地等待,她只好乖乖的等着,无聊的四处张望着,一双黑色的鞋子,走到了她的面前,耳边传来一个男人冷冷的声音,“你是花梨染。”

  “谁?”一抬头,手下意识的抹上了腰间的短匕。

  男人面对着他,身后是满树的灯光,晃得她看不清他的脸,“你是谁?”

  男人还是没有回答。唇角却好像勾起了笑,头上下晃动着,在打量着她。

  花梨染没了耐性,直接拿了匕首直刺男人的面门,男人微微侧头躲过,扣住了她的手腕,“相貌一般,眼睛我却喜欢,透着生气,活着的味道。我,喜欢。”

  她被扣住手腕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只好戳向他的眼睛。男人又躲过了,声音带了不屑,“谁教你这些下三滥的招势。”

  “能活着,下三滥算什么。”

  下一秒就踢向了男人的小腹,男人摇头,又点了点头,“说的很对。”

  枫清笛拿了一盏花灯向她跑来,男人微微侧了侧头,一手挡开了她的腿,直接消失在人群中。

  握紧了拳头,花梨染看着马上就赶到自己身边的枫清笛,“我一分也伤不了他。”

  “我看见了。”枫清笛揉按她的眉心,“那人武功极高,若是他愿,你碰都碰不到他。”

  “与你比如何?”她问。枫清笛仔细回想了刚才匆匆一瞥看到的招数,摇了摇头,“不知道,未曾过招,不敢妄自判断。”

  她咬了咬下唇,拿过他手里的花灯,“那下次在与他见面,你我一起上,足有八成把握了吧。”

  枫清笛只好无奈的笑,刮了她的鼻尖一下,从她发髻上取下一朵不知何时簪上的一朵花,“看来,那人不想伤你啊。”

  他何时将这朵花放到她头上的,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看来自己这武功还真是白练了。

  过了花媒节不久,就是她们姐妹二人的及笄之日了,到时候会宴请江湖宾客,家中有适龄的子侄也都会带来的,毕竟及笄之后的姑娘家,便是可以正式说亲的年纪了。

  想到这,枫清笛有些慌乱,花梨染虽不及花茉染美艳,但是他自己心里明白的很,花梨染身上那股子清冷淡漠,也着实的吸引人想要靠近她。

  “梨儿,你可会怪我?”

  花梨染捧着花灯,印的她的小脸绯红,她朝他笑,“只要你不辱我,负我,我绝不会怪你。”

  双手一揽,将她圈进怀中,枫清笛将头放在了她头上,“我怎么舍得辱你,负你。”

  花梨染闭上了眼睛,笑的甜蜜。

  远处,有两人鬼鬼祟祟的偷窥着,仔细一看竟是花茉染和冷天昊。冷天昊学她半弯着腰,猫在树背后,“你就是在这偷看你妹妹与人私会?”

  “呸呸呸。什么叫私会。人家两情相悦,今日又是花媒节,这是光明正大的约会!”花茉染冲着他的脸一阵猛呸,“咱两这么偷偷摸摸的才像私会。”

  “噗,哈哈哈哈。你也知道啊。”冷天昊拿了个小树枝敲她的脑袋,“我之前便想问你,你怎么知道那个何清琅的尸身在那花丛之中。”

  花茉染看到远处两人的相携着走去,这才直起了身子从树后走了出来,“是梨说的。那处的花长得比其他几处的都要好,还问了苏婉,当初修建池塘时,四周都重新修葺过,唯独那处,叶林死都不让动,说什么动了影响风水之类的。”

  冷天昊倒吸了冷气,啧啧直叹,“小小年纪,怎么想的如此多。一般的小姑娘听说杀人什么的不都应该很害怕嘛,怎么你们姐妹二人,反倒是往前凑啊。”

  一个白眼赏了他,花茉染撇嘴,“谁说我不怕,我怕的要死好嘛,当天晚上抱着我家梨,都没敢睡。”

  她做出一副吓死了人的样子拍着胸口,冷天昊却捂着肚子笑出了声,“你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可以叫你阿茉嘛?”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花茉染对他起了疑心,眼中警惕,“我记得没有说过我的名字。”

  面具下的眼眸沉了沉,立马他又咧着嘴笑了,“日后你只会知道,反正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心思重重的看着离开的冷天昊的背影,花茉染心头生出一股不安,为何会在暮霞城也会遇到这个少年呢,不会那么巧吧,她不信,难不成是她和梨的身上还有什么秘密,是他们不知道的?

  她得好生注意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时光,容不得一点差错。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3069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