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八章 深深庭院,黑暗渐深

第八章 深深庭院,黑暗渐深


  等到枫清笛把铺子里的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之后,姐妹二人已经将远山城差不多逛了个遍。正在仰天大喊无聊之时,枫清笛从前厅走了进来,看着院中认真习武的花梨染,和一旁趴在石桌上胡乱画着什么的花茉染。两位小姐,一静一动,倒有些互补互助的样子。

  他今日穿了身青色的文人儒衫,腰间长剑不见,配了一条同色的腰带,和上好玉扣。看起来少了许多英气,多了些文雅,只是一样的好看,嗯嗯,果然脸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就是不知道不穿,还会不会好看啊。

  花茉染越想越好笑,索性捂着嘴,笑出了猪叫。

  花梨染自然也看到他走了进来,小小的脸升起一阵疑惑,“枫师兄,你今日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枫清笛摸着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有一位生意上的伙伴,昨日邀我去他城外的山庄小住,我想着他是书香世家,家中还有幼子,怕我一身的江湖气息吓着他的孩子,就换了身衣服。难道,很别扭吗?”

  “没有。”花梨染很耿直的摇头,“枫师兄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噗,哈哈哈哈。花茉染差点没笑倒到地上,花梨染的表情还是那么淡漠,语气还是那么无悲无喜,就是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撩汉与无形之中。

  看吧,本就脸皮薄的枫清笛脸更加红了,连说话也结巴了,“如,如此,如此就好。”

  “哈哈哈哈。”作为旁观者,花茉染终于笑出了声,真是两个笨蛋。

  今日的天有些灰蒙蒙的,有种风雨欲来之势。

  这次,枫清笛也没有骑马,陪着她们坐在马车上,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三个人都眼观鼻,鼻观心,心照不宣。

  可是花茉染是谁啊,间歇性疯病患者啊,谁能让她安静超过一柱香啊。变戏法似的从桌子地下摸出来一副竹片做的扑克牌,挑着眉头问,“梨,枫师兄,要不要打发时间啊。”

  能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玩什么都可以。

  大致将玩法说了一下,枫清笛难得的兴致勃勃。花梨染觉得好玩,托着腮问他,“枫师兄,玩游戏总要下点赌注吧。不然也没什么意思。”

  “二小姐要赌点什么?”他问。

  “嗯,我想想。若你输了,年节时,你便为我二人舞剑吧。”花梨染咬着下唇,想了个歪点子,自己得意个不行。

  谁知道枫清笛却笑了,眼眸温柔的像一汪秋水,“若是二小姐喜欢,随时都可以。”

  咦,肉麻。

  她在心里颤抖,眼睛里却带了笑意,语气也温和了许多,“玩牌吧,玩牌吧。”

  自此后,马车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花茉染张狂的笑声,驾车的两个小丫头相视一眼,低声笑着说,“大小姐又赢了呀。”

  待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枫清笛已输了近二十局,可是眉梢眼角都带着笑,眼里心里都是花梨染脸上很久没有出现过得笑容了。

  “二小姐,你终于像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了。”

  认识她太久太久了,她倔强,固执,好胜,却偏偏没有小姑娘该有的任性,天真,娇气。这时的她敞开了心扉,眼中纯澈,这才是一个十四岁的姑娘该有的眼神,

  听闻此话,花梨染也不禁耳根一红,花茉染更是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被呛得直咳嗽。

  花梨染只好拍了拍花茉染,瞪了眼枫清笛,“话多。下车。”

  偏头轻笑,这样子打闹嬉笑也挺好。

  枫清笛说的这位伙伴,不过二十来岁,眉清目秀,身边跟着娇妻美妾,看上去好不风流。

  一颗小小的脑袋从他腿边探了出来,一双大眼睛扑闪着看向了她二人。花茉染极不喜欢小孩,看向小孩时,故意做出了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吓的小孩可怜兮兮的缩了回去。她还满意的朝花梨染挑了挑眉头。

  枫清笛一路跟那个叫叶林的商人相谈甚欢,花茉染觉得无趣,却见那个小孩还在看她,又一个鬼脸送了过去,小孩身子一趔趄,直接坐到了地上,引得众人纷纷回头看向了他。

  “天儿,在客人面前怎么这么失礼,你母亲没有教你礼数吗?还不快起来。”一个身着华丽的妇人满脸的鄙夷看着孩子,脸上是藏都藏不住的厌恶。

  小孩怯怯的,急忙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朝枫清笛行了个礼,以示歉意。

  就这一下,花茉染和花梨染好像就看到了当初备受欺负的自己,双双眉头一皱。

  花梨染蹲下身子,替小孩理了理衣服,花茉染则说,“是我逗他,吓着他了,你一个大人,跟小孩较什么劲。”

  她今日没有带着面纱,脸上神情倨傲,本就极美模样,这时候多出几分高傲来,更是美艳。

  那妇人被人顶了嘴,气的直咬牙,悄悄的去拉自家老爷的袖摆,却看到他直勾勾的看着花茉染,眼中竟然是惊艳,心中更是嫉妒,嘴上就没了遮拦,“姑娘家家的,不好好在闺阁里呆着,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养的。”

  “方羽儿!”叶林眉头一皱,大声呵斥,原本是没有告诉几个妇人来的都是生意上有来往的大客户,可谁知这女人居然没有教养到这种地步。

  瞟了一眼气极反笑的花茉染,花梨染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姐妹二人出生江湖,自小学的都是杀人放火,抛头露面什么的都不在乎。倒是不知道夫人您的父母可还健在,教出您这般有教养的女儿,我倒是很想去拜访拜访呢。”

  那妇人一听到杀人放火四个字,就是一个机灵,步子还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花梨染看向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砧板上的,猎物。

  花梨染不屑,拍了拍孩子的发顶,“枫师兄,你们谈的事情我们也听不懂,不如让这个小家伙带我们四处逛逛。叶老爷不介意吧?”

  叶林自然是不介意的,枫清笛虽不放心,却也只能任由二人牵着小孩的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只能说一声,小心一些。

  走到一处假山背后,见没人跟上来,花茉染敲了敲了小孩的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探头出去看了看,确认真的没有人之后,立马换上笑嘻嘻机灵的样子,“漂亮姐姐,我叫叶天,顶天立地的天。”

  “哈?”花茉染被他变脸的速度逗笑了,“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叫顶天立地吗?”

  “反正不是我爹那样的。”叶天撅起了小嘴,“我母亲若是个男子,便是顶天立地的样子。”

  “母亲?你母亲可在刚才的人群里。”花茉染心下好奇,忍不住多问。叶天摇了摇头,“我母亲身子不好,爹嫌她带出来丢人,根本没说有客人要来。”

  花梨染坐在了一旁的草地上,无聊的拔着草玩,花茉染却好像跟小孩聊上瘾了,打听着人家的家事。小孩也天真,什么都往外说。

  “我亲娘生我的时候就死了。如果不是母亲,我也早死了。所以我要做个男子汉,保护母亲。”叶天拍着小胸脯指着天帝保证,然后下一秒就拉着花茉染的手往小路尽头走去,“我带你们去看我娘当年造的池塘。”

  本是无意的一句话,却让两人心头一凉,看向叶天的眼神都充满了心疼。明明不过是五六岁的孩子,却偏偏懂事的像个大人,这到底是谁的错。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3315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