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七章 路见不平被人拔刀相助

第七章 路见不平被人拔刀相助


  红衣飒爽,碧衣娇艳,这样的人儿很难不引人瞩目。

  一路闲逛至最热闹的街道,身后的护卫都抱上了大大小小的盒子,都是那位大小姐的手笔,不管是锦缎丝绸,还是笔墨纸砚,或者说小吃点心,简直应有尽有,让人叫苦不迭。

  抓紧不安分乱跑乱撞的花茉染,一边还要护着她脸上的面纱不被刮落,花梨染暗自叫惨,真是的,有个貌赛天仙的姐姐还真是个大麻烦。

  人群越渐拥挤,她们跟护卫已相隔甚远而全然不知,还在这边摊子瞧瞧,那边摊子看看。

  “梨,你看这个。”拿起一枚花簪,花茉染转身想要跟一直牵着手的花梨染看,谁知道一看才发现眼前这个被自己紧紧牵着手的居然是个笑眯眯的少年,她压根就不认识,一下子就尖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叫声凄厉至极,一下子甩开了少年的手,大声呵斥,“你是谁?”

  少年有双好看的桃花眼,他无奈的摊手,“是姑娘主动牵着我的,姑娘怎么忘了?”

  眼眸一转,想着可能是刚才自己为了拿东西松了下手,再去牵的时候就牵错了人。虽然是自己理亏了,但是她可是个姑娘,还是个没出嫁的漂亮姑娘,怎么看,吃亏的也是她吧。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提醒我,你就是故意的。”双手叉腰,做泼妇状,一边踮起了脚尖四处张望,怎么连云鸳云鸯两个丫头都没看见,气势却还是凶凶的,“我告诉你,你若是让我弄丢了妹妹,你可是赔不起的!!!”

  那少年咧着嘴笑,偏着头看着她,那双笑弯了的眼突然目光一凛,只见身影一晃,从自己身边闪过,还带着一声,“小贼站住!”

  花茉染刚回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便被人踢到了自己脚边,扬起一地的尘土,吓的她往后一退,捂住了口鼻。

  而花梨染也从那个方向走了过来,一手死死握着刚才险些被偷走的玉佩,这玉佩成色一般,只是那穗子是花茉染亲手编的,她声音还是那么冷淡,“公子好身手。”

  被踢得差点昏厥过去的小贼咳嗽了一阵,连忙跪了下来,对着受害者花梨染连连磕头,“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小的都是迫不得已啊。”

  又和花梨染紧紧贴在一起的花茉染笑出了声,靠在花梨染的肩上笑的花枝乱颤,“梨,我以为这些都话本子里才会出现的。没想到原来是真的啊,可笑死我了。太好笑了,这些小贼啊,就不能找些其他的理由吗?”

  她笑的夸张,惹了不少人围上来看热闹,连那个桃花眼少年也一脸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只有花梨染翻了个白眼,这丫头的疯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心里吐槽,却还是没有打断花茉染的话,“你有手有脚,身体强健,这远山城吧,也算富裕。你就算是找不到个活做,也该种几亩薄田,养家糊口吧。偏偏要做这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好意思拿父母孩子来做借口,你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啊。”

  她像在开玩笑,说的语调轻松。可那双眼睛,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小贼好像被噎到了,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桃花眼的少年打量了一下两姐妹,偷偷抿着嘴笑了,上前一步提起瘫软的小贼,“罢了,罢了。你今日是碰到难缠的主了。还是跟小爷去县衙吧。”

  身子一软,小贼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花梨染朝着少年点了点头,“多谢公子了。”

  少年摆手,依旧笑眯眯的,“好说好说,在下冷天昊,不知两位小姐怎么称呼呢?”

  “那就不必了。”两姐妹还没有答话,枫清笛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脸色不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花梨染一番,确认无碍之后,又看向了花茉染,最后才看向那少年,“今日之事,我替两位小姐谢过公子了。只是我家两位小姐久居深闺,不便告知名讳,还望见谅。”

  哟呵,居然还有个护花使者啊。

  冷天昊继续咧着嘴笑,仔细一看,还有颗小虎牙,这么一看,好似年纪更小了。“无妨的。若是有缘,自会再见的。”

  然后便提着小贼消失在人群中了。

  人啊,一旦没了热闹看,便都散了。

  枫清笛看她还死死的抓着那枚玉佩,不由得问,“这玉佩如此重要?”

  “嗯。重要!”花梨染重重的点头,表情认真的不行。花茉染默默退到了一边,捂着嘴偷笑,看这模样,是有人吃醋了吗?

  枫清笛看着那枚实在不怎么出众的玉佩,好半天才咬着牙缓缓道:“我那有一枚成色上好的雪玉,改日给你做个玩物吧。”

  还没有想明白他怎么突然要送自己礼物,那人已快步走到了前面。她隐约可以看到他有些发红的耳朵,不由的轻笑一声,这个少年郎啊,简直可爱极了。

  夜半,月朗星稀,清澈的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了进来,窗外偶尔还有一两声虫鸣,听起来越渐寂寥了。

  “梨,”花茉染翻身抱住了她,声音喃喃,“梨,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学长的啊?”

  “不重要了。”她捏了捏她的脸颊,“反正已经回不去了。”

  花茉染不依,蹭着她的肩头撒娇,“说说嘛。说说嘛。我想听啊。”

  她一向是对她没有办法的,只好叹气,躺平了身体,看向了帐顶。

  “高一开学的时候,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他从我身边经过,我因为你就多看了他几眼。他也发现我在看他,便朝我笑了,温柔干净,跟其他男孩子不一样,让人很舒服。后来,你还老拉我去偶遇他,看他打篮球,看他练琴。”

  花茉染低声说:“这是在怪我咯。”只听她继续说,“他其实一直在拒绝你。你送的零食,礼物,球鞋,他通通不要。你同他说话,他语气都很冷漠,就连那次你发着烧给他喊加油,晕了过去,他都没有上来看你一眼。我就知道,他不喜欢你,不想给你一点希望。可你就是不懂。后来,他曾跟我表白过,我拒绝了,我知道你有多喜欢他,我不想看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一点不想。”

  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花茉染半撑着身子,垂着头看她,柔软的发丝划过她的脸侧,挠的人心尖上痒痒的,“不许这么说。我才不要你让给我的。公平竞争才能显示出我的本事来。”

  轻轻拍开她的脸,她侧过头笑,“是是是,我们茉儿啊,魅力无限,倾城倾国。”

  “那是,睡觉。看我能不能梦到几个大帅哥。”

  她说完就翻过了身子,背对着花梨染,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睁得圆圆的,没有丝毫睡意。一条瘦瘦的胳膊从身后抱住了自己,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

  从前以为只要自己不争不抢,才能让她开心,可是她忘了,她的花茉染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姑娘,让她知道自己故意退让,她心里是不是也会埋怨过她呢?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3398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