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花为妖 > 第五章 一场相思一场梦

第五章 一场相思一场梦


  纯天然无污染的空气就是新鲜清新,花茉染将大半个身子都伸出了车窗,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边大声叫着花梨染的名字,“你也来试试啊,梨。”

  “不要。”花梨染断然拒绝,靠在了垫子上,擦拭着匕首,“那样子好蠢。”

  云鸳看到花茉染瞬间垮下来的脸,“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被赏了好几个白眼之后才勉强忍住。相比之下,云鸯沉稳了许多,有条不紊的从食盒里拿出准备好的点心,放到另一侧的矮几上,花梨染看着她,突然问,“云鸯,你今年多大了?”

  云鸯眉心一皱,不知道为什么小姐突然问她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回小姐,云鸯今年十六了。”

  “十六?还小呢。那娘亲之前跟我说什么为你说亲?”花梨染难得的碎碎念叨,小丫头的脸却红了个通透。

  这下子让云鸳揪住了话尾,“说亲?说什么亲?为云鸯吗?可是木云岚木少爷?”

  云鸯的脸更红了,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一把捂住了云鸳的嘴,“就你话多,好好做你的事吧,插嘴做什么?”

  一看,就知道有故事。茉,梨二人交换了眼神,各自拉开了各自的丫头。花梨染拉着云鸯,微微笑了笑,“你拦着她做什么?怎么?还有事情瞒着我不成?”

  而花茉染则直接抱住了自己的丫头,“云鸳说,不怕她,小姐在这呢,给你拦着她。”

  云鸳这下可得意了,朝着云鸯吐舌头,一边比手画脚的讲着自己知道的事,“云鸯和木少爷本是同一个村里的。那年村中闹瘟疫,整个村子的人都举家搬迁了。路上云鸯的家人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等到了咱们城中的时候只剩下云鸯一个人了。夫人见她可怜,这才将她带回了庄子里。”

  提到这段往事,云鸯的手捏的紧紧的,直到一双小手温暖的覆了上来,她抬眸,看着花梨染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心中一暖。

  云鸳还在继续说道:“结果,几年后。木少爷的家人居然将他送到了庄子里来,做了老爷的弟子,两人这才重逢。这两年,我瞧着他二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我就知道好事将近了。二小姐,你说。是不是木少爷叫人来说亲了啊。”

  云鸳性子天真烂漫,往往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花梨染看着两人一脸的期待,居然有些不忍心说实话,只好说,“娘亲没有说明,只说让我问问云鸯可有嫁人的意向。若你愿意,等我们回来,我便去问问娘亲。”

  听到此话,云鸳忙推了推云鸯,让她表明自己的心意。谁料云鸯淡淡一笑,看着花梨染的眼睛,“二小姐从小便不会说谎。他啊,家里生意越来越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村里的小童了,怎么会让他娶我这样一个伺候人的小丫鬟呢。云鸳我知道你待我亲如姐妹,只是以后,此事便莫要再提了。”

  花梨染看着她,嗤笑一声,“身份?家族?怎么也比不上一个人的品性,我的云鸯,配的上世间最好的男子。”

  说不感动,有些虚伪。

  她的主子,居然可以对她说出这样子的话来,云鸯心中酸涩,眼里就含上了泪,只是小姐还是承认了吧,来说亲的人,不是他。

  两行清泪缓缓落下,看到其余三人一惊,她慌忙拿出手绢来擦眼泪,熟料越擦越多,越擦越多,就跟雨水一般怎么也擦不完。

  花梨染也不忍,将她拉进了怀里,轻轻的为她拍着背,“没事,没事,我在呢,我在这呢。”

  “小姐,我,我不是喜欢他现在的身份,家族,地位。我只是喜欢他,喜欢他对我那般好。为我摘花,为我熬药,哪怕只是为我拂掉发丝上的一片落叶,我都觉的他那样好,那样温柔。”

  小丫头轻声哭诉,如泣如诉。

  有人突然想起那一年,她也这样哭过。

  那个时候,她还叫苏笑。

  她喜欢上了一个学长,整整三年。她每天每天都跟夏若男说他多好多好,夏若男总是安静的听着。终于在学长毕业的前夕,她决定了要去表白。

  那天晚上,月色如洗,暖黄色的灯光下,学长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羞涩,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的却是她身边的夏若男。

  他说,他喜欢她,整整三年。

  他说,他很心疼她。

  他说,如果可以,不要在拒绝他了,希望给他一个照顾她的机会。

  而夏若男呢,她最亲爱的朋友,只是淡淡的看着对方,说了句,抱歉,我不认识你。

  她当时疯了一般的抓着她的肩膀,质问她,你不认识他?婉婉,婉婉,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那是我喜欢的人啊,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可是他为什么偏偏喜欢你啊,喜欢我也喜欢的你,叫我怎么恨你啊。

  早就破旧的路灯在这时突然灭了。黑暗中,夏若男的声音带着颤抖,她抱住了失控的苏笑,低低的说:

  笑笑,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不会跟你抢。

  哪怕,我也喜欢。

  苏笑真的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她推开了她,指着她的鼻尖大声嘶吼,你看不起谁啊。谁要你让啊,你知不知道,你一向这么自以为是,我最讨厌了。

  那天之后,全校知名的连体婴儿苏笑、夏若男不在连体了,两个人陷入了可怕的冷战当中。

  其实苏笑还好,她开朗,除了夏若男还有其他的普通朋友。但是夏若男孤僻,高傲,除了苏笑,没人愿意理她。

  一个星期就那样过去了,两个人互不搭理,两人一起养的小狗坨坨却病了,病的很严重。

  在一个冷冰冰的晚上,小狗还是走了,夏若男看着小狗的尸体,所有的坚强,所有的伪装,一瞬间崩塌了。

  苏笑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睡觉,迷迷糊糊接通了电话,听到那句“你不要我了,对不对。坨坨也不要我了。我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瞬间清醒了,披上衣服,直冲夏若男租住的公寓。

  打开门的那一刻,苏笑第一次见到那么脆弱的夏若男,一个将所有铠甲都脱掉的满脸泪痕的夏若男。

  她心疼的抱住了她,“婉婉,我在。”

  时间回到了现在,花梨染察觉到她在出神,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茉,你在想什么?”

  她摇了摇头,莞尔轻笑,“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风扬起门帘,恰好可以看到骑着枣红大马跟在马车旁边的枫清笛,青衫,墨发,玉冠,好似细细雕琢过的侧脸,在阳光下,有些耀眼。

  枫清笛的长相,性格都像极了学长,可是她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了。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花茉染叹了口气,自嘲的想,果然无论在哪个世界,她最爱的,最不想失去的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https://www.lingdianksw.com/101/101155/533405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