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异界黑科技医院 > 第八章 去碰碰运气?

第八章 去碰碰运气?


  看,还能怎么看?王政瘦弱的身子,仿佛已经在暴风雨即将到临的前夕,同样的事情早就经历非常多,这种问题,不论怎么回答,都会被挑刺,区别只是刺大刺小,两者相较取其轻,“我同意大人的看法。谁家的武王这么闲的?”

  崩!

  又是一个脑栗子!包上加包。

  “油嘴滑舌!”

  “不过,你说的很对!”

  ……

  “如果不是武王,那么,会是什么呢?”

  王政摇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天知道那如同空间扭曲然后变魔术一般出来的东西是怎么来的。他觉得自己的姐一定是被那个所谓的院长气的糊涂了,明明父亲说的是武王,她却偏偏钻了牛角尖想另外找个解释瞎折腾,有这个时间,不如安静的躺在躺椅上,敷个面膜多好……

  美白,每一天都不能停……

  崩!现实打破了王政的美梦……

  ”叫你不学无术,这都不知道。“

  “罚你三天不许洗澡!”

  “姐,不行啊,会要命的!”

  “让你叫姐,让你三天不洗澡就要命,看来你不长记性……”

  崩崩崩崩……

  屋子里只有王政的呼救声,站在门外的卫兵只能强忍着肚子笑的痛。

  “小公子这是又挨揍了?”

  “今年这是多少回了?”

  “你记得清?我是记不清了……“

  屋子里打的正欢,忽然,砰……王政从屋子里披头散发的逃了出来,李玥儿在后面衔尾追杀。

  “别跑!”

  “不跑是傻子……”懒驴打滚,王政在熟悉不过,虽然修为没姐姐李玥儿强,但是论逃跑的本事,真的是日复一日磨炼出来的精髓。

  正要穿过拱门,溜之大吉的时候。

  门口突然紧急进来一队士兵。

  士兵身上染血,每人身后背着一位同袍。被背着的同胞也是个个浑身染血,不过明显伤势更重,更严重的是,个个几乎昏迷,面色漆黑,气若游丝,若不是武者强韧的生命,换个普通人,估计早就死个透透的。

  王政及时刹车,李玥儿也皱了皱眉。

  后续的士兵不断进入,匆忙朝着丹药阁方向跑去,粗略一数,大概有好几十个类似的伤员。

  李玥儿拉过一旁焦急协助的士兵,“怎么回事?”

  滚字还没说出口,发现了来人面貌,立马住嘴,”小姐,刚刚进去的是城卫军338中队的兄弟们,太惨了。“

  “昨夜他们在关卡附近日常巡逻,防止异兽绕过关卡偷渡,一个中队,三百号兄弟,被该死的毒火狗和蝎尾狼突然发起冲击,为了顶住那些毒火狗和蝎尾狼,他们死死顶住它们的冲击,为增援部队争取到了时间,战斗太惨烈了,不过就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只这么一百多人回来。“

  “这一百多人里面,还有一半的兄弟不知道能不能都保住,他们都中了火毒和狼毒。”

  “轻微的已经在前线治好,刚刚进去那些,伤口太多,中毒也最深,前线无法整治。“

  “看看丹药阁的大师们是否还有办法,不过,按照以往的经历,这些兄弟们多半……”

  说着说着,士兵喉咙哽咽。

  多半什么,自然是多半是没命了。

  毒火狗,蝎尾狼。这是双剑关外最普通常见的异兽,这两种异兽体型较小。经常性的会选择从双剑关两旁的天堑双剑山绕行,偷袭关内。

  虽然单从战力上来说,毒火狗和蝎尾狼大多不过武者级别,但是,要命的是数量多,而且更重要的是,两者携带毒素。

  寻常武者被咬伤或者蜇伤,轻则失去战斗力,重则毙命。

  中毒较轻还可以通过口服解毒丹解毒,但是,如果身上伤势过重,中毒的剂量太大,中毒太深,那么即便有解毒丹也是已经无能为力。

  而眼前这批昏迷过去的战士,就是这种例子。

  李玥儿跟着队伍朝着丹药阁跑去。

  大厅中,五十五个战士被整齐摆放在地上,大厅里非常的沉默,二十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挨个检查战士们的伤势。

  旁边还有五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焦虑的胡子都拔掉了几根。这几个老头,就是州长府中丹药阁的长老团成员。

  “大长老,二长老,情况怎么样?”李玥儿见年轻丹药师和长老们查体完毕,立刻上前问道。

  “大小姐。”众人面色沉重,面对李玥儿希冀的神色纷纷摇头。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老朽无能啊,如今毒素已经遍布血髓,弥漫五脏六腑,元力涣散,生机不显。难啊,难啊。”

  “或许传说中的生生造化丹才能救助这么严重的伤势,否则,神仙难救!”

  “生生造化丹?”李玥儿怔住了,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生生造化丹,造价斐然,哪怕是他父亲身为州长,都只是听过,看过,未曾真正拥有过。

  全流云国上上下下,也就国主哪里有些存货。想要国主那里仅存的生生造化丹来救这些武者级别的战士,别说时间来不及,就算来得及,也没有半分可能。

  生生造化丹,那可是可以帮助武王级强者能在几分钟时间内恢复全部伤势的救命丹药,给一个武者用,流云国还没这么奢侈。

  “哎……小姐,现在已经回天乏术,以老夫看,还是尽早通知他们的家人,让他们打理好战士们的后事吧。”

  这是个悲伤的话题,对于丹药师来说,对伤者无能为力,是对自身最大的羞辱。

  ”长老,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长老们摇摇头。

  门外运回这批垂死战士的士兵眼睛红肿,默默垂泪。

  “姐?“王政拉了拉李玥儿的衣角。

  “干嘛?”李玥儿正在伤心处,眉头皱起,如果王政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一顿暴揍是跑不了的。

  “姐,你看要不要去王平那碰碰运气?”

  “王平!”一听这个名字李玥儿就来气,长这么大,从来还没人那么气过自己。

  “对啊,你看,我们的外伤修复,还有那丹田修复,是不是都很神奇?说不定,各位长老无法救治的伤势,在他那能治呢?”王政洋洋自得,越说越觉得自己讲的好有道理。


  https://www.lingdianksw.com/33/33444/621965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