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一章:凶棺落地为不甘

第一章:凶棺落地为不甘


        我叫马一鸣,今年二十岁,住在洛阳马家沟里,家里只有爷爷、爸爸还有我,从懂事起我就没见过奶奶和我妈。

        小时候我问过我爷爷,奶奶和妈妈去哪了,爷爷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只是不说话,问的多了我也就不问了。

        我爷爷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没事就爱抱着自己的烟杆子抽烟,他是远近闻名的抬棺人,都说他抬的棺稳当,很少出事,不过我爷爷有个规定,就是他不抬女棺。

        打小我就皮实,上房揭瓦下河捞鱼这种事必定少不了我,村子里一群野孩子里我是属于领头作乱的那种,因为这些事我不知道挨我爸多少打,长大了收敛了很多。

        我们马家沟人口简单,大家一直和和睦睦的,不过几天前倒出了件怪事。

        我们村子有个长的很漂亮的姑娘,叫马芳芳,才十八岁,出落的跟朵花儿似的好看,也不知道怎么居然吊死在自己家里了。

        马家沟的人都震惊了。

        奇怪的是马芳芳的爸妈,自己闺女死了,老两口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四处张罗着准备葬礼,那架势恨不得当天就下葬了一样,不过再快也要过了头七不是。

        马芳芳的爸妈找到我们家里,央求我爷爷帮着抬一抬棺头。

        “叔,您看,俺闺女这是吊死在家里头的,算是恶死的,村子里头本来就没人愿意抬这棺材,俺出了好些钱总算央求了几个年轻的后生,可他们说什么也不抬棺头,没人抬棺头哪成啊?”马芳芳的爸爸一脸苦大仇深。

        马芳芳的妈妈“哎”的接了话腔说道:“叔,您是咱们村子里头出了名的八仙,听说您以前年轻的时候也抬过恶死的人,这次求您帮帮忙吧!”

        内行把抬棺材的人叫做八仙,也叫做八大金刚,有的地方也叫把棺或者抬重,一般都是八到十六个人抬棺材,大多叫八仙。

        那个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我们家正准备吃晚饭,我一边摆碗筷一边偷听。

        其实棺材寓意着升官发财,被人视为大吉大利,所以抬棺这事往往只要有时间,又不破了我爷爷的规矩,一般他是不会拒绝的,不过马芳芳这可是女棺,我爷爷他肯定是不会抬的。我在心里暗想。

        马芳芳的爸妈显然是有备而来,知道我爷爷的规矩,千求万求的给我爷爷跪下了,最后马芳芳的爸爸没法子了,从兜里掏出个纸条递给了我爷爷,上边也不知道写的啥。

        我爷爷看了纸条之后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双浑浊的老眼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一般我爷爷露出这么个表情,再抽上几口烟,就证明他是在思考。

        我很惊讶,这可是坏他几十年规矩的事啊,他居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在考虑?那张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拿着手里的烟枪在鞋帮子上敲了敲,“成,我就给你们抬抬这棺头,不过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这次找的抬棺人都是小年轻,他们大多都不懂行,你要交代好他们,啥事都要听我指挥。”

        马芳芳爸妈高兴的连连道谢。

        “爷爷,我能跟着一起去不?”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我忍不住说道,“反正我也没事,能给你搭把手就行。”

        我爸瞪我一眼,“你跟着去干啥,添乱还是凑热闹?我看你还是挨打挨的少!”

        闻言我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

        “咳咳!”爷爷咳嗽了几声,也瞪了一眼我爸,“吵吵啥?就你嗓门大还是咋的,一鸣也老大不小的了不是孩子,你往后别老训他。”

        爷爷英明!我简直想高呼万岁,但碍于我爸的面子我没敢做。

        “你想去也行,远远跟着就行,别往跟前凑听见没?等到下了棺回了主家你跟着我去吃席面。”

        爷爷吩咐了几句抽着旱烟走了。

        到了马芳芳下葬这天,我和爷爷吃了早饭晃晃悠悠一路往他们家去了,反正时辰是“看香”人算好的,只要赶在中午十一点下葬就行,爷爷不管那些,只管听看香人吩咐什么时候抬棺。

        看香人在我们这其实就是类似于神婆的存在,不过他们没神婆那么厉害,只是懂得一些门道,也算半个外行人吧。

        临到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抬棺的那些年轻人都凑到了我爷爷跟前。

        爷爷扫了一圈,“抬棺可不是小事,有很多忌讳在的,现在也没时间教你们那些,你们只要记好闭口不言,手不离杆就行,一个字也别多说,路上不管发生啥事都不能松开撑棺材的杆子!”

        我离他们远远的看爷爷板着脸说话。

        年轻人中有个人大着胆子问道:“叔,听说这丫头是自己吊死的?她这棺材会不会不好弄呀?”

        “是啊,这算是凶棺了吧!”另外一个人附和。

        爷爷眼睛一瞪:“怕啥?凡事讲究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只要别瞎想,这丫头就不会找你们的事!挨个站好去,准备听口号起棺!”

        那几个年轻人钱都已经收了,有的都花出去了,这个时候也没回头路了,只能咬牙上了。

        随着一阵鞭炮声响起,看香人吆喝一声起棺,爷爷扛着撑棺材的杆子就要起身。

        那棺材也没多大,这么多人抬起来绰绰有余,可几个人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那棺材楞是纹丝不动。

        这可把大家吓坏了。

        “这也太重了吧!”不知道哪个抬棺的年轻人说了一句话,引得我爷爷转头怒斥,之后又是对着棺材连声道歉,邪乎的好像里边躺着的是活人一样。

        看香人眉头皱了皱,叫来马芳芳的妈妈嘱咐了几句。

        马芳芳妈妈听的连连点头,眼圈红红的走到棺材前,哽咽着开口劝起来,“芳芳,我知道你舍不得家里,舍不得你爸和我,你安心的去吧,阳间的事和你再没有关系了,安心的去投胎,我和你爸会照顾好自己的,逢年过节我俩都会给你烧纸钱,你下辈子……”

        说着,马芳芳妈妈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下辈子一定投生去个富贵人家,妈对不起你啊……”

        劝完就是嚎啕大哭。

        她正哭的起来,边上不知道哪卷来一阵风,吹的她连连擦眼。

        说来也奇,马芳芳妈妈哭完,那棺材果然能抬起来了,我爷爷抬着棺头一路往选好的下葬地去了。

        走了几百米后出了马家沟,我远远跟在众人后边,心里没来由觉得不踏实。

        没走几步我就看见后边有个抬棺的人东倒西歪的,眼看就要软下去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一下,忙出声提醒爷爷后边有个人快晕倒了。

        边上跟着的人看到后忙替换上那个人。

        刚换了一个走没两步,又有个人要摔倒了似地,看着像是要把棺材给扔出去了。

        就这么接连换下去,原先的几个年轻小伙子竟全换完了,就我爷爷步履稳健的往前走,“一鸣,准备好替人。”

        爷爷突然冷不丁扔出这么一句话,我傻眼了。

        这是要让我抬棺材呢?

        不过再惊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因为已经没有可以替换的人了,我只能顶上了。

        我刚接了抬棺材的杆子,就听到那杆子发出一声急促奇怪的声音,很像是老鼠叫了一声一样,我没多想把杆子抗在了肩上。

        看香人选的墓地是在山上,我们出了马家沟步行要绕过一大块桃树林才能上山去,我们几个抬着棺材刚走到桃树林外就出事了。

        本来没多重的棺材突然像是有千斤的重量,我们几个咬紧牙关也控制不住棺材往地上落。

        爷爷头上冷汗直冒:“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

        听这这意思就是马芳芳死不瞑目,不愿意走了。

        那几个年轻人吓的两股战战。

        看香人远远跟上来,也不问我们情况,直接让人把马芳芳的爸爸驾着扔到了棺材上。

        “去去你闺女的怨气,好好趴着,你趴着你闺女才愿意走!”看香人说完指挥着我们继续走,万般嘱咐无论如何也要赶在算好的下葬时辰前赶到。

        说来也奇怪,我们光抬着这口棺材都吃力,马芳芳的爸爸趴在上边我们竟然还觉得更轻松了些。

        一路无事到了山脚下,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唯恐再生什么变故,眼看要到了,任谁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我边上那个年轻人忽然朝着棺材“哇”的一口吐出一滩黑血来。

        那血溅了一点到棺材上,棺材忽然发出剧烈的抖动,像是里边有什么东西一样,随着“咔嚓”一声响,绑着棺材的绳子全部应声而断。

        “哐当!!”

        棺材重重的落在地上……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295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