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三章:鬼手印

第三章:鬼手印


        “砰砰砰!”

        又是一阵重重的砸门声,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爷爷,见他面无表情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喊了声:“谁?!”

        “是我,看香的!”

        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忙去开了门。

        那看香人也不多话,进门奔着爷爷就去了,“老哥,我琢磨着让你今晚跟我先去马芳芳家里守一宿,要真是跟咱俩想的那样,晚上她肯定是要先回家的。”

        爷爷有点犹豫,“我就是知道点忌讳,别的啥都不懂的,我能撑啥?”

        “老哥这是哪的话,这十里八乡的,谁提起老哥来不得夸句能耐人,若这次抬棺的主手不是老哥,马家这事给多少钱我也不接啊。我还听别人说村长都带着全家老小避难去了,老哥你如果再不搭把手,全村可就要出事了。”

        村长居然带着家人跑了?

        这事还不知道到底是怎回事呢,连个影子都没有他就已经带着家人跑了?!

        我心里很看不上这种没胆识没担当的人,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内心已经骂了他数遍。

        爷爷抽出自己的烟枪,摸了摸问道:“这到底是咋回事,摸准了是那丫头阴魂不散?”

        看香人摇摇头,“我看这事邪乎,现在我也拿不准,得过了今晚再看看,要是今晚平安无事,那自然是咱们想多了,要是今晚出事了…;…;”

        看香人顿了顿,似乎也不敢再想下去,唉了口气继续说道:“说实话吧,这事本来我是不想管的,我也就能看个香了,别的都是半瓶子,但这发生到自己头上了,想不管也不行啊。那母子看起来怨气不小,在场的人必定都让她惦记上了,老哥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小辈们想想啊。”

        我爷爷脸色变了,看了看我,一咬牙应下了。

        马芳芳家本来是准备了席面的,但是这事闹的人心惶惶的,谁还敢在他们家吃饭?

        估计也就我爷爷和那个看香的敢了。

        天刚擦黑,爷爷嘱咐我把家门锁好,有啥动静都不要出来,最好早早就蒙着头睡觉。

        但我哪睡的着?

        这一天发生的事跟放电影似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昏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不知道都几点了,朦胧中感觉边上越来越冷,跟睡在冰窖里一样。

        “一…;鸣…;…;”

        虚无缥缈的呼唤声音又出现了,听到耳朵里阴冷的不行,又有点像针扎脑袋的感觉。

        我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有人叫我,但那双眼皮跟灌了铅一样就是睁不开。

        恍惚中,我看见有个女人坐在我床边上,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身上衣服崭新,一头乌发直垂腰际。

        谁?

        好像听到我心里问话的声音一样,那女人慢慢从床边上站了起来,缓缓转身,一边转两手一边忙活着什么,直到转过身子我才看见她正在挖自己的肚子。

        那两只手指甲寸长,一点点在抠自己的肚子,血水混着肉沫子在她手指间流淌着。

        这一幕吓的我肝胆欲裂,张嘴想尖叫,但是楞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指甲在挖肉的时候也是有声音的。

        “刺啦刺啦…;…;”

        我感觉我要被这声音逼疯了,吓的恨不得晕过去。

        那女的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盯着我,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个马芳芳吗!

        她两手僵硬的在自己的肚子上挖着,也不知道挖了多久,肚子里忽然伸出一只干枯的小手。

        那小手上还攥着个血肉模糊的肉块,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嗓子一梗,浑身紧绷。

        果然,那小手出来后渐渐又出来了个头,是个一身血水乌青透着黑气的娃娃,那娃娃一看就是个鬼娃,一双眼睛只有绿豆一样大的瞳仁,眼球乌白吓人。

        那娃娃忽然抬头,我和他打了个照面,他居然冲我咧嘴笑了,还没长全的嘴里牙都没有却带着血肉。

        他一笑,马芳芳把娃娃冲着我扔了过来,那娃娃一下抱住我的胳膊张嘴就咬,这一下把我刺激到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厉声尖叫了一声。

        这一声尖叫把我爸惊醒了,吆喝了一声“咋的了”,我没应声,吓的两手哆哆嗦嗦一骨碌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滚到地上之后第一时间爬了起来,这辈子我速度就没这么快过。

        回头一瞅。

        屋子里灯没开,有点暗暗沉沉的,但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没有那个马芳芳也没有那个鬼娃娃。

        难道是做噩梦了?

        我爸一头冲了进来,手上还拉扯着没穿好的棉布衫子,“咋的了,发生啥事了?”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我捂着脑门摇摇头,说自己做噩梦吓着了,啥事都没有,我爸松口气嘱咐我几句出去了。

        那个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那鬼娃娃抓着我胳膊的感觉好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那手劲大的,还有透过皮肤钻进骨头里的凉意,实在不像是假的!

        这么想着我下意识往胳膊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打紧,我吓的一屁股坐到床上。

        我胳膊上,有一道清晰的青紫色印记,那手印分明就是个婴儿的手掌…;…;

        这一晚上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也不敢睡觉,就盘着腿儿在床上坐了一夜,眼睛三五不时的往胳膊上那个手印看,越看心越凉,越看后脑勺越是发麻。

        好容易挨到天亮了,看着外边的太阳透进来,我松了好大一口气,感觉事情总算是过去了。

        爷爷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我感觉他这一晚上好像老了好几岁,脸上的皱纹看着又深了一些,那双秽浊的眼睛满是无神。

        “爷爷,咋样,昨晚没发生啥事吧?马芳芳她爸妈还好不?”

        爷爷摆摆手坐到堂屋桌子上,我爸是跟在他后边进来的,把热气腾腾的小米粥放在桌子上,过会儿又出去端了几盘子菜。

        鸡鸭鱼肉应有尽有,我有点愣神,一大早就吃这么好,这是有什么喜事?

        “赶紧吃吧,这是马芳芳家的席面,吃的人少我带回来了点儿。”我爷爷喝了口小米粥,这才像活过来了一样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满脸疲惫问我昨晚有事没。

        我摸了摸胳膊上的青紫手印,反正也不疼不痒的,爷爷这么累了我也不好让他再担心,也可能是我自己碰到的夜说不定呢?

        我摇摇头说没事,睡的可踏实了,爷爷点点头没再说话。

        马马虎虎吃了早饭,爷爷一头扎进自己屋子里去补觉去了,我挠挠头想跟进去,被我爸拦住了。

        我这个人好奇心很强,暑假刚好在家又无聊,挖空了心思想找点事解解闷的,却不曾想平静的马家沟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过了正午,我们家来了不速之客。

        马家沟的村长,马建军。

        在马家沟,我最讨厌的人就是马建军,绝对没有之一。这人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最恶劣的表率,除了不杀人放火,其他的事他就没有不沾的,尤其色心最重。

        那时候马建军还年轻,虽然只是个中专毕业,可在他那个年代,中专毕业的学生在村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所以他回村就做了校长。而我上学期间,就是他做校长的时候。

        那个时候总感觉他天天笑眯眯的,是个好人,没成想却让我看到了最腌臜的事。

        那天上着课我突然闹肚子,上完厕所抄近道从器材室经过,却听到里面有女孩压抑的嘤嘤哭声,当时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本能的就趴上了窗户。

        器材室内,马建国正抱着个女孩上下其手,后来把衣服都脱了。那个时候我虽然还小,但也不是什么事都不懂,可再懂事也只是个孩子,看到这种事最多的就是害怕,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后来,我发现他不止对一个女孩儿做过这种事,但奇怪的是一直没有人告发过,那些女孩都默默忍受着不敢出声,楞是让他好端端把校长做成了村长。

        我看见他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不是说他带着他一家老小跑亲戚家去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又回来了?

        马建军看见我点点头,一脸的着急往我家里头看,“鸣娃子,你爷爷呢?”

        “我爷爷昨儿夜里在马芳芳家里守了一夜,一早回来睡下了,伯你找我爷爷有啥事?”我拦住他没让他进去。

        也不知道他是没看出我对他的不欢迎,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推开我就进去了,“我找你爷爷有急事呢,你赶紧吧他叫起来!出人命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2990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