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五章:阴棺不散

第五章:阴棺不散


        提起这件事,马兵打了个哆嗦,“我记得,当时咱们村子最长寿的那个老奶奶说了,这是遭鬼架了,所以走路的时候脚不沾地,但咱们是看不见它们的。”

        “对。”我点了点头,“那个老奶奶最见多识广,当时一听当场就断定是被鬼架走了,带着乌泱泱一群人顺着那个老头指点的方向找两个孩子去。”

        那来孩子去的方向是田地,一群人找了一圈最后才把目光放到那机井上,想了想一伙人把盖子给打开了。

        当时估计大家也就是碰碰运气,就像是你丢了东西哪怕知道它不可能在某个地方,你却非要去看看一样,那机井上边是有盖子的,那么沉,俩孩子怎么可能掉到里边去?

        但是两个孩子的尸体真的在那个井里。

        经过两天的时间,据说尸体泡的都快烂了,因为是夏天所以恶臭难闻,现在想想,就算是夏天,要发出恶臭也不应该第二天就那么大的气味吧?

        这件事发生之后,有个年纪半大的孩子就也站出来说了一件事。

        他说那口井是有点问题,因为他家里养的有羊,他在那附近曾经打过草,有一天太累了就靠着井休息了一会儿,听到井里有“噗通噗通”的声音,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边挣扎一样,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害怕是有人落到井里了,就把井盖子掀开往里看。

        这一看,人和动物没有看到,倒是看到井水里飘着颗大珠子,在发着五彩的光,他离的那么远还看的清清楚楚,当时他心里满是惊讶和兴奋,直起身子就想着脱衣服跳下去,光了身子刚到井边上,也许是阎王爷也不想收他这条命,他忽然闻到一股有说不出来的臭气,臭的让人作呕。

        他心里突然就冒出不好的感觉,再不敢往那井里看了,三两下穿了衣服跑了。

        后来那井外就盖起了这个小房子。

        马兵抱着胳膊打了个哆嗦,“好好的提这事干啥,说的人心里渗得慌。”

        “你不是说要讲究科学嘛,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着到底是咋回事,那俩孩子怎么掉进盖着盖子的井里去的,这个抬棺材的人又是怎么在窗户和门都关着的情况下进去,还吊死在那井里的。”

        “这我哪解释的了,你就别问了,我不就是为了安慰你嘛,你就顺杆子下得了,也省的自己吓自己。”

        我知道他是好意,不过我向来不是一个擅于自己骗自己的人。

        有什么事,我一定会挖空心思查个水落石出,而不是找个理由搪塞自己。

        最近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县里的警察都被惊动了,我爷爷跟着忙到晚上也没回来。到了睡觉的时候,我更是胆战心惊,有些后悔没给爷爷看那鬼印记,到现在折磨的还不是自己。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可躺在床上时还是给所有知道的神明都祈祷了一遍,希望这一夜能睡的安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毫不意外的又做梦了…;…;

        不过这次的梦很奇怪,不是朦朦胧胧的,而是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那是个山野,四周都是树林,我孤零零一个人站在路中间,周围烟雾缭绕的,看着很渗人,好像随时都有东西从那烟雾里钻出来一样。

        梦里我很紧张,慌的不行,一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二则是坏境太古怪。

        就在我犹豫去哪个方向的时候,一阵吹唢呐的声音由远及近,那唢呐里吹的曲子我听的很耳熟,正是送葬队伍吹的那个调调,凄厉刺耳。

        我循着声音去看,那烟雾忽然就消失不见了,远远走过来一批穿着白衣抬着棺材的人,站的远我还没看清楚,近了才看清,那些送葬的人一个个脸上被白粉抹的煞白,只有脸蛋上有圆圆的两块高原红,嘴唇也抹了白粉,面无表情的一群人,抬着棺材蹦蹦跳跳的朝着我跑来。

        那群人怎么看怎么诡异,我转身打算跑,结果一转身居然发现背后又来了一支队伍。

        不过这次这个队伍是送亲的,一群人身上穿着红衣,脸上同样被白粉抹的煞白,脸蛋上两块圆圆的高原红,嘴唇抹的嫣红如血。

        送亲的队伍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只开头那几个面无表情的红衣人,走路也是蹦蹦跳跳的,脑袋随着节奏左右摇晃,幅度大到扁在肩膀上。

        这情形把我吓的够呛,前有狼后有虎,我往哪躲去?

        那几个蹦蹦跳跳的人走的很快,眨眼的功夫就到我跟前了,几个面无表情的脑袋凑到我眼前,死死的盯着我,我看着那几个放大的人脸,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这几个人眼神空洞,眼珠子连转都不会转,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人。

        这是梦,这是梦…;…;我闭上眼睛开始催眠自己,根本就不敢看周围是个什么情形。

        我闭上眼睛之后感觉胳膊上放上了两只冰冷的手,那两伙人居然开始抢我了,就在他们争抢的同时,我看到有人把棺材打开了,有人把迎亲的轿子帘子掀开了。

        卧槽,这是干嘛啊?

        我有点慌了,看这架势是准备抢我往棺材或者轿子里塞?

        害怕到一定程度了,我忽然就胆子无限大起来。

        不就是几个看起来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人吗?我还能怕你啊,这可是在我的梦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想绑架我,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道行,今天就让我来教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吧!

        想到这里,我开始挣扎起来。

        很快,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很幼稚,因为我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控制住了,送葬那个队伍把我抢过去之后塞进了棺材里。

        虽然说着是梦,但这感觉真的很真实,比如忽然稀薄的空气,还有黑不隆冬的棺材空间,刚才被我扔在脑袋后边的恐惧忽然又回来了,尽管知道这是梦,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我挣扎起来,手脚并用的推棺材盖,但那棺材盖子跟钉死了一样纹丝不动。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能是出去被困的本能,我开始大喊大叫起来,话音刚落地棺材盖就打开了,一张惨白面无血色的脸伸到了我的脸前方,我们两个人的脸只隔了不到不到一个指头的距离。

        我眼神机械的看向他背后,发现它脖子伸的老长,拉长的像一根面条一样。

        眼神转回来,再看到这一张面无人色、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恐惧的心理,厉声尖叫了一声。

        我这一声尖叫,引得他们个个也跟着尖叫起来,几十双无神的眼神盯着我,长大嘴巴跟着我一起尖叫,我差点没吓的尿裤子。

        一个哆嗦,我猛吸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冷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我打了个哆嗦,抱紧胳膊,暗想家里怎么这么冷了,这还是大夏天啊。

        不对!

        我搓着胳膊的手停了下来,惊恐的看向四周。

        这不是我家!

        一阵风吹过,边上果树林里树叶刷拉拉做响,头顶上明月撒下惨白的冷光,而我坐着的地方,是马芳芳的坟头!我居然趴在马芳芳的坟头上?

        我头皮一阵发炸,感觉连喘气都不会了。

        到了这一刻,先前那些害怕都已经不算是害怕了,至少那个时候我还会走路。

        连滚带爬从坟堆上下来,我咬牙拼着腿软死命的开始往家跑,风声呼呼从耳边吹过,我楞是不敢回头,因为我总感觉背后有个东西跟着我,如影随形的,不管跑的再快也甩不脱,可我身后一点声音和动静都没有!

        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到了村头,家家户户都是黑灯瞎火的,应该是凌晨。

        我拼着一股劲儿闷头冲到家门口,发现家里门是锁着的。

        就在我抬手要去拍门的时候,我身后忽然有人叫了我一声。

        “鸣娃子。”

        这声音很熟悉,是爷爷。

        转身一看,还真是爷爷,穿着晌午出去时穿的那身衣裳,站在路口那棵槐树下看着我,“这么大晚上的你跑哪去了?害的我好找,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无力的靠在门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爷爷你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是告诉你,估计你都不带相信的。”

        说话间我一抬头,心里产生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因为我爷爷。

        他站在槐树下背着手,那双眼睛转也不转的死死盯着我看,我走到到哪他就看到哪儿,脸上表情和刚才一样,丝毫的变化都没有。

        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爷爷不过来,站在那棵老槐树下一动不动的,是要做什么?

        还有,他脸上表情为什么感觉这么诡异,好像是拼装上去的一样,一点也不自然。

        这不是爷爷!

        它不敢过来,是在顾忌门上的符咒!!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326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