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七章:母子凶煞

第七章:母子凶煞


        这话问我不就是等于白问吗,我哪会知道啊?

        看香人也没想让我回答,摇摇头后接着往院子里看,就是脸色始终是不好。

        孩子的姑姑在屋里哭闹个不停,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以孩子亲妈的腔调埋怨姑姑打孩子。

        边上那些围着的年长的长辈虽然害怕,也还是忍着上去劝解起来,好言好语说孩子的姑姑其实一直对孩子很好,就是孩子有时候太了,自己家长气上来了都要打一顿的。他姑姑绝对不是故意打他或者是虐待他。

        劝了一会,他姑姑也不知道是听进去劝了还是怎么,也不闹了,抽抽噎噎开始和围着她的人聊天,见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那些看热闹的人又看这女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也就不怕了,纷纷上来和她说话。

        这和死人说话可是个稀罕事啊!

        不过说话归说话,有的长辈理智还是在的,担心她待在这儿时间太长会出问题,就劝她说,你看这边也没事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劝完她离开后,长辈们又拍着胸脯保证会把她的孩子照看好,一定让他成才,你的孩子我们保证把他给培养好。

        姑姑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形,也不多说话,擦了擦眼泪说了好之后和众人道别,说完就分开人群往村外去了,大家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有的是看热闹的,有的是看稀奇的,纷纷都跟在她后边。

        看香人没说话,也跟上去了,我急的跺脚,暗想爷爷还在家里等着呢,这个看香人一点也不靠谱,就知道看热闹啊!但是我也没办法,只能陪着他一起去了。

        就这么一大群的人,跟在马雪梅身后,走着走着,快走到孩子妈的坟地的时候,那姑姑突然就摔到了。

        好在后边跟了很多人,见这情况急忙上前把她搀扶起来,好一会儿马雪梅才醒过来,她躺在别人怀里一脸茫然。

        “我怎么在这儿啊?你们这是干啥呢?”

        边上长辈里出来个老婆婆,拄着拐杖走到她跟前,“你别管我们干啥,以后千万不能打孩子了!”

        因为看热闹耽误了时间,我和看香人回到我家的时候都快吃晌午饭了,爷爷早就因为头晕的厉害睡着了。

        看香人毫不客气的给我爷爷看了看,断定我爷爷这是阴气入体了。

        “哪来的阴气?我们家贴着这么些符呢。”我指了指堂屋门上爷爷亲手贴上去的那个符咒说道。

        “那你爷爷不是还有出去的时候吗。”看香人拉了个小凳子坐下,神色变得很严肃,“而且你爷爷可是抬棺头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

        看香人这话的意思是,这事还是马芳芳闹的?

        正说着话,爷爷悠悠醒转过来,直截了当的问看香人,“你是不是看出点什么了?”

        看香人:“当然,应该跟我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爷爷挣扎着要起来,我忙上去把枕头垫到他后背上。

        看香人也没再藏着掖着,把自己怀疑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在知道马芳芳是肚子里带着孩子入棺的之后,就知道这是个大凶煞,而且还发生了墓坑浸水渗血这样闻所未闻的事,那个时候他只想着,这是马芳芳有冤屈,所以才发生这些事。

        后来他听了我的话,又看了杨雪梅撞客之后,就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马芳芳身上阴气太重,而且怨气也很重,她就像一个吸铁石一样在吸引着周围的‘脏东西’,所以才有接二连三的这些事的发生,而且她肯定就在马家沟里。

        我一听一蹦三尺高,第一时间拉着看香人去了我屋子,说什么都要他帮我看看那屋子里是不是不干净,可惜看香人说他不会看这个,就是个半吊子而已。

        看香人和爷爷对立而坐,说道:“我刚才看了一鸣身上的手印,这其实是那个鬼娃娃留下的记号,想再次来找一鸣。”

        我爷爷一脸紧张,“那怎么办?”

        看香人脸色也没好到哪去,抽着烟摇摇头,“这事我解决不了,我看你们还是找个道士吧,好好的做做法事,也试试马芳芳道行到底有多深!”

        但是这一时半会儿的往哪找道士去?

        爷爷急的几天都没睡好觉,火急火燎的要找道士。

        也不知道是天公作美还是怎么,赶巧了就听到附近新起了个道观,爸爸连夜赶去把那个道观的观主给请来了。

        观主一听是个女鬼作祟,根本就没把马芳芳看在眼里,到了我们家之后,一应东西齐全了就开始做法事。

        舞了好一会儿剑,又念了好几段咒语,观主手里的符像是不要钱一样往空中撒。

        “当时是在哪里看见那个女鬼的?”观主问我。

        我摸了摸头,想了一下,回道:“其实不能算作是看见那个女鬼了,就是睡梦中看见她了,她把自己肚子挖开了,还把那鬼娃娃往我身上扔,我胳膊上的手印就是那鬼娃娃抓出来的。”

        说着把胳膊伸过去给观主看。

        观主看看点了点头,让我带着他进我的卧室。

        “我和他留下,其他人全部退到院子里去!”观主见有人跟进来,脸色很不好。

        一时之间屋子里只剩下我和他了,他还把门窗都关上,窗帘都拉起来了。

        屋子里一黑,我顿时有些不舒服,“锁门拉窗帘干啥啊?”

        “我有我的道理,你不要多嘴。”观主点了一张符,把符灰往空中一撒,之后嘴里念念有声,最后爆喝一声:“孽障!还不快快现行俯首就擒!”

        这句话喊的是真有气势,我身子都震了震。

        也不知道是他这话有作用了,还是那符灰有作用了,屋子里气温开始急剧下降,瞬间我就感觉跟站在寒冬腊月的冰天雪地里一样。

        观主也感觉到凉意,还强撑着纹丝不动。

        “宝宝睡吧…;…;快快睡…;…;月亮奶奶天上挂…;…;”

        一阵似有若无的唱歌声音忽然响了起来,那声音一会儿在东面,一会儿又在西面,声音虚无飘渺,但声音冷的冻骨头。

        “哇哇哇…;…;”

        婴儿哭叫的声音尖锐刺耳。

        屋子里昏昏暗暗的,但是什么都没有,我却清晰的听到有个女人在唱摇篮曲,有个孩子在哭闹。

        想想我这两天居然跟她们共处在一起,我心里就一阵后怕。

        “躲到一边去,拿着这张符,危急时刻贴出去!”观主把一张符递给我,我急忙接到手里。

        观主把我扔在角落里之后,甩手摸出一把符咒,扔向空中,我不知道他的本意是要干什么的,但那些符咒全部在空中着起来了。

        “咯咯咯咯咯…;…;”

        是婴儿的笑声。

        观主脸色一变,我看见他手指哆嗦了一下。

        这个时候,我眼角余光好像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动,我条件反射低头一看,是观主落在地上的影子,它正在手舞足蹈。

        我后槽牙一咬,头皮发炸。

        观主站着不动,但是他的影子却在手舞足蹈。

        “观…;…;观主…;…;”我抖着嗓子叫了一句。

        就在我开口的瞬间,我看到观主的影子看向了我,影子是只有一团黑的,但是我就是看出来它转头看向了我,我甚至还感觉出来它在对我笑。

        “嘻嘻。”

        空气里真的传出一声窃笑声。

        接着,那个影子伸开自己的手臂,慢慢的往自己脖子上掐。

        我一看,暗道不好,虽然不知道哪里不好但我也知道要发生不好的事了,大喊着让观主赶紧跑。

        那观主却回头冷淡睨了我一眼,眼底带着点鄙夷,“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你要是害怕就捂住眼睛,好好蹲着别打扰我!”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346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