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八章:接连失踪

第八章:接连失踪


        我不知道这观主是不是有真本事,不过从这几句对话看来,他应该是没有听见刚才那个笑声的。

        而且刚才那个笑声不是婴儿的声音,也不是女人的声音,应该不是马芳芳,更不会是她的那个孩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观主的影子已经把双手掐到脖子上了。

        那道观的观主本来是很有气势的,忽然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脸色涨的通红,长大了嘴巴挣扎起来,两只手在自己脖子上胡乱抓挠着。

        我觉得地上的黑影笑的更厉害了。

        完了!

        这个观主难道要死在这儿了!?

        要不是我吓的腿软了,现在我一定已经跑出去了。

        眼睁睁看着观主涨红着脸挣扎,这实在是太煎熬了。

        就在我咬牙挣扎着想上前帮观主的时候,他忽然如梦初醒一样在怀里摸索起来,三两下抓出个铜钱剑,剑抽出来之后毫不犹豫在身上抽打起来,丝毫没有因为是在打自己就放轻手劲。

        “啪啪啪啪啪!”

        一通拍打之后,我看见地上观主的影子剧烈扭动起来,最后朝着一个方向像被什么给吸走了一样。

        随着影子恢复正常,观主像是猛的被人推开一样撞到墙上后跌倒在地上,屋子里瞬间什么声音都没了,屋子里逐渐缓缓的恢复了温度。

        走了?

        我大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根本起不来身。

        好像是那个铜钱剑真起了作用,我屋子里没再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我看观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心里有点害怕,扬声把我爸和爷爷叫进来了。

        爷爷进来一眼看见观主躺在地上,也是吓的脸色发白,问我怎么了,我张开嘴想解释,却不知道从哪说起,因为观主是被自己的影子掐成这样的。

        观主醒来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再没有进我那个屋子,当着我们的面把衣服给脱了,这一看不打紧,他身上居然布满了青紫的手印,和我那个比起来不知道大了多少。

        不但我爷爷,我爸爸也是一脸大汗。

        最后观主一刻也不愿意在我家里多待,不过好在他直言不讳说自己对付不了这东西,让我们再去找道行高深一点的人。

        这让我们去哪找?找到他还是机缘中的巧合,他都不行接下来该去找谁?

        我们一家三口人都很犯愁。

        爷爷坐在堂屋门口的藤椅上不住的抽着他的旱烟,我爸不知道在院子里走了多少个来回了,两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其实最难看的应该是我,不过现在好像都麻木了,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

        我在堂屋沙发上躺着,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心里盘算着这事要是过不去该咋办,爷爷压低声音叫了我爸爸过去,我一个骨碌起来蹑手蹑脚跑过去偷听他们说什么。

        “到这个时候了,咱们不能就这么干坐着,鸣娃子的命可不能折在这里。”爷爷说一句吐一口烟圈,脸色不好看,声音晦涩。

        我爸不知道想到啥,一脸失落的低头不语。

        可能是爸爸萎靡的样子让爷爷心里不舒服,他抓起热乎乎的烟枪往爸爸脑袋上敲了敲,“别死气沉沉的,还没到那时候呢,咱们还有个办法没用,这不还没到死境呢!”

        爸爸抬头,脸上闪过很快隐起来的希冀,“您是打算…;…;”

        爷爷点了点头,“对,现在这只能请他救救鸣娃子的命了,吃了午饭我就去。”

        爸爸连连摆手,“不行,还是我去吧,我年轻腿脚快些,爸你在家看着鸣娃子吧,不过,爸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知道。”爷爷抓着烟枪往自己鞋底子上敲了敲,“你猜我为啥愿意给马芳芳抬棺材?我几年没抬棺材了为啥愿意为她坏了我自己几十年的规矩?就是因为她爸爸给我一张纸条,上边就写着他的地址。”

        爸爸脸色变好了不少,接了爷爷给他的纸条略微收拾了收拾就去找那人去了。

        我很好奇他们说的“他”是谁,蹑手蹑脚的回到沙发躺好装睡。

        果然,不过一会儿爷爷就进来了,看见我好像睡着的样子就没吵我,在屋子里转悠查看了一圈就又坐到堂屋门口去了。

        本来是装睡的,但眼睛闭的时间长了,结果还真睡着了,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除了堂屋亮着,别的地方都黑着,我下意识的跑到我爸的屋里去看,黑不隆冬的一个人都没有。

        “起来啦?”爷爷手里端着一盘子猪头肉往桌子上放,“吃东西吧,还是马芳芳家的席面,猪肉头我尝了尝,香的很。”

        这时候我哪顾得上猪头肉?“我爸还没回来?”

        爷爷手顿了顿,看了我一眼之后把盘子稳稳当当的放下了,“你先坐下吃,吃完了我告诉你。”

        我以为我爸已经回来了,本来就饿了一天了,这会儿饥肠辘辘的,听话的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你爸有事,今天晚上回不来,你别惦记了。”爷爷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块肉,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该干啥干啥,不用管他。”

        那是我爸,再怎么着我也不能不担心,吃了饭在自己床上辗转反侧,精神高度紧绷的情况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好在夜里再没有发生什么事,不过我醒来之后发现腿上多了个青紫的手印。

        醒来没多大会儿,那个看香人就找到我们家来了,脸色晦暗不明的说昨天夜里又死人了,还是抬棺材的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

        看来那天死的那个确实是那个在我边上抬棺材的那个人,就是不知道这次死的是哪个。

        看香人和爷爷站在一起,两人身上都有一种让人说不出话的气氛,很有点死气沉沉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两天你们村子里头跟商量好了似的,一件件邪门的时候都这个时候蹦出来了,我看那个马芳芳…;…;”

        看香人摇摇头没再接着往下说。

        我看出来他想说马芳芳不想放过马家沟的人,心里跟塞了棉花一样难受。

        直到看香人走爷爷都没说一句话,坐在堂屋门口不知道出什么神,一会儿看看大门门口,一会儿往我的屋子里看看,我看着他斑白的鬓角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这是担心我,又担心我爸爸。

        可他虽然担心,却没有去找我爸爸的意思。

        到了天擦黑我就忍不住了,开口问我爸爸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爷爷说他心里有数,让我不要多问。

        他脸色很不好,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虽然爷爷嘴上不让我多问,但他心里的担心一点都没少,大半夜还坐在堂屋门口等着。

        就这么过了三天,爷爷才不再藤椅上坐着了,而是一头扎进自己的屋子里不愿意出来了,我进去送饭的时候听到他嘴里念叨了一句话。

        “怎么又失踪了一个?不是说这事都结束了,怎么又失踪了一个,我的儿啊…;…;”

        什么叫又失踪了一个,难道以前也有人失踪?我不由自主想起从来没见过的奶奶和妈妈,难道和她们有关系?

        爷爷在自己屋子里困顿了一上午,我坐立不安的在堂屋待了一上午,临到中午的时候爷爷才从自己屋子里出来。

        他身上穿着簇新的衣服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盯着我看。

        我疑惑的问道:“爷爷,你这是打算出去吗?”

        是想去找我爸爸?

        他要是想往村子里谁家去,绝对不会换衣服的。

        爷爷没接腔,看了我好一会儿吸了一口气,说:“鸣娃子,我去找找你爸爸,说不定能找回来,你在家静静的等着,要是我到晚上还没回来,你就去马兵家借住一晚,我要是一直没回来,你就想办法把咱家房子卖了,东西也卖了,拿上钱哪远往哪跑,听见没有?”

        爷爷这么说话倒像是在跟我交代后事,我心里一个哆嗦,扑到他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再不放开了,“爷爷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不是去看热闹的,也不是去玩的。”虽说爷爷不让我去,但他脸上的欣慰一点都没藏,拍着我的手连连点头,“是我们家的子孙,不怂!”

        我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窝里直打转,“爷爷…;…;你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爷爷连连摇头,脸上有欣慰,有痛苦,还有不甘,无声的挥挥手转身走了,我心里跟吞了针一样难受。

        煎熬着一样过了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马兵家的,满脑子都是爸爸不见了,爷爷去找爸爸也不见了。

        马兵的妈妈很温柔,我跟个行尸走肉一样她连问都没问,直接让马兵把我架到了他屋子里去躺着,她张罗着给我做饭去了。

        我这个样子马兵可能是第一次见,早吓的六神无主,不住口的问我怎么了,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躺着干哭。

        就在这个时候,马兵家刚锁上的门被拍的“砰砰作响”,有人高声叫着我的名字。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心揪的死紧。

        这个喊我名字的声音我从来没听过。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361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