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十二章:头七还魂夜

第十二章:头七还魂夜


        一泡热尿下去,我全身微微一抖,这迷雾便开始渐渐地散去。

        这刁老金说得还真是够准的,这一泡尿下去还真把这鬼打墙给破了,看来以后不敢再小瞧这老头儿的本事了。

        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一回头,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就在我的面前,赫然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脸色苍白,邪魅的笑容中带着一股幽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不多会儿,便像被撕扯着一般,变得扭曲狰狞,那张美到精致的脸庞,也变成的千疮百孔。

        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就像自己的脸被撕扯着一般尖叫着,一个不稳便从站着的填饱上滚了下来。

        刁老金上前将我扶起,狠狠地在我的后背上拍了一把。“你咋那么孬呢?一个坟就把你吓成这个鬼样子了!”

        我哆嗦的手,指着那个土包,话都说不全了。

        那女人早就不在眼前了,可那哪是之前的土包啊,分明就是一个坟头!

        而且这坟头我还认得,马芳芳抬棺时我就在场,怎么能不知道她的棺材埋在了哪?那虽然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当时是就地埋的,可从挖坑到埋怪事不断,任谁也会记忆深刻啊。这才下葬没几天,坟墓上就已经长满了绿幽幽的小草,当时连个墓碑也没立,这荒郊野外的,格外渗人。

        我打了个激灵,感觉牙齿都在不住地打着颤。“这是马芳芳…;…;的坟!你…;…;你不是跟我说,已经把那厉鬼邪灵给镇住了吗?这…;…;这又是咋回事啊?!”

        刁老金沉吟片刻,眼神肃穆:“我只能管住那个小的,大的厉鬼不肯放过你,我也没辙!怕是她想要找你帮忙,要是不帮忙,她就一直缠着你,不死不休!”

        我知道马芳芳的事儿绝对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否则她一定会让我横死在马家沟的。

        我抹了一把脑袋上的冷汗,对着刁老金说道:“那就甭废话了,赶紧去马芳芳家吧!已经离这儿不远了,再走一段就到了。”

        就在我离开马芳芳的坟时,我忍不住瞅了一眼那孤坟,土包上坐着一个穿白衣的女人,她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

        …;…;

        出了二里地,我跟刁老金总算是看到了灯火阑珊处,就着皎洁的月光,我们一老一少的身影撺掇进了马芳芳家的院子里。

        我狠狠地敲着马芳芳家的门,“砰砰砰”,恨不得将这些天里遇到诡事儿的恐惧情绪全都发泄出来。

        “谁啊?”里屋传来了一声询问。

        “我是马一鸣!叔叔婶婶开开门,有事儿找你们!”

        虽然我心里对马芳芳家有股怨气,但说话的时候,还是客客气气,没有失了礼数。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马芳芳的父亲紧锁着眉头看了我和刁老金一眼,问道:“一鸣啊!这么晚了,啥事儿啊?”

        我开门见山:“马叔叔,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我就想问问,那抬棺的钱什么时候给我们家结了?我们家遇上点儿难事儿,急需用钱!”

        “啥钱啊?那钱不是已经给你爷爷结了嘛?”

        我不知道这马芳芳的父亲是不是在装傻充楞,但我压根儿就没有听我爷爷提起过这事儿,只是在他们家吃了两顿席面,而这也不够顶抬棺的钱。

        “我爷爷可是抬的棺头,您二老可不能这么欺负我一个小辈儿!我现在要不是真遇上困难了,真不敢这么抹开面儿来找您二老要钱!”

        马芳芳的母亲有些看不下去了,瞪着眼睛说道:“你爷爷不前天刚从我们这儿把钱拿走了吗?你这小子又来要一遍可就有些不地道了吧?”

        马芳芳的母亲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两个人应该知道一些我爷爷离开的线索,两眼放光地问道:“那我爷爷来问二位要钱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说是需要一笔钱急用,然后去找一位老朋友,拜托他来照顾你!”马芳芳的母亲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还不断地打量着刁老金。

        我见马芳芳的母亲能够将我被托付给刁老金的事儿都说得如此清楚,应该不像是撒谎,可让我犯愁的是,过了今晚就要出村,以后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呀?

        刁老金双手别在身后,对着马芳芳的父母说道:“话说开了就好,不过一鸣他爷爷临走时还拜托了我一件事儿!不妨进屋再说?”

        马芳芳父母尴尬一笑,这哪儿是待客之道,连忙将刁老金跟我迎了进去。

        一入堂厅,那柜子上就挂着马芳芳的遗像,而柜子前还放着一个火盆儿,里面还有刚刚烧尽的冥币。

        马芳芳的父母将我们引到了茶几旁坐下,给我们倒上了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马芳芳的母亲叹了口气说道:“这今天刚刚给女儿烧完头七。我家孩子这命…;…;怎么就这么苦!”

        马芳芳的母亲提到女儿两眼变得通红了起来,当初若不是他们父母的逼迫,马芳芳也不会寻死,不寻死也就不会缠上我了。

        刁老金看了一眼厅堂,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女儿的事儿,一鸣的爷爷都跟我说了,我也了解了一个大概。要想你女儿能安心去投胎,就得把她未了却的心愿给了了才行。今天晚上,是你女儿的还魂夜。她会回来的,到时候我让她跟你们见一面,把事情都问清楚了,她到底有什么冤屈,走得那么不安心!”

        马芳芳的父亲吓得脸色煞白,突然跪在地上对着刁老金恳求道:“老叔,你可别拿我们开心了。我们夫妻二人哪儿还有脸去见芳芳啊?都是我们害死的她啊,都是我们啊!”

        马芳芳的父亲说得上气不接下气,抡起手掌就狠狠地抽起了自己的耳刮子,我连忙上去阻止,让他别那么自责了。

        马芳芳的父亲睁大了眼睛,紧紧握着刁老金的手,说道:“我给你们钱,这事儿交给你们!你们今天晚上帮我们问清楚芳芳到底有啥冤屈,我们…;…;我们一定给她做主,可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继续在马家沟里作乱了!”

        刁老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真不愿意见你们女儿一面?”

        马芳芳的母亲哭得泣不成声,说什么也不愿意晚上看到马芳芳,这没辙了,事情还是得落到我跟刁老金的身上了。

        刁老金轻声嘀咕道:“从未见过如此狠心的父母。头七还魂连自家姑娘都不愿意见上一面,真是心狠!”

        我在一旁小声说道:“这钱我们得收着,不然今后这日子…;…;”

        刁老金点了点头,只见马芳芳的父亲拿出了一沓钱交到了刁老金的手里,然后说道:“这事儿真得拜托你们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刁老金扫了一眼,淡淡地说道:“你女儿吊死的房间在哪儿?”

        马芳芳的父母指了指最东边的一间屋子,连靠近都不敢,两个人都哆嗦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跟着刁老金一起来到了马芳芳的房间门口。

        这夏天的晚上我居然感觉阴冷阴冷的,背脊仿佛有阴风吹过,而脖子后面就像是有人在吹凉气一样。

        刁老金面无表情地推开了屋子,漆黑昏暗,一股阴风拂面,让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七天都没有人住的房子落满了灰尘,而那房梁上还挂着绳索。

        灯一打开,那房梁上一个吊死的女人伸着舌头,瞪着眼珠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吓得倒退了两步,被那门槛儿给绊倒,摔在了地上。

        “你又怎么了?”刁老金瞪着眼珠子看着我。

        我指着房梁,闭着眼睛说道:“有人…;…;绳子上有人…;…;”

        “哪儿有人?你眼花了吧?”

        我睁开眼睛,那房梁上哪儿还有什么吊死的女人,我觉得这些天大概是我被梦魇缠身,有了阴影,这才会失了神,错把绳索当成了吊死的女人。

        然而这房间里阴森森的,我不知道刁老金带我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

        刁老金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支旱烟,点燃之后就开始抽了起来。

        我心里大急,觉得刁老金也太不靠谱了,不是说要找马芳芳问清楚吗?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抽着旱烟?

        “刁爷爷,你怎么还有心情抽烟啊?我的事儿你到底啥时候能给我解决了啊?”

        刁老金不慌不忙地吐出了烟圈,瞪了我一眼说道:“都二十的小伙子了,能不能稳重点儿?今天晚上是马芳芳头七还魂夜,她肯定会出现在这吊死的房间啊!到时候我就让马芳芳上我的身,你问清楚她到底有什么冤屈?”

        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说道:“那马芳芳要是上了你的身,不愿意走了怎么办?”

        刁老金的神情变得格外严肃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到时候万一她真待在我身上不愿意走,那你就用你的童子尿泼我!这厉鬼最怕阳气重的东西,而这童子尿便是纯阳之物!”

        听了刁老金的话,我心里总算是有了底,转而在马芳芳的书桌上突然发现了一个小册子,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个日记本!

        这是…;…;是马芳芳生前的日记,可这么久了怎么会没人发现?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4047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