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十四章:索命

第十四章:索命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我就感觉浑身冰冷如坠冰窖,双腿抖的跟筛糠似的。

        这眼神绝对不是人能有的!

        “你…;…;你怎么了?”半晌,我战战兢兢的问。

        刁老金突然抬起手,在我胸前轻轻的拂了一下。这一下看起来也没用多大力气,可我却像被汽车撞了一样倒飞了出去,直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

        顿时胸口传来了剧痛,我感觉肋骨都要断了。人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看来他已经被马芳芳附身了。

        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换作以前我肯定吓尿了,可这两天经历了太多的诡异,我反而有些麻木了。而且刁老金已经让马芳芳附了身,我更应该抓紧时间问清她的委屈才是,否则不但刁老金有可能回不来,弄不好整个马家沟都将不得安宁。

        我连咳了几下才顺过气,于是大着胆子开了口。“马芳芳,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马一鸣,小时候咱们经常在一起玩。”

        马芳芳的动作顿了顿,眼中的戾气少了一些,却多了几分茫然。

        我一看有戏,扶着墙站起身想继续套点近乎,却无论如何也不敢靠近她半分。

        可此时眼前的人虽然仍是刁老金,可面容却像变了个人,头发爆长到膝盖不说,全身的皮肤都变得毫无血色,脸上的皱纹更是深如沟壑。最恐怖的是他的眼睛,眼瞳泛白直勾勾的,让人后背生凉。

        我那张口要说的话,就这样同唾沫一起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身子不由向门口退了一步。

        “嗬…;…;嗬…;…;”

        突然,他喉咙几下蠕动发出了一连串怪叫,随即猛地瞪大了眼睛。

        那一瞬,我感觉身上的皮都被刮下了一层,还没等我回过神,他便轻轻一跳从我身边跃了过去。我只感觉一阵凉风从身边掠过,什么都没有看清,他人就不见了。

        等我反应过来,跑出去时,他的身影早就已经看不到了。

        “我该怎么办?”

        我揉了揉还在痛的胸口,有些犯难。追?别说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能追上,他也没有要说几句的意思。可不追?刁老金可说过五点前如果马芳芳不走,他就永远也回不来了。虽说我和刁老金没什么交情,可他能为了我爷爷的一句话就跑来救我,冒那么大危险帮我解除马芳芳对我的怨念,就冲这个,我也不能扔下他不管啊。

        更何况,爷爷和爸爸的失踪,他肯定是知道一些秘密的,如果没有他,我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们了。

        犹豫了一会儿,我决定还是追。于是认定了一个方向,就奔了出去。

        这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正是子丑交替的时刻,月亮也不知道被什么挡住了,四下里黑的吓人,偶尔还吹起一阵阵的怪风。

        看香人曾经说过,这马芳芳的阴气太重,就像是一块吸铁石一样吸引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毫不夸张的说,整个马家沟都会变成一块凶地。我跑在到处是杂草的小路上,似乎已经感觉到周围的诡异,一时间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

        我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加快了脚步。可我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看不见刁老金的半个影子,不是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浅浅的足印,我都要开始怀疑自己了。

        约莫跑了有二里路,前面突然火光冲起,半边天都被照的通红,就是隔着很远的我,都能明显感觉到那一股股的热浪。那个方向,似乎只有村长家的二层小楼,而刁老金的脚印也正是朝着那个方向去的。

        我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一定是出了大事了。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我大着胆子跑了过去,可双腿却如同灌了铅似的沉重异常,似乎每走一步都会耗尽我的全部力气。

        说起来,这大火来的突然,去的也很突然。

        等我到村长家门前时,火已经熄灭了,只剩下满目疮痍的二层小楼还在冒着青烟。还没等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那味道就像是被人点着了的猪毛一样刺鼻,我连忙捂住口鼻。刚刚踏进大门,脚下便传来了一声嘎吱声,我以为是踩到了木柴,可低头看清那个东西后,三魂立刻丢了六魄,一连退了好几步。

        虽然被大火烧的看不清样子,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一个小孩的尸体,还保持着逃跑的姿态,从那大张的嘴巴不难看出,他临死前的恐惧。此时那孩子被烧的焦黑,身下是一大滩冒着气泡的血水,红的黄的到处都是,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作呕,而我刚刚踩断的正是他的大腿骨。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院子里响起,我吓了一大跳,大喊着转了个圈却什么也没看到。这才发现那声音是从我身上传出的,低头一看原来那是裤腿摩擦所产生的,因为此时我的双腿正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跑!快跑!

        我心里大喊着,可两条腿却根本不听使唤,竟站在原地一步都迈不出去。

        就在这时,那烧的不成样子的二层小楼里,传来了一声短促的呻吟。我心中一惊,顿时一挣,还有人活着!

        刚准备迈出的腿又停了下来,这火来的这么诡异,会不会是马芳芳?又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那我过去,不是直接送上门了吗?

        虽说我一直不待见马建军,可再怎么不待见,这也是人命关天啊,更何况马建军的家人还是很不错的。

        痛苦的呻吟声又一次传来,我咬了咬牙,心想管他呢,先救了人再说,随即冲了进去。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走着,却不敢发生任何声音。不知道是屋里温度太高,还是我太胆小,脸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滴,落在地上滋啦作响。我感觉自己的神精已经到了极限,再来一点声响都会疯掉。

        在一个不显眼的墙角,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她被火烧的全身没几块好地方,但是人还活着。是的,是人!不是鬼,也不是刁老金,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此刻我也没去想,为什么马建军家里会有一个年轻的女人,一心只想着救人要紧,连忙跑了过去。

        那女人听到有人来,脸上明显露出了喜色,但那喜悦还没等扩散就突然一滞,转而变成了恐惧。她不敢置信的低下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肚子。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她的肚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原来越大越来越薄,隔着薄如蝉翼的肚皮,我甚至看到了她的五脏六腑。

        而那隆起的肚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最终,在我的注视之下,那女人的肚皮就如同被撑到极限的气球一般突然爆裂,碎肉还有粘稠的液体溅的到处都是,整个废墟都变成如同屠宰场一般。

        我哪里见到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院子外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有不少人正在向这里赶来。

        此时我正站在一顿尸体中间,若是被其他人看到,恐怕即便我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了,虽然爷爷在村子里的威望不小,但是现在正是事之秋,恐怕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犹豫了一下,我连忙顺着墙头爬了出去。

        没走出多远,我便感觉到手上一片湿滑,凑到鼻子前一闻,只觉得腥气刺鼻,原来墙壁的一面早已经沾满了鲜血,不仅如此,草丛上也沾染着斑斑血迹,显然是有个受了伤的人刚刚从这里路过。

        ‘老金’已经失去了踪迹,反正我也无路可去,便循着地上的血迹走了去。

        越走我就越是心惊,因为这个地方最近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正是马芳芳的墓地。

        最近村子里发生的所有怪事都源自这里,我本能的放慢了脚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脖颈凉飕飕的,似乎是有人在对我吹气,可等我回过头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很快,我就来到了马芳芳的坟前,隔着很远我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正在围着她的坟头转圈,我看不清那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便很识相的没有发出声音。

        过了没多久,那个影子突然趴在了坟头上,随即没命的刨土,我吃了一惊,连忙冲了出去,这马芳芳的滔天怨意,早已经把村子弄的鸡犬不宁,若是连坟墓都被人扒了,天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似乎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那人突然把头转了过来,四目相对,我只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席卷全身,虽然是在黑夜之中,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眼前这人正是…;…;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492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