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抬棺人 > 第十六章:山路惊魂

第十六章:山路惊魂


        “我不好吗?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没她漂亮吗?她,她就是个贱人,王宇!你为什么看不明白?呜呜呜,她是在你面前装清纯啊!你个傻瓜…;…;我这么喜欢你,不远万里跑到这里…;…;”

        她哭的凄惨极了,伤心的好像被我抛弃了一样。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天已经亮了,三三两两的路人从我旁边路过,听着她嘴里的哭诉对我指指点点。

        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刚才就不该多看她那几眼。

        “我…;…;我要给你生孩子…;…;”美女抱着我的腰在我胸前蹭了蹭,乖巧的样子像个小猫。

        虽然知道这话不是对我说的,但我的心还是不受控制跳了一下,盯着美女那张娇俏的小脸,心里噗通噗通跳的厉害。

        我一时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站着不动吧,怕她摔倒,抱住她吧,又太趁人之危。

        马一鸣啊马一鸣,你居然也有这么怂的一天?不就是个美女吗,这么手足无措的是要干啥!我在心里暗骂自己,骂完深吸一口气,打算把这美女抱起来找个地方安置。

        就在我刚伸手准备把她横抱起来的时候,路对面一个女孩大声吼道。

        “你是谁!你放开她?你这个不要脸的臭流氓!!”话音还未落地,一个皮包毫不客气就招呼到了我脸上。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女孩儿正气鼓鼓的向我走来,二话不说对我膝盖又是一脚。我当时就给懵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怎么的?怎么所有的倒霉事都找上我了?

        我正准备撸起袖子跟她理论理论时,刁老金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冲我摇了摇头。“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冲动,我看这两个女娃子不一般。”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一看这两个女孩儿的打扮就知道非富即贵,至少也是个富二代什么的,我们这穷乡僻壤的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美女,想必一定是趁着放假出来游玩的,这样的人我可招惹不起。

        那女孩见到我没有发作,显得越发得意,甚至耀武扬威的向我晃了晃拳头,随后扶着她的同伴上了一辆红色迈巴赫,在寥寥几人的围观中飞驰而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

        我小声抱怨着跟在刁老金的身后,上了一辆大巴车。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刚一上车我就睡着了,最后是被颠簸醒的,还没睁开眼,我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我暗叫一声不好,下意识的抓住了座椅,可始终还是晚了一些,大巴车猛的一个急停,我本来是坐在后排的,又没系安全带,惯性下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前面的座位上,撞的头昏眼花。

        一时间,大巴车上骂声四起。

        揉了揉眼睛,我才发现原来是后边的一辆大巴超车,把我们这辆车给逼停了。

        这大巴车司机看样子也不是个软柿子,骂咧咧的点上一根烟,狠狠的吸了口,大叫一声坐好了,便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车上的人瞬间就乱了起来,有人惊恐尖叫,也有人大声叫好,这下司机可更来劲了,简直把大巴车当成飞机一样开了。

        虽然反超了好几次,但我们这辆车实在是太破旧了,车上的人又多,最终还是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两车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眼睛不经意的一扫,突然发现那辆大巴车上的人很奇怪,那么多的人挤在一起,竟然一点都不显得喧闹,每个人都是笔直的站着,就像是被钉在了车上一样,而且他们的衣着也很奇怪,其中有不少都穿着那种旧款式的军装。

        被远远甩开后,司机也冷静了下来,安安稳稳的开起了车,我一看没有热闹可凑了,也索性闭上了眼睛。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大巴车又一次停下了,司机把车窗一摇,外边的喧闹声立刻就传了进来。

        似乎是前边出了车祸,司机已经下去打听情况了。

        现在正是旅游旺季,出点刮擦碰撞的也是难免的事,我准备换个姿势继续睡,刁老金却在这时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确定这是出山的路,没有走错?”

        听了这话,我差点笑出声音来,这左右都是大山,难道还能有第二条?“出山的路只有一条,就算是想走错都难,更何况我们是坐大巴车走的,难不成司机自己修了条新路?”

        老金说那可就怪了,现在正是大白天,可你看前边,没有大树遮挡,竟然连一丝阳光都照射不进来,昨天只不过下了几分钟的骤雨而已,而现在地上都湿漉漉的,这样的风水格局根本就不适合修路,除非是通向火葬场或者墓地。

        “你什么时候也懂风水了?”我揶揄道。

        老金白了我一眼,说道:“难道你忘记我跟你说过了,我的祖先是掘墓人,如果不懂点门道的话,怎么敢发死人财?现在这些手艺传到我这里虽然剩下的不多,但多少还是懂一点的。”

        我点了点头,随即凑到窗口一看,也不禁被吓了一跳,因为这里正是十八盘。

        我们这边都是大山,所以公路也是依山而建,绕山而行的盘山公路,一边是大山,另一边就是悬崖峭壁,这里的道路尤其险要,几乎每个礼拜都要出两三次交通事故,据说这条路刚开始修,还没完工的时候,一辆施工车就从公路上摔了下去,一车二十多人,无一幸免。

        从那以后,这里就怪事不断,当车辆通过的时候,经常会无缘无故的刹车失灵,一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当地人都知道这里的厉害,所以一般都会选择步行走过这里,然后再乘车,至于那些司机则会在上路之前焚香祷告,后视镜上也都挂着驱邪避凶的东西,比如阴阳鱼或是开光法器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大巴车的后视镜,可镜子里却什么都没有,我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音。

        “怎么了?”老金急忙问道。

        我指了指那个后视镜,结巴了起来。“这车里…;…;车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的乘客都…;…;都消失了!”

        老金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小子是不是还没睡醒呢,你没见到这车里到处都是人吗,怎么会只有我们两个?”

        听了他的话,我回头一看,果然所有的乘客都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难不成刚才是我眼花了?

        正想着,司机已经打听完消息回来了,我们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只是脸上一片惨白。

        过了好久,司机点燃一颗烟,深深吸了两口才说道:“咱们前边的那辆大巴车掉到山涧里去了。”

        什么?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快去救人吧!”我把外套一脱,撸起袖子就要下车。

        司机摇了摇头,说道。“刚刚我们下去看过了,大巴车被摔得七零八落,可里边…;…;里边竟然一个乘客都没有…;…;”

        听了这话,我心中也是一哆嗦,两个司机斗气的时候我看的清楚,那辆车上的人虽然不满,但至少也有二十多人,怎么可能消失不见呢?

        想到这里,我追问道:“是不是车辆翻滚的时候把乘客从窗户里甩出来了?”

        司机说如果真要那样的话,我们早就发现了,可别说是人了,就连血迹都没有发现一片,就像…;…;就像是那辆车里本来就没有人似的。

        这可当真是奇哉怪也,即便是最近经历了不少事情,我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把询问的目光投到了老金身上。

        老金摊了摊手,说道:“我刚说了这条路有古怪,说不定那辆车上的乘客都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吧。”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班车上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见到所有人都盯着我俩,我也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干笑一声,说道:“大家别听他的,这老头子就知道胡咧咧,兴许是那辆车上的人命大都没受伤,别人赶去救人之前,他们就先一步离开了,反正没有死人就是好事,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显然我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大家也都急着赶路,便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就这么又过了三四个小时,道路终于畅通了,此时明明刚到下午,天色又阴沉了下来,似乎是要下暴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山路本来就难走,地面上再一湿就更加寸步难行了,一不小心就会翻车,保不齐再来个泥石流,到时候我们一车人恐怕就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司机跟我们商量了一下,便决定找个涵洞躲雨,等暴雨过了之后再继续赶路,我们自然无话可说,可老金却始终皱着眉头,我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说。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等我准备上车的时候,老金却一把拉住了我。


  https://www.lingdianksw.com/36/36299/9571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