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权谋 > 第二章:群英下山我上山

第二章:群英下山我上山


        “好好好!你们说的都好啊!”

        那三人的志向说完后,其他的作为陪衬的十来人也很快地就说完了。毕竟有着金玉在前,而他们的志向和才学,都远远比不上最先的三人,所以也都是草草地说了过去。但他们的老师,还是都每个人做出了一番中肯的评价。

        等最后一个人也坐下了。老者回到了最开始的坐直的样子,环视了一圈后,又开口大声说道:

        “老夫的考校就到这里了。诸生今日之后,就当下山自谋生路了。老夫,最后再送你们一句话吧。”

        “古今将相,是非成败,总不过黄土一捧。新旧佳人,为王为寇,终沦为渔樵闲话。诸生,切不要为功名所误啊。”

        “学生谨记老师所言。”众人齐齐下拜,眼角泛红。良久之后,才慢慢起身欲走。

        一众人结队而行,及行至门口,背后才又传来一声。

        “公孙伯明,陆子衡,韩启悦,你们三个再留一下。我还有几句话,要交代一下。”

        于是这三人又在其他人艳羡的目光注视下,回到了草堂中,坐回了原位,翘首以待坐在上方的老师说话。

        “公孙伯明。”老翁首先朝着他左手边的公孙点了点头,后者跽坐,身体前倾,脸色也带上了恭敬。

        “我知你性烈好武,日后也要记得勤修文卷,勿要放下了文章功夫。”

        “学生知晓了。”公孙岳拱了拱手,心中确实有些不以为意。知道他内心所想的老翁也不由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一会儿你入我书房,三层书架后的兵镧上挂有宝刀一口,名曰九铸山公,由兵器名家华研用精钢所炼,重四十五斤,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就送与你建功立业吧。”

        “多谢老师!”这次的下拜却是真心实意的,脸上的感激也不似作假。

        “你去吧。再送你一句话:逢高不可身临险,遇德须知抽身早。虎啸山林天下知,三龙困锁天命到。”老者说完偈语又把手一摆,制止了公孙岳涌到嘴边的疑问。“你去吧!”

        “是。老师万福。”公孙岳此时也知道不该多询问,于是马上利索地站起了身,又朝着老翁拜了三拜,退出了房间。看那神色匆匆的样子,显然是要去找那把九铸山公了。

        “那我呢?我呢?老师。”公孙岳一出门,与他为对头的陆青立刻叫了起来。韩苒愣了愣,也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位年轻的师弟先受教诲。

        “子衡啊?你年少成名,必是心高气傲,每每自绝于众人,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以后应当多交至友,收敛锋芒,胸藏韬晦。可知?”

        “是。老师。”这句话在陆青这里也收到了同样的待遇,不被好好接受。

        “一会儿你进后院早课堂,于我讲台下有一暗格,内藏《阴阳四略》一书。由上古无名氏所著,内含阴阳变化之理,步骑弓水四军演化之法,也送与你建功立业吧。”

        “多谢老师。”陆青也下拜谢恩。这本兵书是他早就看见的,垂涎已久,今日得赠,也是得偿所愿了。

        “不用。最后送你一句话吧。顺天而行无双对,帷帐之间祸事藏。须知逆天不可违,祥瑞到时铁角生。”

        “多谢老师。”陆青也是拜了三拜,然后也不问这一偈语的含义,就这么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草堂中,只剩下了老翁和韩苒两人。韩苒还是一脸的微笑,看着上首的老师,而那老人却是双目紧闭,一言不发,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韩苒也不着急,还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上方,礼节不失。

        过了小半个时辰后,老翁又是长出了一口气,双眼眯缝,歪头看向了韩苒。韩苒又低了低头,把坐姿正了正。

        “启悦啊。这三人中,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

        “老师,何出此言?”

        “因为你没有野心啊。”老翁又是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在哀叹些什么。“他们两个都有建立不世之功业的巨大野心。而你,我从来没看出一点,若说有,你的野心应该也只是让这天下海晏河清,歌舞升平。但须知你这愿望,才是最不可能实现的。以后,启悦啊,你还是顺应本心吧。”

        “多谢老师教诲。”

        “武用的神兵和智用的天书,我都送给了你的师兄和师弟了。我没有其他长物送你,就把这鹰哨送你吧。”他往怀里掏了掏,拿出了一个别致的骨哨,递给了韩苒。韩苒也是伸出双手,恭敬地接了过来。

        “这鹰哨,可以召来两只我耗费半生驯化的山鹰。若是送信,可比普通的信鸽快上三倍,也可以帮你去拦截信鸽,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呼。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吧。功。。”

        “不了!老师。”韩苒第一次开口打断了老师的话语。只见这个风雅的儒者,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老者拱手深揖了下去。

        “我二十岁师从老师,蒙老师不弃,至今已侍奉您有七年之久。我虽不才,武不及伯明,智不匹子衡,但我亦知天理运转之理。我等之天命,不该由老师说出来。故还请老师,给我留下这最后一点疑惑,让我时时还能鞭策自己,不因什么天命之说,而事事掣肘。此才为君子之道也。”

        韩苒的语气是如此的坚定,以至于那老人也沉默了下来,不再多言,又一次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品味着什么。这次的时间就没有了上次那么长了,只过了片刻光景,他就又睁开了眼睛,眼里满是慈爱不忍,但这不是保持着深揖的韩苒能看见的了。

        “那好吧。启悦,你也去吧!”

        “是。老师。。。以后我等不在了,还请老师努力加餐,切勿过度操劳了。”

        “知道了!去吧!”

        “老师保重。老师万福。”

        “去吧!”

        韩苒倒退着离开了草堂。这里总究是只剩下了老翁一人。

        秋风吹过,草堂微凉。一片残破的黄叶随着风一起进入了这空荡荡的厅堂中,兜兜转转,就像是这凋零的天下一般,最后终究是会落下,落在一人的手中。但是不知到时,这里的学子还有多少能看见这梦中的一片繁华。这飒飒的风声中,似乎还有着昔日的朗朗读书声。

        “去吧!去吧!都去吧!”

        ——————

        “降临完成。司马江先生,请开始您的人生吧。”

        这就是司马江最后一次听见这个神秘的系统的声音了。

        等他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了一间干净整洁的茅庐中了。茅庐不大不小,有一个可以耕种的后院,后院的篱笆墙上连接有一条长廊,长廊尽头是一个可以读书的书房,书房里左右各有三排书架,中间放置了一架兵镧,从上到下摆放了长剑一把,大刀一口,手弩一架。书房的墙上还挂着一副孔圣先师的画像。出了书房后,再往西走一段距离,就又会回到茅庐。只是会先进到隐藏的夹壁房中。房中挂有华朝的整副地图,和一座沙盘并十几个小旗,沙盘旁边还有十几卷用绳子绑好的书卷,全都是兵法,地图志。

        转完了一圈的司马江,又回到了茅庐中。手中也多出了一把古琴。

        “事已至此。也只能坦然接受了吧。”

        “天下的群英们,来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吧。”


  https://www.lingdianksw.com/40/40221/10752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