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291章 秦遇时,你放开我!

第291章 秦遇时,你放开我!


宋攸宁一开始本以为婚礼上会出各种问题。

        比如祁慕颜,比如秦遇沛那边。

        但是还好,一直到仪式结束,都是一帆风顺的。

        宋攸宁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婚礼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了却了宋攸宁心中的一桩大事。

        在花园里的仪式结束之后,他们要去宴会厅举行午宴。

        宾客他们可以直接去宴会厅,但是宋攸宁不行,还得将身上这套长摆尾的婚纱给换下来。

        她要是穿着这身婚纱去宴会厅,麻烦不说,还得将婚纱给弄脏。

        这一次,秦遇时倒是陪同宋攸宁前去的。

        就他们两人以及几个工作人员,季微他们先去宴会厅帮忙招呼客人。

        当然了,更多的是给他们两个人一些私人空间,好让这两人说些悄悄话什么的。

        秦遇时扶着宋攸宁的腰往新娘房走去,知道她穿着高跟鞋,所以扶着。

        他问:“我刚才表现得很急切?”

        仪式结束之后,秦遇时被楚临渊说在台上太毛躁了,都是已婚的男人了,哪儿能那么急?

        但急切本人觉得,自己刚才在台上表现得很好。

        不过还是想要来问一下妻子。

        宋攸宁挑眉,“我觉得应该是正常举行婚礼的男人都会有的反应。”

        不过宋攸宁倒是觉得,刚才在台上迫不及待地说我愿意,迫不及待地掀开她的头纱亲吻她的秦遇时,当真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男人了。

        “是吧,我觉得那些说我急躁的人,肯定是没有举行过婚礼,没有当过新郎的人。”秦遇时不以为意。

        算了算了,只要秦遇时高兴就好。

        宋攸宁什么也不敢问,什么也不敢说。

        就在两人要走进新娘房的时候,忽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过来。

        “秦遇时!”

        秦遇时和宋攸宁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在看到是盛怒而来的秦遇沛之后,秦遇时立刻将宋攸宁给拉到身后来。

        因为,谁也不知道秦遇沛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刚才想着就花园到新娘房的距离,秦遇时也没让保镖跟着。

        现在这边就他们两个,加上几个女工作人员。

        几个小姑娘见到凶神恶煞的秦遇沛,都往边上去了,并不敢怎么样。

        趁着秦遇沛没过来,秦遇时对就近的一个工作人员说:“去叫保镖过来。”

        那小姑娘是化妆师,被秦遇时吩咐之后,立刻从这边跑开了。

        秦遇沛怒气冲冲地过来,质问秦遇时:“秦遇时,我们好歹都是秦家的,也算是兄弟,你偷偷跑到瑞士去调查我!还把我挪用秦氏基金的事情告诉了爷爷,你怎么那么阴险!”

        秦遇沛这种行为就是典型的贼喊捉贼。

        宋攸宁先前还好奇秦遇沛为什么不在这里,以为是秦遇时为了避免出什么意外所以不让秦遇沛来。

        结果现在人家主动过来要和秦遇时掰扯清楚。

        秦遇时护着宋攸宁的动作很明显,就怕秦遇沛情绪失控会伤害到她。

        在计算了保镖过来的时间之后,秦遇时开口,声音低沉,机具威慑力,“如果你没挪用秦氏基金的钱,我就算去查,你和这件事半点关系都没有,这件事更不会捅到爷爷跟前。”

        秦遇沛根本不接受这个理儿,就觉得因为这件事是秦遇时,所以他才会这么倒霉。

        将错误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从来不会找自己的问题。

        “不,明明就是你嫉妒我成为秦家新的继承人,所以你就处心积虑想要取代我?秦遇时,我现在总算是看清你了!”秦遇沛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我告诉你秦遇时,这件事我要是牵连进去了,我也不会让你独善其身。”

        听到这话,秦遇时不由得笑了一声,“不让我独善其身?请问我在这件事当中,做什么了?”

        秦遇沛倒是被秦遇时给问到了,秦遇时在这件事当中,到底做了什么。

        秦遇沛仔细想想,好像秦遇时真的没做什么。

        从一开始,秦遇时就没有做什么。

        没有跟秦遇沛争夺家产,在秦遇沛大张旗鼓地为自己成为家里下一个家住候选人庆祝的时候,秦遇时也不过是在准备自己的婚礼。

        一直到最后,秦遇时都只不过是去瑞士查了一下账而已。

        事情,都是秦遇沛自己做的,也不是秦遇时逼着他做的。

        现在,这个人竟然来责怪秦遇时去查了账。

        好像秦遇时不这么做,秦遇沛做的事情就能瞒天过海,就能自欺欺人,就就能心安理得地当他秦家的家主。

        可能吗?

        秦家落在秦遇沛手中,那不是完蛋了?

        老爷子还没有糊涂,肯定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平白打压秦遇沛,只会让旁人觉得老爷子独断专行。

        但是这些事情一抖出来,秦遇沛没资格喊自己是清白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激怒了秦遇沛,他往前走了两步,拉近与秦遇时的距离。

        “你做了什么?你就是什么都没做,让大家都觉得你多清高多不在乎争夺家产这件事。但是秦遇时,你真的不在乎吗?你要是不在乎,你根本就不会去瑞士。”

        “哦,我不去瑞士,就等着你在秦家胡作非为?秦遇沛,虽然我对秦家家族的位置没什么兴趣,但是我不会允许其他人做任何伤害秦家的事情。”

        “你看,你非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到底,最后还是你,坐收渔翁之利!”秦遇沛生气到不行,尤其是被秦遇时说了这话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秦遇沛立刻就冲到秦遇时面前,一把揪起秦遇时的衣领。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宋攸宁试图过来将秦遇沛给推开。

        就像秦遇时第一反应是保护是宋攸宁一样,宋攸宁想保护的,是秦遇时。

        结果就是,秦遇时挡开宋攸宁,他自己本身身手就很好,对付一个秦遇沛,绰绰有余。

        而宋攸宁被挡开的时候,高跟鞋踩在了婚纱裙摆上。

        她本来就不常穿高跟鞋,所以这么一踩,其实整个人的重心都不怎么稳。

        下意识地就往后面倒去。

        此时的秦遇时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跟秦遇沛动手,只想将宋攸宁给拉回来。

        秦遇时眼疾手快,一把将宋攸宁给拉到自己怀中,才免于宋攸宁摔倒。

        本来只想将这件事暂时压下去,等到婚礼之后再处理的秦遇时,知道是没办法放任不管。

        否则,这件事是没办法被压下来的。

        秦遇时刚刚将宋攸宁扶好,还没开口说话。

        宋攸宁瞳孔忽然缩紧,住着秦遇时手臂的手,收紧力道,“让开!”

        她看到秦遇时身后的秦遇沛,从口袋里面抽出了枪!

        千钧一发的时候,宋攸宁只想着不让秦遇时受伤,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想要将这个男人推开,不想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宋攸宁在与秦遇时拉扯之间,秦遇沛根本不好瞄准。

        本来是瞄准了秦遇时的,但是被宋攸宁一推,就不好说了。

        秦遇沛的枪口一直在变。

        而彼时,秦遇时也看到秦遇沛要干什么。

        那些东西是不长眼睛的,要是伤到宋攸宁怎么办?

        秦遇时根本没有管那么多,他力气大,直接将宋攸宁给拉到怀中。

        周围没有什么遮拦的地方,不可能快速地将宋攸宁送到安全的地方。

        所以秦遇时能想到的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将宋攸宁抱在怀中,不让她任何一个重要器官暴露出来。

        宋攸宁整个人都要疯了!

        秦遇时这是在干什么?

        他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

        “秦遇时,你放开我!”宋攸宁想要从秦遇时的怀中挣脱出来。

        但是秦遇时的力气有多大?

        她根本没办法挣脱出来!

        耳边是秦遇沛丧心病狂的笑声,他是不是疯了?

        抢不到秦家就疯了?

        他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他是要坐牢的!

        但是,情绪已经奔溃的秦遇沛哪儿管得了那么多。

        他冲着那边穿着西装和婚纱的人开枪。

        他也不管打在哪儿,不管准不准,只要开枪就行了。

        是消音过的枪,这边的动静,宴会厅那边听不到。

        几个女工作人员都吓疯了,躲在角落里面抱头,连叫都不敢叫。

        而被抱着的宋攸宁,实在是没办法挣脱开秦遇时的桎梏。

        只能在一声一声的枪声之下,心跟着一颤,又是一颤。

        她开口,声音闷闷地,“秦遇时,你放开我好不好?”

        求求他放开她,不要用他的身体挡盾牌,帮她挡去伤害。

        秦遇时却没说话,只是紧了紧手臂,将宋攸宁紧紧地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护着她的脑袋。

        不管宋攸宁怎么说,都没有将她松开。

        怎么可能会放开?

        刚才在婚礼上的时候,楚临渊问他们,愿不愿意在对方顺境或逆境,只要对方需要你的时候,始终不离不弃。

        秦遇时怎么可能会放开宋攸宁自己一个人走?

        宋攸宁没办法,知道秦遇时说什么都不会放开自己,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有紧紧地拽着秦遇时的衣服。

        直到,宋攸宁感觉到秦遇时的身子一顿,伴随着男人一声闷哼。

        宋攸宁知道,秦遇时肯定受伤了!

        她紧紧地抓着秦遇时的手臂,问道:“你怎么样了?秦遇时你别吓我,是不是受伤了?”

        她试图将脑袋从秦遇时的怀中钻出来,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头没办法从秦遇时的怀中出来,但是在挣扎的时候,宋攸宁看到洁白的婚纱上,有血迹!

        “秦遇时,你受伤了!”宋攸宁紧张得不行,不知道秦遇时伤在哪儿,这个男人什么都要自己承担,他到底在想什么?

        想什么不知道。

        秦遇时只是低声跟宋攸宁说道:“没事。”

        都受伤了,还说什么没事没事!

        “他枪里没子弹了。”秦遇时对宋攸宁说道,不想让她继续担心。

        也就是在秦遇沛枪里没子弹的时候,保镖才匆匆而来。

        宋攸宁什么都没看到,等到从秦遇时怀中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男人将秦遇沛压在地上。

        宋攸宁哪儿顾得上秦遇沛,只匆匆看了一眼之后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秦遇时身上。

        “你哪儿受伤了?”宋攸宁拉着秦遇时,一看,看到他小腿那边有擦伤。

        西装裤都被划开,流了不少血。

        “医生,叫医生!”宋攸宁对保镖说道,满脸都写着担心。

        秦遇时只是将宋攸宁拉过来,没让保镖们去打119叫救护车。

        而是说道:“先把秦遇沛关起来,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另外,叫卫容谦过来。这件事,不要声张!”

        宋攸宁一脸诧异,“你不去医院?”

        这可是枪伤,秦遇时不打算去医院,只让卫容谦来处理?

        秦遇时顺着宋攸宁的后背,说道:“没事,只是一些小伤,没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流那么多血?不行,一定要去医院!”宋攸宁并不是会为了让婚礼继续下去,而不管秦遇时伤势的人。

        而且,仪式都已经结束了!

        秦遇时难得地好脾气,说道:“真的没事,而且这件事传开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切照旧。”

        宋攸宁才顾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她只要秦遇时平安,只要他现在去接受检查。

        别的,她才不在乎!

        但是,秦遇时就很坚持。

        在这件事上,宋攸宁根本说不过秦遇时的。

        她急得不行,但是想着再这么僵持着,秦遇时腿上得流更多的血。

        “算了,先叫卫容谦来!”没办法,宋攸宁只能妥协,然后小心谨慎地将秦遇时往新娘房那边扶去。

        路过被狠狠压在地上的秦遇沛时,宋攸宁停了下来,低头对地上的人说道:“你这样的人,永远都当不上秦家的家主。”

        秦遇沛挣扎着,没法,好几个保镖摁着他。

        “秦遇时——我哪儿比不上你,哪里?”

        没人回答秦遇沛的问题。

        宋攸宁扶着秦遇时往新娘房那边走去,头都没回。

        可能,当秦遇沛开始和秦遇时争夺家主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他比不上秦遇时了。

        是你的东西,十二级台风都吹不走。

        不是你的,费尽心机都得不到。

        这句话送给秦遇沛正好。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3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