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251章 你怎么什么都想得那么周到?

第251章 你怎么什么都想得那么周到?


秦遇时听着宋攸宁在电话那头为季微鸣不平,安抚了两句:“你别激动,季微不追究估计是为了平息事态。她们两真要大动干戈,最尴尬的,还是启程。”

        所以秦遇时觉着,他至今没听到什么风声,估计是季微那边不作为,不想让萧启程难做。

        “这样吧,我跟启程提两句,让他补偿季微?”

        “千万不要!”宋攸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让他别再打扰微微的生活,就是最好的补偿了。当然,他要是能管好他未婚妻,那就更好了。”

        “嗯,我跟他说。”秦遇时道,“你回家了没?”

        “还在医院,我妈最近身体好了很多,已经不需要陪床了,我待会儿就回家。”

        “我喝了酒,让司机去接你。等你到家的时候,给我电话。”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挂了电话,等秦遇时过去的时候,发现就萧启程一个人在。

        萧启程:“老卫刚接到医院电话,回去了。”

        “他退休之前是和酒无缘了,”秦遇时不知道是惋惜还是什么,“不过天天和酒精打交道。”

        “你的笑话真冷。”萧启程看向路口,他家司机还没来,有点烦,从口袋里面摸了烟出来,递给秦遇时一支。

        “不抽,差不多准备戒了。”秦遇时道,“你最近和季微怎么样?”

        萧启程一愣,这个话题转得猝不及防,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季微?”

        “嗯,过年的时候,你不是下意识打电话给季微,让她安排医院的?”

        萧启程像是这才想起来似的,有些恍然地说道:“没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有联系?”

        听萧启程这个口气,应该是真不知道陆星辰对季微做了什么。

        “你马上就要和星辰结婚了,多花点心思在人家身上。真心是能感觉得出来的,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报备行程,让她知道你在做什么,和什么人做什么,就是喜欢就是爱了。”秦遇时没提陆星辰给季微使绊子的事情,“你觉得星辰为什么和你闹?真的是她无理取闹想一出是一出吗?”

        萧启程没说话,只抽烟,一口接着一口。

        “人家从小也是万千宠爱长大的,能感觉到你的心思是不是真的在她身上。心思真要是不在的话,不如早点说清楚,你们还没结婚。等真的结婚再离婚,你觉得陆家和你们家的关系,能不能更差一点?”

        本来,楚家和陆家的关系就不算好,只因为萧启程和陆星辰订婚,才有所缓和。

        如果真的闹了结婚离婚这一出,两家的关系将会达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所以这一点,萧启程是要掂量清楚的。

        萧启程吐了一口烟,觉得烦得不行。

        秦遇时看周围没人,问了萧启程一句,“我问你,你和季微到底到哪一步了?”

        “神他妈到哪一步了?”萧启程忍不住说了脏话,“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

        秦遇时一脸不相信,“你们两一起工作那么长时间,不可能连手都没牵过吧?”

        “也就不小心碰到过。”萧启程有些不耐烦,“你和异性就没有不小心碰到过?我告诉你秦遇时,老子和季微干净着,什么都没做过。你刚才的问题,是对我的亵渎!”

        刚才那问题似乎真的将萧启程点着,他不喜欢别人误会他和季微的关系。

        因为从始至终,他和季微当真什么都没发生过,季微总是能很好地把握住那个点。

        他应酬喝醉了,季微会送他回家,但会以她一个女孩子扶不动他为由,让总裁办的男助理一起跟着。

        他们出差,季微会带着她自己的小助理,她们两个女孩子在一个屋,那样就有人给她作证就算是出差,她也是和上司保持着距离的。

        他看她上下班穿着五六公分的高跟鞋挤地铁,给她配车,也是在她协助他谈下合作之后,配给她的。

        等等……

        他们两之间有一条很明确的上司与下属的分界线,从来没有过线。

        所以,萧启程那时候就觉得季微对他真的只有下属对上司的那种敬畏的感情。

        直到她离职,直到陆星辰几次三番地提起季微。

        萧启程知道,他该和陆星辰结婚,因为陆星辰将整个青春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女孩子的青春很宝贵,他没法当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而他和季微之间,只存在于一份劳工合同,季微离职之后,他们之间就只剩下一份竞业协议,等到两年之后,连这份协议都自动无效。

        所以,萧启程能怎么选?

        当然只能是陆星辰。

        “行,我的错,是我小人之心。”秦遇时跟萧启程道歉。

        “哼。”萧启程冷哼一声,并不接受他的道歉,“友尽吧兄弟。”

        “别啊。”

        彼时,楚家的司机来了,他也没说要送秦遇时一程,因为生气了。

        不过秦遇时知道,他们之间就算生气,过两天吃顿饭,就又好了,不是什么大事儿。

        他不是真的不相信萧启程的人品,是在喜欢的女人的这件事情上,秦遇时觉得一般人根本就把持不住。

        所以萧启程还能在季微面前当个正人君子,那也是不容易了。

        他记得父亲以前跟他说过,如果在确定自己给不了那个姑娘未来的情况之下,不要被自己的兽欲所控制而碰她,要克制并且冷静。

        因为,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也许,萧启程的父亲也跟萧启程说过类似的话。

        ……

        过了几日,宋攸宁在微博上看到有营销号在转发本城某花店老板在妇女节当天,携员工在各个路口给路过的女性免费赠送香槟玫瑰的微博。

        一时间,众多网友都在赞叹这个美女老板人美心善。

        而通过知情者爆料称,该老板免费赠送鲜花是因为被客户爽约,几十万进口鲜花赔在手中无处可卖,所以才想出免费赠送的办法。

        网友们不仅责骂那个爽约客户的同事,而且季微的花店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的,口碑一下子好了起来。

        就像季微先前说的那样,算是花了几十万打了个广告,现在赔进去的钱,以后会赚回来的。

        宋攸宁是在看到网上对季微的这些做法赞同并且好评如潮之后,才放心的。

        觉得不管陆星辰怎么给季微使绊子,季微都能化险为夷,还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季微还是你季微。

        看到季微那边稳定下来了,宋攸宁当然也就放心了。

        她心情放松下来,秦遇时当然也就跟着放松。

        真的是一环扣一环,哪里出了问题,对秦遇时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好事。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宋攸宁母亲的身份恢复得很快,目前已经不需要天天打点滴,所以就提出了回家的想法。

        只要按时去医院做复健就行了。

        终于等到母亲出院这一天,宋攸宁别提多开心了。

        早早地就将家里打扫干净。

        因为一个人住,宋星河也就周末的时候回家住,所以平时宋攸宁就没怎么收拾。

        母亲要出院了,当然要在母亲面前展现出她已经是个会做家务的小姑娘。

        还好,将母亲接回家的时候,她还算满意。

        不过,秦遇时不是很满意。

        当然不是不满意刚才是他将许芳华从一楼背上四楼,宋攸宁家这边是老式的六层小区,没有电梯。

        本来宋星河要背母亲上来的,但是他快要体育测试,万一出什么意外,所以秦遇时二话不说就将许芳华背上来了。

        其实,许芳华慢慢扶着扶手,可以上到四楼的,但是,可能是为了考验一下女婿,所以在秦遇时说要背她的时候,她也没拒绝。

        一个男人是否真的值得依赖,其实不光要看他对这个女孩儿怎么样,还要看他对女孩儿家里人是不是当成自己的亲人来对待。

        至少,许芳华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目前来说,许芳华对秦遇时一切都还满意。

        该给女儿的婚礼,在筹备当中。对女儿的家属,也都是非常有耐心的。

        “那你们先休息,我去做饭,过会儿就能吃了。”宋攸宁主动承担起做饭的事儿。

        “我去帮你。”秦遇时觉得宋攸宁可能一个人搞不定。

        “我也帮忙,不然我觉得我们到下午都未必能吃得上中饭。”宋星河吐槽一句。

        没想到宋星河刚要去,就被许芳华叫住,“你去干什么?厨房本来就不大,你就别去捣乱了。”

        “啊……”宋星河哀嚎一声。

        宋攸宁佯装吃醋,“妈,我看你就是偏心星河,不让他做家务。”

        “你这孩子……”许芳华微瞪宋攸宁一眼。

        宋攸宁立刻说道:“我开玩笑,星河现在以学业为重,所以现在应该回房间再做一套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宋星河:???

        “也许星河应该看看高数。”秦遇时补刀。

        而许芳华的本意,其实是并不想让宋星河去当那个一千瓦的大灯泡。

        当然,最后也没有当成。

        秦遇时在厨房给宋攸宁打下手,他看着宋攸宁越发熟练的摘菜洗菜的动作,想来这些天也是得到了锻炼。

        “对了,我安排了一个阿姨过来,平时你上班的时候,能照顾妈。阿姨年纪四十出头,力气有,做事麻利。”秦遇时将阿姨的情况跟宋攸宁提了一下。

        “我先前就看了很多中介公司,想找靠谱的阿姨,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宋攸宁倒是有些懊恼的说道,“你怎么什么都想得那么周到?”

        宋攸宁在着之前想的是,要是没找到保姆,她就先拜托季阿姨,然后每天中午回来给母亲烧饭。

        但是,秦遇时在她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应对之策。

        “始终比你多吃几年饭。”秦遇时说得非常淡定,还带着一点年纪上的自豪。

        “……”宋攸宁其实觉得,男人懂事与否,并不在于年纪,可能有些人七老八十了,还一点都不会做事儿,“谢谢你啊。”

        “记得先前跟你说过,不需要口头上的谢谢。”

        “习惯了。”宋攸宁是那种习惯性地将谢谢挂在嘴边的人,觉得这样才算是有礼貌。

        “不过妈出院,我们见面的时间,是不是就更少了?”秦遇时发出了一个令宋攸宁非常难回答的问题。

        这可不是非常难见面,是巨困难了吧!

        之前母亲还在住院的时候,宋攸宁在看完母亲之后回家,好歹还能和秦遇时多相处。

        要是实在晚了,秦遇时喊她回家,她半推半就也就同意了。

        但是现在母亲在家了,宋攸宁必然得每天都回家的。

        秦遇时:“等启程婚礼之后,我们就结婚,四月份你看怎么样?我看看三月份还有什么良辰吉日适合办婚礼。”

        说着,秦遇时还真的拿出手机想看看黄历上三月还有什么良辰吉日。

        “你这么急的吗?”宋攸宁问,“其实我妈现在这种情况,加上我弟弟还在读书,就算婚礼之后,我还是要照顾我妈……”

        “这样就可以把妈接到我们家住了。”

        这不是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吗?

        宋攸宁倒是一脸意外,因为现在很多女孩子其实不愿意和公婆住在一起,就像男人不愿意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是一个道理。

        但是秦遇时倒是非常爽快地说出可以和母亲一起住这话,说实在的,宋攸宁很意外。

        “你不介意吗?”宋攸宁问,“还是说你只是想快点让我和你住一起,所以才答应让我妈妈住过去的?”

        秦遇时倒是靠在冰箱上,半眯着眸子看着宋攸宁,“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

        为了快点和宋攸宁住一起,就能委屈自己和岳母住在同一屋檐下?

        宋攸宁没说话……

        秦遇时道:“我其实不太知道你是如何看待和父母住在一起这个问题的,我父母就生了我一个,以后等他们老了,生病了,作为他们的独子,我肯定要照顾他们。虽然可以请看护,请佣人,但有些事情,还是得子女去做。因为是他们给了我生命,是他们在我小的时候照顾我,所以等他们老了,我也得照顾他们。”

        这一点,宋攸宁是同意的。

        如果连父母都不赡养,那这个人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说实话,我挺羡慕你们家这种氛围的,所以其实比起我和你的二人世界,我更倾向于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自己家里亲戚各种勾心斗角,所以秦遇时很羡慕宋攸宁家里轻松的氛围。

        他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想要邀请许芳华以及宋星河去家里住的想法。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