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229章 你嫂子自己都是个孩子,幼稚得不行

第229章 你嫂子自己都是个孩子,幼稚得不行


宋攸宁本来不想在过年的这种日子里面煽情,过年就应该高高兴兴,不该哭的。

        但是听到母亲说的这句话,宋攸宁就忍不住。

        本以为自己是个坚强到就算天塌下来了都能咬咬牙撑过去的人,结果只要母亲一句话,那些坚强就土崩瓦解,剩下的全是脆弱。

        不过宋攸宁也庆幸,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将自己武装起来。

        现在,她有母亲,有弟弟,还有秦遇时,她想说自己是人生赢家好像也不为过。

        她一直都不是贪心的人,一直以来的心愿都是家人身体安康,有一个爱人,有点小钱。

        不过曾经季微说过她其实有点贪心,因为很多人只能拥有其中的两样,或者一样,甚至有一部分的人,一样都没办法拥有。

        那时候宋攸宁说,那她就努力朝着这个目标奋斗,总有一天能实现她心中小小的心愿的。

        宋攸宁没有再打扰母亲休息,给母亲盖上被子之后,轻声出了房间。

        因为出去了,所以宋攸宁没有看到她关门之后,躺在床上的许芳华转头看着床的另一侧,眼泪瞬间从眼眶中迸出来。

        ……

        宋攸宁从房间出来之后,松了一口气,感谢母亲没有提起继父。

        她出来之后给宋星河和季微摇摇头,几人都是放松的表情。

        他们没有刻意去说谎,不过是大家都选择不提那件事,那样,心中的疼痛似乎会少一些。

        随后,宋攸宁和他们两去季微家里帮忙准备晚饭,还将秦遇时让人送过来的饭菜也拿了过去。

        季微刚才就听送东西的人说是lucas主厨做的,她想着宁城应该只有一个lucas主厨吧,听说预定他餐厅的位置都得等到明年,而且他本人是根本不随随便便给人做菜还是一大桌子还让人送到宋攸宁这边来。

        等到季微看到保温盒里面盛着菜品的盘子上面有lucas的名字时,确定了。

        想想,怕是也只有秦遇时才能喊得动lucas亲自下厨。

        此时,季微觉得自己化身成了一只柠檬精,这也太酸了吧!

        宋攸宁呢,将菜拿出来之后听到手机响,加上季妈妈让他们不要瞎帮忙之后,就又都被赶出了厨房。

        所以,宋攸宁现在在靠窗的沙发那边回消息。

        从她嘴角微微上扬,双眸露出笑意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是在和秦遇时发消息。

        的确,秦遇时在跟宋攸宁发消息。

        他们家年夜饭吃的比较早,三点过就开始了。

        秦遇时给她发了一张桌上饭菜的照片。

        那这还是宋攸宁第一次看到豪门家吃年夜饭是怎么样的,就……菜品丰富了一点,花样多了一点,摆盘好看一点。

        但看起来好像都很好吃的样子,什么大龙虾大螃蟹大鲍鱼……

        于是乎,宋攸宁就给秦遇时发了两个字:想吃……

        秦遇时:帮你留一份,待会儿给你送过去。

        宋攸宁:这不太好吧……

        但其实宋攸宁的真实意图是:好的好的!

        秦遇时:那就不留了。

        看到秦遇时发来的消息时,宋攸宁也是一脸懵,她假装客气他还当真了吗?

        撤回撤回!

        宋攸宁将刚才那条“这不太好吧”的消息撤回,重新发了两个字:好的!

        随后,秦遇时就发了一个ok的手势。

        不过,宋攸宁还是有些担心,问道:我没过去,你家那边没怎么样吧?

        秦遇时:没什么问题,爷爷就问了一句。

        其实问完之后,宋攸宁又觉得自己好像可能太看得起自己了,也许她不去过年,老爷子见不到她会更开心。

        问了这个问题其实有点多余。

        不过好在秦遇时很快跳过了这个话题,不光是跳过了,还是直接要去吃饭了。

        宋攸宁说好的,让他多吃点。

        秦遇时就没有回了。

        她听秦遇时说过,在他们家吃饭,在饭桌上是不准玩手机的,这个规矩不管是谁都必须得遵守。

        不光是不能玩手机,还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还有很多别的规矩,秦遇时有空的时候,就会跟宋攸宁说。

        见秦遇时去吃饭了,宋攸宁就关了手机,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季微和宋星河两人盯着自己。

        “你们两……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宋攸宁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怀疑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你都不知道你刚才的表情,有多灿烂。”季微道,“应该给你拍下来。”

        “是啊,虽然在这边和我们一起过年,但其实心根本就不在我们这边。”宋星河补了一句,“果然,有异性没人性。”

        “没人性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你们两现在就像柠檬精,太酸了好不好。”宋攸宁立刻反击,但反击的同时,脸颊泛红,一脸娇羞。

        “那我们是酸的呀,你又不让我谈恋爱,我到现在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有牵过。”宋星河此时化身柠檬精,“薇薇姐也还单身,我们两个单身的人看你和你老公甜蜜蜜,当然酸。”

        宋攸宁倒是在想是不是自己有点过分了,不该在弟弟和季微面前那么大张旗鼓地谈恋爱?

        “行叭,我以后收敛着……”宋攸宁算是和他们两人达成了共识,不在他们面前秀恩爱。

        想想,宋攸宁觉得她和秦遇时也没怎么公然秀过恩爱,有时候还收敛着,没有做出什么招仇恨的动作,也没说什么拉仇恨的话。

        简直就是模范好夫妻了。

        算了,为了考虑到众多单身狗的心情,宋攸宁决定再收敛一点。

        ……

        秦宅。

        在拜了祖先之后,一家人又浩浩荡荡地从祠堂出来去餐厅。

        气氛其实稍显有些凝重,刚才在祠堂的时候,大爷爷重新提起了分家的事情。

        老爷子就说了一句过年不说这些事情,免得祖宗不高兴。

        但其实大爷爷这话说出来之后,过年的气氛就已经没有了,现在大家心里想着的估计就是年夜饭快点结束,他们好快点各回各家。

        分家这个话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提出来,但都被老爷子以这样或者那样的说法给怼了回去。

        当然了,老爷子有时候还是非常暴躁地怼回去。反正,只要在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是坚决不可能分家的。

        不过这个话题一提出来,家里的气氛就会变得非常紧张和微妙。

        胆子大的,就像大爷爷,直言不讳,后面自然就跟着一票不敢主动开口,只敢附和的人。

        还有一些是保持中立的,不过虽说是保持中立,但在听到谁说的有理,支持哪一方的利益会更大,他们就会选择对他们更有利的一方。

        等等……

        一旦牵扯到钱财,大部分的关系都会变得不纯粹。

        虽说是团圆饭,却各怀心思。

        那唯一让秦遇时觉得不那么烦心的,就是在微信上逗了一下宋攸宁。

        他本不是个吃饭之前会拍照的人,但想着给宋攸宁看看他吃的什么,就拍了照片给宋攸宁发了过去。

        坐在秦遇时旁边的是他的堂弟秦遇沛,堂弟这几年都在国外读书,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

        秦遇时也就小时候和这个堂弟玩得多,等长大了之后各自有了各自的圈子,联系不多。

        秦遇沛不小心看到秦遇时给他媳妇儿发了他们年夜饭的照片,低笑一声,说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大哥。”

        秦遇时倒也没遮遮掩掩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等你有媳妇儿的时候估计也得这样。”

        “我还早呢,说不定等你和嫂子都有孩子了,我还没对象呢。”

        秦遇时想了一下孩子的问题,说实话,他还是挺想要孩子的,他觉得从孕育一个孩子到抚养孩子长大,是一个很神圣的过程,他还是很想尝试一下的。

        但这些都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他不确定宋攸宁是不是和他一样想要孩子,是否现在想要孩子,是否他们再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意见是统一的……

        生孩子并不是件轻松且随便的事情,得慢慢来。

        秦遇时回道:“生孩子还早,你嫂子自己都是个孩子,幼稚得不行。”

        “大哥你一脸宠溺地说嫂子幼稚,那是真的宠了。”秦遇沛说着秦遇时宠溺宋攸宁的时候,眼神有些微妙。

        因为秦遇时是律师,读书的时候主修法律,辅修心理学,对人的表情言语什么会有专业的解读。

        不过在有那样的想法之后,秦遇时倒也没有多想,毕竟是同支兄弟,总有那么多小心思什么的,哪儿还有什么亲情可言。

        而且他们即将吃年夜饭,家里有规矩,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不管是平时还是逢年过节,这个规矩都不能被打破。

        秦遇时在给宋攸宁发了消息之后,就将手机收了起来。

        其实秦遇时在宋攸宁说了不来家里过年之后就立刻同意的原因之一,和家里过年的气氛压抑也有关系。

        平时他们一起吃饭,宋攸宁在饭桌上就喜欢说话,说一些小事情,听起来很无聊很鸡毛蒜皮,但那些事情的确能活跃饭桌上的气氛。

        他的话不多,宋攸宁就弥补了他这一点。

        那他觉得,宋攸宁肯定不习惯在老宅这边吃饭,压抑了她的天性,她得郁闷到爆炸。

        和往年的年夜饭一样,大家从头到尾都安安静静地吃完,间或有人小声说话,但都不敢太大声。

        说实话,秦遇时没怎么动筷子,就这种气氛下,谁还吃得下饭。

        他现在想的是,待会儿等老爷子吃完饭,看会儿春晚,撑不住给小辈发了红包之后,他就会回房间睡觉。

        秦遇时就是趁着老爷子去睡觉的时间,从家里出去。

        事情也一如秦遇时想的那样,老爷子在八点过的时候就已经撑不住,给小辈们发了红包之后就说要回房间休息。

        秦遇时看得出,在老爷子说了要回房间休息之后,客厅里的人眼神都亮了。

        虽然大家都说时间还在,想让老爷子多待会儿,但其实心里想的几乎都是老爷子您快去休息吧,身体重要。

        对于大家的挽留,老爷子也没有当真,说道:“还是你们年轻人玩吧,我在这里你们也不自在。”

        说完,老爷子就双手负在背后,拒绝老管家的搀扶,自己往房间那边走去。

        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大概没有注意到老爷子佝偻的背影,没注意到就是这个苍老的老人,苦苦地守着这么大一个家族。

        客厅这边热闹了起来,将老爷子那边的清冷衬托得十分明显。

        说实话,秦遇时在这一瞬间就觉得心里难受,毕竟前一刻他也是想着快点离开的人。

        他收回思绪,从沙发上起来,迈开步子往老爷子那边走去。

        他年轻又步子大,很快就能追上老爷子。

        老爷子一见秦遇时过来,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还有些傲娇地哼了一声,“你过来干什么?我自己一个人回去。”

        “陪你走一段。”秦遇时扶着老爷子,想着以前健朗地背着他的爷爷,现在连走路都这么慢。

        爷爷是老了啊……

        “我知道……都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喜欢我在那边,觉得我在就影响到你们的快乐。”老爷子眼底尽是暗淡,“我这个老头子还是识趣的,就早点走,不让你们为难。”

        “没有的事儿爷爷,我们当然希望您能和我们一起跨年,但是您年纪大了,熬不得夜。”

        老爷子摇摇头,“哎……这些人啊,一天天的都想着分家,也不知道分了家之后,他们有什么好处拿没有。都不明白一根筷子容易被折断,一把筷子折不断的道理吗?”

        所以啊,老爷子就不同意分家。

        “我也就这几年的事儿了,也不知道等我死了之后,秦家会变成什么样子。”老爷子最大的顾虑和担心,就是秦家。

        一辈子的心血呀!

        老爷子说完之后,又问秦遇时,“遇时,你觉得呢,是分家好,还是不分家的好?”

        “各有利弊吧。”秦遇时将老爷子送回房间,说道,“不分家,就像您说的,一把筷子没有人能折断。但是爷爷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把筷子,从中间已经开始腐烂。也许,是时候松松,先将里面的腐烂处理干净。”《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