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226章 不戳对方的痛楚,是身为成年人的礼貌

第226章 不戳对方的痛楚,是身为成年人的礼貌


虽然年前的日子过得鸡飞狗跳,但仍然阻挡不了各家各户张灯结彩要过年的气氛。

        就说宋攸宁和秦遇时居住的别墅吧,年前的时候秦夫人就亲自过来让人给家里里里外外来了个大扫除,在门上贴了春联,贴了喜庆的窗花。

        家里还送来了活得金桔树盆栽,还有腊梅花等一些花花草草。

        宋攸宁这才想着要给她以前和父母住的房子里面装饰一新,否则母亲回去过年就半点过年的气氛都感受不到。

        她提前买好了东西让人年三十那天早上送到家里,让宋星河去医院在医生护士的帮助下接母亲回家过年,她就在家里收拾并且做个年夜饭。

        听了宋攸宁安排的秦遇时,最后给出了自己最中肯的意见:“我觉得收拾屋子这种事你应该没问题,但是年夜饭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我安排人做好了给你送过去,假装是你自己做的,嗯?”

        清晨的时候,秦遇时在衣帽间穿衣服,宋攸宁已经穿好在梳妆台前打算画一个简单的妆容,毕竟是过年,要美美的。

        “年三十了都,哪儿还有厨师烧菜啊!你别麻烦了,我可以搞定的。”宋攸宁对自己要给母亲准备年夜饭这件事,信心十足。

        想来自己在十七岁之前,都是母亲准备的年夜饭,一大桌子的饭菜几乎都是出自她的手,现在宋攸宁想跟母亲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她长大了,也能为母亲做一桌子的饭菜回报她的养育之恩。

        “而且我妈妈醒来没多久,吃不了浓油赤酱的菜,我就做几个清淡的菜,不难的。”宋攸宁不想让秦遇时担心,“反倒是你,我不和你回去过年,真的没关系?”

        “等我们办了婚礼,你就得年年和我回家过年。”秦遇时没有正面回答宋攸宁的问题,“所以请你珍惜最后一个你还在娘家过年的机会。”

        “不能在你家过一次年三十,在我家过一次年三十吗?这样才公平。”宋攸宁又给出了另一个选项。

        倒是秦遇时看了眼时间,“如果你现在过去呢,还有时间收拾屋子,准备年夜饭。”

        宋攸宁看了眼时间,都九点过了……

        她匆匆地涂了一个口红,看着镜子中面色红润的自己,那还是很有过年的喜庆精神的感觉的。

        “要先走了!”

        “急什么,我送你过去。”秦遇时拦腰将宋攸宁框在自己怀中,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说道,“晚上吃完年夜饭,我来接你。”

        “你不在家守岁吗?”

        “想和你一起。”

        男人的声音异常低沉沙哑,闷闷地抵入宋攸宁的心间,弄得她整个胸口那边都觉得痒痒的。

        想和你一起……

        真的是魔咒。

        宋攸宁以前觉得自己如果哪天谈恋爱了,一定是在爱情中保持理智的那一个,不会无时无刻地想要粘着对方,不会腻腻歪歪。

        她觉得自己就算谈恋爱了,也会非常理性。

        但当秦遇时说了“想和你一起”这五个字的时候,宋攸宁有种现在都不想走了的感觉,很不舍,很难受。

        她转身,拥着秦遇时,想了想,说道:“看情况吧……”

        “看情况?”秦遇时音量不自觉提高,“岳母现在每天八点过九点就睡了,星河更加不会拦着你不让你出来,你说你要看情况,嗯?”

        “……”合着这个人已经计划好了?“我的意思是……你家里那么多人,哪能那么轻易地就溜出来啊……你走了,爷爷不得生气么?”

        “你别考虑我,我说来接你就来接你。”秦遇时可以说非常霸气地说道,“问你,我来接你你出不出来?”

        秦遇时扣着宋攸宁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小姑娘一双灵动的眸子闪啊闪,非常好看了。

        在秦遇时这么强势的追问下,宋攸宁敢说不出来吗?

        她觉得自己要是敢说不出来,秦遇时都得上她家去敲门。

        在宋攸宁答应之后,秦遇时也没有立刻将宋攸宁松开,而是抱着她。

        就这么抱着,在冬日的造成。

        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的地毯上,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舍不得……

        宋攸宁在秦遇时的拥抱当中读出了舍不得的情绪。

        “不是晚上就能见面了吗?就几个小时而已,嗯?”宋攸宁拍了拍秦遇时的后背,“放心吧,几个小时之后我还会像现在这么爱你的,你就当我们各自去上了一个班,晚上下班就能见到了。”

        宋攸宁安抚着秦遇时,虽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时候会这么的舍不得他,看起来并不像他一贯的风格。

        说完之后,也没听到他的回复。

        倒是在几秒之后,松开了他,他帅气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表情,瞧不出什么异样。

        好像刚才舍不得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秦遇时深深地凝视宋攸宁一眼,倒也不是真的矫情到几个小时的分开都舍不得,都要上演一下生死离别的壮观场面。

        只是觉得他们两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就因为没有举办婚礼而必须得分开过,秦遇时的心里其实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宋攸宁的。

        但这姑娘真的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委屈,甚至还有点想让他快点走?

        估计也就只有他媳妇儿会这样了。

        “行吧,走了,我送你回去。”秦遇时揉了一把宋攸宁的后脑勺,“化这么好看的妆干什么?媳妇儿太漂亮了,都不想让你出门。”

        “老公太帅了怎么办,我也不想让你出门。”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秦遇时说的话宋攸宁都能接住,她说的他也会配合。

        这大概就是模范夫妻的相处模式。

        秦遇时将宋攸宁送到她以前居住的小区,也就是季微家对面,他们两家以前是邻居。

        因为家里很久没人住了,宋攸宁也就没有请秦遇时上去坐坐,自己一个人颠颠儿地往楼上跑去。

        秦遇时见宋攸宁消失在楼道里了,这才转身上了车,边走,边拿出手机给他认识的一个米其林三星餐厅的主厨朋友打电话。

        “lucas,帮我做几道清淡的菜,我晚点让人过去取。”

        “秦律师,今天大年三十,而且,想吃我做的菜的人,已经预约到明年下半年了。”

        秦遇时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嗯,那上次的合约官司,请给我转账两千万,账号我现在——”

        “行,我马上给你做。”lucas立刻答应下来。

        lucas两年前是国外某高级餐厅的主厨,但后来因为一些合约问题弄得很不愉快,秦遇时出面解决了他的麻烦,他这才得以回国在宁城开了餐厅。

        当时官司没有到上庭的地步就庭外和解,也因为lucas和秦遇时是朋友,他就没收他律师费。

        秦遇时则是lucas餐厅的终身免单顾客。

        那秦遇时并不想宋攸宁收拾了屋子之后还要去做年夜饭,得把她累死,所以秦遇时才找了lucas,让他给他们做年夜饭。

        秦遇时开车赶回家中,这么早回去的原因是因为在年夜饭之前,他们家的各个成员还要到祠堂里面挨个儿给祖宗磕头,这是他们秦家每年的规矩。

        他将车子停在停车位里,下车往主宅那边走去,估计这会儿大家都在那边,等人来齐了再去祠堂。

        还没到那边,秦遇时就遇到在外面闲逛的秦司白,他觉着秦司白估计是不习惯家里那些人聚在一起各种试探的模样,所以才在外面晃荡。

        说实在的,秦遇时其实也不太喜欢家里那些长辈表面上对你嘘寒问暖,实际上并不希望你过得更好的虚伪模样。

        可没办法,始终都是亲戚,不是秦遇时能选择的。

        “小叔,怎么就你一个人?”秦司白见秦遇时就只身一人,不由得问道,“老爷子在里面可说你今天会带媳妇儿回家过年,你这么一个人过去……”

        秦司白没说完的话,秦遇时都能猜到是什么。

        他没带媳妇儿,自然就是让老爷子打脸。

        可就那么不巧,宋攸宁回家过年,老爷子忽然性情大变,好像已经接纳了宋攸宁这个孙媳妇儿一样。

        “她在自己家过年。”秦遇时说道。

        秦司白神色微变,“我寻思着,你还是将小婶喊过来吧……老爷子不同意的时候,你可劲儿地把人往家里带。这下老爷子说了你会带媳妇儿回去,结果你一个人来的。万一老爷子又变了呢?”

        秦司白虽然以前对宋攸宁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但是在知道喜欢的姑娘已经是自己的小婶之后,他也就自动退出了。

        作为一个还没来得及登场就退场的男二来说,秦司白当然是希望宋攸宁在秦家能够过得好。

        不过想要在豪门当中过好生活,作为从小在这个圈子里面耳濡目染的人来说,秦司白觉得还是有难度的。

        秦遇时倒是说道:“他们家人少,攸宁要是来了,就星河和岳母两个人。”

        言下之意,就不叫宋攸宁过来过年。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秦司白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人家夫妻的事情,管多了,倒显得他多管闲事了。

        而且始终是喜欢过宋攸宁,秦司白有一点点的心虚,他不想让自己的这种心虚被秦遇时发现。

        “你呢,前几年过年都不在家,今年想着回家过年了?”秦遇时一边说,一边和秦司白往主宅那边走去。

        秦司白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妈喊我回来,说如果我再不回来过年,就弄死我。”

        说起秦司白的母亲,秦遇时就想到前两天和宋攸宁在商场里面遇到罗琼的事儿。

        秦遇时倒也没有和秦司白提起那些事儿,毕竟罗琼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代表秦司白。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走进主宅。

        还没到客厅,就听到老爷子和秦遇时其他几个堂弟说:“你们几个也快点找对象结婚,你们堂兄都做了表率,你们得抓紧。”

        以前秦遇时还没结婚的时候,那几个堂弟被催婚,就总有秦遇时在前面挡着。

        但是现在秦遇时结婚了,轮着被催婚的,就是他们。

        “待会儿你们堂嫂来了,我问问你们堂嫂有没有同学什么的,给你们介绍介绍。”

        听着老爷子的话,秦遇时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个不对的感觉,从秦遇时之前和老爷子单独吃饭,他说试着接纳宋攸宁的时候,就有了。

        现在听到老爷子这么说,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老爷子其实是从骨子里面就不太满意宋攸宁的,又怎么会让宋攸宁介绍她的同学给家里的其他弟弟?

        秦遇时抱着这种不太确定的情绪,走进了客厅。

        老爷子看到秦遇时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但还是问了一句:“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媳妇儿呢?”

        ……

        宋攸宁上到六楼准备开门,对门倒是忽然开了,宋攸宁十分意外。

        季微一家不是都出去旅游了吗?

        但季微家的确开门了,开门的是季妈妈。

        “季阿姨,你在家啊!”宋攸宁非常诧异,刚才差点都以为季微家遭小偷了呢。

        但一段时间不见,宋攸宁发现季妈妈苍老了一些,脸上也没有过年的喜悦。

        “嗯,在家呢。你怎么……要在这儿过年?”

        “对啊,我妈醒了,不想在医院过年,就在家里过年了。”

        季妈妈一听,脸上绽出笑容来,“那你别忙活了,来我们家,我们两家人一起吃年夜饭。正愁今年我们家只有三个人过年,冷清着呢。”

        宋攸宁知道季家以前过年很热闹的,亲戚加起来十多人,一桌子都坐不下。

        但是今年……

        季妈妈刚跟宋攸宁提了这事儿,就立刻在门口放下厨余垃圾,转头对屋子里的人说道:“老季,微微,攸宁他们今儿在我们家过年!”

        听着季妈妈的声音,季爸爸和季微一个从书房出来,一个从卧室出来。

        那季微看到宋攸宁时,表情也是非常复杂的。

        在见到季微时,宋攸宁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家先前说要旅行过年,只是个借口。

        因为季微家年末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季微从上市公司离职,卷入上司与未婚妻的感情当中。季爸爸身陷学术丑闻,提前退休……

        这些话题,到过年的时候,怎么都得被人提起来。

        为了避免被提起来,那就只能找一个出去旅行过年的借口。

        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在国外玩得开心?

        不过宋攸宁没说那么多,只说道:“我先前还在想就我和我妈、弟弟过年,会冷清,没想到叔叔阿姨和微微也在,那就热闹了!”

        不戳对方的痛楚,是身为成年人的礼貌。《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1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