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214章 秦太太,请你不要那么主动

第214章 秦太太,请你不要那么主动


听到宋攸宁这么说,秦遇时轮廓分明的脸上表情严肃了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宋攸宁。

        本来是发问的人,结果在看到男人这般严肃的表情时,宋攸宁又有点底气不足。

        但是仔细一想,她可是但人家老婆的人,还不能问自己丈夫在消失的将近两个小时里面干什么去了吗?

        于是乎,宋攸宁刚刚怂下来的表情,立刻又变得强势起来。

        她下巴微抬,眼神故意冷下来,瞧着倒是有点一本正经的模样,她说:“再给你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如果你这次不说实话,我就……”

        “就什么?”秦遇时倒是对她“就”字后面的内容比较感兴趣。

        “就……就让你睡书房。”这个惩罚,够狠了吧?

        秦遇时忍住没笑,“首先,我刚才没去找别的小姑娘。其次,以后这种话不要乱说,伤感情。”

        有些话,可能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说多了,可能就成真了。

        “我刚才去找温既明了。”秦遇时下巴微抬,示意宋攸宁快点煮汤圆。

        倒是宋攸宁,听到温既明三个字的时候,眸子中是显而易见的厌恶与反感。

        她没问他去找温既明什么事儿,主要是恶心温既明。

        上次她就应该狠狠地踹温既明一脚,让他以后再也没办法当男人。

        “我把他揍了一顿。”

        宋攸宁刚把接了水的锅子放在灶台上,就听到秦遇时来了这么一句。

        “你打他了?”宋攸宁诧异转头,那表情差点让秦遇时以为她担心温既明。

        秦遇时点头,可不就是打了么,还把人狠狠地摁在地上打了,还想废了他的手。

        虽然秦遇时觉得他的脚以后可能也没办法正常走路了。

        宋攸宁连火都没开,直接走到秦遇时这边来,也没管这是在厨房,一把就秦遇时的衬衫下摆从西装裤腰里拉了出来。

        秦遇时一惊,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厨房门口,好在没人过来。

        回头,就看到宋攸宁弯着腰盯着他腹部的伤口。

        只是看伤口啊……秦遇时差点以为宋攸宁想在厨房里……

        他轻咳一声,“秦太太,请你不要这么主动,这里是在厨房。”

        宋攸宁两手拉着秦遇时的衬衫衣角,保持着弯腰的动作,仰头看秦遇时。

        “你知不知道你手术到现在半个月都不到,你就去揍人,不知道会牵动伤口吗?打人这种事,你没必要亲自去做,随便找几个人,罩住温既明的脑袋,一顿狂揍就好了。”宋攸宁边说,边直起腰,“而且,你身为律师,知法犯法,万一他报警抓你呢?”

        “我让人将监控抹了。”

        “哦……那还好,温既明不会有什么证据。”宋攸宁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留下什么证据让温既明告秦遇时就好了。

        倒是秦遇时,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宋攸宁,问:“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去找温既明?”

        这姑娘倒是有意思,不问他为什么去找温既明,反倒是担心他会不会因为打架而让伤口出血。

        那结果就只有一个——宋攸宁丝毫不担心她和温既明的关系被秦遇时知道。

        也就是说,宋攸宁和温既明什么事儿都没有。

        一如秦遇时一开始相信宋攸宁一样。

        “你不是要去打他么?”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么,“好吧,你为什么要去揍他?他也让你非常不爽,是吗?”

        宋攸宁似乎还没意识到秦遇时是知道她那天被温既明欺负的事情。

        “嗯,他让我非常地不爽,得直接揍一顿才能泄气。”秦遇时的确可以有很多种办法让温既明后悔他那天对时璨做的事情,但当时,在那个狗仔说了那话之后,秦遇时就只想到一个发泄的办法。

        那就是去狠狠地揍温既明,让他可以最直观的感受到欺负宋攸宁的下场是什么。

        这个办法虽然看起来粗暴,但确实是简单又有效的。

        宋攸宁确定秦遇时伤口没有出血之后,才将他的衬衫放下。

        想了想秦遇时非要去揍温既明的理由,也许是因为那天的事情……

        “其实那天我已经打了他一顿,报仇了。”宋攸宁道,“万一你在揍他的过程中伤口挣开了,那多得不偿失?为了一个烂人,不值得的。”

        “你怎么知道对我来说,就是不值得的?”秦遇时问了一句,“今儿就是在揍他的时候,警察来了,以后吊销我的律师执照,我还是会照样这么做。”

        岂有让自己媳妇儿受委屈的道理?

        要是自己媳妇儿被轻薄了,他连去揍那人一顿给自己媳妇儿消气的勇气都没有,他怎么当人家老公?

        而听到这话的宋攸宁,那其实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有人给自己撑腰,能不觉得甜滋滋么?

        “谢谢你。”宋攸宁垫脚,在秦遇时嘴角亲了一下,“其实我也觉得那天我踹他的一脚不够,本来想暗戳戳地找人狠狠地揍他一顿,没想到你先这么做了。”

        “所以,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肩膀上的淤青,也是那天弄的?”秦遇时问道。

        “先前……先前不是在爷爷的寿宴上么,就没说。后来就忘记了,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还不是什么大事儿?”秦遇时打断宋攸宁,“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可能以前你习惯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一个人解决处理,但是请你记着,你现在还有我。”

        鼻子酸。

        想哭。

        上一次听到别人对她说“一切有我”这话,还是妈妈跟她说的。

        她是个很容易就被感动到的人,别人对她一点点的好,她就会记在心中,并且是牢记。

        宋攸宁点头,但是又摇头,“可是……我也不能把所有的麻烦都交给你处理,那你会很累啊……”

        总觉得结婚,不应该是将自己的麻烦转嫁给对方,他们可以同甘共苦,但不能一直让秦遇时给她解决麻烦呀!

        换做是她,如果她一直帮对方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她也会觉得非常烦躁的。

        秦遇时没有立刻开口,其实他并不会觉得累。

        他觉得宋攸宁身边的那些事情,并不棘手,都很好处理,更不会觉得累。

        反倒是另外一件事情让秦遇时觉得是压力,也是动力。

        他跟老爷子说的第三种选择,平衡宋攸宁与秦家的关系。

        “你也知道当人老公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啊?”秦遇时没有正面回答,更不会将他和老爷子先前的谈话告诉宋攸宁,“所以,你平时就听电话,少折腾我,嗯?”

        “我哪儿折腾你了,你说?”宋攸宁觉得自己挺听话的呀,不吵不闹的,就没有像她这么听话的媳妇儿了。

        秦遇时挑眉,说道:“那就请你每天洗好澡之后,裹得严严实实再从浴室里面出来,行吗?”

        瞬间,宋攸宁就明白秦遇时说的折腾,是哪个折腾了。

        好的,她选择闭嘴。

        “我去给你煮汤圆。”宋攸宁觉得自己可能去煮汤圆会更好一些。

        结果就听到秦遇时旁敲侧击地说:“其实,我这个伤口好得差不多了,刚才那么用力地揍温既明,都没有裂开也没有出血。”

        宋攸宁不想接话。

        “你看,我现在去跑两圈也没事儿。”秦遇时还真的做出了要去跑步的姿态。

        “说真的,你才别折腾了好么?”宋攸宁将火点燃,回头对精力旺盛的秦遇时说道,“在你的伤口没有完全好之前,你想也不要想。”

        秦遇时:“……”

        那就是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算了,不想吃汤圆了,什么都不想吃了。”秦遇时觉得生无可恋。

        那就算是看到秦遇时耍小孩子脾气,宋攸宁也是不会妥协的。

        在秦遇时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于是非常迅速地将衬衫下摆塞到西装裤里面去。

        刚塞进去,沈望舒就走了进来。

        这不是觉得这小夫妻两个进了厨房也有一段时间了,过来看看宋攸宁的汤圆有没有做好。

        结果进来的时候,看到宋攸宁才刚刚点火。

        “行吧,你们两先出去,我来煮汤圆好了。”主要是沈望舒觉得宋攸宁可能不太会厨房里面的事儿。

        “没事妈,我来煮就好了,你们出去等着吧。”宋攸宁自动切换对待长辈的恭敬。

        沈望舒看看自己儿子,又看看宋攸宁,惊觉自己似乎来的不是时候,“行吧,我和你们爸爸就先回去了,让你们过二人世界。”

        其实沈望舒先前借由身体不好,要回老宅养着,也不过是借口,就是想将空间留给秦遇时和宋攸宁,好让他们两培养感情。

        现在看起来,她当时的选择很明智。

        之前呢,是培养感情。

        现在呢,是增强感情。

        沈望舒很满意现在宋攸宁与秦遇时之间的状态,觉得过段时间,他们其实可以商量着要个孩子。

        沈望舒的想法比较传统,觉得一个家庭中还是得有个孩子,夫妻两才会更有向心力,才会想着如何让他们的家庭变得更好。

        就像当初她和秦雁回,他们也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感情才有了质的飞跃。

        沈望舒心满意足地从厨房出来,过去挽着自己的丈夫的手臂,说道:“咱们走吧,别留在这儿打扰他们小夫妻两个了。”

        秦雁回哼了一声,“我还嫌他们两打扰我们呢!”

        说着,秦雁回就拿着车钥匙和沈望舒往外面走,其实他和沈望舒真正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倒是借着这次给秦遇时与宋攸宁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反倒是让他们两也有了深入了解的机会。

        出了别墅,秦雁回帮沈望舒打开了副驾的车门,将人送了上去,自己才绕过车头上车。

        车子启动,沈望舒一直在寻找一个比较合适的机会和秦雁回开口。

        倒是秦雁回,先看出了沈望舒的欲言又止。

        想了想,其实也就猜到沈望舒想要说什么,便先开了口,“明子的死能尘埃落定,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以后也不会有人威胁到他女儿的性命,挺好。”

        因为担心秦雁回心存芥蒂,所以沈望舒没有主动开口,没想到他先提起了这件事情。

        “是啊,不容易。”

        秦雁回注意着路况,毕竟是晚上,妻子又在车上,所以车速很慢。

        “其实我知道,你对明子早就放下了。虽然我以前总说我不在乎你们两的过去,但说实话,我这人也不是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心里总归会有一点小疙瘩。但是这个小疙瘩并不是针对你们两那段感情。”秦雁回倒是首次正面地想沈望舒提起这件事。

        沈望舒没开口,只是转了身子,看着正在开车的秦雁回。

        “我主要是在想,如果我早知道咱两会在一块儿,会生儿子,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当初怎么都不会让你多看明子一眼。”秦雁回道,“我就不明白了,但是我和明子都是老大的朋友,怎么你就先喜欢上他呢?”

        关于他和薛宜明谁更有魅力这件事,秦雁回很想问问自己的妻子了。

        “我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沈望舒觉得现在的秦雁回一点都不像个中年人,反倒像是个少年,追问着自己喜欢的人,当初为什么没有先喜欢上他。

        “不可以。”秦雁回也是很直接地就拒绝了沈望舒的请求。

        “那我说了,你能不生气吗?”

        “放心,一定不生气。”秦雁回这个保证倒是做得快。

        要说沈望舒当年是怎么喜欢上薛宜明的……

        “因为他,所以我想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沈望舒说道。

        她以前耳朵听不见,因为薛宜明的缘故,所以她才做了手术,恢复了听力。

        秦雁回表情慢慢沉了下来,说不生气的人,现在的确没生气,就是觉得不舒服,难受。

        毕竟,薛宜明当时得在沈望舒心中有多重要,她才动了要去动手术的念头。

        而他,就没有那个能力。

        沈望舒接着说道:“但是因为你,带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更多更美好的声音。”

        那听到这话,秦雁回嘴角微微上扬,不像刚才那么心里难受了。

        是谁让沈望舒有了动手术的念头不重要,是谁带她听到那些美妙的声音,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而秦雁回,就是那样一个人。

        过程远比目的更重要。《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