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160章 她眼里尽是绝望

第160章 她眼里尽是绝望


宋攸宁听着秦遇时的话,只觉得十分意外,因为她在薛家三年,都不知道薛峥嵘竟然还有一个儿子!

        “他怎么还有一个儿子?”宋攸宁问了一句,先前她在薛家隐约听说过薛峥嵘与姚青没有生孩子是因为他不能生育,可现在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秦遇时收了手机,没管薛峥嵘脸上震惊又想发作的表情,对宋攸宁说道:“你觉得他会真心实意地将薛漫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对待吗?不管是姚青还是薛漫,都不过是他的工具。他其实早就打算将薛氏掏空之后,去国外和老婆孩子过日子。”

        宋攸宁真的一次又一次被薛峥嵘颠覆三观,所以他们这些人,都成为他的棋子,准备利用完了报复完了,就潇洒离开?

        怎么会有这么自私、损人利己的人存在?

        秦遇时转头看着薛峥嵘,说道:“据我所知,在攸宁父亲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之前,一直把你当成亲兄弟。他从头到尾都没想和你争抢什么,就算在查出你牵扯进多起谋杀案时,也没有立刻将证据交给警方。而你,选择杀他灭口。”

        “是他活该。”薛峥嵘冷嗤一声,“他优柔寡断又窝囊幼稚,我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过亲兄弟,每次见到他都会想到是他和他妈毁了我们家。所以,他也不配拥有家庭,拥有老婆孩子,你们都得死!不过宋攸宁你命大,那场车祸没有弄死你,倒是你那个便宜爸代你死了!”

        震惊。

        宋攸宁浑身都在颤抖。

        “是你……”是薛峥嵘!

        生父是被他害死的,三年前那起车祸也是他策划的!

        “你丧尽天良!我爸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他!”宋攸宁眼泪飙了出来,三年前那场车祸还历历在目,继父还没被救出就在撞毁的车子里断气。

        母亲至今仍在医院昏迷,弟弟现在又被薛峥嵘的人给绑架……

        “我要杀了你!”宋攸宁几近崩溃,面对仇人,她再也没办法做到淡定。

        “你来啊!”薛峥嵘挑衅道,“你杀了我就永远不知道宋星河在哪儿。你们还想拿我儿子威胁我,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要不是被秦遇时拦着,宋攸宁恐怕真的就要冲过去手撕了仇人。

        “攸宁你别冲动,你现在杀了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已经让人去找你弟弟了,只要人还在宁城,就一定会找得到。”

        宋攸宁情绪有些失控,在面对一个害了她家所有人的仇人时,她又如何冷静得下来。

        “万一……万一他已经让人把我弟弟送走了怎么办?”宋攸宁担心宋星河已经被他们送出宁城,到时候就根本不好找了!

        而现在,薛峥嵘根本就不愿意讲出他把宋星河弄哪儿去了!

        她很想杀了薛峥嵘,但是现在又不得不妥协,她问秦遇时:“我们……我们能不能放了薛峥嵘。”

        宋攸宁是真的没办法,但凡有任何办法,她都不愿意放了薛峥嵘的。

        但宋星河的电话打不通,下落不明,万一抓了薛峥嵘,他的人转头就杀了宋星河……

        宋攸宁不敢想象那样的局面,所以,就算明知道薛峥嵘是杀父仇人,在已经抓到他的情况下,还是得把他放了。

        她不敢拿宋星河的命去赌。

        “再等等。”秦遇时紧了紧宋攸宁的肩膀,到底是想再等等,等贺归来那边有什么消息。

        他薛峥嵘再能蹦跶,还能翻天了不成,只要再给一点时间,一定能找到宋星河。

        “等什么?”宋攸宁挥开秦遇时的手,“他不是你弟弟你当然可以继续等下去,但是我等不了,他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和我爸妈交代?”

        宋攸宁双眼猩红,她不能让宋星河出事。当年继父以命相救,所以就算今天薛峥嵘说只有她死了,宋星河才能安全,她也会毫不犹豫地交出自己的性命。

        继父救她是因为父爱,她愿意放弃追究薛峥嵘的责任放了他,也是对弟弟的爱。

        抓薛峥嵘的办法千千万,但弟弟的命就只有一条。

        “钥匙!”宋攸宁要找到手铐的钥匙放了薛峥嵘,钥匙在贺归来那边。

        当宋攸宁非常紧张地去找贺归来的时候,贺归来提着一个女人的手臂走了进来。

        浑身湿漉漉的薛漫惊恐万状,她身上有伤口,整个人狼狈不堪。

        旁边的贺归来跟秦遇时说:“刚才我的人在人工湖那边找到她的,被杀手逼得走投无路跳了湖,那个杀手现在在警车里。”

        “那个杀手知不知道宋星河在什么地方?”秦遇时问了一句。

        “不知道,他们是分开做事的。”贺归来解释道,“不过我让他们继续盘问,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来。”

        “查监控了没?宋星河那么大一个人,不可能在都是监控的城市消失得无影无踪。”秦遇时问。

        “在查在查,但是根本就不知道宋星河是几点钟不见的,查监控也需要时间。”本来就是大海捞针的事情,哪儿那么容易。

        在两人交换信息之后,就看到薛漫慢慢往薛峥嵘那边走去,她笑得凄凉,说道:“爸……我的好爸爸……其实……我什么证据都没有。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气急败坏,自投罗网。”

        薛漫在见到薛峥嵘之后,迫不及待地就说了出来她手上并没有证据这件事。

        除了薛漫,其余的人都一脸诧异。

        薛漫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疯了?”薛峥嵘怒斥一声。

        “是,我是疯了!你把我妈送进警局,还和她撇清关系的时候,我就疯了!对你来说,我们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你就要一脚把我们踹开!”薛漫的声音在偌大空旷的客厅里面,特别明显。

        也特别苍凉。

        她在控诉薛峥嵘,“这么多年,我把你当成亲生父亲,你说什么我没听?我和我妈又帮你做了多少事情?可是你呢……一旦威胁到你,你就毫不留情地把我们推开。我妈在看守所里面等着你救她,可是你却害怕她把你供出来所以找人杀她。”

        “爸……其实我妈一开始并不打算把你供出来,她想……她想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责,但是你太让她失望了。我才刚说有证据,你就迫不及待地要杀我。”薛漫一脸苍白,“我也想我能有证据将你送进去,但是我没有……但现在有了。”

        薛漫说完之后,满意地看着薛峥嵘的表情由僵硬转为震怒,最后他试图挣开手铐来弄死薛漫。

        她什么证据都没有!什么证据都没有啊!!

        却营造出了她有证据的假象,让他自乱阵脚,还亲自动手,现在被铐在这里!

        “薛漫,我弄死你!”

        薛漫看着薛峥嵘想挣脱又没办法挣脱的样子,实在是好笑,“你弄不死我,你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待着吧!我妈出不来,你也别想出来!你完了,薛峥嵘你完了!”

        塑料父女在线互相厮杀,看得宋攸宁愕然。

        这个薛家到底是怎样的肮脏不堪?最亲近的人都能算计下套?

        在这样的家庭情况下生活的人,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宋攸宁现在不管他们正不正常,她只想知道自己弟弟在哪儿。

        多拖一分钟,弟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宋攸宁在客厅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合适的东西,她瞥见了右边的厨房,便一言不发地走过去。

        厨房里有一套完整的刀具,宋攸宁拔了一把细长的刀出来,面不改色地出了厨房。

        迎面遇上走过来的的秦遇时,他刚才意识到宋攸宁从客厅里面,便跟到厨房来了。

        她单手背在后面,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攸宁?”

        “我没事。”宋攸宁看都没看秦遇时一眼,径直往客厅那边走去。

        秦遇时这才看到宋攸宁背在身后的刀,他快速跟过去。

        还是迟了一步,他过去的时候,宋攸宁已经快速走到薛峥嵘那边,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威胁道:“你再不告诉我星河在什么地方,我就杀了你!”

        她丝毫没有手软,刀刃贴着薛峥嵘的脖子,铁锈了的刀刃还是在他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不光是秦遇时没想到她会这么激烈,贺归来同样也没想到。

        “别乱来!”贺归来指着宋攸宁,“他现在是嫌疑人,但是你伤了她,要负法律责任的!”

        “宋攸宁!”秦遇时喊宋攸宁的名字,连名带姓,“你别冲动,先过来。”

        宋攸宁没动,她站在楼梯上,一手抓着薛峥嵘的头发,一手架着刀搁在他脖子上。

        那动作活像在杀鸡。

        “我没冲动!反正他不肯说我弟弟在哪儿,我弟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今天就让他偿命。”宋攸宁现在理智又冲动,她低头看着薛峥嵘,“薛峥嵘,我生父,继父,我妈,他们都被你害了,你现在还想害我弟弟,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要是不把我弟弟交出来,我真的会杀了你!”

        在场的人都相信,宋攸宁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她眼里尽是绝望,得不到弟弟消息的绝望。《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