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115章 专门做那些狐狸精才做的事情

第115章 专门做那些狐狸精才做的事情


秦遇时的一句话其实就表明了他并不会因为宋攸宁的反对而退出祁慕颜的这场一个人开心的婚礼。

        宋攸宁想到刚才自己脑袋一热就问出了那么一个自取其辱的问题,就像先前她不敢问出秦遇时为什么不公开他们的关系一样。

        因为不确定,所以干脆不公开。

        同理可得祁慕颜的这件事,因为祁慕颜比较重要,所以他并不会主动叫停这场婚礼。

        宋攸宁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失望,哪怕刚才他们两在沙发上亲吻,哪怕他说着她比别人对他来说都重要,但其实在他潜意识里面,祁慕颜才是更重要的那个人。

        所以宋攸宁莞尔一笑,说道:“那我继续给你们当伴娘~”

        “攸宁——”

        “咚咚咚!”

        秦遇时刚刚开口,敲门声就像催命一样地催促里面的秦遇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让他们这么着急地来找秦遇时。

        他匆匆的说了一句:“回去再跟你说。”

        宋攸宁一脸无所谓,如果他的选择是祁慕颜的话,那她就收回先前给出去的那些感情吧。

        虽然宋攸宁觉得,那会很困难。

        但她也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在还没有弥足深陷之前,先从沼泽中出来。

        可能秦遇时没有意识到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面,宋攸宁想了那么多东西。

        但他和祁慕颜真的不单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那么简单,有很多事情秦遇时没和宋攸宁讲。

        一来是觉得那些事已经过去,没有再提起的必要。

        二来他觉得自己和祁慕颜光明磊落,他们没有互相喜欢。

        但这些都是他作为男人的想法,他大概不知道女孩子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内心戏到底有多丰富。

        他的任何一句话,一个表情,都能被解读成几千字的小论文。

        只是秦遇时现在真的没想那么多,从试衣间出来的秦遇时看到在外面急得满头大汗的婚纱店店长,见到秦遇时出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什么事?”秦遇时沉着脸,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

        店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刚才七小姐去换婚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等在外面的陆小姐和季小姐发生了争执。”

        “争执?”秦遇时蹙眉往楼下走去,他知道陆星辰平时虽然骄横惯了,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和人发生冲突。

        他的确不太喜欢陆星辰的处事态度,但说到底她以后始终是自己的表嫂,那也不能让她在外面受了委屈。

        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就算吵翻天了,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但如果有外人来欺负他们中的谁,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等秦遇时走到楼下的时候,就听到陆星辰对季微说:“季微,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启程什么心思,打着工作的旗号接近他,讨好他,博取他的信任。你比那些女人聪明多了,手段也高明太多。”

        “陆小姐,你真的误会了,我对萧总真的什么感情都没有……”季微脚边躺着的是几套西装,如果秦遇时没有猜错,应该都是萧启程的尺寸。

        “别狡辩,你和你那个朋友一样,专门做那些狐狸精才做的事情。但你记清楚,我不像小七那么好说话,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出入启程的公寓——”

        “陆小姐,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和萧总只是下级与上司的关系。”季微深呼一口气,“如果您非要误会,大概只有我离职才能让您安心,只要萧总找到合适的接替我的人选,我马上走。”

        她是萧启程下属没错,但也不是被人吆五喝六的无名小辈。

        拿工资的人就一定要乖顺地听教训吗?

        而且……

        “您觉得我做了让您不满意的事情,您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牵扯上我朋友,她不是您说的那种人。”季微不卑不亢,说她可以,但是不能带上宋攸宁。

        “她不是狐狸精,又怎么会把秦遇时迷得五迷三道的?”

        秦遇时听到陆星辰的话,下楼梯的脚步声都重了一些,就是要陆星辰知道她口中那个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人,下来了。

        但是对于女人之间的争执,还是萧启程的问题,说实话,秦遇时并不是很想参与。

        如果不是她们提到了宋攸宁,也许秦遇时就原路折返回去,跟宋攸宁说清楚他和祁慕颜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没有折返回去,就没有听到宋攸宁和韩旌羽的通话。

        ……

        宋攸宁并不想试什么伴娘裙,刚才说答应给祁慕颜当伴娘,完全是因为想要气一下秦遇时。

        气是气到了,但是最后也成功地气到了自己。

        在秦遇时离开之后,她也想着要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换衣间,刚刚从沙发上起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韩旌羽的来电,先前韩旌羽救了宋攸宁之后,他们留过电话,但宋攸宁不知道他此时打来是什么事儿。

        接了电话的宋攸宁客客气气的,将刚才的坏脾气都收了起来,说道:“韩公子,有事吗?”

        “我跟你说过了,别叫我韩公子,叫我名字就行了。”

        韩旌羽轻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同于秦遇时的成熟稳重,韩旌羽总是给人一种他是介于好人与坏人之间的感觉。

        当然了,在宋攸宁眼里,救了她两次的韩旌羽是个好人。

        韩旌羽没有继续打趣宋攸宁,而是直入主题,“先前在疗养院的时候撞见你,就稍微打听了一下你母亲的情况,才知道她肝硬化,需要做移植手术,但你和你弟弟都配型不成功。”

        没想到韩旌羽会主动提到这件事,提到宋攸宁现在没办法解决的事情。

        她将那些情情爱爱全部从脑海中抛开,应了一句,“不过我现在在调理身体,等我和我妈都调养好的时候,就能做移植手术了。”

        她只是希望,母亲能够等到那一天。

        “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打听了伯母的病情,抱歉。”韩旌羽的道歉从电话那头传来,“为了表示歉意,我去做了配对,报告显示我可以给伯母移植部分肝脏。”

        宋攸宁瞬间怔在原地!《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3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