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途脉脉秦遇时 > 第79章 她给的意外和惊喜,还少吗?

第79章 她给的意外和惊喜,还少吗?


秦遇时开车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赵姨上前来接他的西装外套。

        赵姨一边接衣服,眼神还一边往外看,好像在说还有人没回来一样。

        秦遇时很快领会到赵姨这个意思,原本平静的表情倒是沉了几分,问道:“她还没回来?”

        语气低沉,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在里面。

        赵姨收好秦遇时的西装,想着的确是没办法掩饰过去,只得说道:“我以为少奶奶跟您一块儿回来。”

        晚上十点,夜不归宿。

        能耐了。

        秦遇时刚刚提脚往楼梯那边走去,忽而又停下来,问:“她是不是经常这么晚回来?”

        前些日子他工作忙各地飞,真正在家的日子少,也没在意过宋攸宁到底几点回家,或者到底有没有在家。

        但他现在在家,她就不能有点身为别人妻子的自觉?

        赵姨忙帮宋攸宁解释:“少奶奶很少这么晚回家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五六点就到家。”

        “今天就是极少数的时候?”秦遇时低哼一声,也没再问什么,径直往楼梯那边走去。

        赵姨看着她家少爷冷毅的背影,拿出手机给宋攸宁打电话,回复赵姨的,是机械的女声,提示赵姨对方手机已经关机。

        ……

        秦遇时洗好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没穿上衣,只草草地套了一条灰色长裤,露出肌肉紧实的上半身。

        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肌肤纹理往下,划过麦色偏浅的胸膛,六块儿腹肌,性感的人鱼线,最后隐入分布着稀疏体毛的小腹。

        是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了。

        手机消息一直在跳,他点开,是萧启程他们在会所打麻将的后续,萧南溟差点连裤衩儿都输给萧启程和陆星辰这对准夫妻,正在群里哭穷,还说这摊结束之后要去下一摊,让他们夫妻两把钱吐出来……

        秦遇时看了眼时间之后,将手机往旁边一丢。

        十一点了。

        宋攸宁真的一再地在他的底线上试探,挑战。

        说要谈谈的人是她,让他等的人还是她,这人真有意思。

        莫名的,秦遇时发现自己从回来开始,想的竟然都是宋攸宁那个女人竟然还没回家。

        莫不是要被萧启程说中了?所谓的喜欢就是从好奇开始的?

        喜欢?

        那宋攸宁的确是他这么多年来遇到的状况最多的一个女人,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麻烦在等着她,或者等着他。

        但要说喜欢……秦遇时觉得宋攸宁应该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彼时,房间门被人敲响,“少爷,这都十一点了,少奶奶还没回来,而且手机还关机一直打不通,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少奶奶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门外传来赵姨急切的声音,秦遇时眉头微微拧着,拿了件T恤套在身上开了门。

        门开,赵姨担心的表情可见一斑,“少爷,少奶奶之前如果晚回来,肯定会打电话跟我说的,但今天音信全无!”

        因为赵姨会给宋攸宁留门,所以她都会说一个确切的回来时间。

        “可能只是关机了,没事,我安排人去找。”秦遇时语气平淡,其实不管宋攸宁发生什么,他都能这么淡定。

        她给的意外和惊喜,还少吗?

        “可……”

        “小事情,别告诉我妈。”秦遇时叮嘱一声,知道赵姨会将家里什么事儿都跟母亲说,所以特意叮嘱,“她白天才晕倒,别让她再受惊吓。”

        这话成功地阻止赵姨想把宋攸宁还没回家可能遇到意外的想法给阻止了。

        “那联系到少奶奶,您跟我说一声,不然我也担心。”

        “好。”

        关上门,秦遇时的脸色便沉了下来,直接拨通了萧启程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吵,他们在唱歌。

        秦遇时声音沉冷地开口:“你跟陆星辰说,宋攸宁今天十二点之前回来,这事儿我不追究。”

        思来想去,秦遇时觉得宋攸宁这么晚还没回来,大概和陆星辰有关,应该是给祁慕颜出气去了。

        “人家回不回家,你找星辰要什么?”萧启程也是护着陆星辰的,虽然知道陆星辰会为了祁慕颜给宋攸宁一点颜色瞧瞧,但秦遇时一上来就命令式的口吻,他当然也不乐意。

        秦遇时沉吟半秒,“把手机给她。”

        “没必要,我来问就行了,回头给你电话。”

        萧启程说完这话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并未给秦遇时再说话的机会。

        ……

        很疼。

        宋攸宁只觉得疼痛从左手心传递到四肢百骸,她试图动一动身子,不仅浑身软绵绵不说,还感觉到自己被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眼皮子很重,怎么都睁不开,身上很难受,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有刺眼的光芒从天花板上照下来,就算闭着眼睛,也一样刺得生疼。

        忽的,一道女声传入宋攸宁的耳中,“宋攸宁,让你跑得了第一次,你看看你能跑得了第二次?你清高,你不可一世,你目中无人……那就看看宋小姐是怎么在男人身下承欢的!到时候再把你放·荡的模样放在网上,助你大红大紫,怎么样?”

        声音很熟悉……

        宋攸宁混沌的大脑将这些话语组织起来,得到的中心思想就是要毁了她。

        “薛……薛漫……你……别乱来……”是薛漫,肯定是她!想要让她身败名裂,想要她继承人身份的,就是薛漫无疑!

        薛漫笑得花枝招展,“我是没办法对你乱来的,所以给你找了一个能对你乱来的人!这个美妙的夜晚才刚刚开始,你好好享受!”

        薛漫看了眼躺在床上毫无反抗能力的宋攸宁,转头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道:“人,我给你弄来了,能不能行,就看你自己的了。成了,明天就去薛家提亲。”

        光头啤酒肚的男人猥琐地点头,“以后,我们可就是亲戚了,堂姐这份人情,孙某以后一定还。”

        还就不必了,薛漫就是想看到温既明放在心间上的人被一个油腻男人睡了之后,他是不是照样还念着她想着她。

        《婚途脉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lingdianksw.com/42/42251/12554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