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3.第三章

3.第三章


        赵烈旭说去酒店,杨清河摇头。

        民宿,依旧摇头。

        他女性同事家,继续摇头。

        “你想去哪?”

        杨清河:“你家。”

        她悄悄打量他的表情,他勾唇笑着,有点懒散,言语中有几分打趣。

        “我家?”

        “是啊,你家,不可以吗?”

        赵烈旭:“你说可——”

        杨清河截话:“会不会有点打扰阿姨?可我今晚真的不敢住外头了。”

        杨清河知道他和他父母分开住,不管现在是不是,至少六年前是。

        他嘴角的笑意加深,感觉像是被这丫头摆了一道。

        赵烈旭:“要住几天?”

        “大概四五天吧,学校的宿舍二十五号开。”

        “学校?”

        杨清河侧头看他,“我回来了。”

        顾蓉凌晨一点多接到儿子电话不觉得吵,反而很开心,再困也立刻清醒过来。

        他一般很少回来,倒不是家庭之间关系疏远,实在是太忙了。

        淮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从他的住所到她那开车不堵车也要两小时,来回就是四小时,她实在是心疼儿子,得知他有点休息时间都劝他好好在家睡觉休息,平常她也会去他公寓打扫做饭,但通常碰不上面。

        顾蓉轻手轻脚起床却还是吵醒了赵世康。

        “刚谁的电话?”赵世康问。

        “阿旭的,说回来,我去热点饭菜,估计他还没吃饭。”

        赵世康摸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也跟着起身。

        顾蓉哎呀叫了一声,“你起来干什么,刚躺下没一个小时,明早还要开早会,快睡。”

        赵世康这个月频频出差,眼下才回到家,平时不打呼噜的人今天呼噜打的应天响,顾蓉知道他累得很。

        赵世康摆摆手,“很久没见到儿子了,说两句话再睡。”

        到林湾苑的时候细雨已经停了,夜色深暗,整个小区都寂静无比,地面潮湿,水潭泛着幽幽的路灯光影。

        杨清河深吸了口气,下过雨的夏天倒是凉快清爽不少。

        这栋楼的花坛里屹立的还是那颗玉兰树,路上铺的小道还是那个花纹,十二楼亮的灯光还是那么温暖。

        顾蓉开门,见赵烈旭手里提着个行李箱,一个你字还没说出口,他身后突然冒出个女孩。

        顾蓉眼睛瞪大,一秒两秒三秒,她欣喜的笑了出来,十分亲切的招呼两人进屋,窃喜过度竟然显得有点手忙脚乱。

        “这......”赵世康推了推眼镜,错愕住。

        顾蓉暗打一下赵世康,“这什么这。”转头笑道:“阿旭电话里都没说带你过来,阿姨也没做什么好吃的,别站着,坐坐坐。”

        杨清河倒是挺惊愕,顾蓉居然还记得她,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赵烈旭把她行李放一侧,倒水喝,顾蓉挪到他身边,小声问道:“你什么时间交的女朋友?带人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赵烈旭:“她不是。”

        “什么不是?不是那就变成是啊,你都三十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她只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顾蓉瞥了一眼客厅的杨清河,“瞎说什么,明明是大姑娘,长得水灵灵的。”

        赵烈旭笑着,“这丫头你以前见过,六年前带回来住过几天的那个。”

        “啊?”顾蓉是真认不出了,她记得六年前的小女孩,记得特别深。

        那时候杨清河短发,面黄肌瘦,像个假小子。

        赵世康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一边为儿子的开窍欣慰一边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也不知道顾蓉和儿子说什么,就是不过来。

        他干咳两声,尽量显得和蔼的问道:“小姑娘叫什么?多大了啊?”

        杨清河甜甜一笑,“杨清河,二十岁。”

        赵世康握着茶杯的手一顿,“二十?”

        “嗯。”

        赵世康摇摇头,心想,阿旭那小子真行。

        “那还在读书?在哪个学校啊?”

        “在国外的一所学校,今年和中际大学做交换生。”

        “中际大学?什么专业?”

        “学油画的。”

        “你顾阿姨在中际大学教书,只是教的是金融类的。”

        杨清河:“中际大学吗?”

        她以前只知道顾蓉是教书的,不知道是哪所高校。

        赵世康刚张嘴就听见厨房那边顾蓉抑制不住的笑声,隐约还有什么误会大了。

        赵世康无奈一笑,“你阿姨比较开朗,笑起来就这样。”

        顾蓉倒了杯牛奶给杨清河,赵世康把赵烈旭叫到了书房。

        顾蓉将她仔细打量了一遍,摇头笑道:“女大十八变,要不是阿旭告诉我,我怕是真的认不出。刚还一高兴,想着他终于带了个女朋友回来。”

        杨清河明了的点点头,怪不得进门前顾蓉是那样的眼神,同时也就是说...他是单身,还未带过女伴回来。

        杨清河喝了口牛奶,嘴里甜甜的。

        顾蓉:“阿旭说你今天碰到了点麻烦,是不是被吓到了?想想也真是够恐怖的。”

        “阿姨,麻烦你们了,我可能需要住几天,等学校——”

        “没事,家里空荡荡的,多个人就多份热闹。真的长大了,出落的这么好看。”

        顾蓉看她的目光软软的,像是心疼又像是欣慰。

        书房门没关,能听到点说话声,父子俩的对话就像领导人之间的交流。

        顾蓉提起她的行李,“不用管他们,每次聊天都整的像总统会谈一样。今晚跟阿姨睡,挤一挤,等明天阿旭走了你睡他房间。”

        “好。”

        路过书房时只听见赵世康叹了一口气,“阿旭啊,都二十年了,放下吧。”

        顾蓉自然也听到了,步伐都放慢了。

        里头又传来赵烈旭的声音。

        “爸,就算是四十年,六十年,就算他死了,也要找到他的尸体。”一字一句低沉有力。

        顾蓉肩膀微塌,摇摇头,似无奈又无解。

        杨清河瞥了眼书房,他背着光,只看得清背影轮廓,高挺的身影像无法撼动的山。

        两父子的对话以赵世康一声又一声的叹息结束。

        赵烈旭从浴室出来时赵世康已经睡了,有点略微的鼾声。

        赵世康长年累月在外忙公司的运作,父子俩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

        这才发现,赵世康两鬓的发已经白了。

        赵烈旭拿过烟走到阳台上抽。

        深夜,远处灯火零星,栏杆上积着一层雨水,滴答滴答往下落。

        顾蓉喜好花草,阳台上的茉莉没被风雨摧残,花苞紧紧合着,但香韵犹荡。

        啪嗒——打火机亮起火苗,星火闪动,赵烈旭捏住烟头深吸了口,几缕烟快速在空气中扩散。

        时间过真快,快到那两个连命不顾的人都想放弃了。

        他抖抖烟灰,自嘲般一笑,漆黑的瞳仁晦暗不明。

        简单洗漱完,杨清河躺在凉席上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床头的小夜灯散着温暖的光,空调的风徐徐打着,房间装修的十分古色古香,隐约能闻到木头的香味。

        顾蓉:“在外国过的好吗?”

        杨清河默了几秒,“挺好的。”

        至少比从前好,不,是好太多了,养尊处优,像个大小姐。

        “过的好就好,今天才回来的吧,累不累?快睡吧。”

        “嗯。”

        杨清河翻了个身,伸手抚摸凉席的纹路,有一种难以掩饰的踏实感。

        舟车劳顿,她入睡的很快。

        顾蓉有心事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回荡着刚才赵世康和赵烈旭的对话。

        她借着幽光看着杨清河,暗叹一口气,给她掩好被子。

        “都是命苦的孩子啊。”她轻轻说着,温柔的摸了摸杨清河的头。

        顾蓉想起六年前第一次见到杨清河的时候。

        是深秋,那段时间雨总是断断续续的下,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

        她在做晚饭,大门有转动声,只见门口站着赵烈旭和一个瘦小的孩子,眼眶红红的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杨清河很有礼貌的和她打招呼,从吃饭到睡觉她看上去一直很平静。

        赵烈旭也没和她细说其中缘由,只是拜托她照顾一段时间,不久后杨清河母亲就会回来接她。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倒是觉得和杨清河很投缘。

        最有趣的是那天家里大扫除,发现蟑螂,她最怕虫子,那孩子像是天不怕地不怕一般帮她消灭了十来只蟑螂,杨清河笑的时候有两酒窝,只是太瘦,头发也没好好打理,像个男孩子,其实细细看的话,她长得很端正。

        14岁,多好的年纪,有点懂事有点调皮,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小帮手。

        也是后来,送走杨清河后她很想念这个孩子,一次和赵烈旭吃饭的时候无意多问了几句,这才得知那孩子的故事。

        想到这,顾蓉眼睛红了,胸口闷堵。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入眠。

        杨清河醒的早,或者说她才睡了三四个小时,夏日清晨五点的光景,天刚亮,空气中飘着轻纱似的雾,小露珠凝结在绿叶上,偶尔有几声鸟叫。

        她睁开眼望着天花板没动,身边的顾蓉还未醒。

        梦里零星的片段从脑海划过,渐渐拼凑成完成的画面,清晰到能看到墙角裂开的细缝纹路,潮湿阴暗的味道就像掀开了一块半镶在泥地里长着青苔的红砖。

        残缺的明月,刺骨的冷风,丑恶的面相,鲜血的腥味......

        一股凉意从脚底窜上心头,杨清河捂住嘴,赤脚奔到卫生间,双手扶住马桶的边干呕不止,长发垂下遮住她半边面孔,看不清她的眼睛。

        顾蓉听到动静醒了,听到呕吐声心一紧,跑到卫生间拍抚着杨清河的背。

        “怎么吐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杨清河干呕不止,连话都说不出,顾蓉赶紧倒了杯水给她。

        杨清河抬头的一瞬间顾蓉愣住了。

        她眼眶通红,瞳仁里满是倔强,像全副武装的战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就跟六年前一样。

        杨清河接过水,轻轻说了句没事。

        声音有点哑。

        顾蓉抿住唇,眼睛湿得很。

        这世上,总有些人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恨。

        杨清河浅浅的吸了口气,抑制住那股反胃感,“阿姨,我没事,可能是有点水土不服。”

        顾蓉点点头,弯腰在柜子里找东西,“阿姨给你拿新牙刷和毛巾,你洗漱一下,早饭想吃什么?”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