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7.第七章

7.第七章


        杨清河从卧室换完衣服的时候他已经煎完了牛排。

        牛排卖相不错。

        杨清河把头发扎起,和他面对面坐着,调侃道:“没有红酒吗?”

        赵烈旭把果汁往前一推,“小孩子喝什么酒。”

        “小孩子?”杨清河挑起半边眉,“我已经成年了,是个女人。”

        他哼笑一声,“成年人走路摔跤?”

        杨清河想起那个露阴癖神色渐敛,问道:“你怎么会住这里?这个小区看起来有点落后。”

        “这里居住的一般是退休的老教师,很清静。”

        “你不喜欢热闹啊?”

        “也不是,这里晚上熄灯一般都早,能睡得好。”

        “平常都睡不好吗?”

        他笑,“还行。”

        杨清河:“那时候就开始住这里了?”

        “嗯。”

        六年前他直接把她带回父母家照顾,这儿是第一次来。

        其实他家境条件不错,顾蓉是大学教师,赵世康是公司老板,也算公子哥富二代,自身条件也是十分优越,她从前一直以为着他是住在高档小区里,也许还是江景房,却没想到他挑了这么个偏僻地。

        他吃饭干净利索,不像她慢腾腾,三两下就解决了,靠在座椅背上喝水。

        赵烈旭:“身上怎么沾泥了?”

        杨清河一怔。

        “门口的密码锁有泥土,门口也有,真摔倒了?”

        “要听实话?”

        他沉静的看着她。

        杨清河清了清嗓子,“也没什么,就遇到了个色狼,吓得饭盒掉了,捡的时候沾了泥。”

        “色狼?”

        杨清河啧一声,“你都不知道这个小区有色狼吗!一点都不安全,还是好一点的小区管理的妥善些。”

        “我会和这里的管理人员反应的,看清脸了吗?”

        “黑灯瞎火的,哪里看得清。”

        赵烈旭沉默半响,声音低柔,“吓到了?”

        杨清河一笑,“也还好。”

        “边上的水果也吃了,等会我送你回去。”

        “送我?我自己回去吧,你一来一回得四个小时,昨天还没睡好。”

        赵烈旭站起身,“没事,你先吃,我去抽根烟。”

        他去阳台时把玻璃门拉上了,反着光杨清河大约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和微亮的火星。

        她低头笑着,吃了块苹果。

        还挺关心她的嘛。

        他时间掐的准,抽完烟进来,她刚好吃完,几乎没剩下什么,很干净。

        杨清河勤快的收拾碗筷,“我来刷碗。”

        放置牛排的餐盘是十寸方形的瓷碗,加上玻璃杯,刀叉和水果沙拉的碗,堆一起被她捧着,实在是摇摇欲坠。

        杨清河刚抬起,身后忽然一热,后面伸出手将她手里的碗筷都端走了。

        两人贴的近,有那么一秒钟,姿势是她被他圈在怀里。

        杨清河有些发愣。

        她似乎异常的贪恋这种安全感。

        赵烈旭已经在那头刷碗,男人双手刚劲有力,干起活来不拖泥带水。

        杨清河脚底生风,跑了过去挤在边上,“我帮你我帮你,吃了你的饭还不洗碗,这不是一个好人应该有的风度。”

        两人的手碰撞在一起,对比鲜明,一个略糙一个白嫩。

        赵烈旭从她手里拿下盘子,“我来。你把手上泡沫冲了。”

        “你这么体贴,很招姑娘喜欢吧,这么多年就没有中意的?想结婚的那种。”

        赵烈旭不知想起什么,嘴角笑意不断。

        那时候杨清河母亲来接她,相约在机场,是他送她去的,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说,也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一会看窗外一会抠手指。

        在机场门口停下时她却迟迟不下车。

        他解开安全带,问道:“不想走?”

        她摇摇头。

        “车不能一直停在这里。”

        杨清河望了他一眼,下车。

        赵烈旭帮她把行李从后备箱提出来。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赵烈旭觉得稀奇,平日里这丫头胆大,什么不敢做什么不敢讲,这时候别别扭扭的模样出奇的逗。

        他笑了笑,心想,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胆子再大也是个小孩。

        “想说什么?”他问。

        杨清河勾着围巾,抬头看他。

        男人穿的黑夹克,身姿挺拔,英气十足,眉宇间漾着傲气,深邃的眼睛笑起来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杨清河咬咬牙像豁出去了一般,“你弯腰。”

        赵烈旭双手插袋,微微弓腰俯身,杨清河贴过去凑在他耳边。

        她一字一句的说:“我以后要嫁给你。”

        寒风捋过,她的围巾轻轻刮过他的脸,带着茉莉的香气。

        她的呼吸洒在他耳朵上,温温热热的。

        他背脊微僵。

        杨清河说完拉上行李箱就走,留给他一个坚定的背影。

        赵烈旭定了几秒缓缓的直起腰,眼眸微敛,转而轻笑了声。

        他刚打开车门,只听大门那边传来一呐喊声。

        “我以后就要嫁给你!”

        他看过去,只见小丫头脸红得滴血,声音清脆响亮,惹得周围的人都投来目光。

        她强装镇定朝他挥手。

        周遭议论纷纷,似乎都在笑这个女孩子的天真和可爱。

        赵烈旭叹笑,也朝她挥手。

        一个小孩子的无稽之言,他自然不会当真。

        杨清河见他一直笑,戳戳他手背,“你笑什么?”

        他开玩笑道:“你不是要嫁给我吗?”

        杨清河想起当年的壮士之举脸颊不自禁的浮上了红晕,她舔舔唇,故作厚脸皮道:“对啊,我这不是回来嫁给你来了吗?你敢娶吗?”

        赵烈旭关了水龙头,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句‘你敢娶吗?’像回音般萦绕在他耳旁。

        她眼神坦然,直勾勾的盯着他。

        那话看起来,三分真七分假。

        赵烈旭收回视线,挑起半边眉,觉得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杨清河歪头,挑衅道:“你不敢啊?”

        “不敢不敢。”他双手撑在琉璃台上,揶揄她。

        “我哪里不好吗?”说着杨清河挺胸收腹。

        一览无余的身材。

        赵烈旭:“这几年没好好吃饭啊。”

        个不高,身上也没肉。

        “奥......原来赵队长喜欢凹凸有致的啊。”

        赵烈旭擦干净手,拍拍她脑袋,“行了,我送你回去。”

        .......

        到顾蓉小区楼下时,十二楼的灯光依旧是暗的,她还没回来。

        杨清河想到他昨夜没休息好,这会又来回折腾,有些心疼。

        “要不今天就住这吧?”

        赵烈旭:“回去有案子要看。”

        “奥。”

        杨清河下车时他也下了车。

        “不用送我上去,你快回去吧。”

        赵烈旭笑,止住步伐,倚在车门上,“行。”

        杨清河朝他挥手,“真不用送,你回去吧。”

        赵烈旭从裤袋掏出烟,眯眼点了支,吸了口,“等你到了我再走。”

        路灯漾着淡淡的光芒,他伫立在这光下,身影高大,声音低沉有力。

        杨清河低笑着,喃喃自语,“还真是大暖男啊。”

        “我上去了,你走吧。”她踩着欢快的步伐进了楼道。

        赵烈旭微抬下颌,嗯了声。

        十二楼灯光亮起的时候他正好抽完一支烟,碾灭烟头上车离去。

        杨清河趴在窗口目光他离开。

        他房间的被褥顾蓉白日里都换过了,杨清河直接躺了上去。

        房间的色调是黑灰色的,可能是他鲜少回来的关系,东西很少,十分简洁干净。

        书桌上还摆着那张照片,初出警校的毕业照,几十个人里就属他最显眼,那是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男生寸头也可以那么帅。

        杨清河望着天花板像个神经病一样笑得花枝缭乱。

        ......

        赵烈旭回到家,屋里还遗留着牛排的香气。

        除了父母几乎没人来过这,空下来的时候他多数是一个人待着,也许是习惯了也不觉得寂寞冷清。

        可刚刚这里还有人叽叽喳喳,这会显得异常寂静。

        他在沙发上坐了会,又起身去倒水,拿起卷宗,却静不下心。

        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赵烈旭捏捏眉心,关了客厅的灯走去卧室,打开浴室的门愣住了。

        洗手台的镜子上有一个爱心,用口红画的。

        他几乎能想象杨清河一边得意的笑一边画下的模样。

        他失笑。

        赵烈旭脱下T恤和裤衩,简单的冲了个澡,在腰间裹上浴巾就出来了。

        晾衣服的时候阳台上赫然飘着一件T恤,是她今天借来穿的那件。

        脑海里不自觉得想起她穿这衣服的样子,说不上来的骨感美。

        她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发梢还在滴水,□□着脚,双腿白皙修长,清纯又性感。

        他坐在床边抽烟,窗户开着,热风不断涌进,盛夏燥热。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有一条未知的短信。

        ‘到家了吗?’

        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

        估计手机号是顾蓉给的。

        赵烈旭存下她的号码,回了两个字:‘到了。’

        杨清河发来一张照片,她躺在他床上,摆了个稀奇古怪的表情,附语是:‘今天我要睡你...的床了,晚安,谢谢。’

        赵烈旭目光流连在那行字上,随后和她道了晚安。

        关闭短信页面前他又看了几眼那张照片。

        小姑娘穿着丝绸制的吊带裙,有蕾丝花边,肩带滑在一侧,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弓着背,双臂搁在腿上,深吸了口烟。

        良久,轻笑了声。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