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8.第八章

8.第八章


        他从未有过女人,但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生理需求,自己动手的次数很少,一是他不重欲,二是工作繁忙。

        也难得醒来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

        赵烈旭睁眼的时候天微微亮,五点多一点,空调冷气打着,他却浑身热得发烫。

        做了个算不上春梦的梦。

        梦里杨清河靠在他怀里在撒娇,一个劲儿的在说我要嫁给你,穿的是他的那件黑色T恤,白花花的腿晃动个不停。

        他深吸一口气,眉头微皱。

        三秒后掀开被子走进了浴室。

        没一会,热腾腾的水蒸汽覆满整面镜子,镜子上的口红印依旧鲜丽。

        ......

        一踏进警局办公室陈冀就朝他吹了个口哨,“昨晚的牛排好吃吗?”

        昨晚一起的几个警员都笑嘻嘻的看着。

        赵烈旭:“闲着没事干?”

        陈冀递给他根烟,“外面抽一支?”

        赵烈旭笑一声,“这烟你女朋友那的吧?”

        “诶,卧槽,你怎么知道?”

        “她从老家回来了?”

        “昨天吃火锅,突然就回来了。”

        两人边聊边往二楼的吸烟室走。

        陈冀深深吸了一口,他们都是老烟枪,难戒。

        赵烈旭靠在墙上,他抽烟速度不快,特别是人比较静的时候。

        陈冀说:“我打算今年过年结婚。”

        “她跟你好几年了吧?”

        “数十年了。”

        十年。

        不是一般人等得起的。

        赵烈旭打趣道:“也得亏她耐得住。”

        陈冀认真的点点头,“你这话没错。入警校到现在,要么那时候没钱要么现在没时间,她都跟着。”

        有次中弹他做完手术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他媳妇儿红肿的双眼。

        她几乎一个晚上都在哭。

        当时他就认定了她,到死就这个女人了。

        陈冀想到她就忍不住笑,想到她就觉得开心。

        笑完了他捅捅赵烈旭,“你昨晚咋搞的?”

        “什么怎么搞?”

        陈冀:“都是兄弟,装什么?没啥关系你让人姑娘穿你衣服?”

        这么多年他还不了解赵烈旭,在警校这人就有点洁癖,或者说比他们都爱干净。

        记得有一回元旦,学校里搞活动,同宿舍的哥们组了个同校的联谊,吃完饭后大家回学校看活动,当时赵烈旭就站他边上。

        那姑娘说:“我有点冷。”

        赵烈旭:“那就快点回去吧。”

        他当时觉得这人木头脑袋不解风情,回去拿这个事揶揄他,那姑娘明明是让他脱个衣服给她穿。

        谁知赵烈旭笑了笑说:“我知道,可我脱了衣服给她穿不就代表愿意和她处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要姑娘真冷呢?”

        “那你脱给她,助人为乐。”

        “你他妈就不能助人为乐?”

        赵烈旭:“有味儿。”

        “瞎说什么,人身上香喷喷的。”

        “香水味太重了。”

        陈冀又把这事提了一遍,“怎么,这姑娘身上没香水味你就愿意了?”

        赵烈旭想到那丫头就觉得好笑,“不过是个小孩子,哪有那么多东西。”

        “小孩子?我去,大兄弟,赵队长,您擦擦您眼睛行吗?那身段那面容,小孩子?”

        身段?面容?

        赵烈旭想了想,很瘦很清秀,也就这样了。

        他吐了口烟,“我对她没那意思。”

        陈冀左右都不信,“认识你那么多年,没见你对谁那么好过。”

        “也不是,这丫头和别人不一样。”

        “哟,怎么就不一样了?多个眼睛还是多个鼻子?”

        赵烈旭:“早些年打过交道,挺让人心疼的一孩子。”

        他剑眉蹙着,似不愿意多说。

        陈冀:“你把人当孩子,人未必就把你当警察叔叔。”

        赵烈旭捏着烟久久没抽,半截烟灰断落,喉咙里溢出一声笑,“她这人就这样,喜欢胡言乱语,有点皮。”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你真的没半点意思?”

        赵烈旭一个‘没’字卡在喉咙口,他突然想到早上那个梦。

        说实话,梦里的感觉十分美好。

        是这三十年来从未出现过的感觉,他甚至无法去形容。

        但不过是个梦而已。

        陈冀笑着说:“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的,难道你要孤家寡人一辈子?”

        赵烈旭也笑,“那等来了再说。”

        要说结婚这事,三十岁,是应该成家的年龄。

        找个能一起生活的人很简单,找个想一起生活的人很困难。

        陈冀:“别等我孩子打酱油了你还是个光棍。”

        赵烈旭掐灭烟,“不说这了,去趟中际大学吧。”

        ......

        学校临近开学,顾蓉有教师会议要开,杨清河正好要去宿舍,顾蓉便载她一起去。

        顾蓉将她送到宿舍楼下,“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

        杨清河道了声谢。

        杨清河订的是双人间的公寓,这学校去年新建了几幢宿舍里,公寓是全新的,他们是第一批入住的。

        同寝的女生还未来,杨清河简单收拾完后拨了个电话。

        按下这串数字的时候杨清河觉得有些熟悉。

        电话很快接通,是非常知性的声音。

        杨清河倚在窗边,楼底下梧桐树阔叶撑起半边天。

        “您好,请问是张老师吗?我是杨清河。”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杨清河补充道:“我是sun。”

        那头恍然大悟,“你说了中文名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油画已经收到了,昨天运去画廊了,你要的那一副我放在了办公室。”

        “谢谢,颜料画笔——”

        “都准备好了,按照你要的牌子准备的。”

        “请问办公室是哪栋?我现在过来取。”

        “教学楼五栋,401室。我现在有个会议,颜料和画就在我办公桌边上,你自己拿就好。”

        “好,谢谢。”

        张蕴挂了电话同组的老师问道:“是你那个要开画展的学生?”

        张蕴笑得有些尴尬,她是这个学校新请来的油画老师,恰好带的这届学生里有几个留学生,有一个在国外小有名气,学校为她准备了画展,她作为她的老师要负责这次画展,从七月初就开始筹办这个事情,其实说是老师不如说是凑巧吧。

        别人遇见她,总说,你有个学生要开画展啊,真了不起。

        这份殊荣砸得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那老师喝了口茶,边浏览网页边说:“现在搞艺术的有几个是真正的艺术家,我听说那孩子家里很有钱啊,父亲在美国开了个大公司,你说,要是换做穷人家的孩子哪有能力开画展。”

        张蕴整理资料,避开这个话题,“我先去开会了。”

        她昨天清点油画时欣赏了一番,那女孩确实有些功底。

        更何况,这次的画展是要拍卖的,拍到的钱都会捐赠,无论这份艺术是真是假,目的总是好的。

        张蕴前脚刚走不久杨清河后脚就踏进了办公室。

        那老师眼前一亮,笑问道:“颜料有很多,需要我帮你叫几个男同学搬吗?”

        杨清河:“谢谢,不用了。”

        “诶,我听说你副画还没画完啊,我们办公室的老师都看了,画的可真好啊。

        杨清河拿起油画,掀开画布,她嗤笑了声,“是吗?”

        那老师盯着她的背影一杵,附和道:“真的很好啊。”

        杨清河不多言,小小的个子搬起和她人差不多高的画出了办公室。

        老师嘁了声,“现在的学生都那么心高气傲?不识抬举,叫人帮忙也不愿意,还不是得跑两趟,找罪受。”

        炎炎夏日,还没走几步杨清河后背就湿了。

        教学楼和公寓几乎隔了一个校园,步行来回四十分钟。

        寝室里的女孩刚叠完衣服,寝室门就啪啪的被敲响,女孩一缩,挪过去给开了个门缝,只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白板。

        杨清河喘着气,“开门。”

        听到是女声她放下心,敞开门。

        杨清河挤进去,余光瞥了一眼。

        那女孩扎着马尾,戴着眼镜,模样斯文,怯生生的看着她。

        杨清河把油画搬到书桌区,倚在边上,洗了个脸,兜转一圈也没找到纸巾。

        女孩像是知道她在找什么,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

        杨清河笑着,“谢谢。我叫杨清河,是你的室友。”

        女孩糯糯道:“我叫苏妗。”

        苏妗刚整理完自己的东西,留下的纸箱被叠成纸板规规矩矩的堆在门口。

        杨清河:“我还要去搬些东西,你这个纸板不要的话我帮你带下去吧。”

        苏妗听到这话脸瞬间红了,似是非常不好意思,推脱着说自己可以去扔。

        杨清河笑得肩膀都在抖,她觉得这个女孩子真可爱。

        她下楼时就扛着那一堆纸板下去了,苏妗站在那里小声说了声谢谢,瞳仁闪着泪光。

        新生开学,学校的垃圾桶几乎都是满的。

        宿舍楼下的清洁工正在里面挑拣塑料瓶。

        那老大叔弯着腰一个劲的拨弄,看起来瘦骨嶙峋。

        杨清河把纸板放在已满的垃圾桶一侧,“叔叔,这个纸要吗?”

        男人抬起头,嘿嘿的一笑,“要的要的。”

        杨清河微微点头,刚要走手忽然被人拉住了。

        男人很快松开,把手放腿上蹭了蹭,踌躇道:“还有没有啊?”

        “没有了。”

        “奥,谢谢谢谢了。”

        杨清河看了他几眼,离去。

        那男人刚刚是无意拉她手的吗?

        可明明像是揉了两下。

        杨清河越走越快,几乎奔跑到教学楼的卫生间,拼命冲洗自己的手。

        即使水很凉,但那男人的温度似乎还留着。

        ......

        通过班主任给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和郭婷关系较好的室友,那女孩子也是今天早上才到的淮城,到了淮城换了手机卡,这才打通她的电话,联系到她的时候正在教学楼领书。

        女孩子不知道郭婷的事情,起初听到警方要找她,抖了好半天,得知事情原委的时候一下子哭了出来。

        陈冀会哄人,安抚了半天,抽抽搭搭的,好不容易情绪才稳定下来。

        折腾半天才进入正题。

        问也没问出什么名堂,据女孩的说法,郭婷朋友是挺多,但没男朋友,追求她的人都是一厢情愿的对她好,她是有个喜欢的人,但那人高中毕业后就去外国了。

        至于四五十岁,脸上有大痣的男人,女孩左思右想都不记得郭婷有认识这样的人。

        陈冀点点头,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

        那女孩抹着眼泪问道:“她怎么就——”

        陈冀用最简单的话给她说了因果,那女孩一天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呼不可能。

        她不信郭婷会在外面做类似钱色交易的事情。

        女孩埋头痛哭,“她为什么要去做那种啊,又不缺钱。”

        陈冀看向赵烈旭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办。

        赵烈旭:“人之常情,让她先缓缓,等收拾完以后小张你去后勤管理中心要一份学校后勤人员名单,详细点的。我出去抽根烟”

        “是。”

        教学楼的卫生间设立在楼梯边上,洗手台都是外置的,赵烈旭一走出教室就看见个熟悉的身影。

        小姑娘脸蛋红彤彤的,鼻尖冒着汗,神色凝重,两道秀眉拧在一起,使劲搓自己的手,那模样,恨不得搓掉自己一层皮。

        他的动作就停在从烟盒里拿烟的姿势上。

        陈冀从后突然拍了拍他肩膀,“哟,我们赵队长看什么呢?”

        陈冀自问自答,“原来在看俏姑娘啊。”

        身后几个警员异口同声的‘唔’了声。

        陈冀又轻飘飘的唱道:“如果这都不算缘分~”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