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12.第十二章

12.第十二章


        赵烈旭有一秒的怔愣。

        她笑的时候有酒窝,那种感觉就像明媚的光落在青色的河上。

        可视线往下移一点......

        杨清河俯身时衣领就往下坠,那颗吊坠晃来晃去,光洁的皮肤一览无余。

        是淡蓝色的。

        赵烈旭移开眼,关上车窗下车。

        “你怎么来了?”

        杨清河:“我上午和你说了晚上我要来找你的,贵人多忘事啊。”

        赵烈旭把手抄进袋里,剑眉还是蹙着,被这么一提倒是想起那短信了。

        杨清河一眼就瞧出了他的不对劲,学校附近发现人眼珠子的事情她也听说了。

        先是郭婷,再出现个人眼珠子,学校因为这两件事沸腾了,出去走动走动会发现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

        杨清河:“那案子很难吗?”

        她眨着眼,瞳仁明亮,语调放软了好几分,问的十分认真。

        难还是不难,谁都无法定义。

        赵烈旭的眉心渐渐放松,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半截烟上。

        赵烈旭没回答她的话,反倒压低声问道:“学会抽烟了?”

        杨清河弹弹烟灰,烟头的火星一亮一亮的,淡淡的烟草味回荡在两人之间。

        “你不喜欢啊?”

        “你才几岁。”

        杨清河:“二十了啊。”

        赵烈旭伸手拿过她的烟,掐灭,“什么时候开始的?”

        “成年后。”

        “两年了?”

        “嗯。”她承认的坦荡。

        暮色已深,零星的灯火像飘在天边的孔明灯,夜总是黑的,亮光总是微弱的。

        交织的梧桐叶将月色遮的严严实实,几米开外的路灯映照范围有限,黑暗中她的轮廓都模糊了。

        他凝视着她,目光深深浅浅。

        “你在心疼我?”她问。

        赵烈旭不语。

        她低头笑了声,“你不喜欢以后就不抽了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你还小,别碰这些东西,对身体不好。”

        “那你二十岁的时候呢?”

        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老烟枪了。

        但这不一样。

        赵烈旭不想和她多解释,沉沉道:“别碰了。”

        “行啊。”

        他忽的一笑,“这么听话?”

        杨清河:“就听你的啊。”

        赵烈旭微微眯眼,她不缩不退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他。

        小姑娘施了粉黛,夜色的轻抚下显得楚楚动人。

        他垂眸,扯开话题,“来我什么事儿?”

        “要不你猜一下?”

        他还真猜不出来。

        萍水相逢,哪有那么多羁绊。

        杨清河从小包里拿出个黑色信封。

        赵烈旭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是陈冀说的邀请函,人手一份唯独漏了他。

        杨清河:“明天的画展,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还请赵队长给个面子。”

        她双手奉上。

        赵烈旭接过。

        他是怎么都想不到她会有这番成就,从前也想过,她在国外过的怎么样,想着最多就是普普通通的读书。

        如今看来,是混的风生水起。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一言一行都能感知到,如果不是这样的家庭环境,也许她会活得更好。

        “跑来就为了送这个?”他问。

        “所以...你不请我上去喝杯茶吗?”

        赵烈旭:“昨天为什么不让陈冀他们给我。”

        杨清河双手背在腰后,走了两步,“要是托给他们了,我还怎么和你要茶喝。”

        小姑娘双腿笔直,肤如白雪,头发盘成丸子,露出纤细的脖颈。

        走在幽静的路上像一幅画。

        合着在这等他。

        杨清河走在前头,自说自话道:“戒烟第一步,喝杯铁观音压压余味,队长,你家有铁观音吗?”

        她每次喊他队长的时候都带着点娇气,那音转三个弯,若是声音再软一点,大概能把人骨头叫酥了。

        杨清河:“可晚上喝茶会不会不太好,会失眠,我还得睡美容觉,最近都没睡好。”

        赵烈旭走在边上,静静听她碎碎念。

        路过花坛转弯的道,屹立在那的路灯将光洒在他们身上,是温暖的颜色,地上的两道影子被拉长,一高一矮,转眼,消失了在楼道口。

        ......

        第二次她来就已经轻车熟路,比他早一步站在门口,轻快的按下密码。

        嗒——门开了。

        这丫头还真是不认生。

        “记忆力挺好,密码还记得。”

        杨清河脱下凉鞋,赤脚踏在木地板上,“我背过。”

        “背过?”

        “是啊,你的手机号地址密码我都背了一下。”

        赵烈旭:“背那些干什么?”

        “关键时刻保命啊,老师说有困难就找警察叔叔。”

        “学的还挺好。”

        杨清河坐在沙发上,不客气道:“来杯果汁,就上回那口味的。”

        赵烈旭在厨房那头给她倒,“吃过饭了吗?”

        “来的时候吃过一个饼,你呢?”

        “在警局吃过了。”

        赵烈旭以为她要搞什么花头,可杨清河坐那就安安静静的喝果汁。

        他手里的报纸还没翻页,门铃就响了。

        “你好,我是蛋糕店的。”

        赵烈旭看向杨清河,眼神询问她。

        杨清河:“我订了蛋糕。”

        回答完,她兴致昂扬的跑过去开门。

        她买了两份,一大一小,包装精美,凑近点就能闻到蛋糕的香甜味。

        赵烈旭:“你过生日?”

        “不是。”杨清河丝一声,“你记得我生日吗?”

        “我记得是在冬天吧。”

        她满意的点点头,“我也记得你的,国庆,十月一。”

        他笑了声。

        杨清河:“你是天生要为国家效力的人。”

        她只打开了大的那份,是个六寸的巧克力蛋糕。

        赵烈旭搭着双腿,双手合十搁在腿上,“怎么突然买蛋糕?”

        杨清河切了一块,插上叉子递给他。

        他平日里不怎么吃甜食,可能年纪大了,总觉得牙齿受不住,蛋糕巧克力之类的也实在腻嘴。

        可这会鬼使神差的就吃了起来。

        里面有水果,也算甜而不腻。

        老年人的牙齿还能承受。

        杨清河托着下巴,“好吃吗?”

        “还行。”

        “我做的。”

        赵烈旭一愣。

        杨清河:“今天上午去做的。昨天晚上熬了一个通宵画画,上午在做蛋糕,下午睡了会就来了。这个蛋糕可难烤了,试了好几回,烤糊的黑漆漆的就像煤炭一样,糕点师傅都笑了好久。”

        赵烈旭笑,“做的很不错,我以为是外头店里的。”

        “你喜欢吃甜食吗?”

        “会吃一点。”

        杨清河自个儿也尝了口,“确实不错。”

        赵烈旭:“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杨清河盯着他,突然笑了,“赵队长,你好落伍啊,今天是七夕,你不知道吗?”

        “......”

        “怪不得还单身呢。”杨清河抿抿唇,“昨天......你的同事好像都误会了。”

        “他们就这样,你不用往心里去。”他淡淡道。

        “这样啊......”她转了话峰,“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赵烈旭喝了口清水,笑着,“这到了一定年纪还真是到处被人催。”

        “诶,我就瞎问问。没遇过很心动的吗?”

        她怎么会催他,巴不得别找。

        赵烈旭晃着玻璃杯,那个梦境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杨清河手抵着脸颊,胳膊肘支撑在膝盖上,歪着脑袋注视他。

        赵烈旭:“没有。”

        “奥......”她眼睛忽然一亮,“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啊?”

        “来做调查?我妈派来的?”

        杨清河:“你不说我都忘了。”她故意顿了顿,“阿姨还让我好好追你呢。”

        她语气有些轻佻,让人分不出真假,就跟上次一样。

        赵烈旭靠在沙发上,“所以你就来我家讨茶喝?”

        “对啊。”她接的特别快。

        “......”

        赵烈旭喝水,不接她的茬。

        杨清河也不往下说了。

        吃完蛋糕杨清河站起来拍拍屁股,拎上那份小蛋糕,“我走了,晚点宿舍要关门了。”

        赵烈旭也跟着起身,“我送你。”

        杨清河穿上鞋,“不用送,我自己回去。”

        赵烈旭真的不动了,“这么晚了那露阴癖不知道有没有出来活动。”

        杨清河:“......”

        半响,“你怎么知道是露——”

        赵烈旭拍拍她脑袋,“已经抓到了,别担心。”

        他手掌的温度永远那么温暖。

        杨清河心口暖暖的。

        赵烈旭换上鞋,说:“最近不安全,我送你回去,身边有认识的女孩子让她们不要单独走夜路。”

        “怎么了?”

        “记着我的话就好。”

        “好。”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眼见时间还早,杨清河无耻道:“你不送我进宿舍吗?最近多危险啊。”

        赵烈旭笑笑,拔下了车钥匙。

        八|九点的时光学校里正热闹着,广场间还有乐队在演奏,那撕心裂肺的歌声震破人耳膜。

        七夕节的气氛很重,到处都是粉色的装饰品,那湖边更有成群的小情侣在放孔明灯。

        从校门口到她寝室要横跨一个校园,直走的话要穿过学校最大的水景区,曲桥高矮不一,小路歪歪扭扭。

        没走一会两个人都出了汗,杨清河用手扇了扇。

        前面一个小高台上正在举办活动,主持人拿着话筒喊得应天响。

        “请情侣们积极参加,积极参加,本次活动的奖品都由学生会赞助,不拿白不拿,三等奖是熊本熊公仔,二等奖是超市现金抵用券三百块,一等奖是ipad一台!”

        推推搡搡,有几对情侣站在了台上,一直在笑,似很不好意思。

        主持人还打趣他们。

        杨清河:“要不我们也去试试?”

        赵烈旭:“那些东西你又不缺。”

        “就当是开心一下。”

        小姑娘笑盈盈的望着他,眼神像是祈求。

        她在撒娇?她什么时候学会的?

        几秒后,赵烈旭:“你想要哪个?”

        杨清河没想到他真答应了,渐渐笑容就止住了。

        “嗯?”赵烈旭低头看她。

        舞台的蓝光飘在他身上,勾勒出他硬朗的面容,黑眸薄唇,那一字尾音磁性而低沉。

        杨清河望的有点痴迷,吸吸鼻子咧开嘴角又笑了,“真的玩?”

        “就像你说的,就当是开心一下。”

        “好啊,我要那个玩偶。”

        “黑乎乎的,你觉得好看?”

        “这是这几年很流行的熊。”

        赵烈旭:“是吗?”

        杨清河:“赵队长,你是真落伍啊。”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