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


        张蕴顺着他的视线扭头看去,是杨清河。

        年轻的面孔充满胶原蛋白,本就姣好的五官稍微涂脂抹粉就能变得十分抢眼,更何况眼前的女孩家境良好,受过高等教育经历过大场面,身上那份气质谁也比不了,那是从骨子里散发的自信和稳重。

        张蕴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被惊艳了,她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明明阅历也够,可气场比不上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

        杨清河走到画跟前,站在赵烈旭左侧,微微弯腰探头,视线绕过赵烈旭看向张蕴,问道:“张老师今天都是这么和他们解释的吗?”

        张蕴轻轻啊了声,看了眼赵烈旭慌忙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讲诉前都会和参观者说明的,因为这幅画你没有给我——”

        “我觉得张老师说的挺好的,逻辑很对。”

        张蕴尴尬一笑。

        杨清河瞥着赵烈旭,像是现在才看到他,故作惊讶道:“这位是......是老师你的男朋友吗?”

        张蕴脸一红,“不是......”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

        赵烈旭垂着眼眸和她对视,小姑娘笑得有点坏。

        杨清河:“咦,我怎么瞧着这位先生有点面熟呢?”

        赵烈旭嘴角一勾,“是吗?”

        张蕴介绍道:“他是淮城公安刑侦队的队长,赵先生。”

        “啊...原来是警察叔叔.....您好,我叫杨清河。”

        她伸出手,十指纤细如佳玉。

        “赵烈旭。”赵烈旭配合的握了上去。

        蓦地,掌心一痒。

        小姑娘正用食指轻刮他的掌心使坏,面上还笑得十分客气。

        赵烈旭居高临下的看她,低笑一声,不拆穿她的把戏。

        杨清河:“我说怎么那么眼熟,似乎之前在报纸上看过。”

        张蕴:“赵队长年轻有为,破过很多大案。”

        杨清河双手背在腰后,“是啊,早有耳闻,确实年轻有为。赵队长结婚了吗?”

        赵烈旭:“还没。”

        杨清河瞪大眼睛似惊愕,“那一定有女朋友吧?”

        “没有。”

        赵烈旭不动声色的望着她,薄唇微扬。

        这两句话一问张蕴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到底是哪不对她说不上来,但这是女人的直觉。

        她以为杨清河还会继续问下去,刚想开口阻止,没想到她转了话锋。

        杨清河:“赵队长怎么理解这画的?”

        她仰着头看画,颈部线条流畅优美,吊带的裙子在肩头系有蝴蝶结,仅仅是一根黑色的带子,衬得肩头白嫩圆润。

        赵烈旭挪回目光,重新审视那副画,半响,反问道:“你作画时是什么样的心境?”

        “心境?一半回忆一半期待吧。”

        赵烈旭:“那这画看起来充满了希望。”

        张蕴木讷的看向他们。

        杨清河抿唇眨眨眼,“看来赵队长是有缘人啊......”

        张蕴目光在他们之间流连,突然想到门口的花。

        清晨展览刚开始,陆陆续续有人送花过来,杨清河站在门口似乎在打电话,她有事找杨清河商量,刚挨近就听见她让人把白玫瑰往中间排。

        随口问了句,杨清河说她觉得白玫瑰比百合好看。

        当时也没放在心上。

        可这会怎么瞧总觉得气氛有点微妙。

        真的不认识吗?

        还没等张蕴多想,手机便响了起来,张蕴微微颔首退到一边接电话。

        杨清河依旧直视前方,“赵队长没女朋友的话,我们张老师怎么样?”

        赵烈旭把玩着手里的卡片,“还不错。”

        “诶,我怎么记得赵队说文绉绉的,不合衬。”

        赵烈旭捏住卡片,隔了会才想起这句话的出处。

        “玩够了?”他淡笑着,侧过身。

        杨清河:“来的有点晚哦。”

        “办完事吃个饭就来了。”

        “就你一个人来了吗?”

        “陈冀在下面。”

        “奥......”

        杨清河理了理裙摆,“那花真你送的?”

        “嗯。”

        “就只有花?”

        他笑,“还想要什么?”

        不远处有人向杨清河招手,示意她过去。

        杨清河瞥了眼张蕴的方向,转而说:“不如把晚上的时间让给我呗。”

        “让?”

        “嗯,让。”

        张蕴挂了电话走来。

        杨清河:“我就不妨碍你们赏画了,回见。”

        说完,她提着裙摆潇洒离去。

        张蕴不明所以,“清河怎么走了?”

        “可能有事吧。”

        妨碍...这词用的真微妙。

        参观了几幅,张蕴似闲聊,问道:“感觉你和清河应该认识吧?”

        “嗯?”

        “就是看你们说话挺随意的,像认识的老朋友,你不是还送了花。”

        赵烈旭:“基本礼仪而已。”

        张蕴愣了一会点点头。

        之前刘叔给她介绍这人的时候也讲过他的家庭背景,说是父亲开公司的,条件非常好,母亲是教师,也算得上是书香门第。

        起初一听到这样的描述,张蕴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人还是个单身,甚至和朋友开玩笑说那人是不是个gay。

        如今看来,真的是个非常有修养的人。

        张蕴看了眼时钟,问道:“再过一个小时,这里差不多就要收尾了,等会要一起吃个宵夜吗?”

        赵烈旭笑了声。

        算是懂了杨清河的那句话。

        这丫头很有算命的天赋啊。

        赵烈旭:“约了人,没时间。”

        张蕴点点头,很自然的转到别的话题,“最近中际大学那边出了人命,是你们负责的吧,查案是不是很累?”

        “习惯了。”

        “这几天人心惶惶的,晚上同事回家都不敢一个人。”

        “是应该结伴走。”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忽的,赵烈旭肩膀一沉。

        陈冀喘着气,“找了一圈,你怎么看的那么快,都到了二楼了。哟,这位是——”

        赵烈旭:“张蕴。”

        张蕴点头示意。

        陈冀:“你好你好。”他又捅捅赵烈旭手肘,“小嫂子呢?”

        赵烈旭:“有事走了。”

        张蕴眉头一蹙,“小嫂子?”

        陈冀眨巴着眼睛。

        赵烈旭倒也没想多解释,只抛出三个字:“没什么。”

        张蕴肩膀塌了下来。

        虽说和他不是很熟,也没有深入交流过,但这种明明确确被人排之在外的感觉着实不好受,更何况还是自己欣赏的男人。

        张蕴怀揣着这份失落,给他们讲解完了二楼所有的油画,整个过程赵烈旭的态度很明显,客气礼貌甚至有点疏远。

        陈冀是个人精儿,就这么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就看出了猫腻。

        去地下停车场的路上,八卦之心忍不住熊熊燃烧。

        “那女老师是不是也对你有意思?我瞧着也不错。”

        “她是之前刘副厅介绍的那位。”

        “啥?!”陈冀仔细回想了番张蕴的模样举止,“刘副厅还是靠谱的,那姑娘瞧着很贤惠,居家型女人,这一对比吧,说实话,我觉得张蕴更适合过日子。”

        赵烈旭笑着,“过日子?什么叫过日子?她帮我煮饭打扫就叫过日子了?”

        “常规意义上是这样的,生活无非油盐酱醋茶。”

        “那样的,找保姆就可以了。”

        陈冀:“诶哟卧槽,有钱了不起啊!”

        陈冀这人话多,一路唠唠叨叨跟个婆娘似的,两人拐进P10的停车场区。

        那辆黑色奥迪边上倚着个人。

        依旧是那件黑色礼服,依旧是那双高跟鞋。

        只是她把头发放了下来,从前黑长直的头发这会微卷,懒懒散散的垂在一侧。

        杨清河倚在柱子上玩手机,硕长的睫毛扑闪的像蝴蝶。

        陈冀揉了揉眼睛,“那不会是小嫂子吧?”

        赵烈旭:“嗯。”

        “这么风情万种的吗!”

        赵烈旭抿直嘴角,走到陈冀眼前,挡住他的视线。

        听到脚步声,杨清河抬头收了手机,挥了挥手,“嗨,赵队长。”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