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22.第二十二章

22.第二十二章


        从遇见后,    三两天头的往他这跑,有意无意的勾引他。

        刚开始他也没放在心上,想着她性格本就那样,有点调皮不着边幅,    全当她闲着没事干。

        可次数多了,    谁也不是傻子,    陈冀他们都看得出来,更别提他自己了,男女之间那种情愫不用直白的摊开也能明了。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充分表明,    她对他有意思。

        可到底图他什么。

        阳台的门窗开着,    凉风徐徐的涌进,    吹起黑色窗帘的一角。

        杨清河挑起半边眉,    说道:“赵队长长得帅,有钱,    工作好,脾气好,图你的人不止我一个吧,要是搁相亲节目,    你就被抢爆了,标标准准的钻石王老五,国民好老公。”

        总结的还挺到位。

        赵烈旭弯了弯嘴角,    他倒不知道原来在她心中他形象那么好。

        杨清河又说:“你看,    你条件那么好,    可三十岁了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    阿姨还整天为你的婚姻犯愁,肯定是你自己的原因,你工作太忙,作息不规律,一心扑在案子上忽视恋人,没几个姑娘能忍受的,可我就不一样了啊。”

        赵烈旭慢慢直起腰,低沉的嗓音带笑,“你怎么就不一样了?”

        “我嘛......”杨清河拖了拖尾音,“我能接受你的所有。”

        就算他半年不回家她也依旧会等他,就算他变得一无所有她也依旧会喜欢他,就算他在烽火中缺胳膊少腿她也依旧会待在他身边。

        只要是他,无论怎么样都好。

        赵烈旭敛了神色,目光变得深沉肃穆,“那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

        “我能接受。”杨清河只说了半句话,殉情二字她思忖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赵烈旭深深的凝视她。

        杨清河:“所以......赵队长能给个机会吗?”

        “什么机会?”

        又和她装糊涂。

        杨清河清清嗓子说道:“和我处对象呗。”

        她今天穿了件高腰的T恤和白色短裤,挺直身边的时候她的腰腹会露出一截,纤细的腰平坦曼妙。

        小姑娘说话时眼眸盈着光,楚楚动人。

        赵烈旭喉结滚动,视线移到画上,答非所问道:“你这画什么含义你自己清楚吗?”

        杨清河撕开剩下的牛皮纸,将整幅画暴露出来。

        她说:“我从来都清楚我要的是什么。”

        赵烈旭:“你喜欢我什么?除了刚才那些条件。”

        “喜欢一个人非要有理由?”

        他坐回了沙发上,“杨清河,你不是喜欢,你只是感激我。”

        画中的人迎着夕阳,接受光明,这不是爱情,只是感恩。

        她依赖他,靠近他,原因只是因为在她最黑暗的时刻拽住了他这根救命稻草,对一个14岁的女孩而言,这是她生命里的一个转折,她的世界狭小封闭,所以他成了唯一的例外。

        杨清河嚯了声,走到他面前,“那你呢,你对我那么好,就纯粹只是同情吗?”

        赵烈旭正对着她两条腿,虽然她身高不高,但身材比例很好,也算是矮个子中的大长腿了,皮肤白皙光滑。

        确实也不是六年前的小屁孩了。

        他挪开视线,从茶几上拿烟,“我说过,换做是别人,我也会对她那么好。”

        只是当初恰好那个人是她罢了,对她来说,也恰好是他而已。

        杨清河声音正了几分,“我也说过,没有别人了,只有我。”

        牛皮糖不愧是牛皮糖,弯的也能绕给成直的。

        赵烈旭叹笑,嘴里叼住烟,打火机啪嗒啪嗒按了两下才飘出火苗,他深深吸了口,飘渺的烟雾游荡在两人之间。

        他抬眼瞧她,小姑娘下颚微敛,水灵的杏眼无不诉说着坚定和执着。

        “你还小。”他说。

        杨清河:“......”

        她鄙视的呵了声。

        赵烈旭弹烟灰,“你还小,分不清喜欢和感激。”

        “所以你在拒绝我?”

        赵烈旭低头抽烟不说话。

        “那您分清楚同情和爱情了吗?”她慢腾腾的说,口气有点轻佻。

        赵烈旭一噎,差点被烟呛到。

        杨清河拿走他手中的烟,“少抽点吧,您年纪大,经不起这东西的祸害。”

        赵烈旭:“......”

        杨清河掐灭烟,好声好气的问道:“请问赵队长能把我的内裤和胸罩还给我吗?”

        赵烈旭盯了她一会,只觉得好笑,这丫头生气原来是这个模样。

        他起身去卧室给她拿。

        杨清河看着他的背影脸气的鼓鼓的。

        明知故问的把戏他可真是演绎到巅峰了,奥斯卡小金人都不够颁给他了。

        赵烈旭用黑色的袋子给她装着,他一从卧室出来杨清河就变了脸色,笑得客客气气的。

        “麻烦赵队长了,啊,我的小内内没有遭受过非人的对待吧?它可是我最中意的一条。”

        “没有。”

        能有什么非人的对待。

        杨清河继续笑着,“那真的麻烦赵队长了,分不清感激和喜欢的鄙人就先行退下了。”

        “我送你。”

        “不劳您大驾,我有腿会自己走,路上磕了碰了断了胳膊瘸了腿都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警察叔叔来博爱。”

        赵烈旭轻笑一声,点点头,“行。那那个熊——”

        杨清河在开门,忽的回头凶凶的说道:“那破熊您自己留着过日子吧。”

        赵烈旭看着她的表情,忽然想到她先前在便利贴上画的小老虎,简直出奇的像。

        砰——门被大力的关上。

        他站的虽远,但还是像被门风扇了一巴掌。

        赵烈旭原地站了会,嘴角始终勾着浅浅的笑,插着袋又坐回沙发里,闭上眼叹了口气。

        同情?爱情?

        他对她不是没有动心的感觉,但更像是一时冲动,太久没接触女人的原因。

        赵烈旭揉了揉眉心。

        可如果把她换成张蕴,自己还会那么去包容她吗,会觉得她做什么都是可爱的吗?

        似乎...好像不是这样的。

        显然,他没那份耐心。

        只有对她,自己像丢了魂一样,尽做一些连他自己也出乎意料的事情。

        他也摸不准小丫头的心思,到底还年轻,对他的追逐和崇拜更多的是原于六年前的事情,他要她看清自己,彻彻底底的明白自己的心意,别做自己后悔的事情。

        再者,就像她说的,很多女人都无法容忍他的职业性质,如果有一天,突然有一天他死了,她能承受住吗?

        他也希望她能想清楚。

        ......

        杨清河在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脸阴得出租车师傅都不敢大声说话,弱弱的问道:“姑娘去哪?”

        “中际大学。”

        她眯着眼睛望向窗外,神色沉沉。

        他对她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刚刚还一直笑,笑个屁!

        嗞——嗞——包里手机震动。

        杨清河还以为是他良心发现追出来要送她,可屏幕上显示的是苏妗。

        “喂。”

        “清河...你在学校吗?”

        “我在回去的路上。”

        “机房突然停电了,我有点害怕。”

        苏妗被上回的事整出了阴影,这点儿机房一般没人,老师也早下班了。

        杨清河:“你班长呢?你让他来接一下你。”

        “今天是周末,他回家了。”

        “你怎么晚上老去机房,明明自己那么怕。”

        “老师有个程序让我做,学校的电脑用起来顺畅一点,我一时忘了时间。”苏妗声音极其轻。

        “你别怕,我和你说话,你——”

        电话那头苏妗突然倒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一片寂静。

        “苏妗?苏妗?”

        怎么着那头都没回应,杨清河拿下手机一看,电没了。

        ......

        赵烈旭在煮面的时候接到了蒋平的电话。

        他喘着气,急乎乎道:“赵队,刚刚小张他们查到了曾国发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只不过不是一个户籍,那人名叫张宏,小时候被父母卖给了别人养,查到张宏的住址也在中际大学附近,小张说张宏院子里停着曾国发遗失的三轮车,我和陈哥正在去的路上。”

        赵烈旭关了煤气,“张宏人呢?”

        “也许是我们刚刚去曾国发那里打草惊蛇了,他人不在家,跑了,我让陈哥把地址发你手机上了。”蒋平顿了顿,“有电话进来,等会再联系。”

        赵烈旭快速换好衣服,拿上车钥匙出门。

        车子刚准备发动的时候又接到了蒋平的电话。

        蒋平沉默了几秒,“赵队......”

        “有事就说。”

        “小张在张宏家里发现个地下室,地下室的墙上贴着受害人郭婷和徐玉玉的照片,在...在墙上也有小嫂子的照片......”

        赵烈旭太阳穴突的一跳,僵硬的感觉瞬间窜满四肢百骸,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一秒后,蒋平只听到一阵嘟嘟嘟嘟声。

        他迅速拨杨清河电话,与此同时发动车子。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连续三个电话都是如此。

        赵烈旭低骂了一声操,踩死油门,风驰电闪般穿梭在公路上。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