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24.第二十四章

24.第二十四章


        赵烈旭捏捏眉心,叹笑着,隔了片刻说道:“这会先别和我闹,听我一次。”

        杨清嘁了声。

        前一刻还拒绝她的人这会又阴阳怪气的让她听话,杨清河冷漠着脸,不想再理他,想着苏妗,她也没空和他纠缠不休,瞪他一眼就奔上楼。

        赵烈旭再次叮嘱了句别乱跑,话音刚落接到了陈冀的电话。

        陈冀听到他的声音心中有了七八大概,问道:“小嫂子联系到了?”

        宿舍阿姨插嘴道:“307号房,叫杨清河对吧?”

        赵烈旭对着阿姨摆摆手又点头致谢,走到宿舍门口,对陈冀说:“刚见到,她现在在寝室。”

        陈冀:“奇了怪了,既然曾国发把杨清河作为下个目标,也察觉到我们对他怀疑了,他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会不会和张宏一样跑路了?可那边来电话说,曾国发家里一动未动,证件钱包都还在抽屉里。”

        赵烈旭望了眼宿舍门前的梧桐树,今天没风,树叶纹丝不动如静止了一般。

        “你们还有多久到?”他问。

        “十来分钟吧。”

        “我先去学校的保安处把情况说明一下——”赵烈旭话说一半,只见杨清河又火急火燎的从宿舍里冲了出来。

        “杨清河!”他厉声喊住她。

        杨清河呼哧呼哧喘着气,嘴唇泛白干涸。

        刚进寝室一看,里头黑乎乎的,灯都没开,更别提苏妗会不会在里面了。苏妗平日就不爱和同学打交道,现在生活里唯一的一点波澜就是那位班长,苏妗说班长回了家,那她就不可能去找他,也不在教学楼寝室,丢下包就跑了,能去哪?

        学校的广场?生态园?超市?

        刚刚在寝室她把手机充上电给苏妗打了个电话,无法接通,如果跑去了这些地方手机怎么会打不通呢。

        她说她害怕,到底在害怕什么!

        杨清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赵烈旭看她模样,就像个无头苍蝇,迷迷糊糊,到处乱转。

        “不是让你别出寝室吗?你又出来干什么?要找什么?”

        眼前的男人更是奇怪,这一晚简直两副面孔。

        杨清河静下心,尽量平和道:“我要去找我室友,我为什么不能出门?我犯法了吗?”

        说完她就要走,却一把被他拉住。

        赵烈旭知道这丫头在生他的气,可现在不是撒气的时候。

        曾国发行踪不明,她又是第三个目标,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

        赵烈旭默了几秒,组织好语言,简单的阐述道:“那起挖眼女尸的案子知道吧?我们已经确定了嫌疑人,这个人是你们学校的清洁工,正在实施抓捕。他和之前宾馆女尸的案子也有联系,第一个目标是郭婷,就宾馆那位受害人,第二个目标是徐玉玉,被挖眼的那个学生,第三个目标......”

        杨清河听完好一会才消化完这段话,可他忽然不说了,就这么深深的看着她。

        杨清河背脊一冷,不祥的预感悄然爬上心头。

        她盯着他,试探道:“是我?”

        赵烈旭默认。

        杨清河垂下眼,脑子飞速转着,手心出了层薄汗。

        清洁工......

        她猛然想到那次在宿舍楼底下收垃圾摸她手的那个,是从那时候就盯上了吗?

        可为什么吗?

        赵烈旭依旧抓着她的手,低沉道:“所以我要你今晚安安分分的待在寝室里,直到我们把凶手绳之以法。”

        杨清河眉头紧蹙,脑子更是乱成一团,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她霍然睁大眼睛,抬头看向赵烈旭。

        “目标真的是我吗?”她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赵烈旭迟疑了,“什么意思?”

        “我室友不见了。”她声音低了好几个度。

        杨清河自己也不确定,她的猜想对不对。

        那次苏妗打电话和她说似被人跟踪,她当时也没多想,学校里人多又杂,也许是苏妗太胆小导致的幻觉,也许是学校里同路的,也许是心生不轨的猥琐男,她怎么都没把这事和挖眼女尸的凶手联想到一起。

        好像人都是这样,即使身边真的死了两个校友,人们依然在寻欢作乐,他们永远都觉得这事和我没关系,下一个不会是我。

        “你室友?”赵烈旭像是突然想什么,拿起手机,和陈冀的电话还未挂断,“墙上的照片,有清河的那张,上面有几个人?”

        陈冀把他们的话全程都听在耳里,也始终觉得哪不对劲儿,拿过证物袋一瞧。

        照片像素低,背景是梧桐树,看样子是在学生宿舍门口,时间大约是傍晚,杨清河是照片中所占比例最大的人物,左边还拍到了半截校车,而在杨清河右手边,站着个戴眼镜的女生,她笑着,似乎在和杨清河说话。

        陈冀心咯噔跳了一下,回答道:“除了清河,还有个戴眼镜的姑娘。”

        杨清河站在边上把陈冀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她抢过手机问道:“是不是扎了个马尾?脸小小的?眼镜是黑框的?”

        “对对对。”

        杨清河声音低得有点沙哑,“是苏妗,他的目标根本不是我,是苏妗。”

        赵烈旭握着她的手,握紧了些,对陈冀说:“我现在在她宿舍楼底下,你派人去趟保安处,你们直接来这找我。”

        他挂了电话弯下点腰,看着杨清河,“你刚刚说她不见了,把你知道的说给我听。”

        杨清河心绪繁乱,在脑子里过滤了遍才把整个过程丝毫不漏的告诉他。

        ......

        校园马路上学生来来往往,宿舍的灯光一盏盏亮着,一切都很安宁,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杨清河比他想象的要冷静许多,她没有像一般人那样乱的连走路都走不稳,这点赵烈旭倒不是很意外,但他情愿她焦躁坐立难安。

        她手在颤抖,她在竭力克制自己,但没法压制住身体的反应。

        赵烈旭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用了些力道。

        六年前她也是这样,明明很害怕却一副无所畏惧十分镇定的模样。

        “放松点,嗯?”

        杨清河紧了下颚,问道:“他要把苏妗带哪儿去?”

        曾国发选择的人都有几个共同点,和他妻子刘美有关,他试图在她们身上找到刘美的影子,随而报复她们,报复刘美。

        眼下唯一的难点是,曾国发绑架了苏妗会去哪?

        他自己的住所和张宏住所是一定不会去的,西郊公园也有警卫看所。

        他要寻一个地方展开最后的报复,会是哪里?

        ......

        苏妗给杨清河打电话的时间是晚上八点零六分,现在是九点二十三分。

        陈冀调了学校前后两门的监控排查。

        曾国发带着个人想要出学校,就必定要借住车辆等工具,学校会给清洁人员配备脚骑三轮车,这可能是他最好的运输工具。

        十来个人分工查监控,不出20分钟便有了结果,都无曾国发出校园的记录。

        如果苏妗真是被他绑架了,那么他一定还在校园内,这无疑是让警方省了很多力,可以更快速的找到人质。

        杨清河站在边上听着他们分析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她以为她自己见过世上最龌龊的事情,原来这世上多的是龌龊事情。

        赵烈旭:“曾国发选择的对象都和他妻子有共同特征,啦啦队队员,而苏妗的专业是计算机,这和丁美大学时期的专业一模一样,也是共同点之一,篮球啦啦队和计算机对曾国发来说是他最美好的回忆,如果他选择的地点是在校园内,那么最有可能的地方是计算机实验楼和篮球场。”

        “篮球场?”有人问。

        杨清河眼睛一亮,“室内篮球场。学校的室内球馆一般下午六点就会闭馆,这是学校专门一些比较职业的篮球队打比赛用的,所以关的特别早,一般不允许学生随意使用。”

        赵烈旭点点头,他想说的也是室内篮球场。

        “既然是比赛专用场地,那么啦啦队也肯定是那上场的,曾国发要选择目标,就要多次观察,我想,如果只要有比赛他就一定会去,这是唯一可以见到所有啦啦队成员的办法。但也不排除他选择别的地方。”

        他顿了顿,吩咐道:“暂时把学校的出入都封了,让校方发给紧急通知,让学生和老师都暂且回避,以防抓捕时嫌疑人失控殃及无辜。”

        “是。”

        “还有,你们分成12个小组,带人在学校搜查,每一栋楼每一间教室都要仔仔细细的查过去,陈冀跟我去篮球场,蒋平你带人去计算机实验楼,一有消息就通知我,距离受害人被绑架已经有一个多小时,抓紧时间。”

        一个小时,杨清河从未觉得一个小时是一个很长的概念,这不过是她画画打个形体上第一层色的时间,这不过是半场电影的时间,这不过是高速公路上堵会儿车的时间。

        她拉住赵烈旭的衣角,“苏妗会没事吗?”

        赵烈旭顿住,只拍了拍她的手,没给答案。

        人的生命到脆弱一刀就可以结束,而这一刀只需要几秒时间,一个小时她可以活着也可以死亡。

        “你在这等消息。”

        这里是监控室,有保安,他也足够放心。

        “我想和你一起去,可以吗?”

        “不可以。”

        “那如果找到了你要告诉我。”

        “好。”一字落地,赵烈旭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清河双手插入发间,深深吸了口气。

        她慢腾腾走到座位旁坐下,保安大叔好心问道:“姑娘要喝点水吗?”

        “不了,谢谢。”

        保安大叔还是给她递了瓶矿泉水,“你嘴唇都干了,别担心,喝点水润润嗓子。”

        杨清河接过,瓶盖拧了好几下才拧开。

        这一瓶水一直被她握在手里,时不时喝一口,将近喝了半瓶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砰的一声,杨清河手一抖,瓶子没握住,哐当掉在地上,水渐渐蔓延到她脚边。

        保安大叔结巴了,“这这这这是枪声?”

        监控室里几个人还没回过神,只听见又是一声枪响。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