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26.第二十七章

26.第二十七章


        他往前走了一步,走到灯底下,面孔就露了半张出来。

        深陷的双眼无力无神,脸上布满沧桑和褶皱,他穿着一件暗红格子的衬衫和一条松松垮垮的牛仔裤,是看起来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服装。

        杨清河望着他,不动神色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人是谁?

        小美又是谁?

        他眼珠直盯着她。

        杨清河确定,他是在和她说话。

        一个不可能的想法冒上心头,是挖眼女尸的凶手?

        可他不是绑架了苏妗,警方刚刚的枪声说明他们和凶手打照面了,怎么可能短短几十秒人就出现在她眼前,而且像是有备而来。

        曾国发见她在后退,双手拍拍自己的胸膛,“小美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国发啊,前两天我们还一起吃饭庆祝呢,你忘了吗,我拿了市里的一等奖,你可开心了,你说我是难得一遇的天才!”

        听到他称呼自己的名字,杨清河心一沉。

        凶手在她这里,那苏妗去哪了?枪声又是怎么回事?

        所以......曾国发的目标是她,不是苏妗吗?

        这些问题不断在她脑海转,却始终得不到一个结论。

        曾国发伸出双手靠近她,“小美,我好想你。”

        杨清河听赵烈旭他们分析的时候大约知道点这人背景,公司破产欠债,妻子抛弃离去,他选中的受害人都和他妻子有共同之处,是对他妻子的执着也是积压多年恨意的爆发。

        可她和他妻子有什么相似之处?为什么他把她错认成他妻子?

        是因为长相吗?

        曾国发一步步逼近,脸上挂着虚空的笑,他想拥抱她。

        ......

        保安大叔喝了几口热腾腾的茶,看了会小品,总觉得哪里不对,朝边上的小保安说道:“那姑娘去了好几分钟了吧?”

        小保安说:“女生不都那样吗,比较久。我刚看她脸色不是很好,估摸着是不是肚子疼。”

        老保安奥了声。

        小保安:“也不知道警察抓到人了没有?”

        “你不知道吧,那位赵队长,可是神枪手,刚才那两记枪声,我估计是逮到了。”

        “老叔,你咋啥都知道。”

        “平时多看报多看新闻,少整那些游戏。”老保安又喝了口热茶,总觉得哪不妥,放下茶杯,道:“我出去看看,刚才赵队长还让我好好看着那个小姑娘,她别跑出去了。”

        小保安还在打游戏,“哎呀,有什么好担心的,这里不都有警察在搜查吗?没事的,不就上个厕所,离这里才几步路。”

        老保安拿上警棍出了监控室。

        ......

        赵烈旭边快步走边给身处监控楼的警员打了电话,陈冀一阵蹦跑从后头追了过来。

        “你们现在立刻去趟监控室,看看杨清河在不在。”

        警员还在挨个查房,突然接到这么个命令,也不敢多问,只硬硬的道了声是。

        陈冀说:“你先别担心,清河她和那两个保安待在一起出不了什么大事。”

        赵烈旭眉头紧拧在一起,“是我疏忽了。”

        陈冀也能理解他,所有事都赶一起,傍晚刚去的曾国发家调查,还没缓过来小张那头就调了来曾国发的资料,紧接着就就发现张宏住所的地下室和杨清河照片,事情刚有个头绪就传来有女孩被绑架的消息,警局里都来不及调人就要投入这场战役。

        这仗,打的太匆忙了。

        而就冲他在电话里的反应,陈冀就知道他被那个姑娘吃死了,这人呐,一有事轮到自己身上就容易慌了手脚乱了神志。

        这么多年,真的,陈冀头一回看他这样。

        陈冀说:“我们都只是普通人,谁也不是真神探,只要人没事,这仗就算打赢了。”

        赵烈旭抿着唇。

        杨清河说苏妗曾被尾随,出现在凶手所拍摄的照片上,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眼下又失踪,所有证据都指向曾国发的目标是苏妗。

        但却没料到这是曾国发布的局。

        是他大意疏忽了。

        他不解,为什么曾国发会选择杨清河。

        她一直待在国外,近期才回国,发生宾馆女尸的命案时凶手已经开始在规划人选,如果说苏妗,她本身在这里读过一年,曾国发会选中她合情合理,是什么让他短短时间内就把杨清河作为目标,并且今晚大费周章要找她。

        杨清河的外貌,专业,性格,兴趣,都和丁美没一点相似之处。

        像曾国发这样的人,犯案,绝不会没有理由。

        所有心理变态者都有催化的理由,他们出生时和世上的所有人都一样,在这个漫漫的过程里,只是有一个媒介致使他们变成这样一类人,杀人也许是为了对自我的认可,也许是为了报复,也许是为了得到某种满足,这些心理都不是凭空出现的。

        曾国发选择杨清河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

        老保安一出监控室,没走几步路就看见前头站着两个人影,似在说话。

        “什么人啊?”老保安大喊一声。

        杨清河视线一紧,看见朝曾国发慢慢走来的老保安,而曾国发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眼睛突然张大,十指死命的抓自己的脑袋,似头痛炸裂。

        杨清河站在原地没有动,她怕万一曾国发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

        老保安走得近了些才看清人,“小姑娘你上完厕所了吗?那就快——你干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曾国发突然冲过去,一把掐住杨清河的脖子。

        “小美,小美。”他急促的喊着这个名字,咬牙切齿道:“你背叛我!你是不是早就和他好上了?我一没钱了你就跟他跑了,你们大学时就好上了对不对?”

        杨清河双手扣着他的手,试图能让自己可以呼吸。

        “我没有。”这是她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曾国发一愣,手松了点,“既然没有,他为什么要那么关心你?还给你送花送吃的,我们结婚了他还约你吃饭?”

        他问完又突然发狠起来,“你还敢说你没有!你背着我和他乱搞,你给我戴绿帽子!”

        楼上查房的两个警员从三楼下来,都定在了楼梯口。

        老保安慌忙道:“快快快,这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把人脸都掐白了,会死人的!”

        两个警员都有过一年左右的办案经历,虽然资历不是很深,但也经历过类似场面,今天要去张宏家时大伙都配了枪,但他们两个都没有实打实的开枪经验。

        整个案子他们都有参与,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男人正是曾国发。

        两人举着枪,瞄准,“马上把她放了!听到没有!”

        曾国发一手掏出水果刀,一手牢牢锁住杨清河,“你们也想搞我老婆?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知道我拿过多少奖吗,你们知道我公司赚了多少钱吗?你们拿什么和我比。”

        警察不敢轻易开枪。

        杨清河平稳自己的呼吸,说道:“他们当然比不上你。”

        一听到夸奖和认同曾国发笑了,手往上挪,轻轻掐住杨清河的脸蛋,“小美,我在你心里还是最厉害的那个是不是?你还记得吗?当初我就是穿着这身衣服和你告白的,你说穿格子衬衫的男人最帅了。”

        杨清河静静的看着老保安和警察,谁都没有动。

        曾国发又说:“那年毕业,我拿着花在所有老师同学面前向你求婚,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会天长地久,我也这样以为会这样。”

        说到这,他的表情十分遗憾失落。

        杨清河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渐渐握成拳。

        曾国发放下手想把她扳回来和她面对面,谁知刚一松手,他的两手腕立刻被她扣住,杨清河一抓一握往前一提,右脚一勾,背身一摔。曾国发侧身一百八十度摔在地上,刀尖叮的一声和地面碰撞。

        两位警察和保安愣是没反应过来。

        可杨清河力量有限,刚想抽手就被曾国发狠狠拽住。

        “婊|子!你就是想给我带绿帽子!”曾国发举刀就想刺去。

        保安和警察还没来得及跑过去,身边唰的一道风略过。

        杨清河紧紧握住他的手腕,刀尖在她眼前。

        猛然间,一只手擒住曾国发肩膀,手掌扣住他小臂,膝盖往上一顶,曾国发排斥不了这股力量,握刀的手跟随着这股力量往右偏移,手被捏得酸痛使不上力,刀从手中滑落,整个人扑通一声被按压倒地。

        他使劲压着,手臂青筋暴起,臂膀结实的肌肉鼓起,漆黑的眸子满是狠厉,脸庞棱角分明硬气满满,浑身透着一股不知名的正气。

        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赵队——”

        警察冲上来,一齐制住嫌犯,拷上手铐。

        小警察结巴道:“赵...赵队,他脱臼了。”

        赵烈旭脸色很冷,声音更冷,“死不了就行。”

        杨清河站在那,紧紧凝视着他。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不语。

        这一秒像是过了一百年,他眼中情绪复杂,有隐忍,有焦灼,有劫后余生的沉默。

        赵烈旭动了动手腕,几步跨到她面前,还没开口,小姑娘忽然伸手抱住了他,两手牢牢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胸口。

        杨清河听到他的心跳声,比世界上任何的声音都好听。

        陈冀摆摆手,让警员赶紧把曾国发压下去,曾国发依旧嘶吼着背叛二字。

        赵烈旭双手愣在半空中,几秒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他深吸一口气,弯腰,主动去抱她,下颚蹭着她脑袋,有一种从所未有的踏实感。

        杨清河闭着眼,“苏妗没事吧?”

        “没事。”

        “你没事吧?”

        “你说呢。”

        “其他警察呢?”

        “都没事。”

        杨清河嗯了声。

        赵烈旭眉头一皱,手心似乎有什么黏黏的湿润感,他抬手一看,掌心里是血。

        他推开杨清河,朝她背部一看,T恤衫被划了一道大口子,伤口渗着血。

        地上的水果刀刀刃冒着血光。

        楼底下有救护车驶过的声音,是来装张宏的。

        赵烈旭:“陈冀,你打电话,让来个护士。”

        陈冀凑近一看,“咋受伤了,等会,我这就打。”

        老保安在边上杵了许久,刚刚那个场面他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会腿都是抖的,而那个受伤的小姑娘简直出奇的镇定。

        老保安一拍脑袋,说道:“赵队,是我们大意了,没想着凶手会出现在这,以为上个厕所没啥事的,早知道我应该让那小子跟着一起来的。”

        “没事。”

        赵烈旭让陈冀留下处理后续和证物,他一把横抱起杨清河往楼下走。

        医护人员就等在下面。

        杨清河搂着他脖子,一直不说话。

        ......

        等包扎完,夜色下只剩两个人了,赵烈旭也抽完了一支烟,走到她面前。

        “撑得住吗?要去警局做笔录。”

        “嗯。”她垂着脑袋,似若有所思。

        赵烈旭盯着她的脑袋,“是我思虑不周全。”

        低低的嗓音里尽是柔情。

        杨清河没想到他会蹦出这么一句,抬头眨眨眼,又摇摇头。

        这个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换谁谁都措手不及。

        赵烈旭在她旁边坐下,“现在后怕了?”

        “有点儿。”

        “跟歹徒动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不怕送死?嗯?”前一秒还温柔的人这会满是严厉。

        “不,我不是怕这个。”背后的伤口隐隐作痛,她蹙蹙眉。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死亡对她来说没什么好畏惧的。

        后怕的是如果凶手目标真是苏妗,那么这会儿,苏妗会是怎么样的?以后要怎么办。

        相反,她很庆幸,目标最终还是她。

        赵烈旭:“不怕送死还学什么防身术,动作挺犀利的,什么时候学的?”

        “去了美国以后。”

        他觉得嘴里干涩,又点了根烟,沉沉道:“多学点挺好的。”

        赵烈忽然想起他小区里的那个露阴癖,那天她和他说了之后他去小区里查过,也看了监控里的整个过程。

        她恐惧的眼神,落荒而逃的样子确实让他心疼。

        和这会的镇定自若判若两人。

        真正恐惧的东西哪怕你准备的再充足,遇上的时候也会手足无措。

        杨清河偏头看他,月光皎洁,他的轮廓分明硬朗,深邃的眸子像是装了一整个银河,就连烟缠绕在他指尖都显得格外迷人。

        凶手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她会死这个念头也不是没有闪过,可她觉得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

        她无畏生死,但那一瞬间有了生的欲望。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41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