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29.第二十九章

29.第二十九章


        清晨的小区干净宁静,楼下还有大爷在打太极拳,赵烈旭停好车拎着豆浆包子上楼。

        阳光从阳台那处大片涌进,照亮整个客厅,祥和安宁。

        赵烈旭烧了点热水温豆浆,又把包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他推开卧室门,里头窗帘被拉的紧密不透风,依旧黑沉沉的宛如黑夜,床上缩着个人,头也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赵烈旭坐在床边,轻轻拉开被子。

        杨清河侧躺着,睡得正熟,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但她似乎在做什么不好的梦,眼珠在动,神情焦灼不安。

        突如其来的新鲜空气和光亮感一步步把她拉离梦境,杨清河睁了睁眼,恍惚中看到个人影。

        偏瘦硬朗的脸颊,深邃黑沉的眼睛,慢慢和梦里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杨清河抬手覆在额头上,隔了一会才清醒过来。

        “起来刷牙洗脸,我买了早饭。”他说。

        他背着光,线条柔和,连低哑的嗓音都带着几分温柔。

        杨清河怔了几秒,脸一沉,“哦。”

        她掀开被子无视他,穿拖鞋去卫生间。

        赵烈旭的视线落在这件白衬衫上,她前面有两粒扣子没扣,锁骨精致,衣领宽宽松松的歪向一侧,宽长的袖口被她挽起,而小姑娘站直的瞬间,衬衣长度差不多到她大腿那。

        衬衫是夏季款的,布料比较薄,衬衫贴她身体的时候,若隐若现。

        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穿了这件,好看倒是挺好看的。

        杨清河虽然个头不高,也不是□□的类型,但是气质在,似乎穿什么都很好看。

        赵烈旭轻笑了声,喉结微微滚动。

        杨清河没关卫生间的门,在洗手台前刷牙,赵烈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魔怔了似的,就跟了进去。

        她头发没扎,刷牙时用手微拢在一侧,但泡沫还是很容易沾到头发。

        赵烈旭站在她身后,顺手挽住她的发,拿过她放在洗手台上的发圈,生疏给她扎了起来。

        身后的男人比她高太多,杨清河能从镜子里看清他的动作和表情。

        嘴角带着浅笑,很认真的研究扎头发,也不觉得这个动作暧昧。

        赵烈旭看向镜子里的她,“刷牙别那么用力,牙龈会出血。”

        杨清河:“哦。”

        他笑笑,拿过一旁的杯子挤了牙膏也刷牙,两个人的刷牙方式截然不同。

        一个挤了药膏干刷,一个要嘴里含点水刷出泡沫。

        见她要漱口,赵烈旭说:“你刷牙就刷这么会儿?能刷的干净?”

        杨清河上下牙抵住朝他做了个标准的笑脸,皮笑肉不笑那种。

        “干净吗?”

        赵烈旭失笑,“下回稍微时间长点牙齿会白一些。”

        杨清河:“你说我牙齿黄?”

        “我没那么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看起来牙齿黄吗?”

        “嗯?”

        “因为我皮肤白。知道你为什么牙齿看起来白吗?因为你黑。”

        赵烈旭被她这套理论呛的哑口无言,杨清河洗脸,甩甩手,故意把水渍甩他身上,微傲着下巴潇洒离去。

        赵烈旭漱了口水,说道:“豆浆在桌子上,我放热水里温着,包子在微波炉里,吃完,听到没?”

        小姑娘没回他。

        赵烈旭摇头笑着,这女人脾气上来了,挺难哄的。

        一进客厅就看见小姑娘坐在小吧台那边吃早餐,双腿轻搭着,衬衫遮的点是正正好好。

        赵烈旭给自己倒了杯水,“等会你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学校拿东西。”

        杨清河咬了口包子,“我没事了,住宿舍也没关系。”

        “我会担心。”

        “宿舍楼一般人进不去。”

        “以防万一。”

        “凶手你们已经抓了。”

        “事情还没彻底水落石出。”

        杨清河看向他,“什么意思?”

        赵烈旭坐在客厅里翻今天早上的报纸,果然,这则新闻已经是头版头条,警方给出的说法就是已逮捕犯罪嫌疑人。

        杨清河走到他身边,“什么叫没彻底水落石出?”

        赵烈旭抬起眼,她离他很近,光滑白皙的双腿就在眼前,再往上,里头是淡青色,带有蕾丝,她微微一动,又看不见了。

        是那天她故意晾在他阳台上的那套内衣。

        赵烈旭挪开眼,喉咙干涸,浑身都开始发烫。

        这丫头对他还真是没一点戒备心。

        他抬起右腿搁在左腿上,抖了抖报纸抵在下腹,试图遮挡些什么。

        赵烈旭说:“如果曾国发他想置你于死地,大可不必让张宏绑着苏妗待在篮球场,仿佛是在等待警方来发现,能布下这个局又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

        杨清河在他身边坐下,“那昨晚问到了些什么?”

        “曾国发选择你为目标,根据他的说法是有人告诉他你是他妻子,他本就精神不正常,容易受误导,昨晚也查过他所有通讯记录,核对过所有电话号码,没查到他所说的这通电话,也不排除是他胡说的,但这是个疑点,所以——”赵烈旭偏头和她对视,“这段时间先待在我身边,我要确保你的安全。”

        “你觉得真正的凶手不是曾国发?可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在美国也是,我没有。”

        “我知道。”赵烈旭欲言又止,“快吃,都冷了。”

        杨清河余光瞥见那幅画,想到他昨晚义正言辞的模样,说道:“那画回头我会找人搬走的,赵队长海涵,请再忍耐一下这幅辣眼睛的画。”

        说完,她起来鞠了个躬。

        衬衫领口都垂了下来,几丝黑发也随着垂下。

        里头的风景如山峦。

        他一直觉得她发育不良,原来这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赵烈旭深吸一口气,放下报纸,“别闹了,我去洗个澡,等会陪你去学校。”

        这声音沙哑低靡,难耐又克制。

        杨清河狠狠咬了口包子。

        这人不去红十字会工作真是可惜了,多么伟大的爱心。

        赵烈旭进卧室就把门反锁了,房间里还遗留着她的香气,一闻,血液更加沸腾,都往一个地充血。

        他随手拿了内衣和T恤就进去冲澡。

        篮子里有她昨晚换下的衣服,黑色的一套,他扶了扶额头,开始觉得让她住在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了。

        他以为自己不重欲,以为自己自制力强,以为能不为所动。

        自以为是。

        冷水冲了很久很久很久,依旧挺立如钢铁。

        赵烈旭闭眼,手覆了上去。

        快感和情感冲撞在一起,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

        ......

        从小区到学校,两个人一路都没说过一句话。

        一个刚做了亏心事,一个心里生着闷气。

        赵烈旭把车停在她宿舍楼底下,看着她干净的小脸干咳了两声,不自然道:“我在这等你,也不用拿太多,缺了可以去买。”

        杨清河面无表情,“你买啊?”

        “嗯,我买。”

        “我是你包养的吗?你为什么要买?”她没好气的下车上楼。

        赵烈旭眉宇间漾着笑,双手靠在方向盘上,又往后一靠,偏头朝她的方向看去。

        他是真完了。

        怎么会觉得她发个小脾气都那么可爱。

        坐了会觉得烟瘾上来,他下车倚在车门边上抽烟,打火机刚点着,听见一声柔柔的赵队。

        张蕴手里捧着书从斜对面走来,穿着黑色的棉质长裙,淡雅柔和。

        一样是黑色的裙子,那丫头的风格就狂野很多,说狂野也不是,应该是性感很多。

        他还来不及多加思考张蕴已经走到了他眼前。

        “是来办案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张蕴说。

        “来处理点私事。”

        “奥,昨晚的事儿都听说了,真的好惊险啊,谁都没想到这么变态人就在学校里。”

        一时之间,各个教师群班级群都炸了,想起来真是后怕。

        赵烈旭:“所以平时自己也要多注意点,特别是单身女性,出门在外多份警惕性。”

        “是啊,后来听说是清河的时候我真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她还好吗?她应该从警局回来了吧,我正打算去她宿舍看看的。”

        “她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蕴咬咬唇,试图再找点话题。

        赵烈旭一口接一口的抽着,吐烟的时候头会偏向一侧,也尽量和张蕴保持距离。

        张蕴被这个小举动感动到,更加觉得他是个心细的人。

        裤袋里手机响,赵烈旭朝张蕴点个头,退了几步走到灌木边上接电话。

        那头的顾蓉都快急哭了,“清河怎么样了?你们在哪?这么大的事你昨天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那孩子得吓成什么样,怎么什么糟心的事都要往她身上赶!”

        等顾蓉着急完了,赵烈旭说:“在你学校。”

        “啊?你也在?”

        “嗯,在她宿舍楼这边。”

        “等着,我刚进学校,一会就来。”

        “妈,你——”

        “嘟嘟嘟嘟......”

        赵烈旭弹弹烟灰,想着随顾蓉吧,估计她亲眼确认杨清河没事后才能安心。

        张蕴说:“你妈妈也在这个学校工作?”

        “嗯,在这里教书,快退休了。”

        张蕴捂嘴,似惊讶,又笑了出来,觉得这是缘分。

        杨清河在阳台上收衣服,抱着晾衣架看着他们说说笑笑。

        张蕴差不多二十六七岁,为人温和有礼,长相也是中等以上,是位高挑的美人。

        他觉得她小,那像张蕴这样的年纪大概正合他胃口吧?

        或许他也喜欢这款?漂亮柔弱的女人更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吧,又贤惠善良,哪个男人不喜欢。

        可不是说不合衬吗,哦,男人容易变卦。

        那看起来,确实郎才女貌很般配。

        杨清河眯了眯眼,不甘心的滋味侵占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赵烈旭不知道说了什么,张蕴点点头离开了。

        杨清河拿晾衣架敲敲栏杆,赵烈旭听到声音仰头看去。

        七八点的阳光清新又明亮,照在她身上熠熠生辉。

        他以为她要说什么,结果,小姑娘给了他一个白眼后捧着衣服进去了。

        赵烈旭捏着烟头吸了口,漆黑的眸子微敛。

        翻白眼也这么可爱?

        真要命。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895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