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顾蓉按了两声车喇叭,正巧看见这一幕,本来还提心吊胆的,担心清河受惊吓,担心儿子熬夜工作伤身体,现在看来,这两人都精神焕发,像活在春风里。

        顾蓉从车上下来,“那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怎么会盯上清河呢,你们俩都没受什么伤吧?”

        赵烈旭:“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一个?不用担心,都没事。”

        “刚下班?清河在警局也待了一晚上?”

        他吸完最后一口,掐灭,“没,她昨晚做完笔录我就送她回去了。”

        顾蓉瞧了这宿舍一眼,说道:“我这心里头总是慌慌的,这宿舍啊这段时间还是不要住了,我让她住我那,反正你房间空着,她上下课我也正好可以带她。”

        赵烈旭默了会,道:“妈,不用了,我带她来学校是让她收拾东西住我那的。”

        顾蓉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想笑又憋着,打了赵烈旭几下,“这像什么样子,你把人请清清白白的姑娘拐到自己公寓里住着,她同学知道了怎么看?”

        顾蓉知道清河那丫头的心意,只是摸不准自家的感情,都三十岁了,也没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看似对女孩的要求很低,但实际上很挑,她也摸不准他到底喜欢什么样子,平日里日夜颠倒的忙工作,总好像拿不出时间谈恋爱。

        这会突然要把人接到自己公寓里住。

        这脾气和赵世康还真是一模一样,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早就精明的都计划好了。

        赵烈旭笑着,顾蓉的心思都摆在面上,不用动脑子都能知道顾蓉究竟想说什么。

        赵烈旭不回避,摊开道:“案子还有疑点,我不放心她住在宿舍,再者,住我那合情合理,没什么好避讳的。”

        顾蓉:“你们俩......?”

        她是没想到成的那么快。

        赵烈旭:“还没,事情都堆一块,我和清河之间也有点误会,来不及说,等过几天空下来了,会找她好好说清楚的。”

        顾蓉笑着叹口气,语重心长道:“你一向做事情有分寸,所以做什么妈都信你,可清河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别看她面上软软的,其实也是倔骨头,她现在回来在这里读书,无依无靠,既然你决定了要和她在一起,得多点心思在她身上,别满脑子想的都是工作。”

        “我知道。”

        他认准了她就不会变,那丫头说喜欢他,确实,可能带有点喜欢的成分,但究竟是崇拜感激还是别的什么,他说不准,也许她自己也分不清,他希望她能想清楚,而不是一时冲动,再者,他的职业让他可能随时丧命,她真的能接受吗?

        这些问题他想要和她好好面对面交流一次。

        况且,小姑娘正生着气,也确实是他不对,得想点法子好好哄一哄,追一追。

        顾蓉沉浸在儿子终于开窍的喜悦里,想着想着忽然想到个问题。

        同住一个屋檐下,是没什么,她也能知道自己儿子不是那种花花肠子的人,但年轻人火气旺,万一没控制住,弄出个孩子什么的,受罪的还不是女孩子。

        顾蓉放低声说,“清河还年轻,你可别让她遭罪,女朋友是用来疼的,别为了一时的快乐——”

        “妈。”

        赵烈旭揉揉额角,千算万算没算到顾蓉还会和他说这种话题。

        杨清河背了个双肩包下来,隐约听到几个词语,什么年轻,疼,快乐。

        她叫了声阿姨。

        抬头的时候杨清河被顾蓉的眼神怔到了,像是有烟花在绽放。

        顾蓉摸了摸她的脸,“怎么几天不见又瘦了,得多吃点。”

        “好。”杨清河应了声。

        回去的路上杨清河总觉得顾蓉那句多吃点深有含义,瞥瞥边上的男人,正神态自若的开车。

        赵烈旭见她东西带的少,说道:“小区附近有个商场,明天晚上我要是有空的话带你去逛一逛。”

        杨清河:“我带的少是因为不打算在你长期居住,不是真让你给我买。”

        “哦?”赵烈旭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打算住几天?”

        “两三天。”

        他笑了声。

        两三天,只怕到时候赶都赶不走。

        杨清河板着脸,双腿往车门的方向靠拢,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赵烈旭想着得哄哄她,可是小姑娘喜欢吃什么,喜欢干什么,他一无所知。

        他说:“在美国空的时候你都在干什么?”

        “看书画画。”

        他点点头,那看来以后要为她准备一个书房和画室。

        赵烈旭打了个转弯驶入大道,“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吗?”

        “你不喜欢的我都喜欢。”

        “好好说话。”

        杨清河戴上耳机听歌。

        倔得跟头驴似的。

        赵烈旭腾出右手捏了下她的脸。

        杨清河瞪他一眼。

        他又摸了摸她脸蛋,滑溜溜的,女人的皮肤和男人的不同,柔软细腻,手感是真的好。

        杨清河心想:这人神经病!

        ......

        赵烈旭在家眯了三个小时收拾一下就又去了警局,他走的时候杨清河正窝在沙发上看书。

        他大学时闲来无事会看一些书籍,什么种类的都有,毕业后搬来这里,不舍得扔,就买了个书架都装了起来,工作后太忙,几乎没碰过书籍。

        如果以后有空,和她坐一块看看书似乎也是件惬意的事情。

        赵烈旭在门口换鞋,“我走了,晚上大概七八点回来。”

        杨清河不回他,仿佛他是空气一样。

        这和上回硬是说要送送他的是同一个人吗?

        赵烈旭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好笑。

        听到关门声,杨清河放下书往后看了眼。

        她倒在一侧,蹬了几下腿,然后躺尸。

        不喜欢她还对她这么好,真是个尽心尽责的人民好警察。

        活到现在,杨清河对什么东西都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唯独这个人,追逐了六年。

        决定回中国的时候她也曾想过,也许他已经结婚生子,如果是这样她一定头也不回就回美国,再也不会和他见面,她喜欢他,就算他结婚了,也会想拥有他,那样的她会被嫉妒操控,变成自己都讨厌的一类人。也许他有过几段刻骨的恋情,但依旧单身,那也不妨碍她去喜欢他。

        可现在,他明明没谈过什么恋爱,就把她枪毙了。

        完了,还对你体贴温柔关心。

        偏偏她自己还招架不住。

        杨清河抬手捂住眼睛,小脸皱着。

        嗞——嗞——

        茶几上手机响。

        是张蕴。

        张蕴和她寒暄了几句,随后说道:“拍卖所得的钱已经捐赠给了余城山区的学校,那边的县长十分感激,特意来了淮城,副校长安排了个饭局,你也得去,明天晚上八点在凯丽大酒店。”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杨清河继续躺尸。

        ......

        赵烈旭坐在办公室里反复观看着曾国发审讯时的录像,当曾国发说道这个‘他’的时候情绪明显激动很多。

        画面里,他问曾国发,为什么要挖去受害人的眼睛。

        曾国发手指扣着自己的手背,发狠似的说:“女人的眼睛充满了虚伪,挖掉它,她就干净了。”

        他又把这个问题重复了一遍。

        曾国发微微朝左偏头,呢喃道:“挖掉它,就干净了。”

        陈冀泡了两杯热茶进来,看了眼屏幕,说道:“这录像你都看了几个小时了,这案子也算结案了,你在怀疑什么?”

        开完会他就一直坐在办公室来回的看录像。

        赵烈旭接过水道了声谢。

        陈冀:“如果真有曾国发说的那个他,那么他想对清河做什么?她在外面应该没有得罪过这么变态的人吧。”

        赵烈旭放下水杯,没多说,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云州公安那边来消息说,确定了那个诈骗犯的行踪,准备行动了。”

        “嗯,明天上午开个小组会议,你去安排一下。”

        陈冀伸了个大懒腰,“行,今天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赵烈旭:“该下班的时候就下班。”

        “咦~”陈冀凑近他,“早上回去没发生点啥?”

        赵烈旭想到她早上穿的衬衫和自己起的反应,神色保持着淡定,反问道:“应该发生点什么吗?”

        “什么时候叫小嫂子一起出来吃个饭啊。”

        “吃饭?”

        “不正正经经的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

        赵烈旭一笑,“再说吧。”

        陈冀说:“李局说了,这案子破的快,上头有嘉奖,说是过几天让我们去好好吃一顿,小嫂子受了惊吓,就一起来呗。”

        “李局?你哪里来的消息?”

        “死皮赖脸贴上去问的呗。”

        “行,回头带她去。”

        陈冀哟哟哟叫起来,“你这一搞,局里得有多少姑娘伤心流泪。”

        赵烈旭懒得和他打太极,关了电脑,准备下班,已经七点了。

        陈冀又哟哟哟叫起来,“有了家室就是不一样,最晚下班的今儿个竟然第一个出去。”

        赵烈旭走了几步忽然折回来,朝陈冀问道:“你说,女人都喜欢什么?”

        陈冀:“咋了,惹小嫂子生气了?”

        两人一块出警局,赵烈旭把这事前因后果和陈冀说了说,没想到陈冀听完哈哈大笑。

        他拍着赵烈旭肩膀,说:“买什么礼物谈什么心,直接上去一个360度法式舌吻,保证她骨头都软了。”

        调侃完了,陈冀正了脸色,说:“你考虑的没错,是应该和她好好说清楚,咱们的命悬在尖刀上,万一真翘辫子了,受苦的还是她们,当初我媳妇要跟我,我也是这么和她说的。”

        赵烈旭给他发了支烟,两人说了几句各自离去。

        小姑娘喜欢什么呢?

        他想了一路。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907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