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37.第三十七章

37.第三十七章


        赵烈旭交合的十指微动,缓缓闭上了眼,上方的漫天流星悄然划过。

        再后来,整个案子都是他负责的,一来二去,小姑娘对他熟了,就像块牛皮糖黏上他了,她说没地方去,那他就带她去自己父母家住,住的时间不长,大约半个月不到,偶尔他有空也会去看一看她。

        出乎他意料的是小姑娘从进家门的第一天起就一直笑嘻嘻的,仿佛那档子事没发生过一样。

        她和顾蓉相处的很融洽。

        有一次回去,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他发现,顾蓉拿她当亲闺女招待,顾蓉也问起过几次关于杨清河的事,除了有不知该怎么叙述这件事情外,他更怕提起后顾蓉会想到赵莉萱,也就含糊过去没回答。

        即使这样,他也看的出来,母亲把杨清河当成了赵莉萱。

        同样的年龄,差不多的性格,天真烂漫的,对顾蓉来说更像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

        接触的那点时间,杨清河总笑着,皮着,无所谓着,和那天躲在角落冷血的模样的她像两个人。

        仅仅半个月,秋就要转冬了。

        顾蓉因为年末了学校里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那天晚上没回来,托他买点冬季衣物给杨清河送去。

        小姑娘在家里悠然自得看电视吃薯片,见到他,薯片被毫不留情的抛了出去,她一见到他总会笑嘻嘻的喊警察叔叔。

        有时候调皮,没人时,也会学顾蓉的语调喊他阿旭。

        阿旭,给我倒杯水。

        阿旭,给我弄点吃的。

        阿旭......

        他脸色一凝,她就笑眯眯的改了口。

        他把几袋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去厨房倒水喝,小姑娘在那边兴奋的翻看,粉的蓝的,有裙子有大衣,价格不菲,做工精细。

        最后她握住了那条红围巾,鲜艳的红,和冬天作对的红。

        她把围巾裹脖子上,问道:“这些都是你挑的吗?”

        赵烈旭嗯了声。

        其实也不算挑,就跑到商场和服务员说,挑一些适合十四十五女孩穿的,从头到脚都要。

        她明明笑着,目光却有些落寞,“很贵吧,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有钱真好。”

        她总是直言不讳的讲出心中所想。

        晚上两人点了个外卖,吃完看了会电视,他去房间拿点东西,习惯性的点了支烟,坐在窗台榻榻米上看文件。

        这房间已经被她占了,进来时有股陌生的感觉,鸠占鹊巢大概就是用来形容她的。

        大概是电视剧播完了,她闲着无聊便溜了进来,好奇的看他手中的资料,盘腿挤在他边上坐下。

        “我后天要走了。”

        “我知道。”

        “你会送我吗?”

        “最近比较忙。”

        “你送送我吧。”

        赵烈旭抬起眼皮,温暖的红色围巾衬得她整个人柔软可爱。

        他又垂下眼继续看资料,“再说。”

        杨清河靠在玻璃窗上,外面是万家灯火,她说:“我都没跟你说过一声谢谢。”

        “不用。”

        “你以后还会继续当警察吗?”

        “会。”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警察?”家里明明条件那么好,父亲是公司董事长,他不应该去接受公司吗,为什么选择当刑警。

        赵烈旭被她弄的没法再静心看东西,把资料甩一边,抽完最后几口烟,碾灭。

        “我要找一个人。”

        杨清河长长的奥了声,“那如果找到了呢?“

        他静静的看着她,“那就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同样值得坚持下去,活下去。”

        “所以...后天开始我就展开了新的人生吗?”

        “去了那边给自己定个目标吧,你很聪明,好好学习。”

        杨清河沉默了,久久地凝视着他。

        “怎么?”

        杨清河忽的笑了笑,扯扯他衣角,“我能抱一下你吗?”

        她没等他回应,主动闯了进去。双手牢牢的圈住他,脑袋贴在他胸口。

        赵烈旭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

        她吸了口气,轻轻道:“谢谢你。”

        他不语。

        她脑袋动了动,“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很多很多,我说不清。”

        他的手渐渐抚上她的肩膀,拍了两下。

        两个人都沉默了,她窝在他胸口一动不动,他也不推开她,客厅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广告声音。

        他听到她逐渐凌乱的呼吸,似乎在努力调整自己,呼吸声有鼻音,她在吸鼻子。

        赵烈旭摸了摸她后脑勺。

        “我好想杀了他。”她哽咽道。

        这是出事到现在,他第一次见她哭。

        不是委屈,不是恐惧,而是十足的恨意。

        她后来没再说什么,只是越哭越收不住,像是在倾诉过去的种种,也像在告别。

        他活了二十几年,此刻,竟然觉得看不透这个小女孩。

        她的心理年龄已经超出了她的真实年龄。

        ......

        赵烈旭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他拿过手机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动动肩膀,骨头咯咯咯的响。

        蜷缩在座椅上的小姑娘睡得正香,他忍不住凑过去想摸摸她的脸蛋,一摸,异乎的滚烫。

        照理来说这会应该都散酒了,怎么还那么烫。

        赵烈旭打开车内的灯,探了探她额头,像是发烧了,

        听说最近流感严重,队里好些同事都感冒了,这晚上出来散个步怎么就中招了。

        赵烈旭没叫醒她,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凌晨四五点的医院,大厅依旧人挤人,小孩哭着闹着。

        赵烈旭给她挂了急诊,杨清河烫红着脸,晕晕乎乎的跟着他走,脑袋重的要从脖子上滚下来了。

        一量温度,三八点九。

        医院挂水的座位有限,几乎爆满,等了快半小时才轮到他们。

        赵烈旭一把抱起她往挂水的房间走,两护士推着小车跟在后面,捂嘴笑着,窃窃私语。

        杨清河打了个寒颤,使劲往他怀里缩,说冷。

        房间里打着冷空调,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说冷就让别人挨热,赵烈旭没办法,抱着她在座位上坐下。

        他和护士说:“就这么挂水吧。”

        杨清河半睁着眼,靠在他肩头,把手伸过去给护士扎针。

        除了头有点晕,身体有点冷外,她整个人还是很清醒的。

        杨清河贴着他耳朵,哼哼道:“一定是你有毒。”

        赵烈旭知道她说是什么意思,睨她一眼,生病了还和他调皮。

        “嘶——”杨清河倒吸一口气,护士连扎了两下。

        护士说:“你筋脉太细了,不好找,忍一下。”

        赵烈旭哼笑了声,“找不到就给她扎脑袋上。”

        杨清河瞪他。

        护士一笑。

        ......

        折腾一早上,到家时已经九十点,赵烈旭和局里请了个假,挪了年假的一天。

        杨清河本来让他去上班,说自己可以回去,可赵烈旭不放心。

        杨清河笑他要美人不要江山。

        赵烈旭揶揄她,“美人?”

        杨清河捶他,他一路公主抱把她抱到家里。

        “你躺一会,我煮点粥,昨晚到现在你都没好好吃东西。”赵烈旭给她盖上被子。

        杨清河点点头,她不困,只是头晕身体疲乏,发烧的正常症状。

        昨晚云里雾里的,那两杯酒是真的后劲足,她扶了扶额头,大约能想起百分之七八十的片段。

        缠绵的吻,浪漫的星海,自己放荡的主动。

        这男人是真的坏啊。

        白白让她生气了好几天。

        如果不是昨天喝了酒,哪有这么容易被他哄过去。

        她撇撇嘴角,一脸的不屑,却笑得比外头的太阳还灿烂。

        赵烈旭给她喂粥的时候总觉得她眼神怪怪的,笑得很有含义。

        小丫头古灵精怪,坏主意多的很,他猜不透。

        赵烈旭把勺子递到她嘴巴,“看什么?”

        “没什么,我等会想洗个澡。”

        “背后伤口没好,不要碰到水。”

        “可我没力气洗。”

        赵烈旭唇角一勾,“我帮你洗?”

        杨清河:“你帮我?你是我什么人你帮我洗?”

        赵烈旭眼睛一眯,“翻脸不认人?”

        “什么翻脸不认人?”

        “酒后翻脸不认人。”

        杨清河佯装恍然大悟,啊了声道:“喝醉了的话和事都不能当真的。”

        赵烈旭放下粥,双手撑在她两侧,“真不要当真?”

        杨清河隔着被子踢了他一脚。

        赵烈旭笑了声,“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杨清河从被窝里跳起,扑在他身上,将他推倒,翻身压了上去。

        “赵烈旭!你怎么可以那么坏!”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清脆的声音叫出来竟然如此好听。

        赵烈旭笑着,帮她整理凌乱的发,“一天没梳头就像个小疯子。我怎么就坏了?你酒后性|骚扰我,试图强|奸我,我才是受害人。”

        杨清河气恼的掐住他脖子,看似很用力其实一点力都没使。

        “对啊,我就是酒后乱|性,就是想强|奸你,怎么了,你有本事抓我啊!”

        赵烈旭弹了下她额头,“你从哪学的?嗯?”

        杨清河松开手,一屁股在他腰腹坐下,赵烈旭拢着她腰坐起,她往后退了些,双腿夹着他腰坐在他腿上。

        她勾住他脖子,“什么哪学的?”

        现在的姿势和昨晚在车里的一模一样。

        赵烈旭捏住她下巴,指腹蹭过她嘴唇,因为发烧唇瓣格外娇艳。

        他压低声道:“你这嘴上的功夫哪学的?”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015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