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38.第三十八章

38.第三十八章


        他的手指不是那种翩翩公子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很硬,瘦得很有劲道,粗粝干净,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手背肌腱骨明显,筋络凸起,男人的力量感都彰显在这双手上。

        杨清河歪着脑袋,杏眼水光潋滟,男人的手指还在磨蹭着她的唇,轻柔似挑逗。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说完,微微张唇含住了他的食指。

        赵烈旭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似笑非笑的看这她。

        杨清河慢慢吸住手指头,几乎吞含了一整根。

        那模样和昨晚如出一辙,赵烈旭心头一动,又伸了一根进去,小姑娘咬了他一下,他双指并拢轻轻搅动,软乎乎的,湿漉漉的。

        赵烈旭眉眼带笑,漆黑的眸子里都是她妖媚的模样,瘦弱的姑娘跟妖精似的,真要命。

        杨清河顺着手指缓缓吞吐出来,两根手指上沾着亮晶晶的唾液,她嘴角有拉丝,断在他和她之间。

        她往前凑,鼻子碰到他的鼻子,坏笑道:“你们警察都随便拿枪指着人吗?”

        赵烈旭偏身拿过床头柜上的餐巾纸,擦干净手,轻轻笑着。

        “别无法无天。”

        “这不是枪吗,那是什么?”杨清河低头看向中间鼓鼓的一包。

        “是什么,你昨天不吃过了吗?”他说的一本正经,看起来正义凛然。

        杨清河忍了几秒,咯咯咯的笑起来,捧住他的脸亲了一口,低声道:“赵队长,你真不要脸。”

        哪有人一本正经耍流氓的。

        赵烈旭拍拍她屁股,“玩够了?吃饭。”

        “好!”小姑娘乖巧的应声。

        赵烈旭一口一口喂给她吃,嘲她,“杨清河,你现在看上去像个小智障。”

        顶着一头鸡窝头,脸颊通红,摊在床上一动不动,勺子来了就张口。

        杨清河视线往下瞟,“那你可真禽兽,对着智障都能硬。”

        赵烈旭被气笑,得,说不过她。

        ......

        在医院他问护士要了些酒精棉,一下午在帮她擦拭脖颈部位降温,夏季高热最难弄,最近流感横行,她这点抵抗力难免会遭殃。

        和他闹腾完整个人就焉了,说是从脚趾头到脑袋,所有骨头都软了。

        傍晚时分,杨清河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赵烈旭去了趟附近的菜场。

        烧饭的时候接到了赵世康的电话。

        他们父子俩一年到头碰面次数屈指可数,赵世康忙于公司的运作,他忙于破案,这得空的时间总是擦肩而过。

        赵世康说徐家老太爷过寿辰,邀了四方名流去贺寿,这次规模搞的不小。

        徐家家大业大,在淮城商界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和赵家关系一向交好,说起老太爷,赵烈旭记得,小时候对他挺亲近的一老人。

        前几年都只是办家宴,今年不知怎么就忽然要大办一场。

        赵世康说:“我知道你不管公司的事,也不想管,也不用你参与太多,就当有个爷爷过生日去庆贺一趟。”

        赵烈旭单手翻滚锅子,里头的菜被抛上抛下,香味渗出来。

        他笑了声,“我知道了。”

        赵世康:“但怎么说都是大型宴会,该有的礼仪要有,带个女伴,如果队里没什么突然一定要来。”

        “什么时候?”

        “大后天,在徐家的私人别墅。”

        “嗯。”

        赵烈旭手机开的扩音,放在台上。

        杨清河站在后头听了一耳朵。

        她在小吧台的高架凳上坐下,双手托着下巴,“哟,看不出来,赵队长家缠万贯。”

        赵烈旭关火,把菜装盘,“骨头不软了?”

        “睡了一觉好多了,刚刚叔叔说的宴会是什么?”

        “一个生日会。”

        “那女伴呢?”

        赵烈旭笑道,“我还有别的选择    ?”

        杨清河继续托着下巴,眼睛眨巴眨巴,“你家有多少钱?”

        赵烈旭洗鱼,开始做第二道菜,“我不清楚,不过,如果你想花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办张副卡。”

        “就电视剧里那种,女人,给你,拿去,随便花,这种吗?”

        他无声笑着。

        杨清河:“那你给我办张呗,我要。”

        “行。”

        “你以后真的不接手公司吗?那叔叔的心血怎么办?”

        赵烈旭依旧笑着,“我和我爸讨论过这个话题,这是他的心血,不是我的心血,他的人生和我的人生是不能相提并论,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有一天累了,经商也不错。”

        “你家真好。”

        母亲温柔开明,父亲聪明豁达,而他生的一身正气,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

        油泛热,他将鱼下锅煸炒。

        油烟的嗞嗞嗞声中,他说:“以后也是你家。”

        杨清河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喃喃道:“我家真好。”

        ......

        次日早上赵烈旭将她送到医院挂水,又匆匆赶去警局。

        本来不放心这丫头,想下班在带她一起去医院,结果睡了一觉温度降了不少,她要自己去医院就同意了,说得也对,总不能时时刻刻把她栓在身边。

        昨晚硬是要和他窝在一起,说出身汗就好,早上醒来两个人都汗淋淋的,抱着他又啃又亲,闹了一早上,再晚一点他大概打破上班从不迟到的记录了。

        队里几个警察叼着豆浆,笑嘻嘻道:“我听说,那天你们聚餐,赵队被强吻了?真的假的,昨天他都请了假,那女的长啥样啊?”

        “嘿,我也不清楚,听老九说,他去尿尿,就看见一姑娘搂着赵队脖子在打啵儿。”

        “真他妈的稀奇啊,那谁不一直暗恋赵队吗,我听说那场都气红眼了,诶,咱嫂子漂亮不?我听着好像年纪挺小的。”

        “哈哈哈哈,老牛吃嫩草,没想到赵队还是个萝莉控,我见过一面,当时没注意,就去中际抓人那次,路过监控楼,我看见他和一女的坐一块说话,也没注意,后来才知道那女的就是被绑架的那个,现在才知道他妈的原来是嫂子!”

        警察努努嘴,“赵队来了!”

        赵烈旭抬手按着,动了动脖子,昨晚搂着她睡的,总觉得好像落枕了。

        陈冀睨了他们一眼,朝赵烈旭笑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啊,早啊,赵队长。”

        赵烈旭笑了声,进办公室。

        几个警察怂恿着,“陈哥,你进去打听打听。”

        “打听啥?”

        “诶哟,就那啥嘛。”

        陈冀:“你们真是闲的蛋疼,去去去,干活了!”

        陈冀想着总归成了,再往下探就没意思了,不管怎么样都是人自己的私事。

        近期接到一个走私烟的报案,上午开了个小会分析和制定抓捕方案,一开完会陈冀炸了。

        本来不想八卦的,可他妈赵烈旭脖子几枚红点真的日了个大操!

        人散了,陈冀说:“你们昨天有够火热的啊?”

        赵烈旭抬起眼皮睨他一眼。

        陈冀:“本来不想多问的,但是光天化日的,注意点影响是不是。”

        赵烈旭:“嗯?”

        “你脖子上这几口,小嫂子啃的够用力的啊。”

        赵烈旭下意识的捂脖。

        陈冀:“刚你转身的时候大伙可都看见了,好了,都是过来人,都懂的。”

        赵烈旭不遮不掩,走到卫生间查看。

        在右边脖颈处确实有三四个红块,小小的,西瓜子般大小。

        怪不得。

        赵烈旭想到她早上殷勤的模样无奈笑着。

        一醒来就趴在他身上亲他,这儿啃那也啃,刷牙洗脸时说什么我帮你,牙龈被她刷到出血,笨手笨脚的,从头到尾就没让他照过镜子,原来是这样。

        也怪不得和他离别时笑得那么坏。

        能拿她怎么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

        杨清河坐那一边挂水一边拿手机看电视剧,高热来的快去的也快,今天整个人都清清爽爽的。

        那男人早上还臭不要脸的说什么是因为他。

        想到赵烈旭杨清河是觉得这人自制力是真的强。

        昨晚他给她擦澡,这人脸不红心不跳的给她擦完,晚上在客厅待了会还想睡客厅,好不容易把他拉到了床上,说要两条被,好不容易钻一个被窝了,他还要背对她,好不容易缩他怀里了,这人就睡了。

        不论她怎么闹,就是不为所动,明明眉头皱的那么紧,明明呼吸都重了。

        再后来,她想碰都碰不到了,手被他牢牢禁锢着。

        可今天早上,还不是栽她手里,哦不,栽她腿里。

        想到这她忍不住切了声。

        “清河?”

        听到声音,杨清河抬头。

        苏妗啊了声,“你也生病了?”

        杨清河视线落在苏妗身边的男生身上,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细边眼镜,面容干净甚至有些冷厉,从头到脚的行头都价值不菲,公子哥吗?

        “这是......?”

        苏妗咬唇,“我同学,我陪他来挂水。”

        巧的是,座位就排在杨清河边上。

        杨清河一笑,大概就是苏妗提起过的班长,那个她喜欢的男生。

        男人闭眼仰靠着,神色冷峻,护士扎针也没什么反应。

        杨清河看向苏妗,她似乎瘦了不少。

        苏妗似知道她要说什么,先开口道:“我没事了,在家休息了几天,平静很多了,倒是你......”

        苏妗总觉得她天不怕地不怕,在警察局的那晚也是,她就像个局外人一样安慰着她,可明明真正受害的是她,

        杨清河笑着摇摇头,小声道:“你班长很帅啊。”

        苏妗脸蹭的一下红了。

        男生动了动唇,阖眼开口道:“站着累的话先回去吧。”

        苏妗慌忙摆手,“不累,没关系的。”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031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