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40.第四十章

40.第四十章


        两人吃完饭,杨清河在沙发上躺尸,正放着新闻联播。

        赵烈旭在厨房刷碗,杨清河懒懒的问道:“要我帮忙吗?哦,我知道了,不要啊,好的。”

        自说自话。

        赵烈旭无奈笑着。

        他洗了个手,走到客厅,夺过她手里的遥控器,“吃完饭起来走走,小心消化不良。”

        杨清河翻了个面,“吃完犯困。”

        赵烈旭关了电视,“起来,出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

        “你先换个衣服,等会我们去商场,厨房的水管有点问题,我先看一下。”

        杨清河想起前几天他说的给她买衣服,她走进卧室,随便拿了条裙子,边换边大声问道:“赵老板要带我去买买买吗?”

        赵烈旭蹲在水池前弄着,没回她。

        杨清河换完,悄声走到他身后,整个人驼在他背上,“哪坏了?是漏水吗?”

        他握住她的手,起身,双手勾住她的双腿,背起她。

        “嗯,等会买根管子换一换就好。”赵烈旭背着她走到餐桌边,“拿车钥匙。”

        杨清河勾起钥匙圈,赵烈旭走到玄关换鞋,又让她拎起自己的凉鞋,就这么背着她下楼了。

        下楼正遇上隔壁的那对老夫妻,老爷爷对着自己妻子说:“喏,这就是上回跟你提的小赵女朋友,你们俩上哪儿去啊?”

        杨清河觉得不好意思想下来,赵烈旭不让。

        他说:“出门逛逛。”

        杨清河打了他肩膀,小声道:“让我下来。”

        老奶奶捂嘴笑着,“是该出去走走,小赵平时都不太出门,下来干啥,就让他背着,年轻时不折腾折腾啥时候折腾。”

        说笑几句,就散了。

        隔得远远的听见老爷爷说:“男人啊,哈哈,谈了恋爱都一样。”

        杨清河挂在他背上,嘟囔道:“好丢脸啊......”

        赵烈旭倒是坦然,“我背自己女朋友怎么了?”

        杨清河捶他,嘴角漾着笑。

        ......

        赵烈旭带她去了附近一个商场,规模不算小,他平常购物一般都来这儿。

        杨清河手被他牵着,跟着他上了电梯。

        “真带我买买买啊?”

        “先去挑礼服,挑完再买你喜欢的东西。”

        杨清河:“礼服?”

        “后天晚宴,穿的正式点。”

        “那我要和你穿情侣装。”

        赵烈旭笑了笑,带她进了一家高档礼服店,几乎整个楼层都是店面。

        服务员迎着他们在招待区坐下,十分客气的介绍着这一季的新款。

        杨清河在翻册子,赵烈旭长臂搭在沙发顶上,若有似无的圈着她,他喝了口茶,茶具是精致的欧式雕花,泡的是花茶。

        服务员说:“这一季我们主打森林的清新美,颜色都比较素雅文艺,这几款是设计师推荐,粉色的这款是我们设计师的心头爱。”

        抹胸,淡粉,白色镂空的花,文雅又不失可爱。

        服务员笑道:“您看着比较小,穿这款很适合,很干净很大方,这里后背还有个蝴蝶结,是一个设计亮点,想试穿一下吗?”

        杨清河侧头看他,“你喜欢哪个?”

        赵烈旭笑了声,“我喜欢哪个?我看着都挺好看的,粉色的很可爱。”

        杨清河:“那我去试一下,等我哦。”她拍了下他大腿。

        店门口似乎有人走进来,服务员亲切的说着欢迎光临。

        赵烈旭倚着沙发,随手弄翻册子,脸上挂着笑意。

        她穿什么都好看。

        大约等了十来分钟,他眼前突然一黑,一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还有故意憋着嗓子说出的一句话,“猜猜我是谁?”

        赵烈旭合上册子,“换好了?”

        杨清河松开他,“当当当当!好看吗?”

        赵烈旭起身,勾了勾她耳边的发,“喜欢的话就这件吧。”

        杨清河背过身,“有个蝴蝶结,麻烦赵队长系一下。”

        服务员默默笑着,退远了点。

        她撩开长发,露出精致的蝴蝶骨,只是背上有伤,虽然被礼服遮了一大半,但还能看见点纱布。

        眼前就是镜子,他站在她身后,弄着这个蝴蝶结。

        杨清河笑着,“会系吗?”

        “可能系的不是很好看。”

        “我很喜欢这个设计。”

        赵烈旭拉了拉蝴蝶结,“嗯,显得很可爱。”

        杨清河微微侧身照了照,笑眯眯的看向他,小声道:“赵队长,来拆礼物啊。”

        赵烈旭勾了勾唇。

        行,又勾引他。

        服务员:“这套行吗?”

        赵烈旭盯着坏笑的姑娘,说:“可以,再给她配个高跟鞋,不要跟太高的。”

        “好,请跟我这边来。”

        杨清河提起裙摆,刚转身就对上一个人的视线。

        赵烈旭双手插在袋里,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是张蕴。

        她穿着一套水蓝色的礼裙,看样子也是来挑礼服的。

        张蕴微微点头示意,似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尴尬。

        杨清河目光落在张蕴身边的男人身上,西装革履,面无表情,有些面熟。

        服务员带着她去挑鞋子,鞋穿上的那一刻,杨清河忽然想起了那个男人是谁。

        见她有些发愣,赵烈旭问道:“这双不喜欢?”

        “没有,挺好看的,跟也不高,穿着也很舒服。”

        赵烈旭蹲下,给她脱鞋,对服务员说道:“那就这双了。”

        “好的,先生。”

        杨清河缩了缩脚,“在外面呢。”

        “外面怎么了?”

        赵烈旭给她换上她自己的凉鞋。

        杨清河咬咬唇,微微笑着。

        以前她总是想象,他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现在终于知道了。

        ......

        赵烈旭去结账,杨清河去换衣服,换衣间出来时正好和张蕴撞了个面。

        杨清河本不想和张蕴多说,但张蕴却先开了口。

        “清河......我......”她欲言又止,像没组织好措辞。

        杨清河摆摆手让服务员先下去,她看向张蕴,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张老师,你们的事儿和我没关系,不用和我解释。”

        在外面陪着张蕴来购物的男人是周坤的助理之一,若不是在美国时见过几次,她也认不出来,她不知道张蕴怎么和周坤搞上的,但他只是她名义上继父,他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这声张老师把张蕴叫的脸都红了,她似很为难,沉默了会说道:“对不起,我只是......”

        杨清河淡笑着,“觉得你破坏了我的家庭才说对不起吗?”

        张蕴默认。

        杨清河:“你真的破坏了吗?我想,他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除了你应该还有别人吧。张老师,有缘就会走到一起,无缘就不要太强求,免得让自己受伤。”

        她不了解周坤,但他和崔萍那么多年婚姻,即使只是表面,但足够坚韧,女人来来去去也不过都是三儿,陪着周坤玩玩的,谁也不吃亏,可张蕴不是那些女人,她会较真会当真,但周坤不会。

        张蕴摇摇头,叹气,苦笑着,“你和赵队长怎么——”

        “我说了,有缘就会走到一起。”

        张蕴:“是吗?”

        杨清河没再多说,走出了换衣间,赵烈旭提着购物袋在等她,他朝她伸出手。

        杨清河跑过去撞进他怀里,赵烈旭揽住她,说说笑笑的走了出去。

        留下几个服务员小声的私语。

        “我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宠女朋友的,感觉好霸道总裁哦。”

        “早知道刚刚偷偷录个抖音了,一定能火。”

        “我听着,那男人是不是什么干部?”

        助理走到张蕴身边,说道:“张小姐还需要什么吗?”

        张蕴抬手揉了揉眉心,“周先生在哪?”

        “周总这时候应该在开视频会议。”

        “我能去找他吗?”

        “今天可能不太方便。”

        张蕴点头,“那送我回家吧,谢谢。”

        ......

        杨清河抱着他腰,“这衣服加鞋多少钱,我看那店不便宜啊。”

        “怎么,心疼钱了?”

        “诶,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我不能把你吃穷了啊。”

        赵烈旭手肘靠在她肩上,手指捏着她的脸,“和张蕴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和她讲话了?”

        “服务员都出来了,就你们俩没出来。”

        杨清河笑了声,“人真是个神奇的物种,感觉,张老师也没多喜欢你。”

        两人来到三楼的女装。

        赵烈旭搂着她边逛边问,“上回画展装不认识我,张蕴没问你什么?”

        “所以说啊,张老师没多喜欢你,你也不用太自我感觉良好。那回装不认识你是为了探探你对张老师的感觉,我得心里有点数啊,是不是,好歹她是你的相亲对象。”

        再者,上回张蕴和他兴致阑珊的介绍画,她要是告诉张蕴她和这个男人认识,张蕴会十分尴尬吧,毕竟那时候张蕴对他很有好感。

        杨清河:“你觉得张老师是个怎样的人?”

        赵烈旭觉得这又是道送命题。

        杨清河掐他,“说实话。”

        “端正文雅,挺简单的一个人。”公平公正,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评价。

        杨清河嗯了声,“是啊,我也这样觉得。”

        所以这一滩水张蕴就不该趟。

        ......

        那头的张蕴坐在车上面色惨白,助理从后视镜里望了眼,问道:“张小姐不舒服吗?”

        张蕴轻轻摇头,身子靠在一侧,窗外的街景在她眼里都成了模糊的映像。

        她和周坤没到那一步,但成年人之间的情感,不用明说相互都能懂。

        如果说她是欣赏赵烈旭的人品和能力,那对于周坤她是一见钟情,没有缘由没有理由。

        她第一次遇见他,不是在那天的饭局上,具体的她也记不清了,那晚她喝醉了,从小到大第一次买醉,不仅仅是因为赵烈旭,到了她这个年纪,各方面压力都很大,有时候一个人都觉得快抗不下去了。

        她酒驾,闯红灯,出了意外。

        幸运的是没人受伤,不妙的是她撞上了一辆豪车。

        当时她脑子叮的一下就清醒了,暗自后悔的同时又开始焦灼于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她下车,刚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男人看似四十出头,五官俊美,只是神情冷漠,让人不寒而栗。

        对视了几秒,她慌忙给那人留了个自己的电话,说会赔偿。

        她极力解释和道歉,那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

        她以为他怒了,哪知他最后浅浅的笑了下,说道:“我不追究。”

        他捏着她的号码纸条上了车,淡然的离去。

        本就是一场意外,她为之震撼的同时也没再多想,直到那天在酒店又遇上他。

        她能感觉到,他也认出了她。

        男女之间,有时候心照不宣。

        那天晚上,张蕴收到了他的短信。

        ‘还记得我吗?’

        她第一次心跳那么快,回了个记得,但后面没再收到他的回复。

        这份感情,一开始就是错的,她也知道。

        可她控制不了,这是感情最可怕的的地方,她控制不了。

        明知道他已经有家庭,孩子还是自己的学生,明知道跟着他不会有结果,明知道他过些日子就要走了。

        张蕴深吸了口气,朝助理问道:“我很想见一下周先生,今天真的不可以吗?”

        助理平静道:“刚刚清河小姐和张小姐说了什么吗?张小姐觉得现在见面就可以得到答案?”

        “你认识清——哦,对,你们才是一家人。”

        助理开车,没再说话。

        张蕴吸了吸鼻子,咽下所有酸涩。

        这是她自己选的,谁也不能怪。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0708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