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


        赵烈旭轻笑了声,不多言。

        周坤朝赵烈旭碰杯,薄唇覆上酒杯,像是品酒般享受。

        赵烈旭仰起下颚喝了一口,目光始终平行的盯着周坤。

        杨清河神情淡淡,至始至终都未和周坤说一句话。

        她不喜欢周坤,没有理由,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对他很抗拒,那双细长的眼睛就像无底洞,冷血的目光仿佛蕴藏着千万支利剑。

        他冰冷的注视像极了杨守城想掐死她那一刻的眼神,狠绝,残虐,不留一丝余地的想置她于死地。

        待在周坤身边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勒着她的脖子,喘不上气,亦或是太过压抑。

        这样的人,其实杨清河打心底里有些畏惧。

        所以过去那么多年,她都会尽量避开周坤,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幸运的是周坤的冷漠让他不会去靠近她,关心她。

        而刚刚几句话从周坤嘴里说出来,杨清河起了鸡皮疙瘩,不是肉麻,也不是亲情的感动,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不适。

        即使知道这只是周坤的逢场作戏,但她还是觉得不舒服,就跟上回饭局一样。

        阮丽芝红唇妖娆,一脸很吃惊的模样,“周总的家庭教育果然很开放,您太太也赞成这种自由吗?”

        周坤虽微笑着,但眼眸寒冷如冰,他不疾不徐的答道:“因为有共鸣所以能成为一家人。”

        阮丽芝媚媚的哦了声,挑眉看向周坤后面的张蕴,戏谑道:“这位小姐是周总的女伴吧?看着很年轻,真羡慕,打扮的真美,要是我年轻的时候也多这样打扮打扮或许命运就不同了呢。”

        张蕴偏头看向一侧,眼里有些泪花。

        周坤:“徐太太现在也非常美,儿子模样也很俊俏。”

        阮丽芝眼睛一亮,掩嘴笑个不停。

        “周总肯定经常这样夸奖您的妻子吧,像我们老徐就从不对我说这些。”

        徐鸿明强颜欢笑着,他看着阮丽芝,隐隐有些发火的意味。

        那头有人招呼徐鸿明,徐鸿明忍着,笑道:“你们这对亲家先聊,我去那边看一下。”

        徐鸿明带着老爷子走去,阮丽芝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朝周坤眨了下眼睛,明目张胆的抛媚眼。

        所有人都看到了,但所有人都装作熟视无睹。

        周坤看向赵世康夫妻二人,敬酒道:“二位面善,一看就知道是心地善良的人,清河在这里朋友少,没有亲人,麻烦多照顾一点。”

        顾蓉:“那是当然。”

        杨清河放下酒杯,尽量平静道:“我去趟洗手间。”

        她额头上出了些细汗,可大堂明明很凉快,赵烈旭默了几秒,只是说道:“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嗯,我一会就回来。”

        周坤望了几眼她的背影,抿了下唇,对赵烈旭说:“看来你和清河感情很好,去趟洗手间也不放心?”

        赵烈旭淡淡笑着,“前些日子出了点意外,我想伯父应该知道的。”

        “奥,你是说学校的那起杀人案件吗,略有耳闻,因为这件事她母亲有意让她回纽约,当然,现在看来,她应该是不愿意了,我想有你们清河会很安全。对了,赵先生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和赵董一样经商吗?”

        “我在淮城公安的刑侦大队工作。”

        “刑警?”周坤微微扬眉,“真是出乎意料呢。”

        可他看起来并不意外。

        周坤说:“这职业挺危险的。希望你们好好珍惜眼下,那孩子不容易。人啊,太脆弱,一不小心就会破碎,等到那时候后悔也都只是徒劳,是吧,赵...赵烈旭...警官?”

        周坤的发音字正腔圆,因为感冒声音有些哑。

        赵烈旭眸光一沉,略带锋利的看向周坤。

        周坤面无表情的饮完剩余的红酒,忽的朝他一笑,说道:“下次有机会再聊,我约了那边的黄总说点事情。”

        赵世康连连应好。

        周坤点头示意,带着张蕴离开。

        赵烈旭放下酒杯,看了眼手表,对赵世康说:“我去找一下清河。”

        “去吧去吧。”顾蓉挽着赵世康说:“我刚刚看见李副董了,他女儿好像也来了,嫩嘟嘟的,真可爱,陪我去看看。”

        赵世康:“哎哟,你真是的,看见小孩子就走不动道。”

        赵烈旭往一楼东面的洗手间方向走,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住脚步,回头,一眼捕捉到周坤的身影,周坤在和一位穿灰色西装的男人讲话,他的神色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冷那么淡。

        是他的错觉吗?

        刚才那声赵烈旭,气息,停顿,尾音都像极了22年前的那个人,可周坤声音太过沙哑,有点使不上力,隐约又有些不同。

        事情已经过去22年了,一个人的性格,生活方式,外貌都会发生变化,更何况只是一种说话语调。

        赵烈旭捏捏眉心,沉了口气。

        也许是曾国发的案件让他乱了阵脚。

        ......

        杨清河上完厕所,见周坤还在,她踌躇几秒上了二楼,侍应员说二楼是休息区,比较清静,还有游泳池。

        宴会才刚开始,二楼的天台并没有人,幽蓝的池水倒映着月光。

        这天一天比一天凉爽了,再过些日子就要入秋了,但应该还会热一阵子。

        杨清河走到游泳池上边上,一排排罩着白色桌布的餐桌上摆着美酒佳肴,她拿了杯果汁,喝了一口刚抬头就瞥见右斜方的绿萝藤处有一点火星闪烁。

        少年手肘靠在白色栏杆上,微微弓着背,手指夹着烟,双颊微微凹陷,面容俊朗而冷冽。

        杨清河靠在一边的栏杆上,“借支烟,行吗?”

        徐睿杭抬起眼皮,神情没有起伏,咬住烟,把烟盒和打火机丢给了杨清河。

        “谢谢。”

        杨清河闻了闻香烟,她似乎好久没抽了。

        她娴熟的点上,深吸了一口,悠长的烟雾消失在空气里,她抖抖烟,开口道:“我叫杨清河,是苏妗的室友。”

        徐睿杭目视前方,低沉道:“我听她提起过。”

        他朝外看,杨清河背靠着栏杆朝里看,两个人是反方向,她抬头看了眼月亮。

        “成了吗?”她问。

        徐睿杭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他没回答。

        杨清河心中也明了了,“别伤害她,她太单纯了。”

        她多多少少接触过一些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没点城府谁也混不出名堂,对公司是这样对女人也这样,干净的没几个。

        虽然她和苏妗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也算交心,也许因为苏妗是她第一个国内女性朋友,人又柔弱纯情,真心实意对她好,她似乎很久没碰到这样的朋友了。

        徐睿杭抿直唇角,细边眼镜下的双眸映着月光,深沉又干净。

        他掐灭了烟,淡淡道:“你误会我了,但...这事和你没关系。”

        徐睿杭双手插袋,迈着长腿离去。

        杨清河噗嗤一声笑出来。

        桀骜,高冷,头脑聪明,苏妗喜欢的男孩真不赖。

        杨清河抽着烟,凝视着徐睿杭的背景,渐渐的,嘴边的笑容僵住了。

        莫名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他这个人的气质,言行。

        杨清河垂下眼,翻个身,望向远处,黑暗一片,但听得到浪花的拍击声。

        刹那间,她脑海里有两个人影叠在一块。

        一个是周坤,一个是徐睿杭。

        杨清河猛地朝后看去,徐睿杭已经没影了,她愣了会,慢慢扭回头,指尖的烟燃着,丝丝烟雾缭绕在眼前。

        徐睿杭简直像周坤的翻版,整个人冷厉深硬,总有股阴沉的味道,唯一的不同是他的眼睛比周坤的明亮多了。

        是不是因为涉世未深,所以看上去还算比较阳光?

        杨清河蹙着眉,烟还没递到嘴边就被夺了过去。

        赵烈旭站在她身后,高大的身子几乎将她包围,一手撑在她左侧,一手拿走了她的烟。

        “不是说不抽了吗?上回是骗我的?”

        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杨清河没想到被抓个正着,转过身抱住他,语气一下软成棉花糖。

        “没骗你,上次之后这是第一次。”

        赵烈旭手掌着她后脑勺揉了揉,抽上了她剩余的半支烟,烟头沾了她的口红,有几丝香甜的味道。

        他吐了口烟,亲了下她的脑袋,“有心事?怎么上这儿来了?”

        杨清河蹭了蹭他胸口,耳畔是他有力的心跳声。

        “也不是,我只是不想和他靠的太近,上来透透气。”

        “你继父?你之前没和我提过。”

        “我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他。前些日子见过他一次,就那天你在凯丽抓人的那次,我以为他不会在中国久留。”杨清河顿了顿,“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和他并不亲近,你可能不信,周家太冷漠了,我的母亲也是,整个宅子都是那么冷,说的好听点,大家都是自由的个体,说的难听点,不过都是表面的家人而已。”

        赵烈旭:“今天见到你继父,我才发觉我好像不是很了解你。”

        杨清河饶有兴致的问道:“哦?你是不是觉得你像个局外人?”

        “局外人?我是吗?”

        “当然不是啦,你是我最最最亲爱的赵队了。”

        赵烈旭笑了几声,吸完最后一口,碾灭烟的同时瞥见栏杆上的烟灰。

        他上来时遇见了徐睿杭。

        小姑娘仰头亮晶晶的望着他,赵烈旭挑眉,“那根烟,徐睿杭给你的?”

        “我问他讨的。”

        “呵,徐家有意和周家攀亲,如果今天我不在,是不是你们这事就成了一半?”

        杨清河鼓着腮帮子,故意卖萌。

        赵烈旭捏她,“说话。”

        “你吃醋了?”

        “没有。”

        “徐睿杭同学英俊挺拔,风度翩翩,年龄和我相仿,如果没有你啊....................”杨清河故意拖着尾音。

        赵烈旭冷笑一声。

        杨清河勾住他脖子,垫脚啄了他一下,“我只喜欢你呀,没有如果。况且他们现在都知道我是你女人了,你想甩也甩不掉。”

        赵烈旭揽住她的细腰,礼裙勾勒出她较好的身材,纤细手臂勾着他,锁骨凹凸,他视线往中间移,虽然不深,但还是有的。

        杨清河咬了记他的唇,“你别想甩掉我。”

        赵烈旭嘴角噙着浅笑,“你是我女人吗?”

        “我怎么不是了?”

        “真的是吗?”

        杨清河眯眯眼,“那赵队长让我做你女人吗?”

        赵烈旭低头吻她,唇舌缠绕间,他问道:“那个好了吗?”

        “唔......刚刚上厕所的时候看了看,今天没有了。”

        他掐了把她的腰,“杨清河,今晚你死定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0965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