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


        安静的气氛突然被打破,张蕴有几分不适应。

        “没想什么。”她说

        “我听阿凯说前天你在商场碰见了清河。”他说的很平静,    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他之前没和她说这件事,    张蕴以为助理没和他说,    或者他有意回避,不知为何现在突然提起。

        张蕴嗯了声,    想到那天的情景她的喉咙就像被糯米团子堵住了一样,    即使清河说的再坦然她心里也还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个坎。

        她在和一个有家室的男人靠近,在和自己学生的父亲有交集。

        周坤:“她和你说了什么?”

        张蕴不想多提,却无法不回他的话,踌躇片刻道:“她没说什么,    只是提醒了我几句。”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张蕴看向他,“你在乎我的想法吗?”

        周坤平稳的呼吸着,    缓缓睁开了眼,狭长的眼眸透着冷漠,    又如猎鹰般精准犀利,他抿着唇不语,仿佛在用沉默告诉她,    她是多么可笑。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蕴多少还是能摸透一点他的性格和想法,他不喜说些虚话,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张蕴失望的垂下眼,鼻尖一酸,    但强忍着。

        她吸了口气,    “还是送我回家吧。”

        周坤依旧静静的看着她,    似在给她时间重新考虑。

        张蕴对开车的助理说道:“麻烦送我回家。”

        助理看了眼后视镜,“周总?”

        周坤抚着西装的袖口,淡淡道:“别任性,已经很晚了。”

        张蕴刚想开口,手机铃声抢先一步夺得了先机。

        助理把手机递过来,“周总,是个陌生号码。”

        周坤接过,轻轻划开接通键。

        车内静谧,张蕴听见是个女人的声音。

        周坤的语气很低哑,带着夜色的蛊惑,对电话那头说,“嗯,是我。”

        “是喝醉了吗?开车注意安全。嗯。”

        不知道电话那边的女人说了什么,周坤微微勾了嘴角。

        他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脸色慢慢冷了下来,习惯性的抚袖口,像在思忖些什么。

        张蕴沉了口气问道:“是她吗?”

        周坤侧目,“谁?”

        “你妻子。”

        周坤:“不是。”

        张蕴没再问了,这答案让她更加不安,应正了那天杨清河说的话,除了她他还有很多其他女人。

        ......

        别墅在南山的半山腰上,清静雅致,徐家算是有心,知道他喜爱清静,故意挑了这么个地,别墅也是年后新造的,设计独到,住着很舒服。

        这些天的见面多数都在餐厅,张蕴是头一回来这。

        周坤进屋,脱了西装外套,扯了扯领带,倒水喝。

        张蕴跟在他身后不说话。

        周坤放下水杯,“快十二点了,上去休息吧。”

        张蕴脸色有点差,倔强的目光像一根拧巴的麻绳。

        周坤轻轻拍了拍她肩膀,揽过她往二楼走,她没有拒绝。

        二楼和一楼一样宽敞,甚至空旷的有点慎人。

        周坤把她带到卧室,床上放着两个黑色的大盒子,他说:“这是让人为你准备的睡衣和换洗的衣物,洗个澡早点睡。”

        张蕴掀开盒盖,一套黑色丝绸的睡裙,还有件外套,很简单的款式,不性感也不暴露。

        周坤站在她身旁慢条斯理的解下领带和腕表。

        他说:“不用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知道今天你很累了。”

        张蕴不说话。

        周坤察觉到了她的小情绪,他解开衬衫扣,“你有什么想法不妨直接和我说。”

        张蕴脑海里闪过宴会上杨清河看她的眼神,像是可怜又像是冷漠,其实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吧?她也觉得自己又蠢又贱,世界上男人那么多,偏偏中意他。

        啪嗒——眼泪掉在盒子盖上,清脆的一声。

        周坤垂眼看着那滴泪,不急不缓的挽起衬衫袖子。

        “不洗的话我先洗了。”

        他欲去卫生间,一把被张蕴拉住了手臂。

        张蕴:“你喜欢我吗?”

        所有疑问和顾虑到嘴边,只有一句,你喜欢我吗。

        周坤握住她的手,转身,温柔的拭去她的泪水,虽然看上去依旧很冷漠。

        “张蕴,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明白一件事情,我们是不会有结局的。”

        “我明白啊,我现在问你你喜欢我吗?”她不管说话还是质问,声色永远都是那么柔和。

        周坤淡淡笑着,神色疏离,“游戏最大的乐趣在于你拼命想要攀得顶峰的这个过程,因为有所求才有喜怒哀乐,可如果这场游戏没有终点,那么起初就要懂得克制这份渴求的度。适度而为,这个词很适合你。”

        想要的太多就破坏了游戏的意义。

        “我对你来说就跟那些女人一样,只是玩玩吗?”

        周坤拧了眉,否决道:“不,你和她们不一样,你让我特别想靠近你,我对你并不是随便的感情。”

        他轻柔的抚摸她的脸颊,可张蕴看不透他的眼睛,看不透他的想法。

        三两句撩拨得她如坐过山车一样。

        张蕴渐渐松开了他的手臂,轻声道:“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周坤看着她,不回答。食指挑起了她的下巴,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他笑得漫不经心。

        张蕴整个人像跌进了深湖里,不能自己。

        他没有吻她,只是说道:“在车上给我打电话的是徐鸿明的妻子,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有你一个。”

        张蕴心尖上那点冰雪逐渐融化。

        周坤:“原本打算明天回去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要往后推迟了。”

        “什么推迟?”她眼里只有他,声音软成水。

        “你伤心成这样,我明天怎么走?”

        “可你总会离开的。”

        “所以别想太多,好好珍惜现在。”

        几道泪水从她脸上滑落,沾湿了他的手指。

        张蕴突然抱住了他,头埋在他胸口。

        周坤双手僵在半空中,视线落在窗外的梧桐树上,漆黑的眼眸充斥着冷意,他面无表情的合拢双手,抱住她。

        过了片刻,周坤软了点声音说道:“你已经把我的衬衫哭湿了,眼睛不疼吗?”

        张蕴松开他,侧过身抹泪。

        周坤:“那我先去洗澡,你好好整理一下。”

        “嗯。”

        张蕴在床边坐了会,眼眶隐隐肿痛,她吸了吸鼻子,提起裙摆下楼找冰块想敷一下眼睛。

        从旋转楼底下来,还没走到客厅门铃就响了。

        这栋房子里只有她和周坤,助理送完他们就走了,这是徐家招待他休息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深更半夜来了呢?

        张蕴在可视门铃的屏幕上看见一个侧影,是个女人,黑色的大波浪,有几丝烟雾飘着,她在抽烟。

        女人抽了几口转过头,张蕴看清了,是徐鸿明的妻子。

        张蕴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这个女人明目张胆的朝周坤抛媚眼。

        她来干什么?

        张蕴开了门,却没有要让她进去的意思。

        阮丽芝哎哟一声,放荡的笑着,“这不是周总的漂亮女伴吗?你怎么在这?奥,难不成......奥,对对对,他们这种老板有几个是正经人。”

        阮丽芝看她就像在看个外围女。

        张蕴心头的委屈和不悦瞬间又翻了上来,她冷冷道:“徐太太要是没什么重要事情就回去吧,很晚了。”

        阮丽芝笑着,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大半夜来这里当然是有事啊,你怎么动不动就赶人?害怕什么?有水吗,我有点口渴。”

        张蕴忍着不愉快给她倒了杯清水。

        阮丽芝坐在沙发上,红色的裙子将她衬得妩媚妖娆,她四周环视了一圈,“周总呢?”

        “他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

        “我和你说了,你能明白吗?”阮丽芝嘲讽似的看着她,吐了口烟,打量道:“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干什么?嘿,真是好笑,你一个三陪女嚣张什么?”

        张蕴双腮绷紧,“你说谁是三陪女?”

        “哟,你不是啊?不是的话怎么大半夜还在这儿?”

        “那你呢,你来干什么?”

        阮丽芝:“我可不像你那么装,做了事还想要清白,我在电话里和周总说了,喝了酒有点开不动车了,正好在附近,来歇一晚,顺便还有点私事聊一下。”

        张蕴盯着她,气话也说不出口,转身进了厨房。

        阮丽芝不依不饶,也跟着进了厨房,“你会开车吗?”

        张蕴不理她。

        “会的话,这辆车送你,你走吧。”阮丽芝把车钥匙扔她脚边。

        张蕴怒瞪着她,“你什么意思?”

        “你们做这种不就是为了钱吗,这辆车你们就是干一年也买不起,就当把今晚让给我呗。”

        “我不是那种女人!”

        阮丽芝稀奇起来,“你真不是啊?那你......你别告诉我你是真心喜欢周总,姑娘,你几岁了?这么天真?小三博上位可没那么简单。”

        小三......

        张蕴知道自己是什么,但一直避开这个词语,阮丽芝的话就像一把刀刺在她心上。

        她整个人心跳加快,热了起来,好像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

        她克制不住自己的那股冲动劲。

        阮丽芝继续落井下石的说着,红唇一张一合,张蕴耳边嗡嗡嗡的,难听的词汇将她淹没,她觉得胸口压着块大石头,怒火冲上来,砰砰砰的有什么炸了。

        “够了!”张蕴尖叫着。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137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