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47.第四十七章

47.第四十七章


        槐树叶上的雨水汇成一大珠,    啪嗒一声落在伞面上,水花四溅。

        蒋平说:“在公园外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    钱包等物品都是在车上发现的,    车内副驾驶上留有大量血液,    目测是死者的。小张正在试着联系家属。”

        赵烈旭站在那,眼眸沉静,    抬眼看了这郁郁葱葱的槐树,雨水落在他脸上,丝丝凉凉。

        “赵队?”

        赵烈旭喉结滚动,浅浅的吸了口气,    目光重新落在死者身上,    沉声道:“死者我认识,我来通知就好。”

        蒋平吃惊的啊了声。

        赵烈旭没多大反应,眼眸深暗,不惊不急,可眼底分明有什么在波动,    他把伞给边上的警员,    拉起警戒线进去。

        法医正在初步勘察。

        法医说:“死者太阳穴颅骨处有撞击伤痕,初步判断应该是颅骨受创引发的脑膜中动脉破裂,从而大出血死亡。”

        赵烈旭戴上手套,轻轻把死者的头颅转过来,    右侧颅骨损伤,    大出血,    鲜血几乎将头发染红,    伤口有明显的角度,不似是利器所致。

        法医:“看伤口的形状和力度,应该是撞上了尖锐坚硬的东西,比如一个...角。”

        “角?”

        “厨房琉璃台的边角。”

        “死亡时间呢?”

        “凌晨一点左右。”

        赵烈旭半蹲着,看着阮丽芝被挖的双目,“能看出来是什么工具挖的吗?”

        法医一翻察看,“应该是超市里常见的那种水果刀。”

        这里只是抛尸现场,水果刀,厨房台角,第一案发现场大约是室内。

        她的眼睛被挖的很干净,不像曾国发那样,着急,荒乱,不知所措。

        赵烈旭从头扫了遍阮丽芝,问道:“人的太阳穴这个位置严重撞击会立刻毙命?”

        法医摇摇头,“看情况,这里的颅骨十分脆弱,很容易导致动脉破裂大出血,但如果抢救及时也可以捡一命。”

        “死者身上还有其他伤口吗?”

        法医招招手,边上的医员递过来一个透明密封袋里,里头是一根长达二十多个厘米的槐树枝,上面沾着血。

        法医说:“这是在现场发现的,死者身上并没有太多明显的伤痕,除了脑部和眼部,还有下|体,死者的下|体受到严重的凌虐,作案工具是这根槐树枝。”

        法医说的相当婉转,可在场的人都懂。

        凶手用这根枝干捅烂了阮丽芝的下|体。

        赵烈旭拿过密封袋,“枝干?没有在她体内发现性|侵痕迹吗?”

        “暂时没有,确切的答案要回去做完尸检才能知道。”

        如果凶手对阮丽芝进行过性侵犯,那么肯定会留下避孕套的润滑液液体或者自身的液体,或多或少都会有。

        赵烈旭站起身,仰头环视了一圈这颗槐树,靠左的一枝枝头上少了一截,他对比了一下,折痕很明显。

        也就是说,凶手将她抛尸在这里后才折了树枝进行凌虐。

        正常凶手一般抛尸完就走了,或者在抛尸前完成,折断树枝进行侵害,潇洒的将工具丢在抛尸地点。

        赵烈旭几乎能想象出这个画面。

        凶手将阮丽芝扔在这里,随手掰了根树枝,狠狠的捅着,随手一扔,又将她身体摆正,整理好衣服,将她的双手规正的搭在腹部。

        凶手从容不迫的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悠然离去。

        医务人员将尸体收好抬了出去,留下白色线条勾勒出的死者形状。

        陈冀撑着伞从远处奔来,说道:“停在外面的车检查过了,车上很干净,方向盘,换挡的,油门刹车,车门手把,一点儿指纹都没有,昨晚雨下的很大,也没有任何脚印,我看啊,要从死者家属那边先开始,穿的挺高级的,车也值一两百万,估计是有钱人家的。”

        赵烈旭:“行车记录仪呢?”

        “送去检查了。”陈冀单手叉腰,“我觉得这事儿是不是玄幻了点,这么巧的吗?现在凶手都流行挖眼睛吗?是不是有人模仿曾国发的手法掩人耳目啊?”

        赵烈旭抿着唇,一半的衣袖都被雨水打湿,他沉默了会脱下手套。

        “死者头部的伤应该是个意外,有两种可能性,一,死者当场死亡,没有办法抢救,二,凶手错过了她的抢救时间,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那么加上处理尸体,抛尸时间,很可能是快天亮了才来,太过明目张胆,应该不太可能,所以第二种占得比例高一些,死者在更早之前受伤,凶手错过了抢救时间,也许误以为她已经死亡,随后将她抛尸,挖眼。”

        赵烈旭顿了顿,缓缓说道:“可他挖的很细致,就像在雕刻一件作品,如果只是意外杀人抛尸那□□的侵犯实在多此一举,你说车上没有任何痕迹,那只能说明凶手不是在模仿,而死者的死亡也不是突发事件,像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也可能是...他故意错过了她的抢救时间。”

        让她慢慢的,一点点的,自己死去。

        挖下她的双眼,扔在这棵槐树底下,凌虐她却又赋予她体面。

        这点和曾国发很像。

        曾国发的动机来源于对妻子背叛的仇恨,与此同时他心底又深深怀念妻子,所以在对受害人进行侵犯杀害后会尽量将其恢复原貌。

        问曾国发为什么挖眼的时候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赵烈旭走到警戒线外,点了支烟,烟雾一缕一缕的,很快融散在雨气里。

        他面色冷静,却隐隐散发着寒意,脚下溅起的雨水混着泥土弄脏了他的西裤角。

        陈冀听的有点糊涂:“可是挖眼不就是在模仿曾国发吗?假设这个凶手也是变态好了,他锁定目标,不留一丝痕迹的杀了人,那为什么一定挖眼睛?这个特征太明显了,很难让人不想到一块。”

        赵烈旭给陈冀递烟,手背上落了几滴雨,他看向这棵槐树,淡淡道:“还记得曾国发口中的那个他吗?”

        陈冀一怔,惊愕道:“你不会是说......”

        赵烈旭:“不是他在模仿曾国发,而是曾国发在模仿他。”

        “什么意思?”

        雨忽然大了起来,像断了线的珠子,空气中弥漫着泥土青草的清新气味,还有一丝血腥味。

        赵烈旭平静道:“这里,22年前发生过一起命案,14岁的女孩被挖去双眼,被钢筋棍捅烂了下|体,抛尸在这棵槐树下,警方发现的时候,女孩看似很安详的躺在草地上,就和现在的死者一模一样。”

        ......

        下午的外国美术史是节小课,杨清河先回了趟寝室,看寝室的模样,似乎苏妗已经回来了。

        她收拾了点衣物和书籍去上课。

        教室里三十来个人,有的低头玩手机,有的吹牛逼打闹,有的窃窃私语。

        杨清河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双人座,她没有同桌。

        和这个班级上课的同学接触不多,甚至名字也记不得几个,可他们都知道她。

        进教室时仁爱的班长会问她你还好吧?坐前面的女生会转过头来问她被绑架的事情,偶尔有几个男同学转过头来看她一眼,又继续说笑。

        关心她的,询问她的,杨清河都会回应。

        但这种感觉很奇怪,她不需要他们的关心,甚至觉得多此一举。

        她在美国时也是,圈子小,懒得去认识些狐朋狗友,来到这儿也一样,朋友在精不在多,校园好比半个社会,其中关系复杂,除了苏妗,杨清河也懒得再去结交朋友。

        上课铃响,老师迟迟没有进来,这节课是张蕴的,她从来不迟到。

        杨清河朝将台望了眼,随后给苏妗发了条短信,问她在不在学校。

        苏妗回的很快,她在学校,正在上课。

        杨清河约苏妗吃晚饭的时候张蕴心不在焉的走了进来,她算得上是个典型的东方美人,平常也会化妆,仪态都非常好,今天很奇怪,她素颜,黑眼圈很重,眼睛红的骇人,血丝明显。

        她穿着一袭水墨色的素雅连衣裙,温婉大方,可脸色太过苍白这裙子反倒将她显得病态。

        昨晚她是跟着周坤离开的,一整晚都待在一起了吗?为什么神色那么差?

        杨清河脑海里浮现出一点龌龊想法,但又觉得不可能,在她的印象里,周坤不是个重欲的人,同住一屋多少知道点,他和崔萍似乎没有性生活,回周家的话周坤一般晚上都会待在书房过夜,很少看见他们睡一个房间,崔萍对他一向不管不问,也不在意他回不回房间睡。

        他们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表面夫妻。

        就算两个人你侬我侬了一整晚,张蕴不该这样慌张,不应该是幸福的吗?

        手机震动,苏妗发来短信:好困啊,昨晚一夜没睡,我先睡一会,下课了我们在寝室见吧。

        杨清河脑袋上三个黑人问号,怎么这边也精神颓靡。

        杨清河: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苏妗:半夜,他突然来找我,我陪他在肯德基待了一宿。

        徐睿杭吗?

        杨清河回忆了翻,昨晚她和赵烈旭离开徐家时徐睿杭就在老爷子边上,他一向神色淡漠,看不出什么情绪,不过徐家似乎问题不少,高高在上的少爷并不是真的无忧无虑。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173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