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49.第四十九章

49.第四十九章


        赵烈旭:“把他们两个的手机拿去一起技术部门,追踪一下发送者的来源。”

        “是。”

        “徐睿杭那边还问了点什么?”

        蒋平:“没问出什么,    我看他似乎和他母亲关系不是很好,    知道母亲死了,    一点儿也不惊讶难过,他也不知道阮丽芝平时的生活,    只是说昨晚阮丽芝比他早走一步,走的时候在打电话,    看似很开心的模样,    后来他就去找了同学,天亮回学校,    睡到中午,    直到被警方传话。”

        赵烈旭知道徐睿杭性子冷,    高傲又冷漠,他自小对父母就不太亲近,一个家,四分五裂。

        明明是家人,却是最不了解彼此的人。

        赵烈旭回到审讯室,    徐鸿明看起来很迷茫。

        他似乎还是想不通,“怎么会被杀了,那么变态的吗?她会不会在外面惹了什么人?”

        徐鸿明暗自咬定就是阮丽芝自找苦吃,水性杨花成那样,指不定就在外面认识了什么变态,    惹祸上身。

        赵烈旭继续问查。

        “死者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她平常做点什么?”

        徐鸿明:“我平常很忙,    经常出差,    一般回家的话很难碰上她也在家的日子,她没工作,整天游手好闲,在外面吃喝玩乐。硬要说什么异常,大概就是她越来越不像她了。”

        从结婚到现在,她像换了一个人。

        徐鸿明顿了顿,犹豫道:“家里有个房间,她谁也不让进,神神秘秘的,好像是七八年前去了趟泰国回来后才这样的,我听说是弄了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养着,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整容的。听说那东西会反噬,是不是......”

        ......

        一个小时后,徐家的调查审问结束,赵烈旭走了几步送徐鸿明,事情没有水落石出,谁都可能是凶手,但比起是怀疑对象,他们更是死者的家属。

        徐鸿明虽和阮丽芝不和睦,但活生生的一个人昨晚还见面,今天突然以这么残忍的方式被杀害,任何人都无法接受。

        徐鸿明说:“调查有了进展要告诉我,这事儿对公司也有影响,我需要点说辞去处理。”

        赵烈旭点头,“好,会通知的。”

        徐睿杭从审讯室出来,看起来并不伤心,他望向徐鸿明的眼神有一丝丝嘲讽和恨意,没搭话,直接走了。

        徐鸿明赶上去,“你站住,我有话和你说。”

        徐睿杭步伐不停。

        赵烈旭望着他们的背影,就在他们快要拐角的时候小张带着一个人从那头走了出来,和徐鸿明父子打了个照面。

        是周坤。

        他穿戴整齐,精神饱满,皮鞋踩在地上,声音笃定清脆。

        徐鸿明和周坤说了几句话,周坤把手放在徐鸿明肩上拍了拍,似在安慰他,随后并未多言,跟着小张走了过来。

        周坤的眼睛细长深邃,目光锐利沉稳,他的模样看上去很年轻,说四十出头倒不如像三十多的,他越是将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苟就越显得寒气逼人。

        小张:“赵队,人来了。”

        周坤:“原来是刑侦队队长,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普通刑警,真是年轻有为。”

        他的感冒似乎加重了,声音哑到不行,但那股气场还在。

        赵烈旭笑得极淡,不多说,让周坤进审讯室。

        周坤很坦然,拨了拨领带结扣,走进去。

        赵烈旭对小张问道:“张蕴呢?”

        “刚通知,说一会就来。”

        赵烈旭点头,进了屋里,周坤坐在那神色自若,双腿搭在一起,十指微扣搁在大腿上。

        赵烈旭    :“昨晚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阮丽芝给你打过一通电话?”

        周坤:“是。”

        “她和你说了什么?”

        周坤看着赵烈旭,“她问我是不是住在南山别墅,她喝了酒,有点醉了,说想在我那借宿一宿。”

        “她后来找过你?”

        “对。”

        “大约几点,你们说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周坤想了想,“应该是凌晨十二点半左右,那会我正在洗澡,门是我昨晚的女伴开的,我下楼时她们似乎有点不愉快,我和阮丽芝女士交谈了几句,打算让我助理来送她回去,可她接了个电话,火气很大,气冲冲的就走了。”

        赵烈旭沉声道:“你的意思是阮丽芝凌晨十二点半到达南山别墅,十二点四十五分接到徐鸿明的电话,随后离开,可她的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死亡原因是因为头部受创导致大出血死亡。她怎么在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内,离开南山别墅到达另外一个室内发生这样的撞击导致死亡?”

        周坤眉头一皱,缓缓道:“你的意思是她来找我,我杀了她?在南山别墅里?既然怀疑,可以去别墅做血液鉴定等等调查,证据比人的嘴巴来的诚实可靠。而且,我杀了阮丽芝女士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赵烈旭注视着他,微微往后一靠。

        是天生就这样处事不惊吗?要说阅历,徐鸿明在商界打摸那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遇见这样的事情依旧慌得手忙脚乱,可眼前的人,就算被警方怀疑,也依旧平静淡然,不起一丝波澜。

        他想起昨晚宴会周坤和他说话的口气,那么像。

        当初他眼睛被绑着,什么都看不见,唯独知道他的声音,这么多年,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其中的气息停顿尾音,他每回想一次就深刻一次。

        阮丽芝的案件发生的太巧了,这种高度重合他不信是巧合。

        赵烈旭:“周先生过去一直待在美国?”

        周坤微微弯了嘴角,笑容那么冷那么硬,他说:“十岁左右被人领养去了美国,此后一直在那边居住,偶尔因为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会回来。”

        “来过几次淮城?”

        “大约...五六次吧。”

        赵烈旭:“周先生应该这几天要回美国,是吗?”

        “是,明天的机票。”

        “这个案件牵扯到很多人,我想您怕是暂时不能离开了。”

        周坤:“当然可以,我很愿意配合警方调查。”

        小张敲门,“赵队。”

        赵烈旭起身,“稍等一下。”

        周坤:“ok。”

        赵烈旭跟着小张进了隔壁的房间,张蕴已经坐在那儿。

        张蕴听到开门声,握着水杯的手一抖,抬眸看去,赵烈旭还是那个赵烈旭,英气挺拔,眉眼深邃,当初在餐馆聊天的两个人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一个点上了。

        张蕴以前觉得有靠他多近,现在就觉得有多远。

        她看起来精神很差,素颜憔悴。

        赵烈旭坐下,直接道:“小张他们应该和你说过发生什么事了吧?”

        张蕴点点头。

        “昨晚你和周坤一直在一起?”

        张蕴垂下眼,“嗯。”

        “阮丽芝在十一点十五分给周坤打过电话,后来有去找过你们吗?”

        “找过,当时...我和周坤闹了点矛盾,有点不开心,正打算下楼拿冰块敷眼睛,她就来了。”

        “她和你说了什么?”

        “她对我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张蕴有些哽咽,“我和她起了语言上的冲突,没说几句,周坤洗完澡就下来了。”

        “然后呢?”

        “她接了个电话,好像很生气,周坤让她回去,她就真的走了。”

        “她来找你们干什么?”

        张蕴咬唇,“你昨晚没看出来吗?”

        赵烈旭:“现在在警局,什么话放在这里讲都不是耻辱。”

        张蕴:“她...她想勾引周坤。但因为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我和周坤闹了点矛盾,所以我们都很希望她能离开。”

        她手抖得厉害,始终低着眼眸。

        赵烈旭看了她几秒,“小张,你来问,我还有点事情。”

        “行。”

        赵烈旭走到审讯室的单面镜后头,蒋平在。

        “赵队。”

        “陈冀呢?”

        “陈哥去尸检中心了,那边来电话说发现了点新情况。”

        赵烈旭:“把下午的笔录做个整理,六点开会。”

        “是。”蒋平转着手中的笔,“赵队,我瞧着她不对劲,她很紧张,很害怕,如果像法医说的,头部的伤是撞在什么边边角角上,那就极有可能是个意外,如果凶手预谋杀人,怎么会抓着人头故意往上撞?死亡时间和到达别墅的时间太紧凑,张蕴也完全有理由和阮丽芝发生冲突,导致这个意外的发生。”

        张蕴的说辞和周坤的一模一样。

        但一个过于淡定,一个过于紧张。

        对于昨晚还见过的人,忽然面临她的死讯,没一个惊愕。

        只有徐鸿明的反应最正常,徐睿杭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一起过夜的朋友,肯德基里的监控和工作人员。

        阮丽芝去过南山别墅,所有的疑点就都指向那边,周坤和张蕴在阮丽芝死亡前不久见过,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赵烈旭说:“派人去趟南山别墅,暂时封锁那个别墅,让鉴证科的人去取证搜查。再派几个人去趟阮丽芝的住所。”

        “是。”蒋平手里的笔掉了,“这事真诡异,虽然瞧着他们俩嫌疑最大,可是挖眼睛算什么?”

        赵烈旭:“这个意外,并不是意外。”

        同一个公园,同一棵树,同样的死法。

        他还记得那个人说过,会回来找他。

        他回来了吗?

        想用这种方法提醒他吗?

        他到底想干什么?

        徐睿杭的那条短信,又是什么意思?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196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