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


        隔天局里开了个高级会议,    阮丽芝的案子全权交予副队长处理,作为当年案件受害人的家属,    赵烈旭不能参与此次调查。

        散会后他依然是平时的姿态,    回到办公室,开始着手别的案件。

        这事儿着实把陈冀震撼到了,    以前从来没听他提起过,陈冀在赵烈旭办公室晃悠了会,终于开了口。

        “心里会不平衡吗?”

        赵烈旭翻着卷宗,“不平衡什么?”

        “你不能亲手逮捕他啊,    甚至不能再过问这个案件。”

        “会。”赵烈旭神情淡然,    “但得守法,    事情走到这一步,是不是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凶手不会停下来,等于给我们机会逮捕他,局里不是聘请了很有资历的侧写师和笔迹鉴证员,    我想应该能查到不少线索,    一步步来。”

        他相信警方,    相信队员。

        陈冀:“阮丽芝背部的字迹已经送去鉴定了。什么型号的钢笔我想应该也能很快出结果。”

        赵烈旭点头。

        陈冀:“对了,你昨天说的查一查周坤的背景,刚会上收到了,    要不要我念一念给你听?”

        赵烈旭:“你很闲?”

        “如果你想知道——”

        “陈冀,    你是警察。”

        陈冀舔舔唇,    “懂。走了。”

        赵烈旭微微往后一靠,    视线定格在电脑网页上的一则新闻。

        ‘豪门太太养小鬼被反噬。’

        说的就是阮丽芝,也都是些新闻噱头,无稽之谈。

        如果凶手为他而来,即使无法参与案件调查,那他也有亲手抓到他的机会。

        ......

        雨下了两三天,终于渐渐停了,国庆假期到来的时候,温度又开始升高,懒散的阳光带着点刺眼的毒辣。

        假期前的最后一节课,还有十来分钟就要打下课铃了,杨清河收了画笔,拎上水桶去洗笔。

        洗手台前挤了好些人,女生叽叽喳喳的谈论着,议论最多的莫过于阮丽芝的案件,有人说在模仿曾国发,有人说是豪门太复杂容易被报仇,有人说是小鬼作祟。

        杨清河断断续续听到过不少传言,也有人分析的像模像样,在网络上掀起一阵浪潮。

        也有同班的同学问她,为什么当初那个变态会绑架她和她室友?

        他们的意思是,现在要小心一点。

        杨清河起初得知这个事件的时候只是觉得蹊跷,那晚赵烈旭一说,才发现这事是恐怖的,有预谋的,一步步逼近,一点点暗示。

        他说他怀疑周坤有作案嫌疑,后半夜后来她再也没睡着,翻来覆去的回忆着六年里周坤的点点滴滴。

        虽然他看起来很冷漠,但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情,也没有案底,只不过是个性格冷淡又精明的商人。

        不过那天,张蕴的确看起来很奇怪。

        杨清河有和他提过张蕴的事情,但赵烈旭现在不能插手这件案子,他也告诉她,张蕴和周坤所待的别墅查不到任何痕迹,没有证据能证明他们和阮丽芝的死亡有关。

        一切变得很奇怪,就像陷入了死胡同。

        杨清河回寝室住过几晚,旁敲侧击的问过苏妗,她知道这个新闻,但她还不知道那是徐睿杭的母亲,徐睿杭在学校很低调,显少有人知道他是徐氏的继承人。

        也是前两天,苏妗在床上翻来覆去,欲言又止,最后诺诺的告诉她,她和徐睿杭在一起了。

        苏妗笑着把过程告诉了她,说到最后苏妗有点忧愁,她觉得唯一奇怪的是徐睿杭最近变得爱喝酒,喝醉了像个小孩子,酒醒了整个人冷的像冰窟,怎么问他都不说。

        杨清河想,不说总有不说的理由,她简单安慰了几句苏妗。

        发一会呆的功夫,洗手台前没人了,杨清河把颜料水倒了,洗画笔。

        洗干净的时候口袋里手机响。

        她甩了甩,边回教室边接电话。

        她很久没和周祁皓通过电话了。

        那头的周祁皓语气有点急,“爸的事情你知道吗?”

        因为和这件案子有关所以暂时没法回美国吗

        杨清河:“知道。”

        “妈出差回来刚得知,正在收拾行李,打算来淮城。”

        杨清河脚步一顿,“她要过来?”

        周祁皓:“我也要来。”

        “你不是在上课吗?”

        “我很担心。”

        “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的,如果真的没有犯罪,过段时间就可以回去了,你好好读书。”

        周祁皓很固执,“不,我决定了,我也要过来,妈同意了。”

        杨清河默了几秒,“你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早上七点的。”

        美国早上七点,那到淮城差不多是明天早晨了。

        “周坤知道吗?”

        “妈联系过爸了。”周祁皓顿了顿,说道:“听说那案子特别复杂,你不是上次还被......我也很担心你。”

        杨清河靠在墙上,“我没事。”

        “奥,对了,听说...你有了男朋友,是个警察。”

        杨清河眼珠子转了转,“周坤和崔萍说的?”

        “嗯,所以妈好像这次也打算见见姐夫。”

        杨清河笑了出来,“姐夫?你叫的挺顺口的嘛。”

        周祁皓是真心实意的为她开心,这个封闭怪异少女终于迎来了春天,他说:“我也想见见,不然我不放心。”

        .................................

        杨清河回去的时候赵烈旭已经在家里了,她有点惊喜。

        “你今天怎么下班那么早?”

        赵烈旭在厨房剁鸡块。

        “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杨清河凑到他身旁,“学校有音乐表演,在广场那看了会,也不晚嘛,才七点。你今天倒是回来的挺早。”

        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是半夜回来的,偶尔来了兴趣,就折腾到一两点才睡,早上又起的早,也不知道他怎么撑下去的。

        赵烈旭洗鸡块,说:“事忙完了,就回来早了。”

        “那明天呢,也回来那么早吗?”

        “可能吧。”

        杨清河翻了翻台上的塑料袋,“你还买了甲鱼。”

        “给你补身体。”

        “给我补?我又不——”杨清河对上他颇有含义的眼神,伸手就给了他一记拳,“谁要补!切!”

        赵烈旭任由她在背后捶他,说道:“今天买菜的时候正好看了看房价,靠海的虽然贵,但房子不错,也清静,我看的那个地段,交通也便利,坐地铁到你学校就四十分钟,我开车到警局半个小时。”

        杨清河停了动作,“你要买房?”

        “嗯,这里太小了,也旧了点,治安确实可能没有一些高档小区来的好。”

        杨清河从后抱住他,手指戳着他的腹肌,“怎么突然要换房子?你该不会是想娶我吧?”

        赵烈旭煮鸡肉,大葱打结放进去,动的时候身后的人像只蜗牛,驼在他身上。

        他说:“你不是要嫁给我吗?”

        “你不是说不敢娶吗?”

        “奥......那算了。”他声音含笑。

        杨清河掐他腰,“那你什么时候娶我?”

        “逼婚?”

        “不愿意就算了,我还年轻呢,你都是老男人了。”

        赵烈旭:“老男人?”

        杨清河松开他,走到冰箱那边拿牛奶喝,“你过年都要——”

        话还没说完她腾空被人扛起。

        她离牛奶就一步之遥,眼看越来越远,赵烈旭把火调小,扛着人扔到沙发上,他栖身而上。

        她被压的快喘不过气,男人的身板就像钢铁,炙热,坚硬。

        他一脚屈膝在里,一脚踩在地上,手捏着她脸,“嫌我老了?”

        “我开玩笑的嘛。”她一脸求饶状。

        他说:“老男人别的不行,就体力还不错。”

        “昨晚才那个过.......我腿还软着呢,别......”杨清河的祈求很虔诚。

        都说男人开了荤就像洪水猛兽,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人前再正经,到了晚上就动手动脚的。

        他也不嫌累,好像总对她有十二万分兴趣。

        赵烈旭没想动她。

        他好笑的看着她,“你不是挺嚣张的吗?”

        杨清河撅撅嘴,“哦。”

        赵烈旭敛了笑,他的气息压迫着她,“想嫁给我吗?”

        杨清河用力点点头,“想。”

        “那等这案子破了,我们就结婚。”

        杨清河有一刹那的怔愣。

        赵烈旭轻轻吻她的鼻尖,“明天下班了带你去看看房,三室两厅,想给你一房间做画室。”

        “你......在求婚吗?”

        “没有。”

        “......”

        “你这么好骗的吗,戒指都没有就愿意跟我了?”

        杨清河勾住他脖子,“怕什么,老男人除了体力不错,家里还很有钱,一个戒指算什么。”

        赵烈旭低低笑着。

        他和她虽然在一起不久,但和别的情侣不一样,他们确定了彼此,时间长短都不能作为衡量这份感情的工具。

        杨清河抿抿唇,“我想那种钻很大,就戴出去能闪瞎别人眼睛的那种。”

        她想了想,继续说道:“婚纱照要去国外拍,马尔代夫就不错,婚礼要在干净清新的地方举行,不要酒店不要教堂,简简单单十几个人那种就行,那个谁在森林里结婚我就觉得挺好的。度蜜月要去...奥,你很忙,可能没那么多时间,那也没关系。你说房子,要装修成地中海风格的......”

        赵烈旭静静听她说着,嘴角挂着浅笑。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271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