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56.第五十六章

56.第五十六章


        赵烈旭眼神淡然,    看向中间那个神清气爽的男孩子。

        似乎是混血,    眼窝十分深邃,    眼睛是漂亮的淡蓝色,    穿着薄款的黑色连帽卫衣,    下身是米色的休闲中裤,    听杨清河说是14岁,个头好像有一米七了,看起来高高瘦瘦,洋溢着青春气息。

        周祁皓兴奋的跑过来,    “姐,你怎么也在这儿?”

        周坤和崔萍只是看了几眼,并没有跟着周祁皓走来,    他们随着服务员去了包厢。

        杨清河收回目光,    看向周祁皓,“你们怎么在这?”

        “吃饭啊,爸说,    可以一起在外面吃顿饭。”

        杨清河笑了声。

        真是稀奇。

        平时在纽约,在周家,一个餐桌上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现在居然可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出来吃顿饭。

        杨清河想到什么,    笑容渐渐冷了,她猛地看向赵烈旭,    眉头微皱,    觉得不可能,    但又觉得巧合。

        自从那晚赵烈旭把这些案子的疑点和来龙去脉说给她听以后,她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周坤嫌疑很大,他有作案的时间和机会,一切又发生的刚刚好。

        杨清河:“餐厅他订的?”

        “嗯,爸昨晚就订好了。”周祁皓一屁股在杨清河身边坐下,清澈的眼睛看向赵烈旭,咧嘴笑着,“姐夫你好。”

        杨清河还想多问点什么,赵烈旭示意她别问。

        周祁皓朝他伸手,两个人友好的握了握手。

        赵烈旭说:“你好。要一起吃饭吗?”

        周祁皓打量着他,最后满意一笑,摆摆手,“不,姐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做电灯泡。”

        聊了几分钟,赵烈旭发现这个男孩不怕生,字里行间都透着他性格简单。

        周祁皓瞄了几眼赵烈旭,踌躇道:“姐夫......”

        姐夫二字很受用,赵烈旭听的很愉悦,眉毛微扬,“嗯?”

        周祁皓:“这次的命案,和爸爸应该没关系吧?”

        赵烈旭一顿,温和道:“牵扯到一些别的案子,这桩案子已经不归我管了,进展到什么程度我并不知道。没有犯罪就不必过多担心,但做了亏心事总会露出马脚的。”

        周祁皓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最后开朗一笑,“你们吃吧,我走了。”

        杨清河回头望了眼周祁皓离开的背影和包厢的位置,对赵烈旭说道:“那案子的进展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不是我不知道,是目前没有进展。”赵烈旭喝了口水,“再怀疑周坤,也没有实质性证据。凶手在杀害阮丽芝的时候做足了完全的准备,怎样一个人才能把车上属于他所有的痕迹抹去,在阮丽芝身上也没发现任何其他的纤维物残留,背部的字体,能检查出钢笔的型号和出售点,但这很小众,并不能很精确的去排查,甚至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买到。”

        “那南山别墅的监控呢?”

        “很巧,那边没有摄像头,那所别墅是徐家新建的,除了周坤没人住过,靠近南山,地偏僻,别墅和附近的道路,都没有安装监控。”

        “可兴奋剂呢,你不是说应该是宴会的时候阮丽芝被下药的。宴会,周坤去了,南山别墅,阮丽芝去过,她死亡的时间和去别墅的时间相近。上个案子也是,刚结束不久,他就回来了。包括今天,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我觉得太巧了。”

        如果他不和她说,她永远都不会怀疑到周坤身上,可偏偏把这些一对,几乎所有都能吻合。

        杨清河眉头拧得越发紧,“如果他真的是...真的是22年前的,杀你......如果真的是的话,他现在是来找你的吗?那我呢?他计划里的一部分?”

        可她和赵烈旭相识相爱只是偶然,哪有这种刚刚好的事情。

        这些都是假如,倒不叫人害怕,杨清河害怕的是以后,下一步,凶手会做什么。

        就算凶手不是周坤,那这一切也足够让人担忧,从一开始他们就踩进了这个陷阱里,曾国发绑架她的时候,如果是受了凶手的意思,凶手没有杀她的想法,更像是借用她戏弄警方,阮丽芝的案子他光明正大的宣战,却不留一丝痕迹,他仍在戏弄警方,就像赵烈旭说的,凶手在玩游戏。

        正因为是游戏,所以猜不到他下一步的举动。

        这些天杨清河都有些紧张,虽然对他笑嘻嘻的,但有时候一个人静下来了,她能思忖着不动很久,眉眼都是冷的。

        赵烈旭伸手,大手握住她的,“不要被表象迷惑,也许我们怀疑的是对的,但也许也是错的。菜都冷了,快吃吧,今晚不想这些。”

        杨清河深吸了口气,“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赵烈旭笑着,“是不是就像踩地雷,很大几率会中招,但不知道何时中招。”

        “你还笑......”

        “该来的总会来,生活也还是生活。”

        他的眼睛总是那么黑,有些震慑人心的力量。

        杨清河点点头,赵烈旭把牛排切好端给她。

        砰砰砰——外头突然一阵流光,烟花在黑夜里盛开着,璀璨的颜色倒映在他们身上,倒映在餐桌上。

        服务员推着餐车走来,上面的蛋糕一眼就吸引了人的眼球,蓝白色的,仔细一看,白色一层上面站立着个穿蓝色警服的Q版男孩,做着敬礼的模样,蜡烛插在男孩面前,是31。

        赵烈旭低低笑着,“今天去做蛋糕了?”

        服务员把蛋糕端上桌。

        杨清河收拾收拾情绪,笑的甜甜的,“祝我亲爱的赵队长31岁生日快乐!”

        边上几桌都投来目光。

        赵烈旭有些不自然,这是头一次,在公共场合搞这种。

        杨清河:“许愿吹蜡烛呀。”

        赵烈旭笑笑,直接吹灭了蜡烛,把刀递给杨清河,“你切吧,想吃哪块切哪块。”

        “你怎么都不许愿?”

        他咳了声,“许了许了。”

        杨清河好笑的看着他,“你害羞啊?”

        赵烈旭扯开话题:“这小人你捏的?”

        “嗯,对啊,这个可难了,还是我自己画的,照着做的。”

        “我生日只有一个蛋糕?”

        杨清河刚要开口,周祁皓又跑了过来,先是惊讶了下蛋糕,然后说:“姐,姐夫,爸妈想让你们一块吃。”

        杨清河和赵烈旭对视了眼,赵烈旭说:“好,我们一会就来。”

        包厢是六人桌,赵烈旭和崔萍正对面坐着,刚刚没仔细打量过,现在一看,崔萍没杨清河说得那么冷,她的眉眼很妩媚,但妩媚的恰到好处,保养的也很好,清河的五官和神韵很像她。

        崔萍神色自若,言语间透着点疏离和女强人的气势,但她对赵烈旭的语气还算尊重。

        她说:“刑警?我听说过你。”

        周坤俨然一副好父亲的样子,既不说话也做任何动作,只是安安静静听着自己妻子和未来女婿的聊天。

        崔萍说:“六年前是你负责的杨守城的那个案子吧?”

        赵烈旭微微颔首。

        崔萍:“算算日子,他也快出狱了。”

        杨清河目光一颤。

        崔萍说:“等这件事查完了,我们就会回美国,清河麻烦你多照顾一下。”

        赵烈旭:“当然。”

        崔萍:“听说你父亲是康林集团的董事长?我们正好有个项目,有意和康林合作,不如趁着有功夫,一起吃顿饭?顺便,正式谈一谈你和清河的事情。我和我先生对孩子婚姻的事情不做任何参与,但必要的礼节还是应该要有的。”

        崔萍看了他们两眼,“毕竟,你们现在看起来感情很好。”

        她说话十分公式化,是职场的后遗症。

        此话一出,杨清河明白了,崔萍是来谈生意,顺便看一下周坤。

        赵烈旭:“我会抽空安排个时间。”

        周坤捏着玻璃杯,说:“上回宴会,我看得出,你父母很喜欢清河。很高兴,你的家庭很美满,很适合清河。我想清河应该和你提过吧,我和崔萍过于忙碌事业,对家庭这一块鲜少关心,这两个孩子也都是可怜的孩子,小时候过的并不好......”周坤停顿,似有些不知怎么说好。

        他缓了缓道:“他们俩看起来很快乐,但我知道他们不是,被抛弃过的人永远都那么缺乏安全感。”

        崔萍喝了口水,面上不为所动。

        .....

        这顿晚餐,拘谨,客套,还有点虚伪。

        赵烈旭和杨清河先行一步,周祁皓有些不舍杨清河,却还是跟着崔萍上了车。

        周坤开车,只字不语,崔萍看了他几眼,到底也没说什么,坐在后头的周祁皓趴在窗边好奇的看着这个城市。

        周坤住的酒店就在附近,他为崔萍和周祁皓订了两间房。

        该说的,上午崔萍都和他说过了,她没空再在他身上多花时间,崔萍踩着高跟鞋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坤刷卡,说道:“祁皓,你进来一下。”

        周祁皓不明所以,跟着周坤进房。

        房间是套房,宽阔豪华。

        周坤松了松领带扣,倒了杯水,周祁皓站在客厅看着他。

        周坤:“你很喜欢那个刑警?”

        周祁皓点点头。

        周坤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还真是不一样呢。”

        周祁皓困惑的皱眉,“爸,你在说什么?”

        周坤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钢笔把玩。

        落地窗外夜色深沉,零星的灯光衬得夜更黑更冷,他淡漠道:“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289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